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鹤慈   聊城假药门事件 2019-03-13 17:00:00  [点击:6270]
聊城假药门事件,我一直没有说话,

和保姆防火案被舆论曾经一边倒的攻击不同,现在微博上@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等占据优势。至少是我能看到的评论是如此。在舆论一边倒的情况下,如我基本同意现在已占据优势的舆论,一般我不会说话。
我主张保护医药的专利,对电影药神的主题并不赞同,这也是我一直没说话的原因。

现在想说几句:世间的冲突,绝大多数都不是天使与魔鬼的战争,而网络上基本都会非闹成天使与魔鬼的战争。

王玉青是否非法行医等个人问题,并不影响聊城假药门事件的结论,当事人的人品,道德甚至是犯罪,也最多只能是一个参考。别弄成好人坏人的问题,就是别搞成天使与魔鬼的战争。
把焦点集中在此事件中,而不是当事人的其他问题上;就事论事。让事实与逻辑说话,而不是感情,立场说话。

聊城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鉴定结果的假药,是此事件成为天使与魔鬼战争的始作俑者,如鉴定结果只是没在中国上市的药,有可能不会引发后面的风波,山东电视台播出“主任医师竟然开假药”是此事件成为天使与魔鬼战争第二个责任人。

媒体与自媒体开始炒作天使与魔鬼战争。
别为了炒作魔鬼而制造天使,王清伟一家的做法是一般人的做法没什么指责也没什么可赞扬。王清伟原来的化疗方案可以达到治疗效果,暂时不用再吃“卡博替尼”。手里拿着没用的1万多的药,而且如以后需要他们有再买药的途径,出让手里的药很正常。

王清伟一家与买药的段恒真有联系,王清伟给王玉青的药加了400元,王玉青拿到的第二瓶药也比王清伟能买到的药贵了400元。两次药的400元的差价至少是瑕疵。至于段恒真网上很少提及,恐怕很难炒作成天使或药神。聊城“假药”案:是悲情“药神”,还是用药不对症?


聊城“假药”案:是悲情“药神”,还是用药不对症?https://www.meltoday.com/content-101910753530005

这篇文章对影响了我对聊城假药门事件看法,一方面是文章引用了很多材料,更重要的是在农夫与蛇的舆论一边倒时,没看到反驳这些材料的内容。我仍然坚持对此事件的看法:世间的冲突,绝大多数都不是天使与魔鬼的战争,而网络上基本都会非闹成天使与魔鬼的战争。

兼听则明,不懂医学不能判断对错真伪,希望懂医学又不同意下面文章的反驳,这篇文章至少是又大量的细节的事实陈述,引用了不少材料,一般来说,说的多就容易错的多。希望就其文章的具体内容,同样用事实反驳。



把段恒真吹捧为药神天使的回避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她从印度是用什么价格买的药。没查到卡博替尼在印度的价格,查到的是说美国原装是8万多,印度不到美国价格的十分之一,而她买的是连印度或孟加拉都没认可的黑药,更便宜,如报道属实,段恒真一买一卖的差价至少是三到四千,这无法用给亲戚朋友帮忙解释。

段恒真买卖的还不是印度生产的仿药,而是孟加拉生产没有得到孟加拉药监局认可的黑药。到今天仍然把她吹捧为救命天使的@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 等 请多看看不同的声音。



让人纠结的假药——卡博替尼(XL184)https://zhuanlan.zhihu.com/p/50318451



号称孟加拉生产的卡博替尼仿制药,有20mg和80mg两种规格。但是在孟加拉药品监督管理局网站上却查不到这个产品的信息,甚至在制药厂的官方网站上都没有这个产品的介绍。

因此,我特意派人在孟加拉当地去调查这个药品,但无论是当面交谈还是通过在线联系的方式,制药厂的工作人员对这个药都是三缄其口,既不承认是该药厂的产品,也不否认。但是私底下却可以从该药厂买到该产品,说明该制药厂的确在生产这一款卡博替尼仿制药,只不过还没有去孟加拉药监局注册,而且从他们的态度上来看,也没有去注册的打算。


更要命的是,印度仿药中,不只是有未经过孟加拉药监局认可的非法药,还存在大量印度生产,或印度与中国合作生产,甚至就是在中国生产再运到运到的假药。



转发:印度仿制药代购揭秘:大卖家月流水700万,普通患者难辨真假

我舅舅生病时是从印度代购那里买的易瑞沙,3000多块钱一盒,到了印度之后我才知道,易瑞沙在药店的价格折合人民币是800元一盒,”做印度药代购生意的王倩告诉有槽。她还补充说,今年易瑞沙在印度又降价,只要600块钱了。

“印度有一个挺出名的药厂叫赛诺(Cyno),它不被印度政府所认可,也没有一个实际地址,”拉杰夫说,“它找了一些印度厂家和中国厂家合作,自己做药,然后还仿制Natco公司的瓶子和盒子,这样的话就更便宜,然后冒充Natco公司的产品出售。它的纯度没有Natco公司的那么高,但也有一些效果,现在做这种的中国人特别多。在中国弄一个半年的旅游签证,然后在新德里做赛诺的生意”。

另一位做印度代购生意、微信公众号“唐云月”的号主张先生也向有槽证实,有中国药商在印度将原料药直接包装在网上出售。一些病人家属介绍,目前各类肿瘤药物都出现了针对“超A货”的“A货”,比如易瑞沙就出现了“杭州版”和“越南版”,而且据闻这种在杭州地下工厂加工的易瑞沙外观仿真度极高。这些药制作完成后,会发往印度完成包装,就如同在阳澄湖里过了一遍水的大闸蟹一样,它也完成了从中国制造向印度制造的转变。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