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唐夫   昨天驾车之游,见到芬共的祖师爷还有碑于此 2018-09-08 16:06:59  [点击:3858]
随着年龄关系,时间和精力都有点退潮之感,我想现在也不急于求成。随心所欲写来,篇章段落都无所谓,反正我又不要谁的一分钱。就丝毫没有负疚之感。把写作当为脑力保健操,不急不慌不快不慢的写,也随意修改,是我现在给予自己的一丝宽慰。

秋天了,想出游一下,鉴于伙伴才来芬兰不久,想带她出游看看。于是,就选择了去芬兰故都,考虑比较有文化积淀的芬兰第二大的城市,我也多年未去了,似有怀旧之欲。

游游回来,想到见闻有感,写写也是习惯。当然,我会随时修改添加,有兴趣的朋友,如看到题目变换,那就意味内容更变。不妨在点击一二,也好!
---------------------------------------------------------

昨天驾车之游,见到芬共的祖师爷还有碑于此

唐夫

秋天的芬兰,浩瀚云空下的茫茫森林,傍依在波罗的海的海边,她的秀美多姿,洁净绿漫,再加碧玉珍珠般的湖泊星罗棋布,让这片在地球峰巅的领地,鲜花,草叶,荆棘,林木,农田,公路,形成的地貌,依然保留着原始形态,协调的大自然在这里被修饰得格外美妙悦目,再加红橙黄绿青蓝紫的七色交相,在驾车行程中横看顺看,极目远观之余,有点想嘲笑陶渊明看问题是简单了些哟。

说来话长,不得不先把话题追根溯源,顺便讲点老故事。

伴随高速公里指示绿牌的数目更减,中途在一个加油站休息一会,再驾车,看时间差不多两小时正好,就见到高速公路完结下线,以及城市路标和中心的指示,这时候,车辆渐渐相近,也有了横道线和路灯。我驾车转了两三个弯儿就进入市中心一带,那些熟悉的街道建筑又入眼帘。随即,我开始了做导游似的给伙伴解释这因何而来,有又因何与瑞典国王的投注有缘。随即,又给她讲述当年声名显赫年轻气盛横扫北欧和中欧的瑞典国君,被誉为北欧雄狮的古斯塔夫二世,如何英明勇猛,所向无敌。遗憾他老是把自己当前线士兵看待,经常冲锋陷阵在最前沿与敌厮杀。最后死于战场交手的敌人枪弹中。这就是欧洲贵族精神,他们绝不会像我们小时候看电影里,那些叫“同志们冲啊!”的排长连长,就原地不动,等部下去挨子弹啦。

边走边说,就来到市区里,寻找停车位置。一如赫尔辛基市区(芬兰都这样规定),周六的停车车位都需要到下午三点才免费,周日是全天不收费在所有的停车位。不过,像欧洲国家,并非寸土寸金,特别是北欧,更是很容易就找到毫无限制的停车地,无需任何花费。

我来到河边看公路一段停放了十多辆车,这里去市区中心仅仅需十分钟步行,过桥而已。走走也好,我就把车停好,按锁一响就放心离去。北欧比南欧最大的不同点,就是治安极其良好,我在芬兰几十年,从来没有见到偷车砸车的。当然,我自己曾经有部车就被偷过,那不是芬兰人干的,报案的第二天就获得警察的通知,已经找到。是什么国家来的人所偷,我忘记了。当然,我不是吹嘘芬兰有最好的治安环境,但我的生活体会是没有提心吊胆之时。相比之下,我在美国的时候都没有这么放心吧。特别是曾经在纽约,总听到人们说起来就有了鸡皮疙瘩。但我仍然白天夜晚都在街头行走,也无险象环生。

此时天色略微阴沉,但一会就艳秋阳光璀璨发黄,普照市区,就更好看起来。可能是周末,城市里的人多去乡间别墅,街道显得空旷宽敞,像中国似的人流如织的状况,到哪里都感觉拥塞的难堪截然不同,在这里是闻所未闻。市中心的步行街两边仍然是时装商店和餐馆,有排列的座椅,稀稀疏疏的行人,再过去是集市,各类菜蔬果品摆设,也有摊点衣物,不远处是市区中心教堂的塔尖高高耸立,俯瞰市区,绿树林荫,也一片美景。

走着,走着,就只有特别舒适清静的意味。因为伙伴年轻许多,说话不停,总是叽里呱啦的询问这那,我得一一为之解释。也是一种乐趣,比起独往独来的独行侠来说,有时间觉得啰嗦,但更多的是神情交融,各抒己见,乐在其中。

这个芬兰老城是西海岸边的土尔库市,为瑞典皇室拨款建筑于十四纪中叶,谁知几百年后瑞典国势日弱,被欣欣向荣的俄罗斯毛子追了上来,借助拿破仑的军力之沦落,前前后后和瑞典交战百年,芬兰成为双方蹂躏的战场,最后瑞典只好划地求和,把芬兰给了沙皇。于是,沙皇为了就近统治,把芬兰当为那时候的中国深圳似的待遇,赫尔辛基这个小渔村,因为靠近彼得堡不远,又在海边,就“当仁不让”的被选中,也成了今天的芬兰国都。

不知何生修缘,让我今生今世绕过半个地球,来到这里并定居下来,与北欧芬兰有了不解之缘。生活在这个令人无忧无虑的国度,当然会有更多的联想和比较。其中有相当部分原因是她与中国都间隔在这个世界超级的恶魔之间,绕不过去的话题,就会由然涉及到俄罗斯的今夕何夕啦!

于此,我们信步穿越街道,走在城市制高点的一个山丘下,突然见到一块碑和一蹲塑像,都仅仅只有头部而已。这让我惑然一惊。于是,有了下面的说法。

在赫尔辛基,我常去市区经过的这段东边的街道,距离海边大约一箭之地,有片建筑群可能不下百年历史,这一排红砖住宅约三层楼房,可能有百米之长,最下层是食品和服装商店。像这样古朴而且不失当年的模样,说来算得上最少是中产阶级的私有财产了吧。也许当年也是商区,生意人楼下开店,楼上住宅有多余的就分租与各种各样的人物。

于是,故事就发生在这里,而后引来全世界惊天动地的变化,影响至今还不得安宁。一个据说母亲是居住芬兰的瑞典人,父亲是犹太人,像他出生以来成为欧洲人种里罕见的矮子,应不属斯拉夫人种的范畴。本来,这矮子前半生没有什么作为,他有不愿意靠卖烧饼得潘金莲度日,却以幺儿之宠,败家还行,他来多数时间跑去德国玩耍嫖妓,是个彻头彻尾的混混,唯一的特长就是被在德国出生的一个叫做马克思偷情保姆,有了私生子的伪君子(于是百年后中国也开始一脉相承,靠繁衍私生子治国盗国了)的书迷住,通过歪门邪道的悟性和鬼迷心窍的启蒙还打开了他的九窍,才明白了凭此可以夺天下做皇帝了。但名声一定要用另外的形式,当然也可以高高在上,统御一国,甚至扩充影响到全世界,成为通天教主的可能性不是没有。

因为他是俄罗斯户口,也不时从德国回莫斯科或者圣彼得堡来煽风点火,将认识的一些流氓混混和贫困潦倒的书生,以及抢银行的犯罪一块商量,用马克思的书去妖言惑众,弄翻沙皇,把冬宫弄来自己享受。于是,从此以后,俄罗斯便没有了安宁,沙皇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特别是被日本赶出中国东三省之后,再投入一战也打得民生凋敝,国家贫困,政权摇摇欲坠。

于是,这个矮子一看机会来到,就游说德国皇室,愿意出面搞垮沙皇,割让国土,放弃芬兰,让德国在东线战场不战而屈人之兵,还有芬兰的大面积北欧土地。为此大礼展示,德国皇室一听,就乐不可支,连连拍手称快。为此,特别拨款十吨黄金之巨额与矮子去干坏事搞垮沙皇。就此,有权有势好办事,矮子把德国的金钱购买枪支,并发放给那些虾兵蟹将在俄罗斯闹事。想不到几年下来,竟然弄垮了沙皇,他坐进了冬宫,就演出了一幕幕流血事件,甚至枪杀了沙皇一家十四口大大小小属员加佣人,还“尽善尽美”的毁尸灭迹,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俄罗斯人才找到蛛丝马迹,得到他们的皇室的遗骨辨识,并重新入土。

这矮子一生恶贯满盈,不得好死,才五十来岁就梅毒发作,最后死在皇位上,让抢劫银行的惯犯斯大林,更加疯狂的开始一波波的杀人浪潮,一时间的俄罗斯鬼哭神嚎,尸横遍野,民不聊生。仅乌克兰一个省份就饿死好多百姓。在我读书学芬兰语的班上,一位乌克兰同学告诉我,那时候已经到了人吃人的地步。想不到七十年,他的这套手段就依样画葫芦的搬来中国,饿死的人比乌克兰还多。

现在,你知道我说的这个矮子是谁了吧?他就是闻名遐迩的世界超级恶魔,二十世纪影响人类的走向,成为一切独裁暴君和政治流氓的典范和祖师爷,也就是人们俗称的冠冕堂皇词汇--列宁同志。

话说回来.......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9-12 09:08:2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