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 2018-08-06 00:34:43  [点击:1311]
真好人、老好人和烂好人(微言集)

【教育】让坏人变成好人,让小人成为善人,有三种办法:一是扬善,对于善行进行高强度的物质和精神双重奖励;二是惩恶,对于恶行进行严厉的舆论批判和法律惩罚。这两种办法可以让某些坏人和小人善良化,但不可能让他们成为君子。培养君子的唯一办法是让他们学儒。

【乡愿】乡愿有两种特征:一是乡人皆好之,讨人喜欢,好人坏人都能喜欢;二是阉然媚于世。这是孟子说的,这个阉下得妙,让人想起阉鸡、阉人和阉党。阉然有三解:曲意逢迎貌,气息微弱貌,深自闭藏貌,都挺适用于乡愿。没有真气,将真情真话深藏起来,对他人对社会曲意逢迎。

【乡愿】乡愿们推崇真理正学,也推崇歪理邪说;赞扬正人君子,也赞扬奸贼暴君。冰炭可以同炉,正邪可以同道,你好我好大家好。这种乡愿,古来各门各派都有,儒门中也有,最少。因为孔孟特别讨厌这种人,斥之为贼德贼仁、贼害道义的坏种,士君子多会以之为耻。

【乡愿】杂家和乡愿特别受欢迎,最容易成功,尤其是杂时代,更是杂家乡愿的天下。杂家论学术,乡愿论人品。学术混杂、思想混乱者,往往良莠不分正邪混淆,在现实中变成好好先生。故杂家往往可以与乡愿划等号,唯儒门杂家例外。儒门杂家毕竟立足于儒,对邪说有一定的辨别能力,对乡愿作风比较警惕。

【常识】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帮助坏人也是一种做坏事,同样是要付出代价的。被好人鄙弃脚踢,被坏人反咬一口,都是帮助坏人的代价。就像东郭先生,可能被狼吃掉,也可能被赵简子收拾。帮助坏人的方式很多:赞扬、援助、支持坏人,包括物质援助和精神支持,都是对坏人的帮助。2018-5-21

【东海律】好人吃亏论对不对,不可一概而论。好有善人的好、士君子的好和圣贤的好,亏有小亏大亏。损失小利是吃亏,从富甲天下到一贫如洗也是吃亏;利益损失是吃亏,家破人亡也是吃亏。真正的好人,好到君子的程度,吃大亏的概率肯定比奸恶之徒低得多。至于圣贤,不会大亏。圣无死地,贤无败局故。

【东海律】“好人吃亏”与“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之东海定律不矛盾,与“好人有好报”不矛盾。就以东海为例。生平吃过不少苦和亏,但苦中有乐,自得其乐,生活虽贫,无忧无虑;地位虽贱,颇受尊重。所失不少,所得更大,常让我喜出望外。最大的收获,无过于养吾浩气,三界无碍;明其明德,万古长明。

【仁爱】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不能爱则不能恶,不能恶亦不能爱。对于圣贤和圣人之言不能起敬畏之心,对于恶人恶势力不能生厌恶之感、义愤之情,其实也就丧失了爱的能力,轻则小人化,重则非人化。无数爱得死去活来的小男人小女人,有几个有真爱、真能爱哉,大多是不仁不义、自私自利的利益小人而已。

【君子】君子一定是好人,好人未必是君子。一般好人的好,或者不真,或者不正,或者不大,或者无恒易退,靠不住。君子仁性光明,人格健美,智勇双全,君子的好,是真正的、恒久的好,大好,可靠。用曾子的话说:“可以托六尺之孤,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也。”

【仁本】可以不助善,绝对不要助恶。尤其是对极权主义、极端主义之类邪恶势力,不敢反对,无力反对,可以不反,或三缄其口,或避而远之,都可以。但千万不能支持帮助勾结之,否则必有后患必招恶果,个人和国家都一样。例如,为小金、小伊之类政权提供支持帮助,无异自侮自毁自伐也。

【践履】道德最重践履,践履必须落实。有德者必有其行,必有其言。儒者之言,因时因地因人而异,然有两大原则不变:一是扬正善,宣扬真理正义;二是辟邪恶,批判邪说恶行。见恶不敢言,见邪不能辟,反而以明哲保身自解,甚至以获得邪恶奖励为荣,此辈岂但非儒者,非正人,而且非人化矣。

【历史眼】邪不胜正,往往不是邪恶方太强大或者太凶恶太狠毒,而是正善方仁而不义,善善有余而恶恶不足,对于邪恶势力过于心慈手软,宽容绥靖。仁而不义,正义性不足,这种仁不是真仁,更不是大仁,而是妇人之仁,圣母心态。西方圣母和东方圣人都是好人,但好的程度和表现大不一样。

【历史眼】邪恶势力的发展壮大成功,离不开正善方一定程度的“配合”和“帮助”。 没有正善方的无度宽容、盲目绥靖和以德报怨,古今中西很多邪恶势力根本没有发展的机会。襄公式的妇人之仁,克尔式的圣母之爱,东郭式的助狼为乐,都是正善度不高的表现,是对邪恶最好的“帮助”。

【历史眼】德智不二,一切都必有其智,必有择法之眼和明辨功夫,必能识破邪恶的伪装。如果邪恶“伪装成正义,伪装成真理”,就上当受骗,那就是缺智。缺智者即使正善,度数有限,个人必非君子,群体必亚健康。办坏事、助邪恶的好人,即使是真好,非君子之好也。

【历史眼】如果说以怨报德、恩将仇报是盗贼的坏,以德报怨、仇将恩报就是小人的好,唯以德报德、以直报怨才是圣贤君子的好。盗贼若遇上圣贤君子,无所施其技。彼辈最欢喜、最欢迎的是小人中的老好人和烂好人。这种人也最能拉低正善力量的正善度,甚至劣化、腐化之。孔孟特别厌憎乡愿,良有以也。

【历史眼】百年来知识分子中,不仅君子罕见,正人也罕见。坏的坏得不得了,毫无底线;好的好得非常有限,不是老好人,就是烂好人,做乡愿都是最烂的那种。古代乡愿会说盗贼的好,但不至于喜入盗贼之窝、甘为盗贼之奴。孔孟若有机会见到现代乡愿,应能找到比“德之贼”更严厉的骂词。2018-8-6余东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