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最大的国耻 2018-09-19 18:51:50  [点击:4383]
最大的国耻

国家被侵略,国民被奴役,当然是国耻,但不是最大的。顾炎武在《日知录-论廉耻》中提出:“士大夫之无耻,是谓国耻。”士大夫者,文化、政治精英也。这两个群体无耻才是最大的国耻,也是政治黑暗、国家衰败、国民愚昧的重要乃至根本原因。

《颜氏家训》说:“齐朝有一士大夫,尝谓吾曰:‘我有一儿,年已十七,颇晓书疏,教其鲜卑语及弹琵琶,稍欲通解,以此伏事公卿,无不宠爱,亦要事也。’吾时俯而不答。异哉,此人之教子也!若由此业,自致卿相,亦不愿汝曹为之。”

顾炎武在《论廉耻》中举此为士大夫无耻之例,并评论曰:“嗟乎!之推不得已而仕于乱世,犹为此言,尚有《小宛》诗人之意。彼阉然媚于世者,能无愧哉!”

这个齐朝士大夫教子,不过是“教其鲜卑语及弹琵琶”而已,现中国知识分子则是亲自学习苏俄的马学,以此伏事马帮公卿以献媚邀宠。论无耻,非齐朝士大夫所能望尘也。更加无耻的是,那些学了马学的汉人反过来欺师灭祖地批判中华文化。晚唐司空图《河湟有感》写道:一自萧关起战尘,河湟隔断异乡春。汉儿学得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正好用来为这些无耻之徒写照。

现中国文化、政治精英普遍无耻,就是马学持之以恒地洗脑的结果。泱泱中华坚持马路,堂堂神州沦为马邦,衮衮精英堕为马贼。这才是空前绝后、举世无双的国耻。真可谓:倾尽三江五湖水,难洗九州百年耻!2018-9-19余东海
首发于北京之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