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NABC60   王维洛:寿光洪灾原因探讨(一) 2018-09-08 08:54:26  [点击:1228]
王维洛:寿光洪灾原因探讨(一)
——对寿光洪灾质疑的否定之否定
————————————————————————————
寿光洪灾刚爆发时,网路上一片质疑之声,焦点针对政府的防灾救灾措施是否合理与得力,公众质疑是人祸因素。

转之而来的是七分天灾三分人祸的判断,再过几天,这些质疑都被否定,开始全面宣传政府的坚强领导,抗洪抢险救灾工作的伟大成绩,宣传救灾殉职的英雄。

关于寿光洪灾舆论的转变,主要来自两件事:一是央视记者撰写的一篇文章,对寿光洪灾质疑的全面否定;一是警方抓捕了两位在微信群中“提醒亲朋好友少吃猪肉、多用点消毒液”的年青寿光女子。

那么,寿光严重洪灾的原因到底是什么?民众在第一时间发出的人祸质疑有道理吗?央视记者对这些质疑的否定合理吗?
有人劝说,不要进入寿光洪灾原因的细节讨论,那样很容易掉进坑里。道理很简单,因为许多技术数据没有公开,基本上是黑箱作业,就是公开了的数据也互相矛盾,甚至无法查证真伪。但是不进行细节的研究,就无法找到寿光洪灾的真正原因。纵然有坑,也要敢于探索。本文通过研究输入和输出的数据,来分析黑箱内部可能的结构与其内部的运作。
————————————————————————————————

一、关于寿光洪灾最为权威的报道

关于寿光洪灾的报道,最为权威的莫过于央视财经记者胡杨的报道。2018年8月28日人民网以《央视实地调查解开寿光“洪水里的问号”》为题,予以报道。一篇《央视记者实地调查 回应寿光洪灾四大质疑》的文章,更是在网上广为传播,应该就是来自央视财经记者胡杨。文章开门见山写道:“7天之内,山东省寿光市先后经历2次台风,遭遇1959年有记录以来最大降雨。漫堤决口,导致群众被迫转移、村庄农田被淹、蔬菜大棚坍塌、养殖场冲毁。与此同时,社会上、网络上对于当地政府采取的救援措施,产生了许多质疑的声音。”胡杨将网络上的许多质疑归纳成四个问题:

第一问:泄洪是否通知不及时、不到位?
第二问:泄洪河道被违章建筑蚕食导致行洪受阻?
第三问:是否需要三座水库同时泄洪?
第四问:救灾是否迟缓,百姓得不到救助?

为什么说胡杨的这篇报道是关于寿光洪灾的最为权威的报道?

首先,这是记者在寿光灾区进行的一线实地调查,来自寿光灾区实地的报道。据说,胡杨于8月19日晚在黑虎山水库所在地青州市王坟镇做过水库泄洪的现场报道;

其次是记者在灾区调查所采取的手段,比如记者利用无人机沿着弥河寿光段上游飞行观察河道。这种能长距离飞行和被远距离遥控的无人机,不是一般记者所能拥有的,其飞行许可也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

第三是记者采访的对象人数多,范围广,有地方领导干部,如山东省寿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王丽君,寿光市羊口镇人大主任刘保生,寿光市纪台镇东方东村党支部书记赵玉滨,63岁的南宅科村的党支部书记王培利,有技术型官员如潍坊市水利局副局长赵清松,寿光市气象局局长王勇强,寿光市水利局副局长范荣誉,有普通的村民,如寿光市纪台镇东方东村村民赵作升夫妇,东方东村村民赵志霞,纪台镇孟家官庄村村民张爱红,纪台镇孟家官庄村村民孟强。另外记者还走访了寿光市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寿光市慈善总会等等;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记者来自中央电视台CCTV。在中国,新华社和中央电视台是最高也是最有权威性的新闻报道机构,地方政府的媒体和其他媒体,常常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的报道稿为准。

可惜,央视财经记者胡杨关于寿光洪灾的这篇《央视记者实地调查 回应寿光洪灾四大质疑》文章,似是而非,时而自相矛盾,时而文不对题,反映出记者缺乏自然地理的基本常识,甚至小学生的算术计算能力。


二、先入为主地将造成寿光洪灾的原因归于天灾

根据《百度百科》关于“2018年寿光洪灾”的词条:“关于寿光水灾的成因,究竟是应该将其归为台风降雨的天灾,还是上游水库集中泄洪等造成的人祸,目前各方说法不一。”

央视记者在文章开始介绍了寿光洪灾:“7天之内,山东省寿光市先后经历2次台风,遭遇1959年有记录以来最大降雨。漫堤决口,导致群众被迫转移、村庄农田被淹、蔬菜大棚坍塌、养殖场冲毁。”

对这段文字的评价是:

第一,央视记者准确地指出了造成寿光洪灾的直接原因是“漫堤决口”。由于漫堤决口,弥河水淹没了河堤后面的房屋,群众被迫转移,村庄农田被淹、蔬菜大棚坍塌、养殖场冲毁。

第二,央视记者准确地描述了漫堤决口和群众转移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是漫堤决口导致了群众的被迫转移。可见,寿光灾区群众的转移,不是在政府组织下的、在洪水灾难到来之前的主动的、有序的转移,而是在洪水冲溃了弥河河堤之后,在大难临头的危急时刻,群众被迫的转移,仓促的、毫无组织的逃命。

第三,关于弥河漫堤决口的原因,央视记者只提到降雨,“7天之内,山东省寿光市先后经历2次台风,遭遇1959年有记录以来最大降雨”,而没有提到上游水库集中泄洪一事,已经先入为主地把“漫堤决口”的原因归于降雨,将寿光洪灾归为台风降雨的天灾。

第四,央视记者在文章中未提寿光洪灾的后果,人员伤亡与经济损失。寿光洪灾事关社会公众安全问题,而社会公众安全的核心是社会成员的人身安全。离开了社会公众安全的核心问题,根本不用去讨论寿光洪灾或者其他任何一次灾害。不但央视记者缺乏这个认知,就连政府官员也缺乏这个认知。

8月23日下午5点潍坊召开防汛救灾新闻发布会,根据潍坊市代市长田庆盈介绍,这次受灾,集中安置了17万人,转移过程中无一人死亡,无一人失踪。寿光市市长赵绪春也做情况通报:寿光市15个镇街区均不同程度受灾,总受灾人口50多万人,截止22日晚8点,寿光市所有险情全部排除,寿光转移6万多群众,无一人伤亡。无论是田庆盈代市长还是赵绪春市长都强调无人死亡,可惜这只是在转移过程中的无人死亡。而不是在寿光洪灾过程中无人死亡。

根据《维基百科》关于“2018年寿光洪灾”的词条:根据官方统计,至23日下午5时,灾害造成13人死亡、3人失踪、9999间房屋倒塌,经济损失约92亿人民币。

寿光洪灾造成13人死亡、3人失踪。这里还没有包括因洪灾绝望自杀身亡的张金来。

张金来,男,39岁,寿光丁家村居民。洪水毁坏了他借10万元人民币贷款建造的蔬菜种植大棚,在绝望中于自家院门口上吊自杀。另外还有一位寿光老人,独自躺在马路中间,希望被急速驶过的车辗压,因为他已经在洪灾中失去所有的一切,彻底绝望了。

三、关于第一问:泄洪是否通知不及时、不到位?

这里先挑选文章中的第一问:泄洪是否通知不及时、不到位?

先将央视记者文章中的回答摘录如下:

“连续五次发布泄洪通知 严防大坝垮塌
8月18日到19日,寿光市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连续五次发布弥河上游水库加大流量泄洪,以及相关村庄人员撤离的通知。赵玉滨收到通知后,利用微信群和村里喇叭,迅速向村民进行强降雨情况的传达。
显然网络上传言通知不及时、不到位的消息,并不属实。”

网络上传出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的《寿汛旱办电(2018)28号》传真电报,全文如下:

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
签发:黄树忠 核稿:胡志敏 拟稿:刘钊春
等级:特急 编号:寿汛旱办电(2018)28号
关于弥河上游水库加大流量泄洪的紧急通知
各有关镇(街道),寿光水务控股集团:

接潍坊市防汛抗旱指挥部通知,黑虎山水库自2018年8月19日8时起,加大泄洪流量至100立方米/秒。冶原水库自2018年8月19日9时起,加大泄洪流量至200立方米/秒。嵩山水库自2018年8月19日10时起开始泄洪,泄洪流量为20立方米/秒。水库泄洪流量将达320立方米/秒。再加上区间来水,预计弥河流量将更大。

请水务集团做好所辖拦河闸坝等工程的调度运行,各镇街区立即落实防汛抢险人员,实行24小时值班制度,及时上传下达雨情汛情,加强巡查,根据防汛预案要求,制定得力措施,保证度汛安全。

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

2018年8月19日

请注意,这是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发布的紧急通知是第28号,发布时间应该在2018年8月19日上午八点钟之前,因为黑虎山水库自2018年8月19日8时起才开始加大泄洪流量至100立方米/秒。

下面是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的《寿汛旱办电(2018)41号》传真电报,全文如下:

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
签发:黄树忠 核稿:胡志敏 拟稿:刘钊春
等级:特急 编号:寿汛旱办电(2018)41号
关于弥河上游水库加大流量泄洪的预备通知
各有关镇(街道)及市防指成员单位:

目前,台风降雨已致弥河流域上游冶原水库、淌水崖水库、黑虎山水库接近或超过汛末蓄水位,潍坊市防办计划加大三大水库泄洪流量,合计出库流量1700立方米/秒。洪峰到达寿光市时间在凌晨1时30分左右。请镇街区提前做好抢险和人员转移准备,确保不出现人员伤亡。

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

2018年8月19日


发布《寿汛旱办电(2018)41号》传真电报的时间应该在2018年8月19日下午七点钟之后,或者更晚。也许这就是在弥河“漫堤决口”之前,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在8月19日发布的最后一份特急传真电报。

从《寿汛旱办电(2018)28号》到《寿汛旱办电(2018)41号》特急传真电报,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在8月19日这一天起码发出了14份特急传真电报。因此,央视记者写道:寿光市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连续五次发布泄洪通知。这应该属实,很可能低报了发布泄洪通知的次数。但是上述的两份传真电报中都没有提到,发布泄洪通知的目的是“严防大坝垮塌”。两份传真电报中没有大坝垮塌的字样。

在《寿汛旱办电(2018)28号》的特急传真电报中没有提到通知相关村庄人员的撤离。在《寿汛旱办电(2018)41号》的特急传真电报中只是提到“请镇街区提前做好抢险和人员转移准备”。急传真电报中提到只是转移准备,而不是通知相关村庄人员的撤离,在具体某一时刻的有组织的撤离。这两者之间是有本质区别的。

正因为在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的特急传真电报只是提到“请镇街区提前做好抢险和人员转移准备”,而没有下命令在具体某一时刻的有组织的撤离,所以弥河“漫堤决口”,导致群众被迫转移。这一点,央视记者在文章开始就已经指出了。所以,央视记者对第一质疑的否定:“显然网络上传言通知不及时、不到位的消息,并不属实”,与自己文章一开始的描写自相矛盾。既然是弥河“漫堤决口”导致群众被迫转移,那么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办公室的通知又怎么可能是及时的、是到位的?

显然,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甚至潍坊市防汛抗旱指挥部,在2018年8月19日上午8时前,当决定三大水库泄洪流量增至320立方米/秒时,他们不认为下游弥河的寿光河段会发生“漫堤决口”,因为弥河下游河道的通过能力,足以应付这样的流量。在2018年8月19日下午7时后,当三大水库泄洪流量增至1700立方米/秒时,他们也不认为下游弥河的寿光河段会发生“漫堤决口”这样灾难性的结果,因为弥河下游河道还有足够的通过能力。所以他们没有下达命令,通知沿河居民在具体某一时刻有组织地主动撤离。

如果仔细阅读央视记者对第一质疑回答的文章,可以看到“赵玉滨收到通知后,利用微信群和村里喇叭,迅速向村民进行强降雨情况的传达”。

作为山东省寿光市纪台镇东方东村党支部书记赵玉滨,他利用微信群和村里喇叭,迅速向村民传达的是强降雨情况,不是三大水库泄洪流量,不是大的水库泄洪流量可能引起下游弥河的寿光河段发生漫堤决口,弥河河堤很有可能漫堤决口,所以村民需要事前转移到安全地带的信息。

在中国这样的行政管理体制下,从上到下,定于一尊,即使基层村党支部书记或者其他领导干部有这样的危机意识,也不敢妄议上级的指示,擅自决定村民主动转移到安全地带。如果不发生漫堤决口,那么他们的结果会很悲哀;如果发生漫堤决口,那么他们的结果会更悲哀。这和央视记者一样,她看到了寿光洪灾的直接原因是“漫堤决口”,她敢沿着这个思考继续下去吗?她不敢,她只能将“漫堤决口”归于降雨,将寿光洪灾归于天灾。这是在这个体制下做央视记者的悲哀。
可见,寿光市人民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通知不及时、不到位,基层村党支部书记的通知也不及时、不到位,这就是对第一质疑否定之否定。

下面还将讨论问题有如:是三大水库泄洪还是四大水库泄洪还是五大水库泄洪?为什么认为不会出现问题的1700立方米/秒水库泄洪流量最终还是导致漫堤决口?



议报链接:http://www.yibaochina.com/Article/Display?articleId=7757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公民力量新闻组
--
這是 Google 網上論壇針對「Chinese Media」群組發送的訂閱通知郵件。
如要取消訂閱這個群組並停止接收來自這個群組的郵件,請傳送電子郵件到 chinese_media+un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如需更多選項,請前往:https://groups.google.com/d/optout。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