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萧峰   闲聊华文文明之第一帝国 (六)、何为丝绸之路 2018-09-13 02:08:22  [点击:1444]
闲聊华文文明之第一帝国

六、何为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本来是一条古代的贸易商路,商人沿着这样路径贩运路两端和沿路出产的各类货物,给沿路的人口带来本地没有的物资以谋取商业利益。这条古老的贸易商路本来是比第一帝国古老得多,它很可能就是人类从西向东迁徙到东亚,也就是今天支那腹地的路径,也就是说它与支那核心地域定居的人类可以说是同时出现的,只是那个时候人类还没有贸易行为,所以还不能称之为商路。

华文历史将这条路的起始时代与张骞的西行联系起来,我不知道现在高中的历史教科书关于张骞出使西域的描述有没有新的改变,但在我读高中的时候,教科书基本上就是在说是张骞开通了这条被称作丝绸之路的贸易古道,这应当还是要太史公负点责任,在他的生花妙笔之下(其实当时还没有笔),那些西方的邦国是自从见到张骞后才派出使者来汉帝国的沟通来往的,华文文明的思维逻辑是不会想到在官方介入之前,会有其他的人来做这样伟大的事。所以商人早就沿着这条路做了几百,甚至几千年的贸易,只是因为它的去向与张骞的行程有某些重合之处,就将这条已经存在了不知道多长时间的古道附会在他身上。我估计这里的大量网友跟我基本上是同龄人,他们对这汉帝国历史的记忆中还应该保留了这一段,所以才将这些写成第一帝国的一节。

不过即使仅仅根据华文史书的记录,张骞也肯定不是这条商路的开拓人,因为比张骞早好几百年前,赵国就有输入昆山之玉的记录,昆山之玉是非常重要的礼器,是负责记录的儒家看重的物品,所以记录了下来,但输入的大宗应该不是这样的礼器,而是铁器。当时正是铁器取代青铜器作为武器的关键时刻,完成这样的替代的就成了战国七雄,没有能够完成的,就被七雄消灭了,而赵国位于输入链的上游,所以才具备了能与秦国抗衡的实力,秦国也同样位于输入链的上游。这大概也是它有底气接受上党的重要原因,那时它能够动员的铁质武器,估计已经足够装备几十万大军。但这个底气也害了它,长平一战,赵国损失了大部分的青年男子,也丧失了积攒的铁器。但即便如此,它仍是抵抗秦国征服最有力的国家。

现在的支那人提到丝绸之路,大概都会觉得一种莫名的自豪,连支那的领导人也不例外,搞得全世界都沸沸扬扬的那个什么一带一路的一带就是所谓的丝绸之路经济带。可见在支那人的心目中,丝绸之路代表着一种古老的荣耀是毫无疑问的,所以它必须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支那梦紧密关联。

但丝绸之路真的能代表荣耀吗?其实我认为真的不能,不仅不能代表荣光,反而很可能是一种,即使谈不上耻辱,也是很不值得炫耀的往迹。

丝绸之路不是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被称作某某之路的名号,就我所知而言,还有一条被苏联的考古学家命名为貂皮之路的古代商路,它的起点在满州,往西经过蒙古大草原抵达西亚,后来这条貂皮之路还向东延伸,渡过日本海到达加贺港,是沿图门江出海直接到达海对岸的日本加贺,不需要经过大连绕行朝鲜半岛,满州通过这条被称作貂皮之路输出的主要货物就是貂皮,这听起来似乎很高大上,但这不过是满州的土特产而矣,被叫作土特产的物品基本上都是原材料性质的货物,如果是制成品,这条商路就应该是裘皮之路而不是貂皮之路了。

所以,所谓的丝绸之路基本上可以肯定跟貂皮之路是一样性质的,就从它都是来自西方人的命名就能够猜个八九不离十,它的名字就应该表明了沿这条商路,支那输出的大宗货物只是原材料性质的生丝,而不是作为半成品的绢帛,否则,它就会被命名为绢帛之路了。

不过在汉帝国时代,沿这条商路输出的还真有可能是绢帛,而不是生丝。输出的是原材料还是制成品(至少是半制成品),关键得看输入地的丝绸纺织技术,丝绸大概是东亚人古老的发明,所以在输入地的丝绸纺织技术还没有完成对东亚的超越之前,绢帛这样的半制成品是能够输出的,等到了输入地的技术完成了超越后,支那输出的就只能是原材料了。我不敢肯定汉帝国时,西亚的纺织技术是否已经完成了超越,但我敢肯定在唐帝国的时代,这样的超越已经完成了。因为这个时候,唐帝国已经大量从波斯输入丝绸的半制成品,只不过那时的丝绸制半成品已经不是绢帛,而是织锦了。唐帝国的皇上和达官贵人穿的都是从波斯输入的织锦。这种局面一直维持到德国人命名丝绸之路的时候,如果东亚那时能够输出织锦,又或者是绢帛的话,这条路就不会被命名为丝绸之路,而是会被命名为织锦之路,至少也可以被命名为绢帛之路。

以我所知,类似的命名还有非洲的象牙海岸,黄金海岸和奴隶海岸,之所以会被命名为海岸而不是之路,完全是因为这些地方是海洋运输发展起来之后形成的输出地,而某某之路则是陆路运输为主的时代形成的输出路径。

其实从巴蜀为起点,还有另外一条通往内亚的古老的贸易通道,它有时被称作南方丝绸之路,我认为它也是几乎与巴蜀的人类起源一样的古老,也就是人类从内亚迁徙来巴蜀的路径。张骞在西域时,就非常惊奇地发现了来自已经归属汉帝国的巴蜀产品在市场上出售,这条古老的商路才被帝国的上层知晓。张骞之所以一眼就能够辨认出巴蜀制品,是因为这些官营制品上有相应的标志,不仅有制作人的标志,还有检验人的标志以及这个官营机构的主官的标志,所以是很容易辨认的。秦帝国甚至是先秦时期的秦故地,官府就已经垄断的许多制品的制作工坊,估计现今支那对国营企业的依赖很可能也与此有关,支那的国营企业的历史已经超过两千年了。先秦商鞅变法之后,秦国就开始了官营的制作业,特别是冶炼业和制盐业,这种作为被后世概括为盐铁官营。汉宣帝时曾有过一个盐铁会议,争论的一个重点就是盐铁官营的问题,宣帝已经没有了武帝时历代积累的资本,所以也失去了武帝式的强势,所以就不得不容忍一些不同意见,但盐铁官营批评是可以的,取消却是办不到的,就象现今支那,批评国进民退大概还是可以的,但要求国退民进肯定是要倒霉的。

沦陷于支那帝国的巴蜀,经常会在明君贤相的局面下诞生出一些名臣,于是华文的史书往往将这样的时代当成巴蜀的好的时代,而将巴蜀脱离帝国控制,自己过独立日子的时代描述成化外之地,好像那时的蜀人就只能过蛮荒的日子。但事实其实不是这样的,巴蜀独立的时代,这里由于有通向内亚的商路,贸易可以沟通内来和楚、湘、黔、桂、粤,是贸易非常红火的时代,而到了沦陷时代,贸易机会就完全消失,剩下的就只有农业,而农业税又是帝国的主要收入来源,所以在沦陷时代,巴蜀是受压迫和剥削最重,日子过得最苦憋的时代。

这是有考古发现的证据的,属于独立时期的古墓,挖掘出来的陪葬品都会比较丰富而且价值也较高,而沦陷时期正好相反。这种情况不仅巴蜀存在,邻近的滇黔粤也都存在。

除了考古上的证据支持我上述的观点外,华文史书中其实也是有蛛丝马迹的,宋帝国在征服巴蜀后,得到了巴蜀百多年积攒的财富后,才有了发动北伐战争的财政基础,它从巴蜀运出了大批财宝的记录是写在宋史中的。只是由于华文史书在记述历史事件时,并不提及财政问题,虽然它可能会另有专篇涉及财政问题,但却很难使读者将历史事件与财政资源运用联系起来。

汉帝国时,沿丝绸之路输出的货物大宗可能还不是生丝,也不是绢帛(半成品),很可能直接就是黄金,只是年头久远,而且持续时间很短,所以才没有落下一个黄金之路的名声,因为等到欧洲人接触到这条贸易商路时,黄金早就成了稀缺品,输出的大宗早就变成了生丝,才会给这条商路起名为丝绸之路。

我以前曾经讲过一个汉金消失之迷,我提出的猜测是帝国用黄金收买胡人的武力来守卫帝国的边陲,而这个汉金的消失方向其实与丝绸之路是基本重合的,不过这部份的黄金肯定也不是消失了的汉金的全部,肯定还有一部分是作为交换输入了西亚来的玻璃制品,在西亚,玻璃是很普通的制品,但来到汉帝国就被当成宝石一般的贵重物品,还给它起了个很高大上的名字:琉璃。

现在的支那人往往都认定大明帝国之前的诸帝国,在技术上是遥遥领先于西方的,当然支那人有这样的臆想,其实很大程度是要归究某些西方人的忽悠,那个叫李约瑟的西方人搞出来的那套支那技术史不知在西方有没有糊弄到西方人,但在支那是成功地糊弄了无数的支那人。我小时候就被他糊弄得民族自豪感爆棚,这种自豪感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积攒了最基本的人气。

其实,只要看看玻璃这么个简单得在欧洲2000多年前就泛滥的制品,在支那这片土地上,经历了引进、消失、再引进、再消失的几个轮回后,才总算是在近代重新在支那活了下来。而且支那现在的玻璃生产线估计也是山寨八九十年代引进的西方生产线。

总之,丝绸之路是不能证明古代帝国的技术先进,只能证明那时纺织技术的落后,也许在汉帝国时还不算太落后,但到了西方人命名丝绸之路的那个时代,纺织技术已经落后到只能输出原材料,无法输出制成品或者半制成品了。大凡只能输出原配料的地方,无一例外的都是落后的地方。当然,在德国人命名丝绸之路的那个年代,支那人也是承认自己技术落后的。
最后编辑时间: 2018-09-14 14:49:0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