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我的一点态度 2019-02-06 01:58:31  [点击:5687]
我的一点态度
儒潮初起鱼龙混杂,泥沙俱下。体制内外不少儒家学者,支持、宣传儒学有功,但也有过,多过,或对儒学认知、理解不足,杂乱混淆,非圣无法;或只能为人不能为己,不能信仰和实践;或反对独尊儒术……诸如此类都是过。东海将毫不客气地是是非非。这是道理彰明,并非道德批判。

是是,就是肯定其正确的言论和对儒家的支持宣传;非非,就是指出其不足和错误,予以如理如实的批评。这不是好为人师,不信仰中道者,根本不配入儒门,遑论东海之门。这更不是是己非人,尊己卑人,而是是正理而非歪理,尊天理而卑非理。

在思想学术上,非常欣赏吾师熊十力先生一句话:“人谓我孤冷。吾以为人不孤冷到极致,不堪与世谐和。凡有志于根本学术者,当有孤往精神。”请不要奢望我对任何人客气,谢谢。

亲情、友情、乡亲和各种人情恩情,各有侧重和范畴。论情的时候请不要与我论理(注意“论情的时候”这个前提),不要与我论儒理论思想论政治问题,否则很容易混扯。论理,我不可能将真理做人情,为了满足或讨好任何人而有所曲从。古今中西没有值得我委屈真理良知而去谄媚顺从的人。这个态度,十几年来已经多次申明,你们不厌我都烦了,希望今后不需要重申。2019-2-6


谦与狂
在极权社会,“文化人”的谦虚,往往是空虚、虚谦、虚怯、谄媚的装饰,媚上媚权是媚,媚下媚俗也是媚。同时,要求他人谦虚,其实是狂妄。政治人领导人要求文化人谦虚,更是极大的狂妄,极端的骄傲。

道德不骄傲,骄傲不道德,文化骄傲、道德骄傲当然不好,但相比权位骄傲和财富骄傲,也不无可取。换言之,面对气焰熏天的权力或财富,中道而立固然好,有所骄傲也无妨。《资治通鉴》记载:

子击出,遇田子方于道,下车伏谒。子方不为礼。子击怒,谓子方曰:“富贵者骄人乎?贫贱者骄乎?”子方曰:“亦贫贱者骄人耳,富贵者安敢骄人!国君而骄人则失其国,大夫而骄人则失其家。失其国者未闻有以国待之者也,失其家者未闻有以家待之者也。夫士贫贱者,言不用,行不合,则纳履而去耳,安往而不得贫贱哉!”子击乃谢之。(《资治通鉴•周纪》)

贫贱骄人,于贫贱者无伤;富贵骄人,于富贵者有失,这是从利益层面强调富贵者保持谦德的重要。就道德角度而言,富贵而骄贫贱,贫贱而谄富贵,都是缺德无耻的。唯以贫贱而骄富贵,以文化而骄权贵,多少值得敬佩。

东海曰,骄傲是文化人及贫贱者的特权。文化人者,士君子也。《战国策•颜斶说齐王》中,颜斶提出“士贵王不贵”的观点,理由是:“生王之头,曾不若死士之垄也。”田子方和颜斶都是道家人物,但不乏儒家精神。或者说,他们身上很好地体现了儒道两家某些精神之相通。

应该是2008年的时候,有官场朋友批评东海太骄傲。我作了一副对联回应:留平易近平民,架子偏朝高处大;向虎狼横虎步,枭心自许古来雄。2019-2-6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2-06 19:40:1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