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萧峰   闲聊几句川谱和人权 2018-07-24 15:03:51  [点击:3638]
闲聊几句川谱和人权

很多人踩川谱,踩的理由就有这样一条:“他不尊重人权”,当然这些踩川谱的人是会提出例证的,比如拆散非法入境者的家庭,比如对某个国家的人权现状莫不关心,还有禁止个别有特定信仰的国家的人入境等等。

这些踩川谱的人都故意回避了一个问题,川谱的这些作为,对美国人民是有利还是有害?他们之所以要回避这样的问题,显然是因为他们自己也知道,这样做对美国人民是有利的,而川谱之前的多任总统,虽然做到了他们期望总统做的那些人权事务,但却造成了美国人民日益穷困的现状,虽然他们肯定不会承认这样的现状与美国总统的人权活动有关,但我认为是肯定脱不了关系的。就拿联合国的人权理事会来说吧,川谱的前任可能曾经做过巨大的努力来让这个理事会按美国的理念运作,为此估计没少花钱,这样做有没有增进其它国家的人权,我不敢枉加评论,但对美国的人权肯定是有损害的,因为这些花掉的钱都是从美国人手中抢过来的。

很久以前,美国的总统就关注支那的所谓异议人士在支那的处境,并以贸易利益作为交换条件,将许多这样的人安排来了美国,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最近的一位就是陈光诚,我不知道陈光诚来到美国能够给美国做出什么贡献,我想肯定是做不出任何贡献,成为负担才是一个大概率事件,也许会有某个机构给他安排一个职务,使它可以不必吃政府的救济,但这样的话,就意味着会有另外一个美国人失去了这个职位,所以接纳陈光诚,即使不需要纳税人增加负担,也是需要牺牲了美国人的利益的。其它的人,情况也大致差不多,即使是胡平这样在支那算得上是比较有影响力的异议领袖,来到美国,估计也只能在华文传媒这样的严重依靠美国资源存活的行业里混,也就是只能成为美国资源的消耗者,而不可能成为资源的创造者。本坛的高寒先生大概是个比较难得的例外。虽然他似乎没有胡平那样光辉灿烂,但他的可贵是自己发光,而不是借美国的光。

而在美国总统关注了支那的人权那么多年后,支那的人权状况有进步吗?我相信任何一个有正常思维的人都会持否定的意见的,可见,美国关心支那的人权状况,结果就是白费资源,白费资源的事为什么还要求美国总统去做?如果做一个善意的猜测,这些人太高估了美国人的财富潜力,以为美国的资源是取之不尽的,如果做一个恶意的猜测,这些人本来就是希望尽量消耗美国的资源,以此来帮助支那的“伟大复兴”,这些人即使拿到了美国的护照,还是念念不忘自己的一个支那人。为了支那(无论是伟大复兴,还是民主转型),他们是毫不在乎美国人会为此遭受多少苦难。人权这个词从这些人嘴里说出来,我都觉得非常讽刺。

同样,虽然那些要求纵容非法入境者大多不是支那人,但他们如果自己不是非法入境者,大概就是他们的亲属。其余的大多都是被民主党洗脑的美国愤青,之所以会被民主党成功洗脑,最重要的原因是美国的教育机构,从小学到大学,特别是公立的教育机构,大多严重地把持在民主党手上。民主党就是借助把持的教育机构对美国的新生代洗脑的,而且已经洗得非常成功。

民主党为什么那么重视非法入境者的人权(具体表现为家庭团聚权),这也是可以做善意的理解的,他们不过是追求“人人平等”的理想,但我是倾向于做恶意的理解的:新移民能够带来选票,根据他们的经验,新移民在刚刚能够投票的时候,票基本上都是投给民主党的。但这些移民一旦溶入美国主流社会,就很可能转而成为共和党的选民,所以,只有维护足够的移民率,他们的政治地位才能够有保障,据此,也就不难理解他们为何对川谱的移民政策持如此敌对的态度,因为川谱的移民政策如果成为现实,就意味着民主党的政治生命将趋于枯竭。

那么,美国总统是不是就不该关心人权问题呢,当然不是,恰恰相反他应该关心人权,但首先关心的应该是美国人民的人权,在不损害美国人民人权的情况下,尽量关心其他国家的人权。而川谱在这一点上做得非常出色,我相信,在百年之后,美国人民回顾二十一世纪的过程,他们会认同川谱是二十一世纪最好的总统。

我认为很多人之所以指责川谱忽视人权,并不是出于我上面所讲的恶意的动机,只是在他们的眼里,人权只限于政治权利,所以误以为关注他国人权是不会影响到美国人民的人权的,因为在他们眼里,美国人的政治权利是足够稳固,不可动摇的。对这些人,我想提醒的是:最基本的人权是生命权,财产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谁要是对此持有异议的话,先回家好好读读《独立宣言》吧,再其次,才是政治权利。消耗美国的资源就意味着侵犯美国人民的财产权这个第二基本人权,也涉嫌侵犯了美国人民追求幸福的权利这个第三基本权利。

至于政治权利,美国人也不是没有受到侵犯的,异质人口的无序进入,就严重地扭曲了美国的共识政治,它对美国国家的撕裂已经到了让人触目惊心的程度了。美国人一直自吹美国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但言论禁忌最多的国家可能也是美国了,虽然大概还不至于因言论坐牢,但因言论而失去职位,因言论而遭到攻击却是实实在在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了,更为恐怖的是当攻击发生时,警察就站在近处却若无其事地作壁上观,根本不给你解围,当你失去职位时,政府也不会支助你对雇主提出诉讼。

当然,我不知道情况恶化到怎样的程度,我想也不至于遍及整个美国,但已经到了不可等闲视之的地步是可以肯定的,所以川谱的成就肯定是有助于这种局面的缓解,甚至还有可能完全扭转这个趋势。只要异质人口流入的速度能够得到有效控制,美国经济能够保持较好的环境,同化异质就会变得容易,因为前者可以减缓同化的阻力,同时也减缓逆同化的动力,使同化变得容易;而后者可以大大增加同化的动力,因为经济上升意味的人民的幸福度将会得到提升,而幸福感的提升,肯定会有助于对美国的认同的。川谱的美国优先,听起来会让人以为只是一个经济话题,但其实这也同时是一个政治话题,一个人权话题。因为经济的繁荣,是同化力的保障,只有保持强大的同化力,才有可能将移民转化成真正的美国人。

靠牺牲美国的人权来达成增加其它国家的人权的经验已经被近几十年的实践证明是完全没有成效的,而且即使仍有成效,任何人都无权要求美国人这样做,除非已经征得美国人民的同意,美国总统更无权做这种侵犯美国人权的事,而2016年的总统选举已经证明了美国人民无法再忍受这样的牺牲了,这才是川谱得以入主白宫的根本原因。

至于川谱到底对支那的人权有没有实际帮助,我可以肯定基本上是没有的,但如果具体到某个人,那起的作用还是决定性的,想必大家都能猜到我指的是刘霞的脱支,我敢非常肯定地说,如果没有川谱施加的强大的贸易压力,支那就不可能会想到用她去讨好欧洲。当然她也只是身体脱支,精神是否也脱支就不得而知了,估计象很多从支那出逃的被迫害人一样,支那还是她的祖国。支那之所以到现在还能够存在,而且还能够到处惹事生非,支那人,特别是支那知识分子对它的精神认同可以说是居功至伟的,这种人我称他们是第二种忠臣。这样的人,无论他们主观上对中共是什么态度,客观上都是在帮支共,而不是象他们宣称的那样与支共做斗争。

川谱是美国总统,他所消耗的资源都来自美国人民的血汗,理所当然要为美国人民谋取利益,也许你可以辩称争取其它国家的人权进步也是美国人民的利益,这样的辩称有没有道理暂且不论, 但在这样做之前,必须先征得美国人民的同意,也就是说,如果川谱打算这样做的话,他就必须在竞选的时候公布:他是要努力改善某国的人权状况的,而且这样做是要增加大家的税收负担的。如果有这样的公布,他仍能当选总统,那么他这样做才是正当的,否则,就应该被视作对美国人权的侵犯。据此,我可以断定,侵犯美国人权的总统是有过的,但决不是川谱。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