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英   兩個4歲女娃畫畫的四十年前後兩重天 2018-08-02 10:25:30  [点击:6663]
💏 幼教,至關重要。人們以前常說,「七歲定八十」; 現在看來,「三歲定九十」了!哈哈 😄

🤔 譬如說,老友陳鋼,著名作曲家,他的一對雙胞胎千金,自三歲起,一個學彈鋼琴🎹,一個就拉小提琴了。🌡

又如老張,我的女兒阿煒,也是自3歲起,把被美國人楊振寧的上海外孫女調包入托名額,奪了回來,全托在中國福會幼兒園的。中福會幼兒園,早在六十多年前,就有游泳池了,舍女就在那裡學會游泳。不用說上世紀五十年代,就是新世紀的今天,世界上很少幼兒園,有自己的游泳池。且不說幼兒教育,語言訓練,寫字晝畫,唱歌跳舞,健身遊戲,當然更是超一流的。但在中國學英語,直到她6歲了,戸口遷到華東師大,經三次口試和筆試通過,錄取在華東師大附小,一年級起才上英語課。

其實海外,即便歐洲,幼教起步,亦是如此。而且是比較中國,更加超前。如今我女兒的女兒,即荷蘭外孫女,2歲呀呀學語,非但學講荷語、漢語,還得學講英語,因為菲律賓小媬母國語,只能英語溝通。這樣,娃娃兩歲起,就學講三國語言,那是得天獨厚。


幼孫女蓮蓮,到了九月,4歲8個月啦,小學升二年級。七月下旬,夏令營玩,這個月要進小學加開的4歲英語班「進修」,暑假不閒。(要到中一,才有荷蘭語、英語必修課,並需必須選修另兩門外語,如德語、法語或西班牙語等。)前天抽空,她與2歲4個月的弟弟小凱👫,到本埠來逛街玩耍,外公外婆同樂。

今天午後,收到蓮蓮前晚,明信片「湖」另外一面,晝畫:「外公,外婆,我是蓮蓮。這是我畫的外婆,外公。愛你們的蓮蓮!♥」

收到4歲女囡的晝,促使我聯想到她的媽,當年也是4歲,在中福會幼兒園的畫,收藏回家,後來成了張英第六次被非法逮捕入獄的「反革命罪證之一」。卌年前後,社會變遷,環境不同,天差地別,兩個世界,不勝感嘆!

一九八二年十二月,聖誕節那天,我被上海市閘北區檢察院,非法逮捕,寄押在思南路99號,上海市中級法院第一看守所。他們先是冒充上海市公安局,被我當場拆穿後改稱上海市檢察院,而且還是「總院」(高檢),又被我當埸揭穿:「上星期天,我還在1966一月初第一次「炮打張春橋」同案犯之一、不久前從新市委組織部長調任總檢察長秦昆的家,他沒有說要逮捕我呀」,對方才改口自認「閘北區檢察院」的。在一所門前,我拒絕在「逮捕證」上簽字,反問「憑啥逮捕?」對方翻開一疊影印冊,宣讀:「按照拘留逮捕條例,第六條第一款,正在當埸犯罪、或犯罪後立即被發現的。」我即反駁:正在當場犯罪,指的是殺人放火投毒等現行犯,而所謂「立即被發現的」,指案發2小時內,過時要按程序報批的!你們侵門踏戶,我正在發高燒40度,凖備去醫院急診,難道發寒熱也是「犯罪」,患40度高燒是否要判40年徒刑?!再說這張《逮捕證》是假的,印刷品「上海市公安局」圖章,我家也有,印在《戶口簿》上,一模一様。通常在逮捕證上,要加蓋簽發單位印章的。對這種假逮捕證,張英堅決拒絕簽字!再說,一所屬於中法,羈押的是已經一䆺,上訴等待二審的,張英還未一審,綁架來幹嗎?!逮捕科長笑說:乘乖,想不到張英,竟比我們檢察官還熟悉法律!我回敬道:老張多次進宮,在「監獄大學」進修的法律,因而成了法學權威,你們這些法盲檢察官,竟敢到太歲頭上動土!哈哈,仰天大笑。


逮捕科長表示,不肯在逮捕證上簽收,那也罷了,但有意見可以寫明。於是,我不簽字,而在一本書大的逮捕證空白地方,當場密密嘛嘛,塗寫了一封打油詩,記得其中有句話:「今日又是冤假錯,不知何日再平反?!」

歷經在上海市第一看守所,約七個月,七十多次「提審」,脣槍舌戰,其中有一九八三春節、五一六和七一的三次絶食抗爭(每次均發《絶食抗議聲明》,各有2萬多字留存),終於又爭得了「抗拒從寬」,八一五全國「嚴打」的大逮捕大屠殺前半個月,再弄到了兩張空頭支票:一張是上海市公安局「無罪釋放」的《釋放證明》,另一張是上海市閘北區檢察院《撤銷張英案件決定書》,編號為(撤)字1983「第1號」。起先我拒絕出獄,陳訴理由:必須予誣告以反座,只有等到把貴院檢察長、人民銀行黨委書記抓起來,也關監獄,換了張英,我才出去!起訴科長苦勸: 撤銷案件、無罪釋放,實質就是對受害者的「平反」了!哪有追究加害者責任,不切實際!他又說道,再過半月,全國「嚴打」,沒有人手來顧問你了,何苦硬撐!你是撤字第一號,上海不會有撤字第二號了,相反嚴打只有更多的逮捕重判。有意見、有氣要出,到外面去,鎖在監獄大牆裡,沒啥效果。又說38度高溫,兩個小孩,午後在看守所外面,烈日下候了兩個多小時,等著爸爸快快回家。這樣,我在3張紙上,寫了《出獄抗議聲明》,出獄後持續投入「公民上書運動」。

回溯4歲小囡畫畫的的故事,那不是說笑話,而是在當年千真萬確,檢察官大法盲,指鹿為馬,離譜駭人,令人髮指!

記得一所受審,逮捕科長等檢察官,揚言對我抄家,搜蒐到「五大罪證」。其中有「文物」,三幅字晝,企圖「走私」,罪證確實。第一幅是輕工業局某青年畫家朋友,某年中秋,酒會當塲的山水畫,落款題贈「張英兄補壁」,我則自題「道謝」小詩。朋友圈吟詩作畫,這算多大「罪行」?!另一本掛畫,那是1983掛曆,我從南京東路新華書店,化人民幣一元買的。難道一元買張掛曆有「罪」,不知要判刑一年還是十年。還有一張晝,是我女兒阿煒,在中福會幼兒園,4歲時畫的,何罪之有?如果4歲娃的晝「價值連城」,我就叫她多畫幾張,送給你們,替其爸爸「將功贖罪」!哈哈😄

所謂第四個「罪證」,說張英哭窮,算什麼「窮革命」,抄張英家,就搜查到人民幣(外匯券)一張,面值100元!我說這是香港祖父輩親戚,對1歲的小兒見面禮,「壓歲錢」耳。億萬中國人,哪個沒有外匯卷人民幣100元,都要抄家,滅頂之災?!

第五條「罪名」,也是滑稽可笑。抄家時查到了張英一本小《通訊錄》,如獲至寶。多名檢察官,兩個多月,分批跑了大半個中國,按本索驥,尋覓張英「犯罪」的蛛絲馬跡。但大多回說「不認識」,有的陌生人想起,曾在火車🚉上,或輪船🚢上同路,有過一面之交。逮捕科長、起訴科長等怪我,何不早說,害得他們白跑,瞎折騰了。我說你們跑遍全國,尋找張英的犯罪點滴「證據」,事先並沒有問我一聲,瞎怪誰呀。我的《通訊錄》,當然記的都是陌生人,在火車輪船上,或者飛機✈長途汽車🚌上,同路乘客,偶爾記錄。大凡朋友熟人,經過中共文革12年,正反面經驗教訓,通訊電話地址,還會傻到本子記錄嗎?是真朋友,當然都記住腦袋裡!再說,你們檢察官,應當感謝我張英,正是有了這本莫名《通訊錄》,各位才有機會,輪流「外調」,公費旅遊,跑遍全中國呵😂!

😍從今天收到4歲外孫女👩,寄來她祝福的晝畫明信片,連想到她媽咪🤰4歲晝畫的故事,四十年前後的東西方神奇變化!🎐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8-02 10:41:2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