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英   逢九必亂?中國2019年考驗多 2019-02-11 02:46:55  [点击:2142]
逢九必亂?中國2019年考驗多


中央社 台北10日電
2019年02月10日 13:40

中國天安門。路透社
中國天安門。路透社


不知何時開始,中國民間便流傳著「逢九必亂」之說。特別是中共建政後,尾數是9的公元年份,中國總會出現動盪不安的事件。因此,2019年的到來又讓部份中國民眾心頭為之一震。

特別是,在2018年美中貿易戰至今懸而未決,加上中國經濟成長明顯趨緩,金融及就業危機隱隱蠢動,累積的許多社會矛盾卻未得到有效紓緩之際,再加上中共建政前69年的經驗,中國民眾對2019年,私下不免存著幾分忐忑與茫然。

回顧中共建政以來的中國歷史,進入1949年,共軍在國共內戰中取得決定性優勢,在戰亂之下席捲大半個中國,並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另一方面,中國國民黨領導的中華民國政府退出大陸播遷來台,從此進入冷戰對抗狀態。

1959年,因領導人毛澤東推動冒進且不符經濟規律的「大躍進」運動,中國陷入巨大的經濟衰退,更在天災催化下出現大饑荒,餓殍遍地。然而,毛澤東卻藉由同年的「廬山會議」,整倒上書直陳大躍進錯誤的彭德懷,展開激烈的黨內鬥爭,更埋下了文革的種子。

同年,西藏發生反抗中共統治的抗暴事件,迅速蔓延,達賴喇嘛逃離西藏,在印度成立流亡政府,其後續影響仍然持續至今。

1969年,在文革動亂之際,中國與蘇聯在邊界的珍寶島爆發武裝衝突,讓全中國民眾在動亂中還得忙著修築防禦工事,中共中央更以預防戰爭為由,藉機將文革中被打倒的幹部大量往外地疏散。不久,中共召開9大,全面肯定文革路線,全黨路線因此徹底左轉。

1979年,中共雖然展開改革開放,但卻發動懲越戰爭入侵越南,雖取得形式上的勝利,卻遭越軍四處伏擊傷亡慘重。此外,參加這場戰役的部份共軍老兵,因未受到妥善安置,近40年後的今日,成為中國境內陳情上訪的主要群體之一。

1989年,中國大學生掀起自由思潮,更形成學生運動。但中共卻在6月4日凌晨悍然出動軍隊鎮壓,血洗天安門廣場,造成震驚全球的「六四事件」,使境內再也未能出現有組織的民主運動。至於中共政權,不但形象一落千丈,更遭到西方國家聯合制裁。

1999年,美國轟炸機對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投下炸彈,造成3人死亡,數十人受傷,不但讓美中關係陷入建交20年來的最低潮,中國國內更在官方默許下,爆發六四事件以來最大規模、以反美為訴求的群眾運動。同年,中共開始強力取締人數眾多的法輪功,造成中國境內的人權狀況急轉直下。

2009年,由於廣東韶關出現漢族、維吾爾族工人鬥毆事件,進而導致在新疆烏魯木齊發生維族聚眾示威、漢族聚眾反制的「七五事件」,引發嚴重動亂。事件雖在軍警強力介入下逐漸平息,但卻成為近10年來新疆動亂的根源之一,至今仍讓中共頭疼。

今年2019年,雖然適逢中共建政70週年,但也正是西藏抗暴事件60週年、六四事件30週年、七五事件10週年,在「逢十」慶祝求穩至上的原則下,中國內部的維穩壓力勢必沈重。

然而,目前中國現實上潛藏的危機,壓力可能高於上述歷史事件的效應。

最顯而易見的,就是經濟指標都出現下滑趨勢,隱藏多時的金融危機逐漸浮現,加上內部的就業形勢欠佳,以及外部的美中貿易戰催化、西方國家圍堵等因素,都對2019年的中國形成考驗。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獨尊地位,在內外不利因素影響下,在黨內是否會受到挑戰,仍然受到外界持續關注。

同時,在政治高壓下、特別是習近平上台以來日趨緊縮的言論空間下,社會上原就潛藏的不滿情緒,是否可能經過一定累積,藉由單一事件而爆發,不但是中共的挑戰,也正如習近平在2019年新年賀詞中說的,中國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


-----------------------------------------------------------------------------------------------------------

【獨立評論】

2019中國面對關鍵時刻十大挑戰 ZT 张英 [16647 b] 2018-12-27 04:30:01 [点击: 3893]
中國逢「9」必大變?2019年中國10大難關 …… 张英 [15764 b] 2018-12-30 04:36:49 [点击: 2724]


~~~~~~~~~~~~~~~~~~~~~~~~~~~~~~~~~~~~~~~~~~~~~~~~~~~~~~~~~~~~~~~~~~~~~~~~~~~~~~~~~~~~~~~~~~~~~~~~~~~~~~~~~~~~

中國面對2019關鍵時刻十大挑戰

亞洲週刊
封面專題

中國面對關鍵時刻 2019十大挑戰
蕭峰
2019年1月6日 第33卷 1期


中國逢「九」必有大變?二零一九年中國將面對十大挑戰:中美貿易戰惡化、經濟下行、朝鮮核武失控、新疆民族問題、拆十字架與整頓教會的反彈、退休軍人抗議潮上升、勞工抗議上升、「一帶一路」受挫、疫苗與食品安全問題、政改問題。當前的難關刺激中國走向更多積極反思,推動全盤改革,推動政治改革,建立真正的權力制衡機制,建立真正的法治社會,形成一種「倒逼」的力量,壞事變好事,邁向更理想的社會。

江蘇常州新年燈會(圖:新華社)

中美領袖習近平與特朗普在阿根廷G20峰會(圖:法新社)

中國「逢九」必有大變?從一九四九到二零一九,七十年來,每逢「九」字結尾的年份,都無一例外出現驚天的變化。一九四九年,中國改朝換代,共產黨建國。一九五九年,西藏騷亂,達賴喇嘛逃亡印度;全國大饑荒開始。一九六九年,中蘇珍寶島之戰;劉少奇被逼死。一九七九年,中越戰爭,中美建交。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西藏騷亂。一九九九年,法輪功包圍中南海;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美機轟炸。二零零九年,新疆爆發騷亂,約兩百人死亡,大部分是漢人。二零一九年,中國將會爆出什麼大事?

這也許只是歷史的巧合。但在二零一八年歲末,就會發現二零一九年危機四伏,內憂外患,不絕如縷。由於國際遊戲規則的突兀變化,中國經濟形勢險峻。這將是全球巨大變化的一年,改變很多國家的軌跡,而中國更是首當其衝,面對一個危險的世界。

亞洲週刊總結中國面對的十大挑戰,發現未來一年是歷史上的關鍵時刻,中國人要對內政與外交的挑戰作出敏銳的反應,要在險峻的局面中,發現智慧的選項,創造過去所無法發現的機緣,趨吉避凶,避免陷入窘困的境地。

二零一九年,中國面對的十大挑戰包括:(一)中美貿易戰惡化,中美關係陷入更大規模衝突的邊緣。(二)經濟下行,GDP增長率下跌,民眾失業率上升。(三)朝鮮核武失控,刺激美國進一步介入,引爆中美衝突。(四)新疆數以十萬計的維吾爾人被關進「再教育營」,引起維族人口與周邊國家不滿。(五)基督教會和天主教會被拆十字架,整頓地下教會引起反彈。(六)退休軍人抗議潮上升。(七)勞工抗議上升,貧富懸殊越來越嚴峻。(八)「一帶一路」受挫,邊境的安全格局惡化。(九)疫苗、食品安全亟待嚴格把關。(十)政治改革如何落實權力制衡、法治與人權。

這十大挑戰,都是環環相扣,從內政到外交,都有緊密關聯。中國的對應之道是走向封閉,還是更加開放?當前的難關,是刺激中國走向更多的積極反思,推動全盤的改革,還是退縮自閉,或是出現義和團式的反應,自大狂妄,而不知道如何冷靜應變?

這都考驗當下的中國決策者,尤其是美國特朗普政府的挑戰來得難以預測,急如狂風暴雪,讓中國不得不匆忙應戰。但中國的最佳籌碼就是啟動龐大的內需,「再槓桿化」,刺激經濟更加開放,也釋放更多民間的活力,在服務業與創意產業上更上層樓,也不忘重施故技,讓「基建狂魔」再度登場,中央提前發放一點六六萬億人民幣(約二千四百五十億美元)的「強力輸血」,地方債務提前開閘,創造更多就業的機會,避免失業大軍成為社會不穩定的來源 。

另一方面,中國爭取更多的技術創新,在人工智能、區塊鏈、雲計算等領域領先世界。最近的華為5G事件就顯示,只要擁有核心技術,即使在外力的圍堵與遏制中,還是可以脫穎而出。英國等歐洲國家,儘管情報部門說要排斥華為,但整個電信部門還是要用華為,因為華為擁有更多的技術專利,而價格也更便宜,性價比更高。

也許從大歷史的角度來看,美國對華的新圍堵其實可以「壞事變好事」,因為特朗普政府的壓力,其實形成一種「倒逼」的力量,讓中國幡然醒悟,要有以下幾項改革:

(1)加強科技的基礎研究,改變以前只是重視應用部分,急功近利,忽視了基礎科學研究。中興芯片事件讓北京赫然發現,在核心科技方面受制於人,一下子就被人「卡脖子」,因而科研的路徑必須往下扎根,才可以開自己的花,結自己的果。

(2)加強與國際市場及規範接軌,降低外國資本與企業進入的門檻。

(3)立法管制對外國技術強迫轉移的舊習,釋除外企疑慮,也贏得國際上的肯定。


以下是中國關鍵時刻十大挑戰的分析:

(一)中美貿易戰惡化,大規模衝突邊緣

二零一八年四月四日發動中美貿易戰,戰況持續,展望二零一九年,亦可能繼續升溫。貿易戰源於二零一八年四月四日,美國對中國價值五百億美元的商品徵收百分之二十五的關稅,中國隨即對等報復,揭開貿易戰序幕,經過歷次談判,結果美國對華關稅的產品清單依然節節上升,背後是美國自狂人總統特朗普上任以來,對華政策丕變。樹欲靜而風不息,中美貿易戰方興未艾,在四月就由「貿易戰」蛻變而成「科技戰」,對中國其中一家最大的科技公司「中興」發布禁止出口令,令仰賴美國芯片的中興頓時停擺,處於崩潰邊緣,懷疑由關稅問題演變成針對「中國製造二零二五」以及「千人計劃」的科技戰,直到十二月初,又通過加拿大扣押世界5G格局最有競爭力的中國民企「華為」副董事長孟晚舟。

中美貿易戰歷次升級,更演變成中美科技間諜戰,中美互抓間諜,船舶重工的孫波涉嫌將遼寧號情報洩漏予美國;美國亦指責中國黑客偷取美國海軍資料以及科技公司IBM、HP的商業機密,一時間諜影幢幢,將中美對抗上升到「間諜戰」級數,成為新冷戰。中美的「龍鷹之爭」表面上是關稅問題,實際上則是美國朝野「中國威脅論」的捲土重來。與此同時,中國積極與歐盟國家、日本修好,更大力開拓亞、拉、非市場,對沖美國制裁中國的損失,對內,中國加速改革步伐,大幅度減稅,舉行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亦修定新版《外商投資法》,更保障外國公司的知識產權。代表中國告別「挑戰與回應」的模式,變成「批判與再造」,重新將中國變成開放、進步的國家,由外在衝擊「倒逼」內部改革。

(二)中國經濟數據下行,考驗經濟穩定

中國經濟走過四十年的急速增長,在二零一八年就面對經濟下行的壓力,中國社科院發表的《經濟藍皮書》更指一八年經濟增長應該只有百分之六點五,是自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以來的新低,而明年中國經濟增長應該只有百分之六點三,遠較過去為低。而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更指出,中國經濟增長率可能只有百分之一點六七,甚至是負增長。這是由於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以及經濟周期的定律,有龐大的經濟下行壓力,由過去「胡溫時代」GDP增長的「保八」,演變為前幾年的「保七」,今日甚至要面對「保六」的局面。

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期間,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就曾指出中國經濟既要提防「黑天鵝」(機率低但風險高的事件),亦要提防「灰犀牛」風險(指風險較大、出現機會亦大的問題),一八年十一月初,中國社科院就指出在二零一九年中國經濟有三個「灰犀牛」風險,分別是中國沉重的地方債、房地產市場持續調整以及美國長期利率增幅超過市場預期,反映中國經濟在過去的慣性之下,積累許多老大難的問題亟待解決,尤其在中美貿易戰發生之後,全球產業鏈遷移加速,更可能引發大規模中國工廠倒閉、轉移,相應的失業、下崗工人問題是重大的社會亂源。

但中國政府亦力挽狂瀾,近日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就代表中央由「去槓桿」變成「穩槓桿」,再變成「再槓桿」,公布數次定向降準、釋放過萬億人民幣的流動性,師胡溫「四萬億救市」的故智,以釋放流動性作為救經濟的手段,支持基建投資。除此以外,「中國製造二零二五」亦會進行到底,讓中國經濟轉型升級加快,並通過「粵港澳大灣區」,打造為世界一流的創新科技中心,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新動力,抵消低增值製造業遷移的損失。

(三)朝鮮核武失控,中美「意外的第三者」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四日,美國法庭裁定美國大學生瓦姆比爾(Otto Warmbier)於朝鮮被虐致死案,朝鮮需要向該大學生家人賠償五億美元,再度使美朝關係緊張。展望未來,朝鮮核問題可能是中國和美國關係「意外的第三者」,於二零一九年可能引發戰爭,朝鮮作為美國、中國的戰略緩衝地帶持續了數十年,中國視朝鮮為東北三省安全保障的前沿陣地,美國則視朝鮮為區域安全的威脅,尤其是朝鮮核問題爆發以來,中美兩國多次就此協商,過去曾以「六方會談」的形式,牽動周邊諸國參與談判,而在一八年朝鮮宣布成功試驗核彈、並取得洲際彈導導彈技術以後,美國則拋棄了過去「六方會談」的框架,逕而直接和朝鮮談判,但一直反反覆覆,沒有太多成果,近日美國更制裁朝鮮高官,禁止他們到美國,讓朝鮮局勢再度升溫。如此反覆的局勢讓朝鮮半島戰雲密布。

美國哈佛大學教授艾立遜(Graham Allison)的新書《注定一戰?中美能否避免修昔底德陷阱》(DESTINED FOR WAR: 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 Trap?)就指出,中美可能因為朝鮮而意外開戰,誤把大國捲涉在其中。「修昔底德陷阱」一直是中美決策者力圖避免的局面,「修昔底德陷阱」源於古希臘的國際格局,新興大國斯巴達與守成大國雅典發生劇烈衝突,最終訴諸長久而殘酷的戰爭。過去,美國國際關係理論大師約翰.米爾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名著《大國政治的悲劇》(The Tragedy of Great Power Politics)認為,大國奉行攻勢現實主義,導致新舊大國必定通過戰爭,以解決霸權歸屬問題。中美長遠而言可能因此爆發劇烈衝突。朝核問題亦是對《核不擴散條約》的重大挑戰,美國是《核不擴散條約》的主要制定者,當它制訂的規則不被遵守,就有可能引發集體擁核的危機,同樣地其他美國參與制訂的規則也失去效力,是國際秩序的集體安全危機。儘管如此,中國依然希望通過和平、協商的手段解決朝核問題,有望與美國進行更多的協商,穩定區域局勢。

(四)新疆教育培訓中心風波,牽動外交關係

二零一八年,新疆治理問題成為國際輿論中心,近日,更有傳聞指新疆的維吾爾族商人兼慈善家阿卜杜勒.加帕爾(Abdughapar Abdurusul)未有參加當局指定的朝聖旅行團,自行到麥加朝聖,返國後被判死刑。「新疆教育培訓中心」自二零一四年開始推行,於二零一六年新任省黨委書記陳全國就任以後更加強化,二零一七年更改組為「再教育轉化中心」,成為推行「伊斯蘭教中國化」的主要工具,當局就稱這是伊斯蘭教「去極端化」的培訓手段、使新疆伊斯蘭教徒溫和化的手段,是和風細雨式的教育手段。但境外媒體就稱「教育培訓中心」本質上是「集中營」,聯合國和多間媒體都指有過百萬伊斯蘭教徒關押在「集中營」,約百分之十的維吾爾族人士被關在其中,當中就包括江蘇蘇寧的足球員葉爾凡.葉孜木江等等。此外,也不斷有回民人身自由被侵犯的傳聞,包括當局派黨員到回民家庭同住、同吃以及同生活的政策。這反映自二零零八年烏魯木齊示威、二零零九年七五烏魯木齊事件以來,新疆的宗教、種族問題依然尖銳,處於危險的境地。

「新疆教育培訓中心」不僅是中國內政問題,也是中國宗教自由、邊疆治理問題,更成為國際外交問題,全球有約十六億人是穆斯林,當中更有許多國家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的覆蓋範圍,無疑更是中國「一帶一路」發展的重要障礙,甚至傳統中國盟友「巴鐵」巴基斯坦的關係出現裂縫,而作為穆斯林國家的印尼則譴責中國的「再教育營」政策,而土耳其等穆斯林國家亦有可能與中國關係因此出現裂縫。中國因此可能需要採取更寬容的宗教政策、多元的邊疆治理政策。

(五)全國天主教基督教整肅與拆十字架風潮

二零一八年,中國基督教與天主教受到當局大規模的整肅運動。近日,成都秋雨聖約教會亦被打壓,超過百人被捕,負責人、著名公共知識分子王怡牧師亦傳出被訴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另外兩名負責人亦被傳控以「尋釁滋事罪」、「非法經營罪」,是中國一八年基督宗教整肅以來,最大規模的拘捕行動。這是自二零一四年浙江強拆十字架之後,最大規模針對基督宗教的打壓風潮。中國在三月開始,將宗教局取消並合併到統戰部旗下,使中國對宗教的管理可以深化到縣以下,包括村、鎮、街道。

中國基督宗教的發展,浙江素有「中國耶路撒冷」之稱,河南則有「中國加利利」之稱,百分之五的人口都是天主教徒或基督教徒,因此這波的打壓就聚焦在中國河南省,不論是官方認可的「三自教會」還是地下家庭教會,都面對打擊,據稱河南已經被拆掉了四千多個十字架,地下教會面對關閉、合併的壓力,網上視頻亦可看見火燒十字架、查抄聖經的情形,即使是官方承認的「三自教會」,反而亦是拆十字架的重鎮,因為有能力建十字架的教會,多數是財力較雄厚的「三自教會」。這不僅是河南省的現象,而是針對基督宗教的全國性行動,北京最大的家庭教會「北京錫安教會」亦被取締。

中國針對基督宗教的行動,也傳包括禁止教會外的宗教活動、不准在教會外戴十字架等等,把教會活動限制於教堂之內。這系列行動懷疑源於中國要重新牢牢掌握中國基層組織的控制權,但也因此要面對中國三千八百萬基督教或天主教徒的抗爭,問題的解決還在當局對宗教自由的態度。

(六)退伍軍人維權風起雲湧

二零一八年,中國老兵維權運動此起彼落,十二月初,山東平度老兵維權就被中央定性為「嚴重暴力犯罪」,十人被捕,反映老兵維權問題的嚴重性。中國退伍軍人有五千七百萬之多,佔了中國人口總量約百分之三點六,是規模龐大的社會力量,近幾年成為社會運動的生力軍。二零一六年十月就曾有數千名退休軍人包圍中央軍委,二零一七年二月同樣有數千名退役軍人包圍中紀委、民政部,通過大規模包圍政府機關,以表達他們爭取轉職安排、退休福利。直到一八年,退休軍人的維權運動依然活躍,每月都有三、四宗數千名退休軍人維權的運動,一八年較大規模的就有六月江蘇鎮江老兵維權、十月山東平度老兵維權,其中鎮江老兵維權,也傳受到武力鎮壓。

老兵維權在一八年打出過兩幅別有深意的口號:「現役不打退役」、「今天的我們,就是明天的你們」,反映出老兵維權格局下,現役武警、軍人鎮壓的難度。而且軍人之間有許多微信、QQ群組聯繫,動員力極高,難以處理。中國當局也深明老兵維權問題的嚴重性,因此在一八年四月就正式成立「退役軍人事務部」,目的是「不能讓英雄流血又流淚」,成立之後,每天都有過千名退役軍人上訪,希望落實退役待遇,成立百日以來就有兩萬三千人上訪,反映問題短期內難以解決。長遠而言,當局仍需要安排更佳的社會分配以及軍人轉職的安排,以確保退休軍人獲得較佳的社會保障,避免大規模的社會動亂。

(七)勞工階級意識覺醒,與學運結合

二零一八年也是中國勞工問題尖銳爆發的一年,最具代表性的是暑假六至八月期間發生的佳士工運。這次工運,是六四之後首次結合學生運動的工人運動,深圳佳士工人原本爭取組建工會,但帶頭工人全數被捕之後,中國高校學生成為運動中堅,中山大學畢業的沈夢雨、北京大學畢業的岳昕、北京科技大學畢業的徐忠良以及南京農業大學畢業的鄭永明接力,成為佳士工人聲援團的領袖,繼續爭取組建工會,他們在深圳、惠州交界處活動,高峰期有數十名學生參加,皆來自中國著名高校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等等,亦有超過三十間中國高校學生參與聲援,是八九民運之後少有的學生運動。

於八月二十四日,所有學生被捕之後,運動依然持續,當局一度要關停各校的「馬克思主義學會」等相關社團,但學生釋放後依然繼續抗爭,大多成功保住該校的「馬克思主義學會」,反映新一代學生政治意識的覺醒,他們積極參與工人運動、老兵維權運動,是中國新型社會運動的中堅。除佳士工運以外,一八年中國還爆發過「全國塔吊司機罷工」等運動,反映中國勞工維權意識普遍高漲,亦代表中國勞工除了經濟訴求外,也需要政治訴求,要求有屬於工人階級的工會。在三年前的七月份中央群團工作會議,習近平亦要求「中華全國總工會」有「自我革新」的勇氣,要更能代表工人階級利益,反映中國勞工問題依然需要通過工會改革、社會分配正義的落實,才能得到解決。

(八)一帶一路受挫,對外基建障礙多

「一帶一路」二零一八年嚴重受挫,在新近的十一月,非洲國家塞拉利昂就叫停中資計劃,預料二零一九年,「一帶一路」仍是風雲滿途。「一帶一路」是習近平上台以來積極推動的國策,旨在走出去,一來讓中國過剩產能輸出,二來則以中國援助基建為核心,擴張影響力。而在二零一八年,中國「一帶一路」的規劃因為各國政權更迭、國際形勢劇變,受到嚴重挑戰,馬來西亞變天、馬哈迪新政府上台之後,就叫停中國援建的「東部沿海鐵路」以及沙巴天然氣管道項目,其餘各國如馬爾代夫、塞拉利昂均叫停相關的基建項目,土耳其更是因為國際局勢的變化,放棄原定由中國興建的高鐵項目,亦有傳由德國西門子接手這筆三百五十億歐元(約四百億美元)的訂單。而中國援建成功的項目,如斯里蘭卡的漢班托塔港等等,興建成功之後當地政府發現無法負擔相關債務,於民主選舉、政黨輪替之後,則將漢班托塔港百分之十的股權讓予中國以及租用九十九年,以解決債務問題,引發萬人示威。

「一帶一路」對外援助的基建多有受挫,源於當地政局不穩,一旦變天,相關項目就有可能面臨叫停。「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亦可能與中國有領土問題,例如印度、巴基斯坦、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等地,更讓「一帶一路」的推進困難重重。當局亦於最近將「一帶一路」由「戰略」改為「倡議」,旨在減低各國對一帶一路的戒心,同時中國當局也需要提高基建援助項目的售後服務水平,兼顧生態環境、當地就業環境,甚至當地的地緣政治格局、原來利益板塊,「一帶一路」才可以更容易得到信任。

(九)疫苗之觴,「中國製造」要信心

二零一八年七月,中國再度爆發疫苗風暴,中國其中一家最大疫苗生產公司長生生物捲入問題疫苗風暴,讓「中國製造」的信心再度蒙上陰影。長生生物生產的百白破疫苗、狂犬病疫苗被查出無效,問題批次達到二十五萬枝之譜,及後更爆出國資委旗下國企武漢生物亦有大規模的疫苗問題,問題疫苗批次更大,有四十萬枝疫苗存在問題,被懷疑除了無效之外,還有可能是「毒疫苗」,可能使接種者致殘、致病,但相關問題有關當局一直沒有全面調查,反而指疫苗只是無效,但各地累積懷疑疫苗致殘、致病的案例節節上升,至少百起以上。

事發之後,肇事公司長生生物受到嚴厲處分,長生生物被強制退市,由上市公司名單上除名,並吊銷長生生物的生產牌照,同時將部分官員免職,以示改革決心。與此同時,同樣涉事的武漢生物則懷疑因為其國企背景就「高高舉起,輕輕放下」,僅以行政處分方式了事,以「偶發性事件」之名就放過了,其餘傳出有問題的「天壇生物」等疫苗公司也沒有被查處,兩家公司待遇之不同,反映中國沒有決心全面整頓中國疫苗亂象,事實上,這已是近十五年第十次較大規模的疫苗問題,很可能也不是最後一次。

疫苗之觴同樣使「中國製造」產生極大的信心危機,本國人民尚且無法用到合格的醫療產品,更難輸出海外,以至讓「中國標準」成為「世界標準」,「中國製造」依然需要徹底的改革,讓製造業受到更好監管,才能產出使人民有信心的產品。

(十)政治改革的憧憬,呼喚權力制衡

面對二零一八年中國當前的發展形勢,體制內的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在十二月的演講,亦認為要進行「稅改、政改、國改」,才可以真正解決經濟問題,認為需要將政府結構精簡、政府開支下降,必須通過政治改革,讓中國的社會治理成本降低,同樣也需要國家治理體制的改革,才可以深化改革真正落實。

知名文化人梁文道最近也撰文《我在麵館裏學到的道理》,談到最近在中國一個三線城市裏,聽到指罵習近平的聲音,認為這是罕有地指向中央以及習近平本人的異議聲音,代表了對中國「威權體制」、「黨國體制」的不滿。這些異議之聲都代表了渴求社會公義的盼望,也明白「七零九大抓捕」、大規模抓捕維權律師等事件是源於中央最高層授意所為,異議聲音因此不斷累積。

在中國經濟飛速發展的情況下,人民更希望「將權力關進籠子裏」、「讓權力照在陽光下」,讓權力受到節制,不致絕對地腐敗,讓人民的權利得到保障,更要讓公權力接受大眾監督,否則人民政治權利的訴求將會化成憤怒,以激烈手段宣洩。另一方面,政治改革是最好破解台獨、港獨的利器,台灣、香港在民主度、自由度以及法治度都遠勝於大陸,要真正爭取民心回歸、拾回中華民族的認同,就需要在人權與法治上與世界接軌,達到台灣、香港的標準。

政治改革由改革開放以來,提了四十年了,習近平部分地回應了這些訴求,進行大部制改革,將諸多政府部門裁撤、合併;積極進行反貪腐,也建立了「國監委」等「以黨管黨」的監察機制,雖然不准「談憲政」,卻高舉了「憲法」。中國進一步的改革仍需要政治的改革,建立真正的權力制衡機制,建立真正的法治社會,讓憲法賦予人民的權利得到真正落實與保障,告別專政、走向民主。■


~~~~~~~~~~~~~~~~~~~~~~~~~~~~~~~~~~~~~~~~~~~~~~~~~~~~~~~~~~~~~~~~~~~~~~~~~~~~~~~~~~~~~~~~~~~~~~~~~~~~~~~~~~~~

獨立評論
所跟帖: 张英 : 2019中國面對關鍵時刻十大挑戰 ZT 2018-12-27 04:30:01
作者: 张英 中國逢「9」必大變?2019年中國10大難關 …… [点击:2724]


中國逢「9」必大變?2019年中國10大難關……


中國逢九必大變?中國2019年再逢10大難關。圖為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美聯社)

自由時報
2018-12-30 12:28
〔即時新聞/綜合報道〕

中國逢「9」必有大變?最新一期《亞洲週刊》觀察,2019年正面臨著十大挑戰,包括「中美貿易戰惡化、經濟下行、朝鮮核武失控、新疆民族問題、拆十字架與整頓教會的反彈、退休軍人抗議潮上升、勞工抗議上升、『一帶一路』受挫、疫苗與食品安全問題、政改問題」;這使得中國正走在關鍵的十字路口。

據觀察,從1949年到2019年的這70年來,中國幾乎是逢「9」字結尾的年份,「都無一例外出現驚天的變化」。
從歷史事件來看,1949年中國共產黨建國;1959年西藏軍民與中共發生武裝流血衝突,稱為1959年西藏抗暴運動、達賴喇嘛逃亡印度、中國開始大饑荒開始。

1969年中蘇珍寶島之戰、劉少奇被逼死;1979年中越戰爭、中美建交;1989年六四事件死傷人數從數百人到上萬人都有報導、西藏動亂;1999年法輪功包圍中南海、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被美機轟炸;2009年新疆爆發流血衝突,號稱中國茉莉花革命,官方出爐數字是死195人、傷1080人,但另有海外媒體統計,指死者就逾1500人,4~5個村子被屠村。


(自由時報轉發)


=====================================================================================================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