[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2018-07-07 19:51:55  [点击:1218]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不可能】利用马学培养正人君子,是不可能的,就像不可能利用毒品培育健康体魄一样。马学是物本主义哲学和集体主义政治学,集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之大成,培养出来的只能是暴君、暴民、恶吏和拜物教徒。利用儒学培养愚民暴民,同样不可能,就像不可能利用照妖镜召唤妖魔鬼怪一样。

【不可能】善恶报应的方式无数无量。个体有个体的报应,集体有集体的报应,家庭有家庭的报应,国家有国家的报应。暴政恶制就是一种恶报。例如,反儒崇马,恶业特别深重。这样的的社会,必然恶化无止境,逆淘汰无限度,极权主义想不得势和成功都不可能。

【历史眼】儒家一阳来复,意味着正知见、正能量的一阳来复,意味着人心复活、希望兴起和中华民族新生的开始。儒家复兴到一定程度,真理正义星火燎原,正人君子茁壮成长,就会形成一定社会气候,正义力量必将势不可挡,政治改革自然水到渠成。顺儒者昌、反儒者亡这一历史规律,又将得到一次伟大的证明。

【翻译】百年来无数西方著作被翻译成汉语,不无价值和意义,但也存在着很多问题。严重者有二:一是译者文化立场观点错误,误把西方的糟粕当成了精华;二是译者翻译水平和思想水平低劣,把本来的好东西翻坏译错了,把精华翻译成了糟粕。这两大问题严重影响、破坏了大量译作的价值。

【看中国】孟子说:“国之本在家,家之本在身。”东海曰,国家利益必须植根于人民利益,人民利益又必须植根于每一个体、每一家庭之上。民富国强,如此的富强才是可欲的,可欲之谓善。如果国家富强而人民贫弱,民贫国富,民弱国强,那样的富强是可耻可恶的,必然脆而不坚、坚而不久,终将自取灭亡!

【看中国】易富贤《大国空巢》记载:2008年《京华时报》报道,年届七旬的湖南农民付达信为了“入狱养老”,在北京站持刀抢劫。如愿度过一年半“牢”有所养的美好时光后,他住到养老院,感叹养老院的待遇不如监狱……如此国家,越富强越可耻,越富强,天下越齿冷,后患越深重。

【糊涂】郑板桥一句难得糊涂,不知误导了多少人。日常生活中的小是小非闲是闲非,无关紧要、无伤大雅的低价值是非,固然不妨糊涂;文化、政治层面的大是大非,高价值原则性的是非正邪善恶,则必须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这是君子人不可推卸的文化责任,政治家必须承担的政治责任,岂可糊涂哉。

【真谛】恐惧真话真理正义,是古今中外恶人恶势力的一大共性。孔子作春秋而乱臣贼子惧,就是因为《春秋》的真理性正义性太高了。就像照妖镜,很容易让妖魔鬼怪画皮掉落而原形毕露。当年毛左造儒家反、掘孔子墓,理由之一是儒家思想影响了毛思想权威的树立,倒也不是假话。

【人生】微友担心我惹麻烦,答曰:麻烦总躲着我,并喜欢寻找那些找我麻烦的人的麻烦。绕口令戏言式的话实为暗藏真理的大实话。我宣说的是宇宙生命真谛、文化道德真理、王道政治真义和中华历史真相,是救民救国、重建中华、道援天下的正道。顺我者顺天而吉,害我者逆天而凶,吉人天相凶人天谴,岂虚言哉。

【人生】大半辈子真言直发寸土不让,骂遍天下到处树敌。一转眼54了,回首来路,发现凶险多多而自己总是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而我反对和严厉批判的人,反对和迫害我的人,大多数翻车了,小到一般官员、大到永康之流都一样。想不自信都不行,想不相信吉人天相的易理和良知无敌的天理都不行也。

【教育】人民网微博报道:江苏省教育厅日前发布《留学江苏行动计划》,外国留学生来江苏学习每年可获5~9万元政府资助。人民网引网友之言质问:这让国内贫困生怎么想?这种吃里扒外关爱外国学生的行为,与毛时代“勒紧中国人民裤带支援世界人民”的利他主义、国际主义精神一脉相承。

【法眼】毛时代的外援,其实是助恶,扶持、援助他国之暴君恶势力,受到毛氏援助的国家,人民更加灾难深重。故这种外援,有百害而无一利:既苦了中国人民,又苦了受援国的人民,还让受援的恶势力加快恶贯满盈的深度,或恶果更加沉重,或下场更加悲惨。

【法眼】不爱亲人而爱他人,剥夺亲人利益而施与陌生人;不爱本族本国人民而爱异族异国人民,剥夺本族本国人民利益而施与异族异国。这种爱不仅无根,而且虚伪。这不是爱和善良,而是奸恶冷酷。这种人必是奸人,这种官必是恶官,这种政府必是恶政府。

【法眼】墨子极其真诚、亲自实践的利他主义,尚且受到孟子严厉批判,斥为“禽兽也”。毛氏这种完全虚伪别有用心的、只要求于别人和人民的、无度损害别人和人民利益的“利他主义”,如果孟子有机会领略,不知会骂出什么话来。三界之内有什么禽兽魔鬼能比得上毛氏的奸邪恶毒、罪孽深重呀。

【法眼】毛思想和三民主义都不行,然性质有别。三民主义是善而无根,故在大陆搞不定大陆,在台湾搞不定台湾,都擅于培养出推翻自己的势力。毛思想是恶根深重,治国乱国,必然学绝道丧人不聊生;治家乱家,往往家破人亡遗祸子孙;治村乱村,必然特权横行黑幕重重,南街村就是典型。

【倒逼】倒逼 一词的流行,是人民和国家的悲哀,政府的耻辱。什么都靠倒逼,靠自下而上、自外而内的倒逼,才会有所进步和改良。这说明政府已经丧失主动改良的动力和能力。而被逼的进步和改良亦非常有限,极易重新倒退和恶化。当倒逼都逼不动的时候,继之而来的将是天地大变。

【本体】东海曰“三民主义善而无根”,或问根是什么。答:文化的根是道德,道德的根三观,其中又以世界观为根本。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就有什么样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可分为宇宙论和本体论。所谓本体论,就是宇宙以何为本、生命以何为体的问题,即把什么视为第一性或放在第一位。

【醇儒】只读儒家经典的未必是醇儒,饱读诸子百家的未必是杂家。区别醇杂的标准是其思想观点是否合乎儒理,即四书五经阐发的原则、教条和义理。醇儒能够审问慎思,拥有有辨功夫,故博学传统诸子、西方百家而不为其惑,能够准确地是是非非善善恶恶,收起精华辟其糟粕。

【真谛】广毅云:“正义的事,做的越久,朋友越多;邪恶的事,做的越久,敌人越多。”然哉。儒家虽然微弱,终将星火燎原,代表中国的希望和未来,归依者支持者会越来越多,因为儒家文化的真理性、事业的正义性至高无上。反儒派和邪恶势力纵然强盛一时,也难以持久没有未来。

【东海律】何谓邪恶势力?反正义、反文明、反道德之势力也,反人权、反人道、反人类之势力也。除了出世法,反儒派就是典型的邪恶势力和反华势力。因为儒家是人生、政治和人类最中正普适的正道,是中华文化的主统,中华民族的灵魂,中华文明的主要缔造者。儒家与中华,两面一体。

【东海律】或问:如果反儒即反华,追求民主自由的五四启蒙派岂非都成了反华势力?答:无论什么政治立场制度追求,无论反儒动机目的如何,反儒就是反华,最根本的反华。启蒙派越启蒙,国人越愚蒙;越追求,民主越远去,就是因为他们是实质反华,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为善不行助恶很行的败家子。

【痛心】百余年来无数五四派和马列派,反常、反动、反华了一辈子,在邪恶的道路上走了一辈子,一辈子殃民祸国也祸害子孙,还自以为善良,自以为正义,自以为有德于己有功于民。可耻可悲又可怜,令人痛心无限。若有缘闻东海黄钟大吕,尚不觉悟猛醒,那真是不可救药、万劫不复矣!

【仁本】儒家通达天地而立足于人道。《说卦》:“昔者圣人之作《易》也,将以顺性命之理。是以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 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天道阴阳统一而主乎阳,地道刚柔相济而主乎柔,人道仁义不二而主乎仁。以仁为本就抓住了人道的根本,就可以贯通天道地道。仁道三通,通天通地通人。

【醇儒】醇儒,特指义理精纯、思想中正、中道立场坚定的儒者。《汉书•贾山传》说贾山:“所言涉猎书记,不能为醇儒。”意谓贾山涉猎杂书,不能专精,故不能为醇儒。与醇儒相对的是杂儒,虽然立足于儒家,但思想偏倚,观点混杂,在儒家思想中掺杂了其它学派的因素。

【文化】文化体系有优劣正邪之别。一种正优的文化,把它付诸教育,必可培养大量德才兼备的正人君子;以之指导政治,必可建设良好的制度法律和优秀的干部队伍。恶劣的文化则相反,一旦上升为主体文化和指导思想,必然导致政治无道,教育无方,社会黑暗,官德民智败坏,一切不可收拾。

【推荐】看过几篇浙江乐学堂自编自撰的内部教材《孟子中的那些事》,解释、见识皆一流,深入浅出,雅俗共赏,开卷有益。我认为,这本书不仅适合私塾师生、体制内中小学师生学习,也适合广大儒生和儒学爱好者阅读。也希望有远见远志的出版社出版社与作者联系。
【天规】邪不胜正,这是天理天规。邪恶之徒有三大共性:一是容易变蠢,越来越缺智,越来越缺乏自知之明、知人之明;二是容易生病,身体和精神患上各种恶疾,尤其易患癌症抑郁症;三是容易被害,或死于正义惩罚,或死于团伙内斗,或死于各种天灾人祸和意外事件,防不胜防。

【看世界】有文章题曰《欧盟公开出卖中国联欧抗美建议极为可耻》,对此标题,我很不以为然。倒是提出联欧抗美之建议者,无知幼稚之极,不懂政治和外交,不明中欧和欧美关系。欧美价值观高度一致,虽有贸易冲突政策分歧,内部矛盾也;中美、中欧之间的意识形态矛盾则是原则性的,具有不可调和性。

【认同】传撒切尔言:“所谓伟大的乌托邦,不过是流氓花光勤劳者的钱,最后集体分担痛苦!”不知是否属实,但此言不错,将乌托邦改为集体主义、社会主义、公有制、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等,就更正确。这种国家无论强弱贫富,人民永远贫弱。极少数富人强人,也是富而不强,强而不久,极易返贫返弱而代价惨重。

【计生】传统文化和中国人视子孙昌盛、瓜瓞绵绵为一大福报,东汉桓谭在《新论》中以子孙众多为五福之一。断绝后嗣则是人生一大遗憾和不幸,断子绝孙更是对他人最恶毒的诅咒。计生让无数家庭绝了后和灭了门,罪恶滔天;而无数国人甘愿或主动绝后,亦可悲可耻!

【看世界】“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是利益主义的观点。利益主义者特别擅于物质刺激、金钱收买和利益诱惑,对于盗贼小人,无往不利。但若遇到略有道义性正义感责任感者,难免误解误判,应对乖方。试图联欧抗美就是典型的误判。注意,极权主义就是一种政治上的极端利益主义。

【梁漱溟】有文章题为:《梁漱溟是儒者还是儒佛合一者?》殊不知,儒佛两家存在着原则性差别,虽有相通,不可合一。所谓儒佛合一者,有三种可能:儒门杂家,佛门杂家,非儒非佛的杂家---如果一个人无差别地同时信仰儒佛,说明他儒佛两不通。梁漱溟应为佛门杂家,肯定马学,懂点儒学。

【东海曰】暴君邪教主都是大灾星,被它们器重和利用,可不是好事。除非这个暴君邪教主之邪暴程度有限,还有改邪归正、改恶从善的主动和希望,不然,躲得越远越好,越远越安全。君子无道则隐,是一种不合作的道德自律,也是一种明哲保身的智慧选择。

【人生】厚德载物。若无大德,就载不动物。若无大德而暴得大名、大权或大财,都不是好事。对此东海早就有着深刻认识,曾借李清照《武陵春》下阕自警:“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每见人一夜暴富或暴贵,便不由得为之一叹。

【出版】真话难说、真理难传、好书难出是这个时代最大的遗憾和悲哀之一,也是政治难以改良、社会难以进步、官德民智难以提升的重要原因。在现环境中,凡是书稿中有批判马学、批判政府、质疑主旋律的文字,都会被严防密守。对于出版社和编辑来说,这类内容哪怕只有一句话,都是致命的。谁之罪?

【同感】吴元士:“文物也是物,艺术还是术。过于痴迷于文物的人不会太有文化,过分沉湎于艺术的人不会太有道行!”对此深有同感。我的几个老朋友,或诗艺一流,或武艺一流,论及吾道则疑虑重重,总难开窍,浅薄糊涂而又自以为是。小技妨道,玩物丧志,此之谓也。

【教育】有教授建议:“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生培养计划与课程设置增加儒学经典研读的内容,在国学研究生培养计划与课程设置增开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研读内容”云。这样培养出来的人,只能是非儒非马、不伦不类、十三不靠的杂家,轻则思想混乱,糊里糊涂;重则忽善忽恶,精神分裂。

【看世界】看了某公众号《对难民无比包容开放的瑞典,现在一片片外人勿进的禁区》一文,对宗教难民群体十分厌恶,对瑞典官方的妇人之仁和圣母心态也嗤之以鼻。对难民的救助,一要量力而行,不能跳进井里去救人;二要执法严正,不能纵容犯罪,不能任凭他们危害社会恶化环境。

【歧视】或说,劣等民族、劣质人口的称谓,有歧视之嫌。答:一定程度的文化道德歧视,合情合理,合乎天理良知。信奉邪说的民族为劣等民族,品德低劣的人为劣质人口。这是如理如实的判断。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唯仁政能导之以德、齐之以礼、治之以法,以义刑义杀义战惩罚它们的罪恶。

【不讲理】好诈力、不讲理是古往今来所有邪教恶势力的两大共性。不讲理,是因为讲不通道理,讲不了正理,所以只能强词夺理,歪理邪说,强盗逻辑,巧言令色;所以敌视正理、正义和正人君子。它们一旦得势,就会剥夺言论自由,追求思想统一,实行舆论封锁,迫害异议人士。

【不讲理】道路自信、道德自信、文化自信,首先都必须拥有道理自信。而不怕质疑、异议、反对、批判、争鸣和自由辩论,则是道理自信的基本底线。只有歪理邪说,才会害怕自由的争鸣辩论。可以一招判定:凡是热衷于防民之口、防儒如贼、制造思想罪的势力,都是邪恶的。

【不讲理】马家特别不讲理。马恩列斯毛和各国大小帮主的著作足以堆积成山,马家知识分子的文章书籍更是浩如烟海,貌似都在讲理。但它们无论怎么讲,终究无法把理讲通、讲成。所有的马家政权都不约而同、不克自拔地陷入诈力的泥沼,都异曲同工地恐惧言论自由,严于舆论控制。2018-7-7

【不讲理】马帮讲不通道理,不尊重道理,也往往听不懂道理。对于讲道理的人,要么强词夺理,要么利益收买,要么使用诈力。诈是欺诈,力是暴力。对欺骗不了又收买不了的异议人士,就将其丑化、污名化以及诉诸于暴力。法院、检察院、公安机关、安全机关、监狱、看守所等等,都是国家暴力机关。

【不讲理】歪理、邪理、恶理,反道德、反正义、反文明的反动之理,反人权、反人道、反人类的反常之理,无论怎么讲怎么巧言令色,终究是讲不通的。强词永远夺不了政治正理、道德真理,昧心永远昧不了易理、儒理和天理,昧不了因果律。自欺欺人欺世盗名,纵然有效也有限。

【不讲理】西哲有句名言:“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其实,要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基本不可能。上个世纪早中期马学泛滥成滔天大灾,堪称人类有史以来危害最深重、影响最广大的邪说,但仍有半个地球的国家和人民不受其祸,不上其当。

【不讲理】马家之国,无论官员和民众、强权和弱势,都特别残缺,不是缺德就是缺智,或者既恶又蠢,德智双缺,根本原因就在于马学。所有马家经典都是剧毒品;所有以马主义的立场、观点、方法解读儒家和中西百家的著作文章,都是有毒的。马家教育就是洗脑和下毒。

【金朝】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访朝结束后,金朝外交部官员向朝中社表示,对蓬佩奥平壤之行不满,并可能因此动摇弃核决心。其实东海早就指出,所谓的完全弃核只是金朝面临危险之时欺人痼疾的又一次发作。不作不死,金朝三代作恶无数,应该快到恶贯满盈而为自己埋单的时候了。希望美国不要再妇仁绥靖之。

【看中国】江西赣州男子街头20秒拐走3岁女童,被抓后表示:“我没有女孩子,我想带一个来。带走她以后我还买了东西给她吃,又没亏待她。”与亏不亏待无关,就是把拐来女童当做亲生女抚养,无改于其人的罪恶。想要女孩就拐,如此丧心病狂,还有什么恶事做不出来。此人虽是弱者,实属大恶,应予严惩。

【看中国】或谓“中国癌症发病率非常高,英国阿斯利康制药厂原产和中国仿制的易瑞沙都贵得不得了,99%的中国人吃不起,只能吃印度孟加拉国老挝的仿制药,而这些药在中国市场上又不准销售。”古之为关,将以御暴;今之为关,将以为暴,将以劫民之财,害民之命。这样冷酷恶毒的政府,史无前例!2018-7-8余东海于南宁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