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2018-08-09 18:35:00  [点击:1063]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答xx先生

xx先生教导曰:

“"文字即人"。《易传•贲卦》曰:"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足见"文能化人"也。兄既操觚为文,即负教化之责,又安能以势位穷达为遁辞,聊以卸责耶?是故,"辟"人之时,当存"化"人之心,未可只做金刚自了汉,不管天下有缘人也!吾有《送子》诗曰:"学缘不亚血缘亲,天下一家国一人。悟得文章千古事,盈科后进日更新。"我辈对亲人之失多能容纳,盖有"血缘"之故,为何独不能对异端之见亦能容纳,与我相左者,岂非与我亦存"学缘"哉?!既存"学缘",又岂可"辟"而不"化"?此意兄定能心领神会,不劳辞费也。”

答:xx先生这段话大误有三,简说如下:

首先,批评异端外道之错误,与尊重他们的言论信仰自由,并行不悖。思想批判无碍尊重,并非不容。只许赞扬,不许批评,把正常的思想批评或批判视为不能容纳,那才是狭隘。

其次,如理如实的批判,正体现了儒家对他人的尊重。

孟子说:“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意谓臣子能责难为之事于君,使其勉力而为,就是恭敬;臣子能为君开陈善道,禁闭其邪心,就是尊重;臣子认为吾君不能从善和有为,就是贼臣。

责难于君,春秋责备贤者也;陈善闭邪,格君之心、导君于善也;吾君不能,认为自己的君王不能施仁政行王道,不可教也。可见,儒家虽倡忠君,自有特色和特定要求。朱熹集注引范氏曰:“人臣以难事责于君,使其君为尧舜之君者,尊君之大也;开陈善道以禁闭君之邪心,惟恐其君或陷于有过之地者,敬君之至也;谓其君不能行善道而不以告者,贼害其君之甚也。”

孟子这句话也适用于师友、学人之间。李二曲说:“责难陈善,不特事君宜尔,即事师交友亦然。”世人多不喜听真话,不喜他人批评异议,纠误指正。殊不知,真话直说、责难陈善是对他人、对听者最高的尊重,是视对方为愿听真话的君子。

《孟子公孙丑上》中孟子又说:“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羞恶之心,义之端也;辞让之心,礼之端也;是非之心,智之端也。人之有是四端也,犹其有四体也。有是四端而自谓不能者,自贼者也;谓其君不能者,贼其君者也。”可以参看。

借用孟子的话说,有这四端之心却自认为不能扩充,是自暴自弃,自我贼害;认为其朋友、他人不行,是暴弃朋友、贼害他人。

第三、是是非非,善善恶恶,辟邪显正,是春秋大义,也是儒者天职。反对批判各种异端外道和谬论歪理,无异于自卸责任也。这才是自了之心有余、化人之心不足的表现。

xx先生这段话误处甚多。比如,儒家与外道未必有学缘;学缘与血缘可以比拟,不能划等号,亲情容纳与思想批判是两回事;儒者对亲人之失,并非一味、一概容纳;辟邪说未必都要存化对方之心,可化则化,不可化则任之,不必刻意……诸如此类,不一而足,然非大错,不再辞费。

争鸣无碍尊重,批评正是尊重,这句话也适用于儒友之间。《乾文言》说:“君子学以聚之,问以辩之,宽以居之,仁以行之。”《诗经》云:“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君子相聚,重在问学和辩难。问辩、切磋和琢磨都是指学术探讨义理商榷。这也是君子聚会与小人聚会的一大区别。求同辩异,和而不同,君子群也;言不及义,同而不和,小人群耳。

批评正是尊重,这句话也适用于xx与东海之间。东海视所有正常批判者包括xx先生为直谅的益友,也希望xx对我的反批评不以为忤。2018-8-9余东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