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王社长   论能不能卖国?以及我们应该怎样“卖国”? ----中国人民有权 2018-11-06 22:24:48  [点击:1352]



论能不能卖国?以及我们应该怎样“卖国”? ----中国人民有权知道国土的变更状况
(王希哲2004年文章)

============================
据报道:
去年8月15日中國退伍軍人、獨立研究人員殷敏鴻向中國外交部申請政府訊息公開,查問「1949年以後,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有沒有簽署過放棄中國國土(唐努烏梁海地區)的協議?」。唐努烏梁海歷史上屬於中國領土,1914年被沙俄佔領16.8604萬平方公里,建立「圖瓦共和國」;1945年,美蘇英三國簽訂雅爾達協議,承認外蒙古獨立,但是沒有對唐努烏梁海做出明確规定,中國也並未在法律上放棄俄佔唐努烏梁海的領土主權。
去年9月,中國外交部以殷敏鴻申請的資訊涉密,不屬於政府資訊公開範疇為由拒絕答覆殷敏鴻。回函中稱,如果不服,可申請行政覆議或者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因此,殷敏鴻在今年3月7日對法院提起訴訟,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其後裁定不予立案,殷敏鴻再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上訴。
北京高級人民法院今年9月10日裁定,駁回殷敏鴻上訴,維持一審裁定,決定不予立案。

外交部回复及这个裁定绝对荒谬。涉及国家领土主权的外交对人民不应是秘密。中国人民有权清楚知道国土的变更状况。



============================

论能不能卖国?以及我们应该怎样“卖国”?----中国人民有权知道国土的变更状况

王希哲


“国”能不能卖?当然能卖。边界土地零星能卖,大片土地批发能卖,最后推着棺材衔璧北门江山主权连同人民美人整件也都通通能卖。问题是谁有权来卖?那要看谁是国的主人了。是主人,你爱卖就卖,不是主人,你要偷偷或怂恿主子卖了,你就留下千古骂名。周天子避戎及分封诸侯,这些太早,不去说他,自秦以后,中国的国,就是皇帝的。开国皇帝打了江山坐江山传之后世,国是他皇家的私产。他(雄主)开疆拓土有多大,他家的皇产就有多大;他(弱主)被人蚕食鲸吞有多大,他家的皇产也就剩下多大。故此,中国史籍,汗牛充栋,卖国最后拍板的虽都是皇帝,但有谁人被骂为“卖国帝”来?被骂的永远只是帝下面的“奸臣”,他们是“卖国贼”。

既然“国”是皇家的,卖或不卖是他皇家的事,应该与人民无关,又何以解释数千年“爱国”成为了人民蕴聚于胸中的“最深厚的情感”?(反爱国的列宁语)

表面看,这是因为统治阶级利益决定的社会统治意识形态(时髦语叫“话语权”)长期教化着人民,成为一种人民不言而喻的道德,道义:“家奴应该爱护主人的财产”。旧式国家,无非就是极端扩大的地主庄园罢了。
但深层来看,生活在这个“国”土地上的人民,包括大小地主,贫民、市民,他们祖辈在这里繁衍生息,有了自己不等的私产。国,毕竟又是保护他们家园的屏障。这个国越强大,开拓的边界越遥远,他们就越能获得对自己家园的安全感。反之,这个国越弱小,边疆越被蚕食,更不必说外敌入侵,他们就越对自己家园的安全,感到担忧。这就是“保家卫国”口号,能够迸发出人民巨大力量的秘密所在。爱国!保卫皇家的财产与保卫自己的家园,在这里获得了利益的一致性。

虽然“天下”不应是皇家私产的观念,已经在蒿目变乱兴亡的明末清初忧国忧民的士大夫们那里萌芽,但人民共和思想,即国家的疆域主权,应该属于人民的思想,在中国,还是在近代西风东渐之后。
甲午北洋一役,马关割去了台湾,还要续割辽东。俄德法“三国干涉还辽”。在过去,这也本是他皇家的事,老百姓不满,扰攘一阵,也就无奈何过去。但现在不同了,“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国家者我们的国家”。皇帝老儿要割地么?百姓们不干 ---这国家咱百姓们也有份儿!,于是,恰是从这割地卖台湾发端,革命党蜂起,直到武昌城头炮响,把这二千年帝制,三百年大清送进坟墓。

从此以后,皇权转变为民权。中国这块土地,便叫了“共和国”,无论是“中华民国”,还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从此,中国的土地能不能卖,怎样卖,也就不是由皇帝来决定,也不是由最高统治者来决定,起码宪法(约法)上,要由人民通过它的议会来决定了。

我们先不说辛亥以后,近百年的中国究竟是不是真正的共和,我们先假设现在的中国已经是一个真正的民主共和国,而且是由今天网上网下,海内海外反对“卖国”的“爱国者”政党执政了,他们如何?中国祖传的版图在他们手里就容不得一点变更了么?中国自己坚持的边界海界在他们那里就只许扩张,不许缩小,甚至此失彼得的一些变通,都不许可了么?任何一个对自己的国家人民和国际关系负责的政治家,都明白若要国家长治久安,这是不可能的。
中华民国宪法是这样规定的:“中华民国领土依其固有之疆域,非经国民大会之决议,不得变更之。”中共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没有领土变更的直接规定,但须由人大常委会“决定同外国缔结的条约和重要协定的批准和废除”,当然就包含了这个意思。

所以,“国”(这里按通行的狭义理解,即边疆海疆无争议或尚有争议的领土领水岛屿),不是不可以卖,而是在一个共和国里,执政者要尊重人民主权;在“卖”的时候要报告人民,让人民知道,这“国”为什么必要“卖”?是在外国军事政治压力下或国家经济危机压力下的卖,还是在稳定边疆合情合理平等互利下的卖?卖了以后,中国有没有得到补偿?补偿在哪里?从中国目前和长远的利益来看,这补偿是否足够?等等。还要通过自由公开的舆论弄清,这“卖”的合理理由后面,有没有隐藏执政者(党)的私利?这些都搞清了,基本服众(总有激烈分子会不服)了,议会讨论批准了,你就“卖”吧!

现在中国的问题在哪里呢?问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还不是一个真正的人民主权的共和国。中共嘴巴上说“人民”,但在它们的心里,在它们的眼里,中共的“江山”是它共产党打下来的。中国的领土主权仍然是它共产党的党产。卖与不卖,何时卖,怎样卖这都只有它党家的几个最高寡头有权翻云覆雨,人民是无权也无须事先知会,及至事后也无权质询,根本就不容置喙的(请看今天北京高級人民法院裁定駁回殷敏鴻上訴案!)。新中国成立,在共产党手里完成了民国政府翻了案的对蒙古的“卖”。反对卖的成了“右派”。与苏联反了目,毛泽东心血来潮对日本佐佐木更三说:“大约一百年以前,贝加尔湖以东地区才成为俄国领土,于是,海参崴、伯力、堪察加等地也就是苏联领土了。这笔账我们还没有算。”珍宝岛打了一仗好像真的要算,邓小平江泽民上台,又好像不必算了。

最近媒体风传说是,中俄百年边界争端就要“完满结束了”,大家都在猜测中国最东北尖端的那个“鸡咀”,黑龙江乌苏里江汇流处的抚远三角洲黑瞎子岛,究竟归属了谁?共产党江泽民胡锦涛究竟是“卖国”了,还是“得便宜”了。其实,这都不是关节所在。关节所在是,中国的人民主权,究竟体现在哪里?

满清末年的几个片面强加中国的“中俄条约”,俄国熊择肉东方,夺取了大片的土地。对这些中国失去的北方领土,至今大约两种观点:
一种是,近二百年了,俄国人早已在那里大量建城移民,俄国又是一个巨大的强国,后来的中国人要据理收回北方领土,像二战后的台湾及90年代的香港、澳门一样,这要看国际的机遇和国家的实力,现实来看,是不容易的。因此,为了两国睦邻友好和平发展的大局,在指出清末的几个中俄条约是强加中国的不平等条约的前提下,在现存实际边界的基础上,依据国际惯例划清边界的位置和走向,厘清两岸岛屿的归属缔定新约,是必要的。这是一种讲求实利的现实主义观点。

第二种是,中国人民应该永远保留索回被沙俄侵佔的領土的权利。这派以严家其先生为马首:“在中俄边界问题上,中国政府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承认,也不能变相承认1858年以来中俄之间的几个不平等条约,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不能放弃索回中国国土的权利。江泽民总将下台,江泽民、李鹏、钱其琛等亲俄帮势力正在消逝。北京的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要追究江泽民在中俄边界问题上损害中国的责任”。(《中俄边界问题必须再议》)

严家其先生这种立场观点,百年前梁启超也曾激昂表达过:
“敌而谋我者,占领可也,以条约承认其权利不可也。我力不敌,宁可听敌人占领我全国,不能以条约承认尺土寸地为其所有权。”果如此,“百年前已亡之波兰,何尝不可再造于百年后?”(《外交失败之原因及今后国民之觉悟》)这是一种传统中国士大夫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观点。

我的观点是前一种过于实利,后一种过于浪漫。应将其两者结合起来。但此文先不讨论。此文要质问的是,无论哪种观点,都是中国人民权利的表达,但今天,为什么中国政府办外交还要把人民蒙在鼓里?历史不平等条约的承认,中国的领土变更,为什么中国人不能事先知道?为什么甚至可以不经那怕虚有其名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讨论?

因此,不是北方领土能不能“卖”的问题,也不是卖之中,究竟亏了还是赚了的问题,而是中国人民决定国家大事的主权能不能继续被共产党剥夺的问题。这才是今天中国问题要害之所在!

再谈台湾问题。前面说了,台湾被当作皇家私产卖过。中国人民不服,先推翻了卖台湾的“大清”,后打败了抢台湾的日本,把台湾又收了回来。现在同样的问题又来了:台湾能不能再卖?

王希哲是反台独的。人们会以为王希哲反对再卖台湾。那倒不。在我看,台湾卖给日本,卖给台独,卖给美国,或不卖,这些都可以是选一选的“选项”。我的全部立场仅仅是,台湾主权是海峡两岸全体中国人民共有的,卖不卖,卖给谁,怎样卖要由全中国人民来决定,而绝不是由什么“台湾两千三百万人民”来决定。即便今后某天共产党改变政策也勾结台独,私下同意卖了,也不允许!

在今天还承认自己是中国人(哪怕入了外籍)的中国人里,主张把台湾卖给台独(实际卖回给日本)的有谁呢?只有曹长青一类“自由知识分子”。怪的是这个曹长青最近却要装腔作势写文章问:“江泽民为何再次卖国?”我要反问,“为什么只许你曹长青卖国就不许江泽民卖国?”你们口口声声“尊重台湾人的人权和台湾人民的自决权”,那么,住在中国北方领土上的居民也是人,为什么你们不主张伯力、海参崴、黑瞎子岛...住民的“人权”和“自决权”?既然你们声言“中共独裁,台湾民主,所以台湾最好独立出去。”那么俄国民主,中共独裁,江泽民“卖国”把北方领土送到了民主光明地方不是正中你怀吗?若你们首尾一致坚持“反民族主义”的“人权”立场,你们应该鼓掌欢迎共产党卖国才是!你们也来凑热闹骂个什么?(为他们提供论坛,却封杀王希哲的《大纪元》也是这种双重标准)无他,你们(曹长青、凌锋一流)反对共产党“卖国”是假,你们的意思无非是,“共产党,你们卖国为什么只卖北边不卖南边呢?如果你们共产党北边南边一样的卖,我们就不反共了!”

王希哲的立场比“自由知识分子”光明正大。他是一贯的:南边北边的“国”都可以卖,但卖的主权在全中国人民。
李登辉陈水扁台独头目一再伪装“善意”:“任何"选项"只要要台湾两千三百万人民同意”。奸诈!这就已经把你们要争取的台独目标作为前提强加给中国人民了。默认了这一条,就等于一夜之间把全中国十三亿人民对台湾的主权剥夺掉了。你们要台独?要“自决”?这个权利本身就要向全体中国人民来买。

台独分子说,“今天中国人民还没有真正拥有主权呀,我们向谁买?”好办,那就“维持现状”,暂时别买。如果心急,可以参加到中国人民向共产党专制争民主的共同斗争中来!这也是一种买的方式,像洪哲胜一样。你们今天能不能收买大多数中国人人心,让他们在今后的民主中国投票中,赞成你们台独,全看你们有没有洪哲胜的手段了。

2004年10月24日于美西海湾
最后编辑时间: 2018-11-06 22:47:5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