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范工   专访川普竞选顾问迈斯特 谈边境安全战略zt 2019-02-03 22:04:24  [点击:2324]
专访川普竞选顾问迈斯特 谈边境安全战略



英文大纪元记者简•杰基莱克(Jan Jekielek)(右)对川普2020年竞选顾问委员会成员杰森•迈斯特(Jason Meister)(左)进行了独家专访。(英文大纪元视频截图)

人气: 279 捐款支持【字号】 大 中 小
更新: 2019-02-04 7:20 AM 标签: EET, 迈斯特, 川普, 边境安全, 战略, 英文大纪元
【大纪元2019年02月04日讯】(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采访报导/高杉编译)据川普(特朗普)2020年竞选顾问委员会成员杰森.迈斯特(Jason Meister)透露,川普总统决定重开政府的背后有一个明显的策略。以下为英文大纪元记者Jan Jekielek对杰森.迈斯特的独家专访全文。

在对迈斯特的采访中,他展示出了对共和党和民主党在当前围绕边境墙辩论中的更深层次政治作用的洞察力。他还透露川普作出重新开放政府的决定可能使他获得重要优势,并对他如何在“修建隔离墙”和再次当选总统的前景中站稳脚跟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记者:请您先说说下面这个问题。有人说,川普在重新开放政府这个问题上失败了。你认为这种看法是正确的吗?

杰森.迈斯特:我不认为还有什么能比这种说法更偏离事实真相的了。川普很善于谈判,他知道如何做交易,(通过这件事)他获得了一个非常具有战略意义的位置。他有效地从民主党手中夺走了筹码。民主党希望利用因关门而休假的联邦雇员作为筹码,但总统通过重新开放政府并支付这些雇员未来三周的工资,实际上剥夺了民主党手中讨价还价的筹码。现在,民主党人必须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坐到谈判桌前,最终做一些两党的政治家都还没有做的事情——保护我们的边界,保护美国人民;把美国民众放在第一位。这是人道主义危机,也是国家安全危机,总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他将保护我们的边境,我认为民主党将不得不坐到谈判桌前。



记者:您提到了一个国家安全危机的概念,这个危机,有些人称之为“人为的”危机。你对此有什么看法?

迈斯特先生:这不是人为的危机。就连民主党人也在过去几十年里承认了这一点——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他们都曾在某个时候明确表示,他们希望在边境建立一道物理屏障。不存在所谓人为制造的问题。你可以去和那些因非法移民谋杀而失去孩子的父母们谈谈;与那些因为阿片类药物、芬太尼以及其他各种跨境毒品而有吸毒问题的人的家庭成员谈谈;与那些受到MS-13帮派影响的人的父母谈谈,MS-13就是那些跨境犯罪团伙。所以这不是一个人为的问题。这个问题已经持续了几十年,必须得到解决了。

记者:也有人说总统有点孤立主义,他反对移民。这是怎么回事?

迈斯特先生:是的,这是我们今天在媒体上经常能看到的观点,这很不幸。现在已经没有传统的新闻报道了,他们都在传播自己的观点,这是非常不幸的。因为川普一次又一次地明确表示,他所谈论的是非法移民,他说的不是合法移民。我们是一个由合法移民建立的国家,我们依靠合法移民。看看民意调查,每个人都信任并欢迎合法移民。因此,当《纽约时报》或《华盛顿邮报》发表报告说总统反对移民时,这是不正确的。他反对非法移民,而不是合法移民。

记者:所以,也许你可以重申一下总统对“童年入境暂缓遣返”计划(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 – DACA)的立场,这是怎么回事?

迈斯特先生:关于DACA,很明显,川普已经做出了一些姿态,他愿意与民主党人谈判,这样我们就能最终确保我们的边境安全。这是我们必须做的事情。所以他愿意与他们就DACA问题进行谈判,以换取一堵边境墙。如果你观察一下边境沿线那些已经建起实体屏障的地方,你会发现,那里已经减少了近90%的非法移民。

记者:非法移民能带来什么好处吗?

迈斯特先生:没有好处。这实际上是这个国家中产阶级的一个巨大负担,我认为从全球主义者的角度来看,我理解他们为什么想要非法移民、廉价劳动力等等。但是中产阶级公民,那些基本上选举了川普的勤劳的美国公民,这些人受到非法移民的负面影响最大。总统说过,“如果你不保护你的边界,你就不成为一个国家”,就是这么简单。这不是脑外科手术,这是常识。川普不会再允许这个国家还存在没有被保护的边界了。

记者:你如何看待(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过去对边境墙的(支持)立场变为现在的貌似绝对反对。

迈斯特先生:从整个谈判和美国政府关门的一开始就很明显,民主党人已经下决心,他们决不会允许川普修建一堵边境墙。为什么?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川普在2016年竞选时最重要的议题之一。他们知道,如果他们放手让他解决边境安全和建设一堵边境墙,那么毫无疑问,川普将在2020年再次当选总统。所以对他们来说,这些都是政治问题,这都是政治游戏和策略。

对于川普总统来说,这却关乎著美国人民,关乎着边境安全。这是关于做一些几十年来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没有做的事情。川普是个实干家,他是个善于解决问题的人,那是我们选出来的总统。他是一个来自纽约市的商人,一个房地产开发商,他知道如何按时按预算完成建造,现在他将要建造这堵边境墙。

记者:也有人说,有一些技术解决方案不需要边境墙来减少非法移民和跨境犯罪等等。这个问题你怎么看?

迈斯特先生:我认为我们必须做上面所提到的各方面的事情,我不认为应该分成只做一件事或只做另一件事。但无疑,我们需要一个实体的边境屏障。边境隔离墙起作用,看看以色列,看看南部边界上那些有实体屏障的地方,正如我之前所提到的,高墙已经在那些地区减少了近90%的非法移民。所以上面提到的问题都是一样,我们应该关注每一个方案,我们需要有安全的边境才能有合法的移民。

记者:你提到从一个全球主义者的角度来看,这可能有一种好处。你能解释一下吗?

迈斯特先生:我们看待移民问题的方式,或任何与此相关的问题,都是我们如何才能使美国更安全,我们如何让美国变得更好。不幸的是,在移民问题上,左派和自由派实际上提出了另一个不同的问题。他们不关心如何让我们更安全,或者什么让我们更好。他们关心的是怎样才会对非法移民更好,怎样才会对移民的祖国更好。这就是分歧所在。

记者:你能为我概述一下拥有一个开放的或漏洞百出的边境所要付出的代价吗?

迈斯特先生:几十年来,我们的边界实际上就是像瑞士奶酪上的洞眼一样漏洞百出,它夺走了美国中产阶级的就业机会;它把毒品带到了边界,还有帮派,你可以看到犯罪率显著上升。所以我认为这些是我们在保护边境时必须考虑的问题。

记者:你最近在市政厅写了一篇专栏文章,你谈到(因政府关门)被临时解雇的美国政府工作人员是如何被用作讨价还价的筹码或工具,某种政治工具。你能详细说明一下吗?

迈斯特先生:从这个美国政府关门一开始的时候,民主党人就立刻到处宣扬,说是川普关闭了政府,是川普妨碍了美国家庭获得工资,妨碍他们去支付抵押贷款和抚养他们的孩子。他们基本上是把这些临时休假的雇员作为筹码和压力来对抗政府,试图阻止川普解决边境安全问题。通过上周重新开放政府并向这些雇员支付工资,川普已经在在未来三周内从战略上夺走了民主党手中讨价还价的筹码。现在轮到他们了,球在他们那边。他们需要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来到谈判桌前。我们来看看他们是否真的想要保护边境。

记者:假设我们未能在2月15日前达成协议,会发生什么?

迈斯特先生:如果民主党人在边境安全和边境墙等方面根本没有达成任何协议,总统已经多次表示,他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他能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并调取资金来建造我们迫切需要的边境屏障。川普不会允许民主党人阻挠像保卫边境、保卫我们的国家这样的对美国人民来说如此重要的事情。

记者:你认为最好的结果是什么?你提到了为期三周的谈判,你心目中的理想结果是什么?

迈斯特先生:理想的结果是,民主党人决定不再玩他们一直在玩的政治游戏,并且意识到,就像他们过去多次说过的那样,希拉里.克林顿、佩洛西和舒默都说过——你已经看过这些视频了,这些录像都在那儿,这些视频不会从互联网消失——他们一次又一次地说,我们需要一个边境实体屏障。所以,如果他们能把政治把戏放在一边,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坐到谈判桌前,把美国公民放在第一位,把边境安全置于政治之上,那将是最好的结果,我们同意一点他们要求的东西,然后我们筑起一堵边境墙。我们将有一个安全的边界,我们将有合法的移民,而不是非法的移民。

记者:你看起来对这个问题很有热情。为什么?

迈斯特先生:我有孩子,我是一个父亲,就像总统试图把美国放在第一位一样,我很看重我的家庭。这不仅在今天是一个重要问题,也是未来几十年的一个重要问题。我希望我的孩子在一个安全的国家长大,在一个有法治的国家。我的意思是我们必须有法律,我们是一个法治的国家,我们是一个有边界的国家,我们是一个有法律的国家。没有理由去违反法律,去非法地移民,我们可以拥有合法的移民,就像我们几十年来所拥有的那样,我们需要保护我们的法律,我们需要保护我们的孩子的未来。

责任编辑:林诗远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