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贝苏尼   洪晃:最需要女权主义的,也许是中国男人 2018-08-08 15:03:40  [点击:1341]
洪晃:最需要女权主义的,也许是中国男人

2018年07月30日 22:14:29
来源:一席

169人参与 94评论
原标题:最需要女权主义的,也许是中国男人| 洪晃一席第608位讲者

洪晃,媒体人、出版人。

今天我到一席来就想跟大家讲一下,女权主义给中国男人带来的红利。因为我觉得最需要女权主义的也许不是中国女人,我发现好多中国女人已经跟着Ayawawa去买口红和护肤品了,所以你们就好好地买护肤品吧,我不跟你们说话了,我跟中国男人聊会儿天。

女权主义给中国男人带来的红利

大家好,我是洪晃。我是最近刚刚开始说我是女权主义者,在这之前实际上女权主义的思想和他们对生活、对社会的态度,我一直是非常赞同和接受的。

但是我记得十几年前,我跟一个我的非常成功的女性好朋友说,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她就惊讶地看着我说,你在中国千万别说你是女权主义者,在中国大家都认为是长得特难看、找不着男人的人才是女权主义者呢。

这是在十几年前,当时我还比较年轻,也非常虚荣,我就特别怕人家觉得我长得不好看找不着男的,所以这么多年就一直摁着不说我是女权主义者。后来一直混到老了,我真的是虽然有家,有女儿,女儿也有爹,但是人也长得不好看了。

这时候我又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微博,有一天我就没注意,在微博上发了一些女权的论述,果然底下有无数的人来说各种各样的话。首先有一条评语,使我今天必须要讲一讲女权主义的事情。

这条评语说,哎呀,如今的中国女权主义太泛滥了,颜值不高的女人也敢跟男方要房子要车,有的还要钱。我当时看了心想,他说的女权主义跟我理解的女权主义,怎么根本不一样啊?

这一条已经让我惊呆了,然后我再往下看,就有很多明显是女网友的在那儿说,你快去减肥、美容,不然给我们女权主义者丢人。当时我就觉得,啊,你们到底觉得什么是女权主义啊?

因此今天我到一席来就想跟大家讲一下,女权主义给中国男人带来的红利。因为我觉得最需要女权主义的也许不是中国女人,我发现好多中国女人已经跟着Ayawawa去买口红和护肤品了,所以你们就好好地买护肤品吧,我不跟你们说话了,我跟中国男人聊会儿天。

这是一个电视剧,叫《唐顿庄园》。这个贵族人家有三个女儿,因此老爸就为继承权着急。因为在当时,也就是19世纪的时候,英国的继承权,尤其是固定资产的继承权是只传男不传女。这家人生了三个女儿,老爸的的确确是焦虑得很。




在1837年,继承权就改变了,这是女权的第一步。这个改变来源于两个富二代的女孩,其中有一个叫Caroline Norton,她是一个富二代,家里很有钱,但是她结婚的时候继承权还没有改,所以她一结婚她爸爸给她的财产就变成了她丈夫的财产,而且控制在她丈夫手里。




但是Caroline Norton不算太老实,她是一个比较风流的富二代,她找了个情人,然后就想离婚。她就觉得既然是我爸挣的钱,我为什么不能带着财产跟我的情人去过日子,我为什么要把钱留在我老公手里呢?

为这件事情她在英国大闹,尤其是当时,她的情人好像还是一个议员,所以这件事在当时的英国就变成了最大的绯闻,法院也审了案子。因为这件案子,1882年已婚妇女的财产法修改案出现了,所以妇女就有了继承权。

另外一个富二代在中国,叫盛爱颐,她也干了同样一件事。盛爱颐是盛宣怀的闺女,俗称七小姐。七小姐在她父亲去世的时候可能还比较小,所以她的父亲就把一半财产给了一个自己家的慈善机构,另一半分给了他们家的五个男孩子,还有一部分财产留在她妈妈手里。

等到她妈妈过世的时候,她妈妈觉得既然老公死的时候这么分那我也这么分。但那个时候七小姐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她坚决不同意,非要分这几个哥哥的一杯羹,也同时打官司到了法院。结果就是,在1928年,民国的女子得到了她们的继承权。

为什么说这是给我们今天的人带来红利、尤其是今天的中国男人呢?因为从1971年到2016年,这45年间,中国一直有一个计划生育计划,就是只能生一胎。在这么累计的情况下我们算了算,中国应该有9000万个独生女。

试想,你要是一个独生女的爸爸,如果不是因为这两个富二代闹的话,你现在还不因为继承权着急死了,这得心梗多少个独生女的爸爸。所以我觉得一百年前的女权运动,就已经给今天的中国的独生女的父亲带来了红利。

你们可能觉得这些都很牵强,但是请你们耐心地听下去。继承权,包括还有之后的选举权等等,整个一起应该叫作平权运动。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的女权运动的主题就是平权,平权运动是女权运动的主题。在这里面有一个非常核心的人物,就是Rosa Luxemburg。




我不知道在你们的中学课本里还有没有这个女的,也许已经被抹掉了。因为我们生活在男权社会,就善于把一些女的给抹掉。这个女的很重要,她是波兰人,是一个经济学家,后来移民到了德国。

Rosa Luxemburg是一个共产党人,她在1919年去世,这是因为她参与了当时德国共产党在德国组织的一次武装暴乱,后来她被捕了,然后在1919年就被当时的德国政府枪毙了。

这个人在共产党的历史上、在女权历史上,都一直是举足轻重的一个人物,我要说的是,女权运动是一个政治正确的运动。

我们看一下女权运动关于平权,尤其是选举权获得的历程,这里你就知道女权运动不是一天形成的。其实女人得到选举权最晚的是在瑞士,是1971年,那年我都10岁了,所以是很晚的。而且在1971年,瑞士给出选举权的时候特别有意思,有一个郡死活不给。一直到1991年,也就是20年以后,瑞士的法院才勒令它必须把选举权还给女人。

所以男权社会的一些对女性的歧视,在文化中,还有在我们的机构中,是根深蒂固的,而西方的女权运动,是跟这种根深蒂固的歧视意识战斗了100年,才得到她们今天的成果的。

在中国,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那个时候还没有《宪法》,我们的第一个国家纲领叫《共同纲领》。第六条说中华人民共和国废除束缚妇女的封建制度,妇女在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社会生活各方面均有与男子平等的权利,实行男女婚姻自由。

所以在中国,我们男女平等是共产党给的,在一天内我们就平等了。在西方是100年的不停的起诉、游行、写文章、讲话等等才能获得的,我们一天就得到了。

为什么在今天有很多女性,我一直认为很难去跟她们对话女权主义呢?因为她们不算太珍惜这个权利,她不知道这个权利是来之不易的。当我们拿到这个权利的时候,在中国它并不是来之不易的,它是一个礼物,所以我们没有真正地去珍惜这个权利。

现在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的法律,都已经承认男女平等这个说法了,所以好多人就认为所谓的女权和平权运动,就是第一波的女权运动已经胜利了,我们就可以回家歇着去了,但是实际上女权运动还在继续。

因为女权运动在二战以后承担了另外一个任务,就是要改变在风俗中、在文化中对女人的物化和歧视。美国在二战的时候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女人不可能只在家当家庭妇女了,男人们都去打仗了,她们需要出来到兵工厂去做工。

这个海报就是当时二战的时候,鼓励家庭妇女去参加劳动,上面印着“We can do it”,我能。




在这个经历之后,妇女的思想就开始改变了。在她们改变的过程中,很重要的一个人是波伏娃。波伏娃的这本书可以说是二战以后,或者是第二波女权运动的宣言。




我更希望女权运动在第一波以后都不叫女权,因为平权基本上实现了,我更希望管它叫女性主义。《第二性》这本书有两卷,我不建议你们对别人说,我决定今天要当女权主义者,我要把《第二性》读完。

因为你肯定读不下来,这本书很长很长,你读着读着就会睡着。因为她是把西方整个历史上,男权主义社会对女性的所有的歧视的方式、方法和言论,全部都总结了出来。

比如说毕达哥拉斯,他是一个古希腊哲学家。他说,有一个好的原则创造了秩序、光明和男人,有一个坏的原则创造了混乱、黑暗和女人。这个人和孔夫子应该是同一时期的人,所以两个人说的也都差不多。

比如在1878年,在英国的一个医学杂志上,居然有这么一个医生,在写的论文里说,已经非常肯定,一块肉,只要是被来例假的女人碰过,这块肉肯定是会坏掉的。这还是科学家写的。

这种语言就充斥在西方文化里,波伏娃把它们全部总结了出来放在了《第二性》里,这充分地告诉我们,在一个男权社会里,我们的的确确是第二性。在她书的第二卷里,她也充分举证了很多女人创造的奇迹和学术成果。

她的总结就是,男权社会是束缚女人的绳绑,不仅仅是因为它的制度和权力,更多的是它给女人制造了自卑感,使女人自己认为自己不行,而且让女人无休止地成为人类繁殖的工具,而不是一个真正的人。

所以她说罗莎·卢森堡——就是刚才我们介绍过的Rosa Luxemburg,和居里夫人出色地证明了,并不是女性的自卑感决定了她们的历史地位,而是她们在历史中的无足轻重导致了她们的自卑,也就是说历史不书写女性。

我经常听到这样的言论:女的在家老做饭,那为什么大厨就没有女的呢?那米其林厨师里有女的吗?没有吧,还是男的行。还有各种各样的,像现在的新闻,每隔一个礼拜就有女的开车撞到电线杆撞到树了,以证明女人实在是不行,最好就在家里待着,千万不要出门。

刚才波伏娃的这本书是在1949年出版的,影响非常大,在美国也掀起了很多讨论。以至于到1963年的时候,又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女性主义者Betty Friedan,她写了一本书,叫The Feminine Mystique。




Feminine Mystique就是女性的神秘,写这本书实际上是因为在美国有一个大学叫史密斯大学,她是在她的女校十年庆的时候去参加校友会。史密斯大学是有钱人的女儿才能上的学校,所以她们都出生于非常好的家庭,在物质上都没有问题,也都嫁了非常成功的老公。

但是她发现这些物质上非常丰盛的老同学没有一个是幸福的,所以她就开始思考女人只能当家庭妇女是不是不对的。她的结论是肯定不对,女人除了追求物质上的满足,除了当贤妻良母之外,肯定是要在社会上有一席地位,要在社会上得到承认感,她才能有最大的幸福。

所以不管是波伏娃也好,还是Betty Friedan也好,都是强调女人不能只在家里当贤妻良母,不管你的物质条件有多么地好,你绝对不能停留在那儿,因为这不会使你愉快,不会让你得到满足,不会让你有自我,也更不能让你有自信。

从这一点来讲,拒绝包养才是女性主义。我觉得就像刚才波伏娃和Betty Friedan讲的那样,真的女性主义不是向男人索取物质财富,那绝对是和真的女性主义完全背道而驰的,完全是相反的行为。

我认为只有真正的女性主义才能把中国男人,从田园女性主义者手里的压迫和剥削中解放出来,所以我觉得女性主义肯定是对中国男人最好的。

中国现在应该有2000多万双薪家庭,这些家庭的维护必须依靠男人和女人都出去工作。如果所有女人都求包养的话,这些家庭的生活会非常窘迫。而现在中国的很多男人,也是因为这种经济负担而感到压抑,感到被压迫,而女性主义可以把你们解放出来。

女性主义到了上个世纪60年代被商业化了一下,比如说欧莱雅洗发水的广告里有一句话叫“我值得拥有”。那也是因为女性主义进入了主流,所以它就开始被商业化接受。

同时有另外一场革命也在跟女性主义并肩开始,这件事情也是在美国发生的。你们在美国或者是在国外待过的朋友们一定知道,在英文里说到The Pill的时候,我们通常就是指避孕药。避孕药是1957年在美国被发明的,当时它被认为是安全的可以服用的,但却是不道德的。

当这个药被批准可以用的时候,女人第一要有丈夫的容许,第二它被说明是治疗月经不正常用的药,在它的说明书最底下写着,可能有一点副作用使你不孕。但是女人的生殖权在这之前不在自己手里,而是在男人手里的,因为没有任何避孕工具是可以女人自己使用的。

尽管是特别小的一行字,在50年代末的美国,有40%的女人都开始跟丈夫和医生说,我月经不正常,我需要那个小药片,那时候基本上是大势已趋了。到了70年代,这个小药片才成为OTC,就是可以在柜台上买的,不用老公同意的,单身女人也可以买的药片。

女人在有了生殖权以后,当然也有了其他各种的想法,比如说性解放的想法。在这个时候又有一个女人出现,又写了一本书,这本书的名字叫《性和单身女人》,她叫Helen Gurley Brown。




Helen Gurley Brown说这本书是她老公让她写的,这本书不是很女权,也不怎么女性主义。这本书非常实用,基本上就跟今天的微信公众号和时尚杂志一样,告诉你,你要把你喜欢的男人分成几类。

一类是可以嫁的,另一类是结交成师兄师弟就可以了,还有一类是一定要靠近的,说不定是哪天可以借钱的大叔级的。让你把这些都给分类,然后告诉你怎么样打扮会招人喜欢,尤其是招男的喜欢,所以它的思想并不是女性主义。

但是它有一个最根本的就是性解放思想,它在给男人的归类里,有一类是这类男人是可以睡的但是不用嫁给他们,所以这就成了一个单身女孩的指南。这个单身女孩的指南一时走红,是畅销书,这也是美国性解放的第一步,至少对女性来讲是性解放的第一步。

其实在座的女性都已经接受过Helen Gurley Brown的思想了,因为她在写完这本书之后很红,就被一家公司请去编一本杂志,这本杂志叫《COSMO》。

所以女人在掌握了自己的生殖权利以后,性解放运动就彻底地颠覆了所谓的处女文化。处女文化一直是男权社会对女性的一个非常严格的要求,就是你跟我结婚的时候你必须是一个处女,你的处女膜必须是在的,不然的话就应该在你的脑门上贴上一个淫荡之妇,或者是风尘女子之类的标签。

所以性解放不仅仅是一个小药片,不仅仅是一本杂志,也不仅仅是指女性可以开始享受性生活,最主要的是它彻底推翻了男权社会的所谓的处女文化。

第三波女权主义或者女性主义是80年代开始的。Naomi Wolf是一个美国人,她是一个记者,在90年代初,她被派去采访80年代的成功女性。结果她在采访中发现,这些女性都对自己非常不满。

她们觉得自己长得不漂亮;觉得自己的身材不够好;觉得自己因为太注重工作而成为一个失职的母亲;觉得自己这么成功是不是没有人愿意为她工作;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于厉害了,女人好像不应该太厉害,等等等等。




因此她写了一本书,叫THE BEAUTY MYTH,美丽的神话。然后她做了很多调查,她在美国发现一个现象:在女子的影响力越来越大的同时,各种各样跟美丽有关的疾病也开始增长。

比如说厌食症,就是怕胖不吃饭,或者bulimia,另外一种厌食症,就是在吃完后把食物吐出来。当时戴安娜王妃就是有这个病,因为她特别怕胖,所以每次吃完饭都要到洗手间,把手指伸在喉咙里把吃掉的东西吐出来,所以这种疾病的增长和女人影响力是一起上升的。

所以她有一套理论,是男权社会并没有停止遏制女性对社会的影响力,其工具就是美丽,就是让你花更多的时间在美丽上,它用这样的方式让女人没有自信,让女人不能够继续在社会中发挥她的影响力。

Naomi Wolf这本书在短短两三个月里卖了100多万册,这说明很多人都是有共鸣的。但是这本书的争议也特别大,因为当时她所说的连带关系,就是对女人的美丽的苛求,和这些疾病的数据可能有一些疑问,有很多经济学家,不管男的女的都有挑战她,女性主义者还有研究女性的学者也有挑战她的。

不管怎么样,Naomi Wolf的这本书让人们意识到整个美丽的工业实际上是有它的社会作用的,这个社会作用在女人身上是让女人时刻感到自己不够完美,不够漂亮,身材不够好,等等等等。这样尽管女人得到了其他方面的成就,也永远不能感觉到满足。

另外一个女性学家叫Susan Faludi,她写了一本书叫《回潮》,这本书很重要。在80年代有一股谬论在美国媒体非常流行,说女人现在什么都有了,也出来工作了,也有权利了,但是她们特别不开心,这还不是因为她们瞎争取什么权利,她们还是最高兴当家庭妇女。




这个舆论在90年代初,在美国媒体里还是非常流行的,Susan Faludi在书里主要就是提到了美国媒体,也就是揪着这个理论。不管是Susan Faludi说的,还是Naomi Wolf说的,我觉得这两本书对中国的现状都非常有借鉴意义。

首先我们对颜值的要求已经非常地苛刻了,已经让八成的不管男的女的都快活不成了,已经让我今天差点跟一席说不许录制,我颜值不够,不要录制我,就听我的声音就可以了。我觉得这在中国是有的,我们都在体验着颜值方面的各种各样的要求。

同时,对成功女性的各种各样的讽刺诽谤也是有的,只有在中国媒体里会有这么一个词,“剩女”,而且它是这么横行的一个词。所以我觉得,这两个人说的在美国90年代发生的现象正在中国发生。

而且因为我们的平权是一个礼物,是没有通过努力就给到我们手里的,所以当今社会里就有很多女生觉得,算了吧,就不要去工作了,能找一个有钱的老公就是最好的一件事情。

我没有办法去说服这些女生不去做这件事情,因为的的确确社会里的很多现实告诉她,如果她要得到一时的物质上的满足,这可能就是一条捷径。但是从长远来讲,作为一个人来讲,你没有自己的社会功能,你的自信和自我是得不到满足的。

但是我想这应该是因人而异。有人可能80岁才觉得我得是一个社会动物,那也没关系,你这一辈子已经都高高兴兴地过得差不多了。所以我觉得在今天,有很多女性是误入歧途的。

尤其是在社会上有很多微信公众号天天在鼓吹,告诉女人如何去打扮,如何去找一个有钱的男人,如何搞定他,然后如何把他的钱财弄到自己的手里。我觉得这是对女性特别不好的,但是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去对付这种言论,因为它们在中国现在突然间变得非常主流。

我曾经想做一台节目,那个时候我刚刚知道谁是Ayawawa,然后我就跟我工作室的编辑说,要不要请她过来,我们辩论一下女性主义的话题。我们得到的答复是,我需要付她50万她才跟我辩论,后来我就说算了吧。

因为这两本书的出现,在美国女人中的的确确发生了一些变化,尤其是在一些有女性思想的明星当中。比如说Alicia Keys,她是一个美国的歌星,她在2000年的时候就决定演出的时候不化妆了。




她说我不是反对化妆,而是我要告诉大家,女人需要在没有修饰的情况下被接受,我需要社会接受一个完全自然的我,而不是为别人修饰过的我。在90年代的美国这个风达到了一个高潮,以至于到2000年以后,我们现在特别流行的一种妆术就叫作裸妆。

我觉得中国和这是非常相近的,我们的美容业和整容业也是蓬勃发展的。我想对男人的红利我就不说了,你的老婆或者女朋友天天要求买化妆品、整容、打水光针等等的话,对你的腰包来讲肯定是不利的。这点钱如果拿去旅行,我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有更多好的体验。

最后我想提一下Emma Watson,因为Emma Watson是联合国妇女署现在的代理。我觉得她讲的一句话非常好,也是我这次想讲的,她说男人和女人都应该非常自由地去发表自己的情感,我们不应该说经常情感流露的男人就是娘娘腔,或者是说男人就不许哭。




男人和女人一样有权利去表达他们的情感,女人和男人一样,我们可以强大,我们可以去管理公司,我们可以去管理军队,我们可以去做所有男人可以做的事情。

这就是她的口号,而她也是第一次提出来在女权运动上要“He For She”。而这一点,我觉得是女性运动必须要做到的一点,就是要跟男人沟通,要跟男人说话。

我们再说一下最近非常火的Me Too运动,大家应该都非常熟悉了。我想说在Me Too的同时,中国的各大学校里也有很多非常勇敢的女生站出来,去揭露一些叫兽的不轨的性行为,这也是中国的一些女生敢于站出来发声的一个非常好的现象。




到最后,我还是给大家准备了一点甜蜜的东西。我刚上来的时候跟女生们说,我不跟你们说话,我只跟男生说话,所以我最后的这个大甜点是给女生准备的。下面介绍几个特别漂亮的男生,他们都是女性主义者,也是给在座的男生做一个榜样。

首先是007,他说全世界有2/3的工作是由女性完成的,但女性的收入只占到总收入的10%,她们只拥有1%的财产。我们平等吗?除非答案是肯定的,否则我们绝不能停止发问。




▲ 丹尼尔·克雷格

还有威尔·史密斯,威尔·史密斯这段话实际上是说,他永远让他的女儿自己去决定她要什么样的发型,如果他去替他的女儿做这个决定,他怕有一天在他女儿离开家以后,还要去找一个男的给她做决定,所以他是一个女性主义者。




▲ 威尔·史密斯

莱维特说的这句话特别好,他说我们全家经常一起看湖人的比赛,每当啦啦队出现的时候,我的母亲都会特别指出一点,现在的情况就是,男人可以变成英雄一样的运动员,而女人只要漂亮就够了。




▲ 约瑟夫·高登·莱维特

她没有冒犯任何一个作为啦啦队队员的女性的意思,但是她希望我和弟弟注意到这一点,因为我们经常会在电视上看到。如果你不停下来想一想,它就会渗入你的大脑,成为你感知现实的方式。我觉得这句话说得特别好。

Benedict Cumberbatch,因为他的女粉丝特别多,人家就给女粉丝取名Cumberbitch。




▲ 本尼迪克特·康伯巴奇

然后他站出来说,你们要是这样我就拒绝跟你们见面,我是一个女性主义者,如果你们作为女人不尊重自己,你们就不配当我的粉丝。所以后来这些女粉丝就改叫Cumberpeople了。

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吕凡 PN144]
推荐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