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世界大同报   你的国,思想要多浑才能清? 2018-08-05 22:12:02  [点击:1318]
文 / 和学创始人 亚洲新闻周刊主笔 刘浩锋


摘要: 世界文明的危机究竟是文化的危机。文化自信,要建立在化解危机,提升文明的功用上。谁能破了五百余年西方文化中心主导世界秩序的学术范式与价值体系?! 天下之大,唯有和学!这是中国文化自信的见证,更是见证中国文化的复兴。中国社科院《中国社会科学报》范勇鹏主编为何称赞“和学立宗”?著名逻辑学家中国人民大学赵总宽教授为何阅后激动不已感慨万千?中央党校研究室崔振椿主任为何赞誉和学乃理学千年续承与文化全球化拓展?请看多年来,西方在华学术代言人到处删帖压制和学的醒世学术奇文。



爱因斯坦说:“人类总是在谋求把她的世界变成一幅简单而美好的图景”。而实现这个愿景的可靠路径,关键在于人类思想要完成在无穷尽的形式创新中谋求规律的简单统一。从而,这就要求人类的思想表达必须克服局部有效、推行符合天道宇宙科学法则普遍性原理的方式。

什么样的思想语言方式才是符合宇宙客观运行规律?遵循什么样的规律,思想语言表达方式才是普遍有效的?《道德经》与《心经》、《金刚经》其语言方式具有什么样的共同特征?为何形式逻辑思想语言方式只能局部有效?《圣经》、《古兰经》的语言描述又具有什么特征?为何以语言辩证法,驾驭形势逻辑分析才是符合天道宇宙科学法则,能引领思想表达方式与学术范式的转型呢?它对人类文化科学发展有何重大作用?

宇宙大道至简!无论佛道还是回耶,都一致认为万事万物都处于“成住败空、盈消虚长、开始与结束”的轮回辩证运动之中。逻辑学上,数理辩证逻辑泰斗赵总宽教授著名的“ 的公理模式”,以接纳矛盾的宇宙整体辩证系统,正面证明了阴阳或矛盾可以推理出宇宙一切。人们通常说的“矛盾或阴阳或对立统一”,其实是同一性质的不同方式表述。邓斯定理是从经典逻辑局部系统反证矛盾双方成立,逻辑上就可以证明了“矛盾可以推理出一切”、“天道阴阳化生宇宙天地万物”这一中华文化核心智慧作为宇宙科学的成立。数学上,在两个无穷集合之间可以建立一一对应的关系。因而,数无穷可以和运动着的宇宙之间建立一一对应的表达关系,而数学上一切数正反相加为0,体征于量子物理学,就是任何物质都存在反物质形式,当正反物质相冲就湮灭为光能量。

从宇宙的诞生到消亡到再诞生的往复运动过程,蕴含着“大极必小,小极必大”的辩证运动原理,无穷大与无穷小必然存在辩证逻辑的自然关系。也即是从数学上证明0与非0、无穷大与无穷小、色与空、心与物之间圆满形式的循环运动乃天道宇宙科学之理;故《中华天道数学逻辑学原理》认为:运动是数学与宇宙逻辑的灵魂,一切数来源于0,一切数最终归于0;宇宙的一切最初都起源于光能量,宇宙中一切物质都最终回归于光能量,光能量是宇宙的最初本源也是宇宙消亡的最终形式。它是灵性生命的,也是物质载体的。从而,它揭示了基督文化中创造万物众生的上帝的真相。上帝就是巨能光生命团。宇宙就是上帝的肉身。

对于这种宇宙性规律存在,中华文化称之为天道,西方文化称之为宇宙理性、逻各斯,《圣经》称之为人格化的上帝,认为道与神(唯一的真神)同在;古希腊将之应用于思想语言表述方式,称之为辩证法。辩证法不是通常人们误解的诡辩,而是因为洞察到了宇宙运动规律而使用的自身具有运动特征的语言方式。这种语言方式在古希腊时期具有主体位置,直到亚里斯多德的形式逻辑语言方式上升为主体,才使得人们远离了语言辩证法。

形式逻辑语言方式,是建立在假设与静止分析基础上的语言方式,排斥矛盾,能够真实反应一瞬间与局部真相的关系,存在偏执的线性分析特征,与客观螺旋形运动着的、接纳矛盾的物质精神世界并不相符合,亦不能解释。比如描述桌上的杯子。这是一个杯子;这是形式逻辑语言描述方式。真实反应了杯子这一局部时间的状态。但是,接着杯子被不小心打碎,杯子不见了。被收作垃圾回炉。原来构成杯子的物质已经变成新的表现能量。所以,辩证逻辑语言描述方式是“这是一个杯子,所谓杯子,既非杯子,故为杯子。”这才是真实的描述了杯子的客观整体运行轨迹,跳出了形式逻辑思维描述的局部表象。因而,辩证逻辑语言方式是宇宙普遍有效的表述。

马克思主义辩证法原理指出:矛盾构成运动。存在与意识,物与心,色与空之间的辩证关系,告诉人们“存在是阳的意识,意识是阴的存在”、“物是阳的心,心是阴的物”、“色是阳的空,空是阴的色”。马克思主义认为世界是物质的没有错,因为,心(信息)也是阴的物;黑格尔唯心主义辩证法、佛家“万法唯心造”都没有错,因为物是阳的心。只是从不同角度来描述同一个宇宙事物。但是,人们往往错的是迷惑于局部偏执的肯定一方否定另一方的假象,不能始终用辩证逻辑整体性分析事物之间的普遍关联进行均衡处理,从而正如《圣经》所言:只看见弟兄眼里有刺,却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木。

事物的阴阳矛盾禀性才构成宇宙万事万物的运动。或者说,天道才是宇宙的第一推动力,也是最终的推动力,彼此是一个耦合的循环圈,它是无穷大与无穷小的辩证统一,宇宙是周期膨胀与收缩循环轮转运动的。恰如人体一呼一吸与心脏搏动循环往复,这种运动方式,见证了柏拉图说的,神(唯一的真神上帝)是永恒大写的人,宇宙是大生命形式,具有大灵魂。所以,无论佛家的万字符,还是道家的太极图,以及基督的十字架,都是不同视角描述同一个宇宙运动总图像的模型,都反应的是天道宇宙原理。

因而,只有符合天道宇宙法则的思想语言方式才是符合宇宙客观运行规律;天道辩证逻辑就是围绕天道宇宙科学法则建立起来的逻辑思想,唯有遵循天道辩证逻辑规律,思想语言表达方式才是普遍有效的。要辩证理解天道辩证逻辑自身,所谓天道辩证逻辑,即非天道辩证逻辑,故为天道辩证逻辑。故《道德经》开篇即言“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就是典型的辩证语言方式。人们常常看不懂佛家的《心经》、《金刚经》内中的智慧,是因为佛陀使用的是符合宇宙法则的辩证思维语言方式,若不能领受此理就无法准确把握经书中展现宇宙科学蕴含的大智慧。《心经》说:“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金刚经》说:“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须菩提!诸微尘,如来说非微尘,是名微尘。如来说:世界,非世界,是名世界。”

观《金刚经》全文,佛陀所使用的就是典型的辩证逻辑语言方式,即动态的对立统一的结构,呈螺旋型运动状态。因为万有存在都是在周而复始流转的表象而已,也就是“空”,所以,不要着相。一着相,就局限了,就背离了事物的客观真相,远离真理的究竟,不再是圆满的佛道。是故,诸微尘,又非微尘,所以才叫微尘。微尘之说乃权宜也,微尘在运动中将走向自身反面特征,微尘已不能表达运动变异后的新特征。故不可停住于“微尘”的称谓。满篇《金刚经》内容语式几乎都是如此结构,佛陀大彻大悟掌握宇宙科学真理,如是垂范说教而已。《圣经》、《古兰经》的语体也充满着辩证法语言,但更多的是形式逻辑语言描述;为了弥补形式逻辑语言表述的先天不足,一般通过比拟、宇宙人格化对宏大事物神的描述来反应整体与精神特征。如《圣经•启示录22:13》言:“我是阿拉法、我是俄梅戛、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而《古兰经》则言:“真主必定要使信道而且行善的人们入下临诸河的乐园。不信道的人们,在今世的享受,是象畜牲样饮食,火狱是他们的归宿。”

为何形式逻辑思想语言方式只能局部有效?为何语言辩证法才是符合宇宙法则,获得普遍性有效,能引领思想表达方式的转型?

首先,阴阳矛盾的性质决定了事物运动特征方式。思想语言形式本身作为一种运动方式而存在着。

其次,形式逻辑排除阴阳矛盾的同时总是在更高论域制造出尖锐对立、互为割裂的阴阳矛盾、悖论形式,表现出大起大落、恶性循环的运动特征;形式逻辑适用于事物的某一瞬间的关系描述,而不符合时空连续运动着的事物整体性描述。上面用形式逻辑语言描述杯子就是说明,“这是一个杯子”。这个杯子是存在于桌上,代表着一定的实效性、局部性特征。当杯子“死亡”回炉变成了别的能量形式,用杯子已不能表达事物变化后的特征。而宇宙间一切都会走向消亡。故要真实反映杯子整体的运动轨迹与宇宙一切事物的运动关系,大觉悟者们往往用语言辩证法来形容。这样就弥补了形式逻辑不能反映事物运动整体与消亡的运动特征的局限。就像形式逻辑系统不能描述事物的“整体性与空性”一样。

正因为如此,形式逻辑思想语言方式只能是局部有效的,而忽略其局部有效陷入盲目语言扩张的恶果就是,形式逻辑语言方式必然制造出普遍的文化迷障,会导致人们浸淫于昙花一现的局部之中,而忽略了事物整体性的真相。一切在此基础上的文化形式与思想理论,以及受这样文化思想组织建立的社会形态,必然导致周期性大起大落互损循环的文化危机、政治危机、经济危机、社会危机。

而天道辩证逻辑完全接纳阴阳矛盾的同时总是形成均衡对立、互为补充的阴阳矛盾、均论形式,表现出平稳均衡、良性循环的运动特征。天道辩证逻辑符合时空连续运动着的事物整体性描述,也包容了局部有效的形式逻辑描述。从而,语言辩证法符合宇宙法则获得了普遍性有效的思想表达方式。天道辩证逻辑语言方式能避免人们陷入思维与文化形式昙花一现的局部有效之中,而是洞察了事物整体性、普遍性存在的真相。一切在此基础上的文化形式与思想理论,以及受这样文化思想组织建立的社会形态,必然导致相对长久、均衡稳定、多方共赢、良善的政治、经济、社会与文化。

形式逻辑语言方式,无不最终陷入自身的悖论陷阱,从而深刻展现文化自性危机,发生基础性动摇。最让人信服的就是数学上的遭遇可以用作证明。“数学本身是由各种层次的大小矛盾构成的运动着的整体。比如正与负、加法与减法、乘法与除法、微分与积分、有理数与无理数、实数与虚数、有穷与无穷,连续与离散、存在与构造、具体对象与抽象对象、概念与计算、逻辑与混沌直观等等。数学中有许多著名的悖论,如伽利略悖论、贝克莱悖论、罗素集合论悖论、康托尔最大基数悖论、布拉利—福尔蒂悖论最大序数悖论、理查德悖论、希帕索斯悖论等。其实,数学中这种阴阳矛盾构成的运动轨迹是数学的根本规律,可是这对于传统科学自身的概念内涵来说,这是颠覆性的结论不可能接受。”(40)传统数学自身的遭遇见证了依托形式逻辑语言方式与文化理论文本只会陷入局部有效的过程性文化快餐中,导致各种文化理论新陈代谢过快,最终走向文化科目支离破碎与价值虚无主义的漩涡。正如夏季枝叶繁盛过后秋冬天收获硕果一样,文化科目分类繁多与价值虚无主义的肥沃土壤,必然意味着在文化环境萧杀的隆冬中新一轮全球意义上文化多样价值统一的文化圣果的诞生,而这正是中华文化复兴与世界文化艺术复兴的坚实基础,是人类文化与文明大转型大提升的伟大开始。

当古老的《圣经》在人间传播上帝的宇宙智慧,便开启了西方古老文化文明之先河;当希腊辩证理性传统与《圣经》启示传统在中古欧洲汇流后,西方文明出现王权与教权良性互补、相互依存的关系,共同管理人间事务。然而,在遭遇逐渐占据分析推理主体位置的、“失道”的形式逻辑思维语言方式,催生了私欲膨胀的宗教主与违逆《圣经》原意的教义,他们巧借上帝的名义为私利专权而背离了圣贤博爱的道统与核心价值,历史陷入黑暗时代;当个人主义至上的新极端从中世纪宗教主替代上帝至上的黑暗极端之中解放出来,欧洲资产阶级思潮启蒙运动便开始像一头松掉绳索的怪兽,迅猛的成长,丛林规则被鼓吹成了一种天经地义根深蒂固的伪劣传统,历史陷入资本恶性膨胀、人性逐恶行私的黑暗之中。当哲学现代主义的狂潮席卷世界一度成为引导所谓“普世价值”的中心还没热闹够,后现代主义思潮就从现代主义的悖论与灾患之中觉醒,以致解构一切、怀疑一切、颠覆一切,最后陷入虚无主义漩涡进入哲学坟冢;

西方近现代政治学所构建自由民主宪政模式,陷入了党派林立与彼此割裂竞争的恶性循环泥沼之中。政治一再反复出现时间跨度窄小、周期频繁的大起大落的丑恶丛林政治,其实已经背离了古希腊多方互补“混合均衡”的共和真正价值传统。所以,欧美政治危机政党恶斗互损、轮番上台执政,政治权势代表的利益集团从一个重心转移到另一个重心,政策从一个极端滑向另一个极端的恶劣传统,最后总是伴随着政治危机、经济危机、文化危机、社会危机等综合危机从国家民族局部向国际地区乃至全球辐射转移。
当20世纪二十年代古典自由主义放纵美国经济投机陷入两极分化的困境爆发经济危机,执政党不得不引咎下台被在野党替代,罗斯福新政不得不用凯恩斯法子来修补平衡治愈;但凯恩斯路子并不真懂天道均衡之道,更无反省自性文化危机,旋即又陷入新极端“滞胀”困境,这时治理不利的执政党又不得不重新洗牌,反道而行鼓吹新自由主义那一套放纵市场投机扩张的在野党重新上台,进行一番政策修补之后,接继进入另一个极端困境,两者一推一荡将西方心理、伦理、政治、经济、社会、文艺等在两个极端间恶性循环不断推向整个文化领域,以致毒化人心危及整个人类世界的可持续发展。
因而,可以确凿地说,西方自由民主与自由市场是抵触《圣经》核心价值,反基督价值的。《圣经》约翰福音耶稣说:“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13: 35)”当这些政治家资本家一方面推崇不惜损人利己的恶斗互损时,一方面宣传忠诚于上帝的时候,这恰恰见证了基督教走入了徒有形式的末日,其核心价值亟待在世界文化复兴的继承与创新中获得重生,从而与时俱进获得提升与大转型。

西方经济学依托传统数理逻辑分析构建各种模型,就遭遇类此的困境,人们掌握的形式逻辑分析工具与构建的模型异常局部有效,与事实往往格格不入。而指导市场经济运营的经济学原理赖以成立的正是形式数理逻辑为所谓的科学基础。这样导致西方经济学体系卓有成效的将世界经济引入周期性两极分化的经济危机之中,成为世界人民的祸害。21世纪初期,当欧美再次爆发经济危机席卷全球,当两极分化总是周期而至,人们从愤怒的大多数占领华尔街运动中,不仅发现了西方经济学原理的荒谬,也发现赖以支撑的数理模型的局限;从而,西方经济学依赖数学打扮成科学的面孔,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假象;世界名校的哈佛大学就不可避免的发生大学生群体退出全球著名经济学家雷格曼昆的《经济学原理》课程。事实上,如果依托的分析工具不能符合事物客观运动过程,那么,西方经济学过去不是,现在与未来依然不再是一门让人信服的科学。

西方文艺创造方法论与精神审美,各种文艺形式与艺术史自身,都陷入了各领风骚一些年的快速过程性代谢之中。形式逻辑思维语言方式导致了各种新的艺术思想总是局部有效,这种残缺性,给各种新老艺术思想的批判创立提供了足够的空间。于是,人们发现文艺理论琳琅满目,思想盛宴的背后却充斥着支离破碎的灵魂与无法多样统一的普世审美价值。从原始原生的模仿自然艺术到古典忠实再现自然历史的写实主义艺术,从古典写实艺术到提倡“不作自然仆从”、“实现艺术语言自身独立价值”、“摆脱对文学历史的依赖”等理念为基础的印象、野兽、立体、现实、超现实的现代艺术,从现代艺术到突破古典、现代美学规则范畴,消除艺术与生活界限的波普、抽象表现、行为、观念、装置、综合材料等的后现代艺术,每一次艺术史自身的转型,都面临着对前一艺术阶段走入极致后的批判否定与重构艺术话语权;艺术思想家需要创新理论,艺术中介需要新理论发现新艺术家创造新价值空间,艺术收藏家需要挖掘具有增值空间的新作品,艺术传媒需要关注新的艺术热点。

这种普遍借助形式逻辑思维语言方式的演绎拓展形成路径依赖,艺术最后与传统数学逻辑学一样纷纷陷入自身悖论。形式逻辑思维语言方式所形成的分析与归纳逻辑推理法则,形成了与东方文化综合特征文明形式截然相反互补的具有分化离散倾向特征的文明;艺术科目在各种尖锐对立的悖论形式中不断发展细化,艺术权威进一步分化为各种大小话语圈子。


每个艺术话语权代表的形成,都存在相应的收藏资本家、学术传媒、中介机构、艺术家共同构成一个相对封闭的艺术圈子。艺术的国际话语权必然与跨国金融国际收藏家、国际学术代表、国际艺术经营中介机构与传媒、国际炒作的艺术家等资源密切关联互生。21世纪初的世界艺术生态,基本上就是艺术话语权圈子化、艺术形式上无限多元化的格局,而在这种形式与审美多样化的艺术格局中,尤以西方文化艺术思想理论为背景的所谓世界艺术主流话语权,以美名为开放的造势姿态与实质监守自盗的市场游戏规则,一度作为引领世界艺术潮流与投资的风向标,以致西方哲学在受到怀疑解构颠覆一切之后宣布进入了坟冢,西方文艺也同样以解构主义的姿态,恣意颠覆传统艺术中心价值与表现形式,重树新话语权,让颠覆传统形式与价值的支离破碎的观念、不乏自残的肢体行为、模糊不清的音乐语言、混合的新材料绘画、工业现成品装置等成为引领艺术的新中心,让价值虚无主义成为新时尚,让无意义成为时代的显赫价值,从而完成整个人类艺术史自身的大圆周螺旋形运动回归,世界文艺呼唤在全球一体化时代意义上的原生艺术与世界形式多样价值统一的审美理论诞生,这个极具历史使命的过程,就是组成世界文化艺术复兴运动的一部分。

显然,西方财团为追求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得心应手一轮接一轮在艺术产品创新名义下进行资本的艺术市场扩张,完成创造天价艺术品并从中谋取暴利的神话。正如西方次贷危机在金融产品创新名义下进行资本的市场扩张而引发了席卷全球经济危机一样,西方规则主导的艺术市场泡沫的崩溃也一定会引发席卷全球的艺术危机。21世纪艺术界越来越狭窄的圈子现象成为世界艺术健康发展的瓶颈。而一些占据世界艺术话语权形成狭隘的谋取暴利的狭隘艺术圈子则沦落为整个艺术生态肌体的肿瘤。这种肿瘤对自身与他人都是毁灭性的危机。而人们要成功破除之首先面临文艺思维语言方式转型,必须遵循天道宇宙科学法则,从艺术史与艺术创作方法论、艺术审美三位一体中,寻找逻辑的普遍统一。这种逻辑的统一不仅还艺术美学与宇宙万物本有亲密关联的真实面目,见证艺术感性与真理理性秩序之间的深刻关系,结束以往各种艺术表达形式与审美价值的尖锐冲突、艺术生态格局混乱无序的尴尬境地。而且,也必然开启文艺第五次思想革命浪潮,人类面临世界文化艺术复兴时代的伟大莅临。

最后,形式逻辑思维主导的文理结构形成的西方学术范式,必然强调“抽象同一”基础上的线性推理,所谓条理清楚,脉络清晰;而事实上,这种建立在局部有效推理基础上的学术范式,看起来清清爽爽一目了然的优点,却正是自身的痼疾与不足,它无法构成宽度深度高度完整圆融的学术结构。西方学术范式强调的形式逻辑分析与归纳清晰有力,就像几条直线僵尸一般挺立的往外扩延运动;如果最后不能综合逻辑的统一起来,就会导致文理形成“小脚巨人”的结构。这种所谓逻辑脉络清楚,立论言之成理的观点必然与客观事物的整体特征是悖逆的。

事实上,宇宙最究竟的状态是圆融的,地球最究竟的状态也是整体浑圆的,差异性互补的矛盾关系是宇宙普遍存在。普遍有效的、最科学的文理述说,应该符合客观事物最一般的圆融特征,从而,要求人们不谨需要语言辩证法描述,也需要人们在形式逻辑语言与传统西方学术范式基础上,能够触类旁通构成肉感与骨架共融的丰满的新学术范式。

这种新学术范式,是运用语言辩证法必然的客观要求;也是训练人们掌握普遍有效思维法则,演绎与归纳,分析与综合、局部与整体、专业与跨域、微观与宏观、无穷大与无穷小辩证统一的观察方式;这种方式反应于学术范式中,必然要求人们既要吸收形式逻辑语言描述的精准脉络清晰,也要有语言辩证法描述形成丰厚深广的混沌圆满特征;天道文学所具有的特征,正是克服了西方文学范式的困境,完成了深度与广度高度的三位一体,形成圆满型的丰富的文理与厚重的文学结构;《和学》的文理与结构亦是如此,六卷之中,每卷之间又互为沟通融合。正如抵达地球任意一个目的地,每个起点有无数种方法抵达;而直线只有一种方式,好比禅宗顿悟明心见性直指宇宙法性本体的修行,穿过地心抵达。圆满的事物,总是从哪一个点上都可以辩证推理出其他事物。

因而,单纯以形式逻辑语言与西方学术范式训练出来的范式,往往像井底之蛙一样理解宇宙世界,形成局部吞并整体的以偏概全的妄象;用这种范式考量语言辩证法与综合圆融的新学术范式,不仅看不懂,反而会得出“文理不通、逻辑混乱、结构混沌”刚愎自负的判断。须不知,正是自己逻辑不能深广延伸通达的文理,与一定专业跨越的文化兼容结构,才导致心理与外在文化皆陷入偏执失衡的结构之中难以逾越;这种学术失衡的应用,才导致人类的文化文明失衡畸形。

从而,西方学术范式仅仅是局部有效的,并不能成为普遍有效的学术范式。真正的普遍有效的学术范式,就是建立在语言辩证法基础上掌握整体格局,又驾驭形式逻辑分析思维突出质点,彼此所形成新的文理结构,与包容和谐新气象的新学术范式。

因此,整个人类的学术语言与学术范式亟待在中华文化复兴科学旗帜下,吹响转型的革命号角。

总之,不管是何种文化思维语言表达方式,抑或各种文化大厦与文明模式,如果远离宇宙天道均衡与圆满法则,那么,人类必须承担失衡导致的两极分化周期性危机的畸形苦果。事实上,思想语言表述就是通过语言运动方式来展现心灵思维运动方式,而各种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危机的根由,本质上归根溯源是“心灵失衡”危机所致。看不到这一点,就不足以真正转化这些危机带来的危险。

因而,就思想语言表达方式与学术范式而言,唯有遵循宇宙科学的语言辩证法与兼容并蓄、深广通达、圆满丰厚的新学术范式才是普遍有效的表达方式与学术范式;见证与时俱进的中华文化复兴吹响人类思想语言表达方式与学术范式革命的号角,推动人类文化文明的大提升大更新。

摘自刘浩锋著:《和学——中国文化传承与开新》,九州出版社,2013年第一版,序言。
作者微信 hejuntou5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