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玉秋   徐文立(2008):警惕中共在全球的红色崛起 2018-09-27 08:38:39  [点击:3106]
原文——

徐文立:请警惕中共在全球的红色崛起及中国未来发展的可能趋向
—2008年8月5日
在日本“全球支持中国及亚洲民主化国际会议”上的演讲

徐文立

再过两天,8月8日,奥运会将在我的祖国北京召开。然而,我却不能回去;因为最讲究和平和公正的奥运会,这一届却由血腥暴力的一党专制的中共权贵统治集团操弄,搞得现在的北京惊恐万状就是明证。

有幸的是,我来到离我的祖国北京最近的地方、离奥运会开幕最近的时间发出中国异议者的声音;为此,我要衷心地感谢“第三届全球支持中国及亚洲民主化东京国际会议”的主办者和热情好客的日本东道主。

同时也谢谢在座的各位女士和先生们。

中共领导人不但一直在说、而且同时几乎成功地把自己装扮成了“和平崛起”的使者。可是,狐狸的尾巴是藏不住的。近年,越来越多的事实在唤醒全球善良的人们,警惕中共非但不是“和平崛起”,而是实实在在的红色崛起、甚至是恐怖的红色崛起。当然,一定有人不信、或故意不信,甚至因某种需要、帮助中共掩饰这个真相。

那么,请诸位看看我编辑的这本图册。

在这里,我简单地介绍这本图册。这本图册,全部的图像大多取自于中国大陆之外,在首尔、在堪培拉、在伦敦、在巴黎、在纽约、在世界各地,那血腥的红旗处处张扬,那下流和无耻的动作个个粗野,丢尽了我们中国人的颜面!同时,它也让人们直观地看到中共在全世界红色崛起的嚣张和恐怖!

最近一次的中共红色崛起,发端于2004年,中共假借“行为艺术”之名,整个地染红了巴黎的埃菲尔铁塔。中共的领导人胡锦涛得意扬扬地在红色的埃菲尔铁塔前留影。2006年在美国的耶鲁大学,胡锦涛的随从在中共的红旗前就做出了那样下流的动作。今年,他们又趁着奥运火炬在世界各地的传递,更掀起了红色崛起的狂潮。

但是,我坚信,中共权贵统治集团妄图在全世界红色崛起,不过是一场黄粱美梦。形势比人强,当今中国大陆矛盾重重、危机四伏,红色崩溃的总爆发只是早晚的事情。

我们中国民主党人在2007年6月4日海外的第一次代表大会上,再一次地提出了励志建设“中国第三共和”的方向。

我们认为,中国正处在一个有多种选择的关键时刻,这些选择概括起来可能主要有以下三种:

第一种,中国共产党一统天下。这种论调的主要依据是,六十年前,中国共产党取得中国大陆的执政权,尽管是靠暴力革命取得的,尽管它是在所谓的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下以阶级斗争的方式取得的,那也是人们选择的结果。当人们要和共产党讨论它的合法性的时候,他们会毫不掩饰地蛮横地说:要想让我们下台,拿人头来换。中国大陆三十年来,经济上有了长足的发展,尽管党的权贵们依然攫取着全国大部分财富,但是因综合国力的增长,另外西方的自由民主的政治制度也并非那样尽善尽美,西方社会在经济上也时会有衰退或滑坡,使得此种论者有底气地认为,只有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才有可能解决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问题;甚至认为在中国,中国共产党并不需要放弃马克思主义,并不需要放弃公有制为主、即权贵所有制为主,并不需要放弃所谓的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政治制度,中国共产党不但能解决中国问题,还有可能解决全世界乃至全人类的问题。这些人的感觉好极了,尽管他们是极少数。

第二种,用暴烈的手段推翻中国共产党的暴政,让中国来一个脱胎换骨的改变,他们的依据是中国底层广大民众对于中国共产党的统治的怒火已经到了临界点,一触即发。非此,中国才有前途。当然,能不能“脱胎换骨”没有人知道;想当年,中国共产党不也是要“让中国来一个脱胎换骨的改变”吗?这是因为他们不懂、或不会解读人类社会的“胎”和“骨”中的密码。我即将出版的《人类社会正常秩序概论》,将专门讨论这个问题。

第三种,用西方的自由民主的普适价值,去渐进地改造“一党专制”的中国。他们的主要依据是,台湾原本的“一党专制”或“一党威权专制”,就是这样渐进地改造过来的。那么,对于同文同种的中国大陆,为什么不能用同样的方法将它改造过来呢。于是乎,他们就抓住了类似这次抗震救灾的大好时机,说服中国共产党增加新闻透明度,以寻求言论自由为宪政民主的突破口;他们又以推广志愿者(义工、志工)这种自由民主社会盛行的方式,来加速推进公民社会的建立。他们深知,在一个社会,人们拥有了一定的私有财产之后,才有可能具备公民社会的物质基础和意识基础。他们聪明地懂得,公民社会才是民主社会的第一块基石。如果中国共产党认可了台湾政府的执政权,香港、澳门地区的高度自治,乃至于各省区的高度自治,便为中国宪政民主奠定下了第二块基石,有了这样两块坚实的基石,倘若中国出现了政治大危机而促成的政治大和解的氛围,就有可能形成中国各种政治力量“圆桌制宪”的可能,乃至实行全面的普选和直选。

这其中的一些社会精英认为,在中国是有可能建立以儒、道、释等传统文化巧妙融合自由、民主、人权思想为价值取向的民主国家,他们的依据是中华民族几千年的永续发展,其中虽有波折,但儒、道、释其中的有益价值观符合中国的国情,全盘的西方价值观未必能为中国人所接纳。佛教能中国化,马克思主义能中国化,自由、民主、人权的价值观没有理由不能中国化。这就是中国化的民主。

可是回顾当年,在中国“戊戌变法”失败的同时,日本国的“明治维新”却取得了成功,这其中的经验特别值得我们记取,那就是在学习外来优秀文化和制度的同时,如何坚持不懈地保持本国优秀的传统的成功之道,这就是我这次来参加日本会议最重要目的和使命,谢谢大家!谢谢日本朋友!

附:謹請收看:《徐文立視角——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WY3Kky1AK4p78g61qrdOLg/featured 》
最后编辑时间: 2018-10-02 19:59:1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