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张英 川普誓言揪白宮內鬼 突發推特直指是前FBI局長柯米   2018-09-12 02:45:47  


作者: 博讯螺杆   有可能是纽时虚构的东西 2018-09-12 16:20:33  [点击:1191]
反特朗普匿名政府高官或是《纽约时报》所虚构

文/程坦 微信公众号:锐见锐评

上周,《纽约时报》刊发一名自称是美国政府高级官员的匿名者文章,严厉批评特朗普的内外政策,并声称在特朗普政府内部组成了一个秘密的反特朗普阵线。

文章一出,立即引发轩然大波。特朗普不仅在推特上怒骂作者是“叛徒”,还要求司法部对这名“内鬼”的身份展开调查。迫于舆论压力,包括副总统彭斯在内,特朗普核心团队的多名高层官员接连公开声明:这事不是自己干的。

此事的确非同小可,如果在美国政府内部确实存在这样一个反特朗普秘密阵线,而且将政府高层决策的分歧或内幕向媒体公开,不仅严重威胁美国的国家安全,而且本身是严重践踏美国宪法、高级官员宣誓,以及严重违背职业道德的行为。特朗普称之为“叛徒”确实恰如其分。

不像一些国家的媒体对美国政坛的“混乱”幸灾乐祸与兴高采烈,事发后,美国国会两党议员和美国绝大多数媒体,对这位所谓匿名政府高官的行为同声谴责,多名重量级国会议员支持政府采取测谎等手段查出这名内鬼。好在特朗普脑子还比较清醒,没有下令对身边高官逐个进行测试,那样会严重破坏他们之间长期建立起来的友谊与互信。

其实,在我看来,这个闹剧极有可能是《纽约时报》高层编造的一场闹剧——他们确实收到了一封自称美国政府高官写来的这封匿名信,《纽约时报》却未经核实,利用自身长期累积的信誉,为这名所谓匿名政府高官背书,以这种耸人听闻的方式来攻击特朗普政府。换句话说,这封匿名信的写作者可能根本不是特朗普政府的高官,而可能是一名低级公务员,或者是一名非法移民,但《纽约时报》却以自身信誉,为这位匿名信的谎称的政府高官身份做了背书。

这事绝大多数美国人可能不敢相像,毕竟《纽约时报》是美国精神和严肃媒体的化身,在全世界拥有巨大的影响力,长期以来拥有良好的公信力和权威性。因此,无法相像《纽约时报》如果没有掌握匿名者的确切身份,会发表这样一封严重违反美国宪法、政府高级官员誓言和职业道德的匿名信。

在我看来,而且我相信特朗普内部也会有这样的评估,这可能是对特朗普怀有极端偏见甚至仇恨的《纽约时报》高层所犯下的一个致命错误。

特朗普自投入竞选以来,《纽约时报》就作为所谓美国主流媒体的旗手,就旗帜鲜明地站在反特朗普的立场上,不遗余力地放大特朗普的所谓缺点、错误,进行无情的抨击,攻其一点,不计其余。那种偏激、极端,已经失去了一个严肃、权威媒体应有的持平、客观、公正的立场。

话说回来,美国国会、特朗普政府和美国法院可以要求《纽约时报》交出这名“叛徒”么?说来绝大多数中国民众可能永远无法理解,无论是美国国会、美国政府和美国法院,都无权干涉《纽约时报》的爆料,或刻意编造的谎言。

美国官员是否不能批评和反对美国政府了呢?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需要搞清楚所谓民主国家的官员制度设计。

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官员分为政务官和事务官两大类。政务官即所谓高官,由总统任命,对总统负责,随总统下台,主要负责决策。政务官可以在总统决策过程中提出不同意见,但一旦总统做出决定,必须严格执行,以保证政令畅通;政务官反对总统的决定,惟一符合法律和职业道德的做法就是辞职。政务官暗中反对总统的决定而向媒体告密,不但违法且违背自己的宣誓和公认的职业道德,即属于法律上的“背信”行为。事务官即普通公务员或文官,要求中立不带任何政治取向的偏见,对政务官负责,执行政务官的合法决策。事务官在工作中不可以对政务官的政策取向说“不”,惟一需要遵守的是美国宪法和法律;在工作之外则可以个人名义自由地批评政府政策,但不得以任职的政府机构名义和自身职务身份对外批评政府。

搞清楚了美国这些制度设计,就可以理解为何《纽约时报》这次爆料美国高官匿名信的做法,为何受到美国国会两党和美国主流媒体的一致批评。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9-12 16:24:3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