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张鹤慈   聊城假药案,在卡博替尼合法上市的美国陈宗祥医生同样难逃被惩处 2019-04-02 20:23:18  [点击:9712]
如在卡博替尼合法上市的美国陈宗祥医生同样难逃被惩处。陈医生以【我觉得这个药,可能对他有效】把卡博替尼写进了病历,他缺少的是一张病人或家属签名的知情同意书。

知情同意书可尽量写卡博替尼的优点,但必不可少的是要说清楚卡博替尼的来龙去脉:
2012年,美国FDA批准卡博替尼用于治疗转移性晚期甲状腺髓样癌。
2016年美国FDA批准卡博替尼用于治疗既往接受过抗血管生成治疗的晚期转移性肾癌患者(二线治疗)
2019年1月,美国FDA批准卡博替尼用于先前接受过索拉非尼治疗的晚期肝细胞癌患者(二线治疗)。7年只批准了三种癌症,而王玉青父亲的膀胱癌和肺癌都不在美国FDA批准之中,就是在美国,医生也不允许给膀胱癌和肺癌病人随意使用卡博替尼。

第二必须告诉病人药的风险与副作用,卡博替尼也有不良反应。在治疗肝细胞癌中,常见的不良反应为腹泻、疲劳、食欲下降、手掌/足底红斑、恶心、高血压和呕吐。

在这两点写清楚后选择权在病人和家属手里,让病人明白卡博替尼并不是救命药,而只是死马当作活马医的一次博弈。

【可能有效的靶向药】?可能有效的另外一个说法就是可能无效;更别提可能的副作用。陈医生理亏还在他采访时说的【我觉得这个药,可能对他有效】病人家属应是相信有效,才会化上万买药。君子不轻诺,是因给虚假希望后会造成的后果。

【中国的大多数晚期患者在现有治疗手段都无效的时候都等死吧】?现有治疗手段都无效 去跳大神,吃香灰?现有治疗手段都无效后,医院只能是尽量减轻病人痛苦【在家属患者迫切需求治疗】?如实禀告没办法,就是病人与家属同意做小白鼠,医生也无权这么做,陈医生的辩解是可能有好处,可能两个字太轻佻。

【谁也没否认陈医生的问题】?自己去看看网上有关假药与陈医生的贴,你就知道几乎一致的不只是认定陈医生没问题。而且是悬壶济世的天使,如果说有错也是做了农夫与蛇里的农夫,太善良了。

我指出陈宗祥医生有问题,并不需要证明 王玉青就没问题。而有些人为证明王玉青有问题,就非要否认陈医生段恒真存在问题,退一步就是陈医生段恒真的动机都是善良的,也不能就保证行为没问题。更何况动机是看不见的;世间冲突,绝大多数都不是天使与魔鬼的战争,而网络上基本都会非闹成天使与魔鬼的战争。

我真的感到很遗憾,一些人如此迅速的走到了他们原来反对的人的一边。双方都闹的法院后仍造舆论干预司法,甚至人肉律师。王玉青找山东电视台压聊城,他们把反对山东电视台的希望寄托在中央台,环球时报;造舆论影响更高的官,一百步笑五十步。

陈医生推荐王玉青女士购买的“卡博替尼” (Cabozantinib Tablets)抗癌药,药品外包装可以明确看出这款药品的生产厂家为印度制药公司卢休斯(Lucius),但这家公司早在2018年被媒体曝出是一家“未注册的黑户药企

----------------------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消化内科张晓东主任说,“如果聊城陈主任在推荐用药前,对卡博替尼在膀胱癌和肺癌有哪些临床研究、适应症、疗效和不良反应如何等,与患者和家属进行了充分沟通告知,并在病历上形成文字记录,签署知情同意书而病人家属依然自觉自愿使用这一药品,可能会好很多,一般家属也不会状告医生,但我还是要告诫肿瘤医生,对循证医学级别不高的药物不建议推荐。”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病理及实验医药系研究副教授:现代医学之所以是循证医学,就是需要有临床证据,而在临床试验获得临床证据之前,都不会批准使用该药物来治疗其他任何癌症。
即便一个药物正在用于某种癌症的临床试验,在试验结果正式出来之前,也不能认为该药物就对治疗此种癌症有效。在不少患者看来,癌症就是一个病,他们已经习惯了包治百病的神药宣传。但显然,这是错误的。
虽然卡博替尼在美国已经获得正式批准,但对于超出上述几种癌症的治疗,都属于超适应症使用,FDA盯得很紧,医生也很谨慎。对于某些已经获得临床试验结果,但是尚未获得FDA正式批准的适应症,如果为了挽救患者的生命而建议使用,都会先跟患者签订很明确的“知情同意书”,避免以后不必要的法律方面的麻烦。在这种情况下,商业保险一般不会为治疗买单,需要患者自己负责费用。

-------------------------
暗访印度药代购 聊城“假药”案的卡博替尼还真是假药
陈医生推荐王玉青女士购买的“卡博替尼” (Cabozantinib Tablets)抗癌药,药品外包装可以明确看出这款药品的生产厂家为印度制药公司卢休斯(Lucius),但这家公司早在2018年被媒体曝出是一家“未注册的黑户药企”。

为了求证药厂真实性,健康界根据药品外包装显示的位于斯里兰卡的公司信息,通过斯里兰卡政府公司注册部官网查询这家公司注册信息。结果显示,斯里兰卡制药公司Lucius,在政府机构并无注册,是一家典型的黑户企业。

并且Lucius官网和药盒上标注的斯里兰卡药厂地址根本不存在,谷歌地图的查询结果是未找到。而且其药盒上所留的药厂电话拨通的连接是当地一个银行的呼叫中心。所以,Lucius在斯里兰卡的药厂是空壳。

印度当地一家大型药品流通企业Applo公司的采购负责人了解到:Lucius的前身叫SP Labs,它是印度制假分子用地下化工厂合成的低廉原料药简单压制装瓶后,通过众多的非法代购等渠道仅卖到中国市场,同时,为躲避监管,Lucius经常变换药盒上的厂址。以前以SP Labs名义生产时,药盒上的地址印的是孟加拉一处荒地。被印度监管部门处罚后,又将药厂改为Lucius,并将厂址更换至斯里兰卡。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