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aops   再和老饭同志谈谈社会主义 2019-03-30 13:46:20  [点击:5699]
这次还是要从残疾人谈起。 残疾人问题是一个切入点。 把残疾人问题谈清楚了,其它的问题,如,儿童问题,老年人问题,医保问题,年青人教育问题,难民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了。

美国是一个自由国家,人民有言论自由。 老锣,老饭等黄川粉同志有什么观点,比如社会达尔文主义之类,尽可以发表,不必遮遮掩掩。早在古希腊的时候,在斯巴达克生下来残疾的婴儿是不准养活的. 要扔到山里去喂狼。 直到近代,也有纳粹给残疾人绝育,中共大规模强迫堕胎等等。但我不认为社会达尔文主义是道德的, 我不认为残疾人就应该自生自灭,我不认为一个残疾人命运悲惨的社会是一个伟大的社会。 我认为残疾人有权利有尊严的活着,有权利得到社会关心和帮助。


我同情残疾人,但我不会像高智晟那样去给残疾人送饭,更不会像我们伟大的老锣同志那样把残疾人接回家里。 我没有那么伟大。不用说残疾人成千上万,就是一个我也受不了。 但我不在意拿出我收入的一小部分给政府,这个叫做税收,由政府承担照顾残疾人的工作,这个叫做“福利”或黄川粉叫的“社会主义”。 我对残疾人的帮助固然是微不足道的。 但我相信,不必每一个人都是什么修女,只要每个人都愿意奉献出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爱心,这个世界就会是一个很美丽的世界。


我愿意交税给残疾人福利,还不仅仅是基于人道主义的同情。

我不像老锣,老饭等黄川粉同志。他们个个腰缠亿贯。 他们这辈子注定不需要从政府得到任何帮助。 他们最担心的是社会主义的政府从他们的腰包里把钱掏出去给别人。比如,拿出一毛钱给美国的残疾青少年去参加特殊奥运会之类的。他们最怕这个。 他们每天闲着没事干,从网上各种中国人的“自媒体”里得到各种莫名其妙信息,然后痛骂各种各样的吃福利,各种各样的社会主义。

我是一个工薪族。 我每天都在没日没夜地工作。 几十年如一日。 直到今天还在为得到更多的工作点数而努力工作,这样就可以避免像我们的老格同志那样去申请什么老年住房“福利”。

如果有一天,倒霉的事落在我的身上, 不能再工作。我,我的家人,尤其是我的未成年的子女也可以得到政府的帮助。 这个叫做social security. 老锣,老饭等黄川粉同志当然可以把这个叫做别的什么东西,比如社会主义之类,whatever。


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本坛有一个叫马兰的网友。 她在念书的时候得了重病。 她没有付医疗费,因为她没有钱。是美国政府给她付的钱。 其实这事也曾经发生在我的身边。我念书的时候,一个中国同学也了病。 没有医疗保险,不敢上医院,硬挺着。 最后生命危险,住了好多天医院。 巨额医疗费账单。 当然也是美国政府付的钱。

马兰女士为这事非常感谢美国。后来她还上了一个帖子,大意是,美国很好,除了税高,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但想到自己也享受过“福利”,也就没有任何事情可以抱怨的了。

马兰女士和老锣,老饭等黄川粉同志的区别是,她收下了白左给她治病的钱,同时,她也收下了白左的compassion.

虽然,老锣,老饭等黄川粉同志们都认为马兰女士就应该去死。 但我还是很高兴的看到马兰女士活着,而且活的还很好,还在回馈美国社会。

最后要指出的是,我们的钱并没有白出。 美国的残疾人确实有尊严的活着。他们不仅仅从政府拿到生活费那么简单。 美国有各种各样便利残疾人的设施。 任何地方都有残疾人停车位,残疾人厕所,残疾人通道。 残疾人做轮椅可以上公共汽车。高度残疾人甚至可以开车。

美国有很多残疾人身残志坚,坚持工作,尽量不成为国家的负担,还为国家做贡献。 我工作的公司就有这样一位。 我曾经在停车场远远的看着他坐着轮椅上了汽车,开走了。我至今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开的车。 每当看到他用嘴里叼着的棍打出来的邮件,都感到一种由衷的钦佩。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