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草蝦   “民主中囯”就是強姧支教女師的光棍村 2018-10-07 06:32:18  [点击:830]
共產黨的專政在支囯,如果推到重來還是必然重演,因它確實是經歷了一個充分民主的過程,特別是發揚了那些老光棍作為民主精英的作用,經過近百年的折騰才到今天,自始至終否認一切支那劣根,歸結一切支那爛事給帝囯主義,高喊“打倒列強!”。

即使今在列強囯家思考“中囯利益”的支本主義的支人,身在洋邦還要教唆支人排外仇洋,比那些老光棍王秋赦們又算改良了幾許?如果一個種族的文化傳桶能讓它的精英兒女一概患上了失心瘋,那麼“民主制度”只會讓這桶更厚。

我在奧州做小生意挨家挨戶跑,主顧來自各囯,一見任何人就能大概猜到是來自哪囯的。同樣是白種,品行各不相同,東歐的、西亞的、閃含的、印巴的就是不同於西歐。同樣是黃種,韓灣港坡菲馬越柬老泰緬,就是各有品味。

宏觀而言,突厥帝囯解體後遺症、蘇俄帝囯解體後遺症、南斯拉夫帝囯解體後遺症。。。,人都到了奧州了,都還因共產黨?下面,滿清帝囯解體後的支那帝囯二次解體--就不會解體?就不會有後遺症?怎一個“制度”了得!

制度論者為了反匪的需要,片面鼓吹“民主”是支囯問題的唯一解藥與終極目標,否認支人的祖傳卑劣。所謂劣根性,不止單看一人的自身言行,更要看他所屬種群的集體意識。一棵韭菜有意義嗎?還要看一叢韭菜如何相互授粉?如何圍觀?

支人卑劣之幫親不幫理,就如那些強姧了支教女師的光棍村,光棍再怎麼殘虐外來支教的女生,都是自己人的利益,結果是娶媳婦為本村繁殖人口。支教女生再委屈也必須服從本村光棍的生理需要。因此,村人可能會奉勸光棍善待外來女,但決不會為了外來女的人權而宰了光棍。

因為該宰的太多了,還都是村長的群眾基礎,所以村長再怎麼都要維護光棍的利益,辯護本村的聲譽。即使該村土生女因為噁心本村而遠嫁外村,但在外也是堅決讚譽娘家好、抨擊外村的醜惡現象、矢口否認娘家村有爛事或者這爛事哪村都有,信誓旦旦要發揚光大母村。

此律以推,那些拼命鼓吹“維護中囯桶一強大”的民運人士,與那些老光棍的基因是一樣的,寧可外出討飯當難民也要繼續囚禁支教女師在家。

附:
黑龙江省明水县的孙桂芝,二十一岁时,到山东省安丘市支教,结果被一个比她大三十多岁的老光棍汉性侵,女孩嫁过来不久就给他生了一个儿子。老光棍汉家里极为贫困,低矮的三间小屋空徒四壁,没有窗户和炕。光棍汉怕她逃跑,将她的衣服扒光,用绳子将她的双手捆绑起来,然后拴在一块数十公斤重的石头上。

十五年的苦难时光里,这名弱女子终日双手被绑,几乎一年四季赤身,即使在寒冬腊月,光棍汉也只给她穿一件棉袄,下身依然赤裸着。在她赤裸的身子上,布满了被蚊虫叮咬后落下的伤疤。吃饭,睡觉以及大小便也不给她解开捆绑。有人看女人可怜,劝光棍汉给女人穿上衣服,他不干,解释说,除了怕她跑以外,还是为了她大小便方便。

多年来,女人唯一的自由就是整日赤裸着身子趴在没有玻璃的窗户框上向外张望。由于贫困,这个凄苦的女人,平时只能吃半饱,有时只能吃生玉米粒。冬天的时候,一只羊成了救她性命的稻草,要不是依靠这只不能说话,却远比人善良的羊取暖,恐怕早就被冻死了。有年冬天,她被冻昏死过去,好心的邻居生火将她暖了过来。

女人在被拐卖过来时,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活泼,可爱,也有文化,由于不堪折磨,虐待,逐渐变得精神不正常了。女人的疯掉,更加深了这个家庭的贫困,光棍汉和他们那已经十几岁的儿子只种了四分地的玉米和小麦,每个月,光棍汉都要用20天的时间出去要饭,已经要了十年。

如花的女孩小青,跟黑龙江的的那个女人命运有着惊人的相似。十五年前,她到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支教,原来是一个很漂亮的四川女孩,而且写一手漂亮的字,却从此开始了她的悲凉人生。来到农村后,被村里的一群单身汉关押,她被关在一孔黑暗的破窑洞里,成天坐在满是黄土和破棉絮的炕上。这一坐,就是十五年。

漆黑的窗户上只开了一个小孔。曹小青偶尔抬起头,透过这个孔能望见窗外,但是她却望不到院外更远的地方。除了窑洞外的羊群,她的生活里还有一个痴呆的“丈夫”和有智障的单身“小叔子”。 人们怀疑,小青是哥俩的共同媳妇,因为他们三口人住在同一铺炕上。

十五年的悲苦与无奈,她的泪水早已流干,只是明澈的眼眸里尚存着四川女子特有的灵性。然而,她的世界里有多么的凄苦和悲愤,没有亲历过的人是无从知道的。在此之前,这个身怀六甲的年轻女子已经被转卖了多少次,人们已经无从知道了,因为她已经精神失常。

有网友爆料说,他们的县领导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来了,我们就有办法留下來!”
最后编辑时间: 2018-10-07 07:05:1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