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唐夫   观感于珠穆朗玛峰的攀登之道 部分视频 2019-01-15 19:11:18  [点击:11976]
观感于珠穆朗玛峰的攀登之道

唐夫

这几天观看了攀登珠峰的系列视频,忍不住写两句。

实在令人不能不惑解的是,面对这种死亡陷阱之道,居然一次又一次激起人流如织的风潮,络绎不绝,前呼后拥,据说每年有十万人之众争前恐后,前往绝地“送死”。当然,尼泊尔倒是政府乐不可支,仅申请如山付费就是一加再加,十年前我听一位芬兰人说是两万美金,现在预纳5万美金,排队两年,才有许可被雪峰“觐见”之道。而后还有接踵而至的系列消费,从大本营开始练习,适应喜马拉雅山区高原气候,又得花上半年一年的时间,悬心吊胆的等盼,才能一步步走向险峰雪涛。由此可见,其体力精力人力耗费之巨,到最后要登顶时还要与背夫的议价,我看到一个视频分数钞票美元为4到5千美金一人,可能就那最后一天了事。彼此都拿生命下注,一方为名,一方为利,就所向无敌。如果再算上背欧负的行李,氧气瓶,保暖衣物,食物,医药等等,一应俱全的所有物件,宿营高寒地带的必须。恐怕一共不下二十万美金之巨。这样心甘情愿的花钱受罪,过苦不堪言的日子,真是匪夷所思啊。尼泊尔贫穷落后,管理马虎混乱,没有交通设施,只有登山人简陋的自备帐篷,没有洗浴条件,没有公厕。正如当时记者采访一个挑夫的感受,说他的脚要是伸进水里足以把鱼臭死。在零下六七十度的饥寒领地里,人生必须处理的排泄问题,又是何等艰难。据说珠峰之道的每一步路上,都充满了屎坑。十多万人长年累月留下来多少万吨赃物废物秽物。所以,在珠峰上取雪煮饭得用悬崖悬冰,不然,食品会臭不可闻。

看到视频镜头,登山者在那极寒的险峻地带,在那原始的世界屋脊上,陡峭的地貌,瞬息万变的气候,险象环生的空间,生命被逼近随时撒手人寰的时刻。在暴风中的每一步都令人气喘吁吁,每一次下足都可能留下成为冻物,每一步都可能成为警示的尸体,给路人一个又一个的噩梦。面对攀登中的风雪,攀援中的冰川,雪地淹没的冰逢,高度缺氧的寒流,如针如箭的穿刺,从鼻孔到胸腔,步履唯艰,极目尸身坐标,风声鸣鸣,鹤泪自奔,,眼前身后,耳旁回旋。那是一种什么滋味?以前我们只有猜想,现在可以通过视频直观。当那些登山者面对巍巍雪峰,欲罢不能而耗尽最后体力时发出长吁一气而杜绝人寰,是何等感受?尽管有人已经到达目的,登上山峰之后,仍然会倒绝在回程路段。明明是一同登山伴侣,摩肩接踵,曾经的谈笑自若,化为悲剧的情节。眼睁睁看他咽下最后一口气,回天无术,甚至无力掩埋,只好挥手从兹去,漫空是乱云。面对神秘的圣母峰,攀援的人们真是年年难过年年过,络绎不绝络绎绝。人类就是这样的“顽固不化”,这也是生命本能么?面向顶端的冲刺。如高速列车,想刹车都不行。

每当我看到这些视频,除了目瞪口呆,百思不解之余,唯有自叹。老实说,我还是甘愿做个懦夫,面对电脑或者手机屏幕,为之喜怒哀乐,为之心惊胆战,为之浮想联翩。在这样的境况之下,当死神来临之际,他们是何等的心态呢?有的想到妻子,有的想到孩子,每一个人都想到自己的家庭,亲友,那些美好温馨的时分,已寄给了天堂一样。然后合上眼睛……!

据报道,在过去十年的攀登过程中已有近300人的死亡,有人说前前后后一共有两千多具尸体无人认领,很多还就在路边,无人运送,更无法办理后事。还不算那些掉进山崖冰川狭缝中失踪的无名英雄,也是不计其数。在死亡的故事中,最令人回肠荡气的是年仅40岁的美国女登山家弗朗西斯.阿森蒂夫,以及她的丈夫谢尔盖.阿森蒂夫一同魂撒珠峰的情景。本来,冒险也得考虑险恶的自然吧,可这对年轻夫妻逞一时之勇,竟然不带氧气瓶登峰,就在已经登顶胜利之后,回程在珠峰之下240米处,妻子终于因缺氧乏力倒在地上,奄奄一息,丈夫也摇摇欲坠。就地等死不如去搬救兵,于是丈夫宽慰妻子赶往营地。从此以后,无影无踪,人们的猜测是颠颠巍巍滑落深谷之中,无人知觉的地方。此时,当弗朗西斯已经待绝之际,又来了一个南非的登山团队,看到她如此大家都进退两难。珠峰就在眼前,可她急需救助。于是大家商量之后,由一对夫妻下山找人来助,其余的还是继续登顶。就在人们分道扬镳时,弗朗西斯喃喃的念到,用最后挣扎的口吻说出“请别扔下我啊!” 这话在珠穆朗玛峰前好像巡回了九年,弗朗西斯的遗体也在那必经之道上袒露那么久之后,最后被南非登山队友深感内疚而做出决定,再次登顶去把弗朗西斯掩埋。这个故事十分感人,但感人而后呢?不尽忧思滚滚来吧。

更有甚者,感人故事因圣母峰而此起彼伏。2006年7月,奥地利人乔治.科隆塔勒的弟弟在攀登完毕世界第三山峰,昆仑山脉8051米的布洛阿特峰之后,不幸在回程路上留下遗体。一年后他听到弟弟临终前的求助录音,也看到后继登山者拍摄的照片。于是,他发誓要冒死去把弟弟带回家乡安葬。于是,历经死亡陷阱的山峰之下,他组织的团队找到弟弟的遗体,经过包扎,然后和山夫一道把弟弟一步步运回了大本营。万幸的事,大家都在死亡沿边,总算大功告成。对珠峰而言,那些长年累月躺着的每一具尸体,都有一个悲壮的故事。耐人寻味,也令人在悲哀中,不知所以。还有个匪夷所思的悲情故事,也是不带氧气瓶硬冲山峰的日本登山冒险家栗城史多,年纪轻轻,因为失恋,把征服姑娘不成功的悲剧泼洒在珠穆朗玛峰巅,前前后后竟然孤身一人,攀登过珠峰四次不成功,却因冻伤失去九个指头,之后又登了三次,仍然没有成功。其实,他的不成功原因是顽固不化,明明身体负重,高山缺氧,自带氧气瓶是每一个登山者必须的配件。他已经多次不成功也得使用氧气罐来成功一次,再测试自己是不是没有氧气能挺过去嘛。可他就是这样的奋不顾身,要与珠峰较劲。最后一次在740米处,体力不支,最后倒在路边,魂撒冰雪,还不到三十岁而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白白的透支完毕,留下一腔悲情给父母,说那是他的最好结局,因为不这样他是不会罢休的了。这世界上有不少人需要自残,或者说自己给自己过不去。像栗城史多这样熬煎多年,吃尽苦头折磨,历经艰难险阻,最后因为自己过度的要强,把自己彻底毁灭。这是一种意志呢?或者说是一种不理智!我觉得后者应居多。谁叫他把圣母峰当成失恋的姑娘,人家不答应他的要求,就拼死逆向征服。到底是人算不如天算,区区肉体里灌注了再多的钢铁意志,但五脏六腑需要的不是意念,仍然是血液流通的养分和氧气啊。这么简单的科学道理都不懂,非要硬拼,这不,成为一种悲剧留在人间。严格说来,不尊重自己,也不尊重生命的结局,只有珠穆朗玛峰的风声雪暴,才能发出最终的嘲笑和呼啸。看到这么优秀的一个日本小伙子就这样无声无息的走了,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有一声叹息。但我更多的希望他要是还有来生,那唯一的期望就是不要太各执己见。做人还得有科学态度,不能勉为其难。

纵观这些攀登人中,又以欧美人为主,亚洲人极少,非洲人一个都没有。看来,这个世界上最不怕死的仍,最具有冒险精神,最具探索勇气的然是欧洲人。几千年来,他们除了对知识的孜孜不倦钻学,对艺术经久不疲的热衷,对大自然也是舍死忘生,欲穷千里万里的胸襟,甚至面对遥不可及的宇宙深处,也是他们率先做出榜样。人类中有这样的族类,在改变世界,改变社会,改变生活的一切的切的时候,都是欧洲人的发明创造,才有了今天这么美好舒适的情形。就此而言,人类为什么不能成立为一个行之有效的管理体系,让欧洲人中最优秀的合格的娇娇者来充当世界各国的领导人呢?!正是因为没有这样,才因各自的族类中的无法无天的歹徒成为头目,而对本国人民竭尽全力的打压和封锁,甚至残酷的迫害,致死上访的,逃离的,如风浪般无休无止。

孟子有言: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 非一人之天下, 惟有德者居之。孟子以德不以色划分,也就是说他老人家还是不讲品种肤色,或者非要爱国贼做庄,而可为“天子”的。所以,我认为这个地球只有让欧美人统治,人类才有希望。毕竟只有他们的眼界最宽,思想最活跃,理智和考虑问题最周详。人类社会古希腊算起到殖民地年代,一直是他们在做出贡献。如果一直这样发展,人类会少走多少弯路。如英国统治印度三百年都没有内战,而印度一但独立,除了分裂就是战乱,香港一但回归就是可怜,南非有了黑人总统,国家日薄西山,混乱开始,动荡开始,艾滋病“捷报频传”。想想曾经的南非是多么美好富裕的国家啊,现在已经破败凋残,摇摇欲坠。就登山送死的精神看来,我觉得欧洲人才是人类的精英。作为精英来做领导,不是那些口称要民族自决者可能胜任。所以,拿柬埔寨为例,以非洲卢旺达为例,民族自决的结果就是惨绝人寰。当然,他们都是中共的一流徒弟而已。作为不尊重生命的中华民族,更应该有自知之明,才对!

看罢,有点感想,随意写在页面。

2019-01-15 18日再改





登山人中以日本三浦一郎以八十岁的高龄第三次登上珠穆朗玛峰。前两次是七十到七十五岁登上珠峰。

据悉有五千人成功登上山峰,其中死亡三百多人。

有人从高峰跌落而死,至今身体成为倒栽葱竖立为一座路标。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1-18 07:06:2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