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方煦   中国适合分裂,不适合民主 2018-07-29 09:27:49  [点击:4094]
中国男人(不要反问我是不是中国人,我自己都搞不懂唉)本性之恶劣,汉语中无贴切之形容词可查,总之五毒俱全(但肯定不止五十毒),《厚黑学》里仅涉及中国人性之皮毛,难成敬意,《丑陋的中国人》中甚至连揭露中国人之“皮毛”都不沾边。真正想要读懂一点(仅一点)中国人内心之险恶,去到儒学里摸滚打爬一通基本上就能修练成为一个外表比人还像人、内心比鬼还像鬼的正统中国人了,譬如那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说这话这家伙如果是个女人就罢了,偏偏是个主张等级制的男性,显然他自己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换位思考,难怪千百年来这套套人不套己的“博大精深”的罕见奇谈象梅毒一样沾染了这么多的中华儿子,倒不是这套乏味得要死的理论有多么高深,而是这套理论本身就是为那些在外投机取巧、回家大发淫威的本性不良的中国男人量身定造的“虎皮衫”,千百年来被一大帮体力不支而脑力过剩的“文化嫖客”所追捧在所难免。故历代男文人大凡沾染点“儒学”、有点“儒才”的中国男性的政治溴觉大都异于常人,包子里是啥馅料从人家的眉宇间中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除了溜须拍马不留痕的“阴功”从不失传外,在搭西方“便车”的过程中,儒雅的样子那真是越来越有洋味道,又由于那套骨灰级的东东经不起西方文化的冲击,特别是老婆小孩越来越难管教,自定的那套“家教”形同虚设,成天心烦意乱,所以脾气也越来越丑了。因此,判断一个人算不算是个正宗的儒学弟子,一是看他是不是喜欢长篇累牍,教唆如何“做人”上瘾,二个是看他是不是脾气暴躁,一看一个准。

言归正传,那么还需要论证为什么中国不适合民主吗?一个每级政府、每个机构、社区、街道、每家公司、任意一个聚会场所都能看到一帮又一帮深谙笑里藏刀的攻心战法、阿谀奉承捧杀大法的人四处游荡的国家,真要是“民主”,那每一届总统就不是一个,而是多少节火车皮的问题了,当年满清被推翻后军阀割据的历史100%会上演,这样你可以想像为什么中国历史上GDP最好的时代都TM的是极权程度最为严重和恶劣的时期,现在也是如此,因为你要想“定于一尊”,用西方选举的方式是行不通的,西方人只会玩扑克游戏,相信各人手上的牌面,中国人则不相信牌面,只相信“出千”的能力,西方人只会把复杂的简单化,中国人则天生喜欢把简单的弄复杂,就象疫苗灾难,追究责任人就是了,偏偏方舟子就冒出一个“巧合”论来为习总解局,妄图“引导舆论”,硬生生把疫苗问题变成了“维稳”问题,这就是中国文人无底线之坏、用心之险恶无以形容。所以几乎所有中国人(指8亿中国男性)视被全人类切齿痛恨的腐败为“有本事”(至少我身边的人99%以上都这种想法);西方文人只相信事实,为此甚至愿意花一生的时间去追求,而中国文人聪明得太多,花几个小时、找几个汉字出来拼一拼就可以混淆是非,甚至可以杀一批人。所以我敢很肯定地说,中国人若不变得单纯,民主治国永远就只能是一句空话,因为玩民主玩的是诚实和实力,而非以索命为目的的权术(中国最热闹的“民主”运动就是文革了,但那只是大流氓主导、小流氓主演的权力斗争,只是别把文革的罪过单算到毛共头上,每个中国人都有罪)。说起来大家不要毛骨悚然,现在喊着要搞民主的人,其目的并非为中国人寻求一个类似西方世界那样的法治国家,乃是极有可能为置政治对手于死地而违心喊出的口号而已,不论他们如何慷慨激昂,如何声泪俱下,都不如1940年代中共新华社更甚,既然如此,凭什么应该相信你?你们和毛共除了马甲用料、皮肤味道、毛发光泽度略有不同外,有什么本质区别?有确实的证据吗?相反,就这么几匹人还成天抓特务,比中共当年烂多了去。

你要是尝试相信一个中国政客(不管体制内外),花掉你一生的时间都不够,你这一生将会生不如死,最后发现被骗了,看看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以及千千万万的中共官员,哪一个不把民主法治喊得震天响?最后哪一个不是双手沾满政治对手鲜血甚至是无辜者鲜血的独夫民贼?又有哪一个不是惊掉全宇宙人下巴的巨骗?一帮精明无比的垃圾霸占了亚洲一大块富遮的土地还嫌不足,相互打杀、欺骗、祸及妇孺的历史已达数千年之久,如今好人登堂廖廖,坏人入厕为患,且已经好坏莫辩(看看郭文贵事件,《无间道》简直就是弱智小儿科),唯有完全彻底地分崩离析才有拯救人性之可能。有个真实的笑话描述一个普通北京人听说中央政府要搬去雄安新区办公时那种天子脚下藐视众生的心理落差,那表情就象是丧家狗一般,从一侧面说明狐假虎威、仗势欺人的人性在中国人的基因图谱中都是高亮显示的,中国人不仅坏事做绝,还能为之振振有词,这么坏的人哪有词汇可以形容之。上帝曾向亚伯拉罕承诺若所多玛城尚存10个义人就不会毁灭它,结果上帝的使者进城一数(其实上帝不用数,只是为了让亚伯拉罕信服)不到5个义人,这4个“义人”就是亚伯拉罕一直牵肠挂肚的罗得一家四口,到了最后圣经才揭示了其实罗得一家除了在收留上帝的使者时表现出一丝义人的勇气外,其(包括其妻和两个女儿)本性也早已被所多玛城的罪恶所沾染,其妻因违背上帝命令而在逃难时毙命,其女则不以乱伦为耻,所以其实所多玛城没有一个义人,最后被上帝的烈怒所摧毁。这个历史事实(无神论者一定认为只是个编造的故事)表明了人类(亚伯拉罕)自己自我标定的“政治正确”(自定“义人”标准)是多么幼稚可笑,我仅希望中国在分裂时(不可避免的)上帝看在无辜者不止10个人的份上饶恕这个罪孽深重的民族,给他们和平重生的机会。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