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玉秋   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向冒牌博士开炮 戳习近平心窝子/轉載 2019-04-08 09:14:43  [点击:1594]
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向冒牌博士开炮 戳习近平心窝子/轉載

自由亚洲

本月一日,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建议公开中国大陆上所有博士论文以辩真伪,立刻被外界认为是剑指习近平。一家网络媒体以《北京教授向冒牌博士开炮 剑指习近平 来头太大了》为题报道说:在一则4月1日转发的微博中,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杨帆建议,应清查改革开放以来所有博士论文,他说“现年60岁左右的博士们,他们的博士论文都没有公布,授予他们博士的单位也不允许其他人去查,不知是根据什么规定?”杨帆建议,中国社会科学院,教育部,中国科学院要承担取消假学位的责任,法院也应该受理这样的诉讼,“要允许公众去自由查阅所有的博士论文,依靠群众进行检举”;“这些二三十年前的博士们,许多人早已身居高位,捞足了利益。” 杨教授指出:“不懂存量,就不能禁绝增量,不公平的事情,在历史,人心里,总是站不住脚的。”杨帆呼吁说:,“所有的论文都是公共产品,是获得个人升迁的重要条件,绝对不可以有造假”,“所有博士论文,必须在教育部‘知网’等网站公布,博士学位授予单位,应公开所有博士论文,允许公开查询,复制,不得为他们保密,保密就说明有鬼。”

杨帆此言一出,北京知名学者荣剑立刻发表评论:“中共现在有两个不敢公开,一个是财产不敢公开,一个是博士论文不敢公开。可以断言,凡是当官期间获得的博士学位,十有八九是找人代笔,那个代笔的十有八九是抄别人的或抄自己的。因此,只要审查博士论文,肯定露馅。杨帆建议审查40年来所有博士论文,打死他们也不敢实行。官员博士论文已成了国家机密。”

不久前刚刚在我们自由亚洲电台和网站上刊发并播出的《翟天临事件又戳了习近平的心窝子》,以及在此之前的另外一篇文章《习近平靠录音磁带“修成”“法学博士”》都已经介绍过,其实习近平的法学博士学位及论文自从他还是国家副主席的时候就开始广受质疑,两年多前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发表专文再次推动此质疑之声浪,文章甚至认为习近平上台之后打压网络和微博就是始终担心网络和微博的力量有一天会涉及到他的学历问题。该报道说,“因为习近平自己高叫反腐, 但上台之后却从没有谈到文凭和学历反腐, 他自己在此问题上心虚。“该报道文章作者所以报导揭露习近平博士学位问题,因为他们已拿到习近平博士论文的复印件;而网上只能查到习近平博士论文的500字介绍, 检索不到原文。从学术角度讲,这篇长达161页的论文不但漏洞百出,且缺乏原始调研结果,很可能是综合官方调查报告和外国研究成果后,由专人以马列主义理论词汇合成。中国已建立“博士论文检索系统”,但习近平的论文就是不进入这个“系统”,这本身也说明“习主席”可能心虚(不是谦虚),知道自己的文章是 作弊的。

所以,如今杨帆一句“保密就说明有鬼“,绝对会令习近平本人及所有政治打手们一致认为是直接针对习近平的再明显不过的”高级黑“。

说起来,笔者本人可能是最早在海外介绍杨帆其人的。中国大陆的四川人民出版社一九九一年曾出版了一本书叫《共和国的第三代》,作者就是我们今天所要介绍的杨帆。此书出版的次年,笔者即在《中共太子党》一书中介绍了杨帆的这本书和他与薄一波家庭的亲密关系。

日后杨帆自己曾向就文革问题采访他的香港记者详细炫耀过自己的“红二代”资历:文革爆发时正在北京著名的四中读初中,与刘少奇的儿子刘源、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成是小学和中学同学。上山下乡期间到山西插队,后病退回城失业两年、工厂八年。 1977年在恢复高考以后,26岁才重新上大学,直至经济学博士。当时的一家香港报刊介绍杨帆说:杨帆从小是学习尖子,“我智力特好,学习拔尖,出身也好,又红又专。”他跟刘源、薄熙成从三岁一起上幼儿园,小学一起上北京实验二小,中学一起上景山学校,三人一直要好,直到初二时中断学业上山下乡,“刘源家最惨,死了爸爸;薄熙成死了妈妈。”而对杨帆来说,最大损失是中断学业。在当时四中实验班,杨帆两年学完三年数学,如果顺利,应在十七岁左右上北京大学或者公派法国留学。“如果没有突如其来的这场文革,我应该在二十六、七岁成为留洋博士,结果这一耽误就是十年,二十六岁才重新回到学校上大学,可谓深受其害。”杨帆自称。

杨帆当时撰写和出版《共和国的第三代》的目的之一就是要从政治上捧红他的同学和发小薄煕成。杨帆在《共和国的第三代》里把薄熙成、刘源等人写成了“第三代”人里的政治家,而把许多知识分子和平民出身的“第三代”人写成了思想家和企业家,并引用薄熙成的话,要“殊途同归”,使这所有“第三代”人重新形成共识。

早在一九八九年四、五月间,薄熙成先後两次在北京燕京饭店请了二十多位中、小学同学吃饭,杨帆均都到场。当时杨帆即表示要为薄熙成写一本书,这就有了后来的《共和国第三代》。杨帆在书中阐述他的理论说:“二十年前的干部子女和知识分子子女、平民子女的关系,在一定程度上说,已经转化为新兴政治家、思想家和企业家的关系。新一代领导阶层有必要达成共识,特别要处理好和知识分子的关系。在中国历史上,长期出现‘贵族化’和‘儒家化’的斗争,而社会的最终稳定,是成功地用平等竞争的科举制,把知识分子吸引到统治阶级方面来,这就扩大了政权的阶级基础和社会基础。”

杨帆在书的前面还说,以薄熙成所说的“殊途同归”为题,“也就是今天这本书的由来”。

不过就在杨帆的这本书出版后一年多,薄一波子女们便进行了重新分工,一度仕途比薄煕来更早看好的薄煕成因为学历不高,又不愿意象习近平一样“在职读博“所以及时下海,政坛发展的重担全家一致认为应由兄弟姐妹里学历最高的薄煕来承担。

正如当时的北京政界所传说,一九九二年中共十四大召开之前,邓小平,陈云,薄一波等政治元老们已经就“一家出一个副部级”达成私下协议,故薄家既然出了薄熙来这位当时的副部级,薄熙成就需要面临“柳暗花明”的选择,总之是自称不图“名、利”的薄熙成终於在一九九二年中共十四大前后公开宣布放弃了政治名望的追求,转入商海,追求商业利润去了。当时,薄熙成曾解释自己弃官从商的理由:“高干子女不一定非要守在从政这一条路上,尤其是中国全面走向市场经济的今天。”

薄煕成下海后,杨帆的吹捧目标也从薄煕成变成了薄煕来。薄煕来主政重庆期间,曾经有一本《重庆模式》出版,杨帆是三名作者之一。曾自我介绍说“我是《重庆模式》一书第二作者和主要策划者。我们的书肯定重庆前三年成就,意见方面,是以积极的建议和规劝方式提出的“。按照该书另外一位作者苏伟的说法:” 作为著名经济学家的杨帆,可以从更深的根源挖掘‘重庆模式’的内涵,从更高的层次分析‘重庆模式’对中国与世界的影响。“

杨帆为中国经济出版社所写的《重庆模式》一书的序言取标题为《 中国发展的新起点、新转折与新模式》。文中吹嘘说:“中国共产党之所以伟大,原因之一,正在于她能够一次又一次地将西人常以为截然对立、国人也多以为如风马牛的对立面结合起来、统一起来,创造出一个又一个的奇迹。······如今,中国共产党又创造性地开始将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结合起来、统一起来。’重庆模式’,就是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结合得比较好的一个模式,是共产党组织将自己的本性保持、发扬得比较好,而社会活力也比较充分迸发的一个模式”。

” 历史唯物主义认为:历史是人民群众创造的,‘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但作为人民群众的代表,杰出人物对历史的发展也起着独特的巨大作用——虽不能决定历史本身,却能决定历史事件。因此,说到“重庆模式”,就不能不说到带领重庆各级党组织、各级政府和3200万重庆人民创造出这一新模式的重庆主政人——薄熙来。“

“薄熙来是我们党、我们国家很少的‘个性官员’之一。为什么‘个性官’”少?从历史上看,是由于受儒家思想的长期熏陶。儒家要求所有的官员都要遵礼教、守礼制,因此,官员的个性都被“吃”得干干净净,这是历史基因,也影响着我们现在。从现实上看,每一个共产党员都要讲究高度的组织性、纪律性,这是共性。这本来是党性的要求,但是这个共性与人的个性也形成一对矛盾,绝大多数官员的个性都被共性淹没。薄熙来,则是把和共产党人的共性和杰出人物的个性结合得比较好,并统一到较高党性的我党高官之一。个性突出,不管在何时、何地,自然都会有争议。但人的个性的自由而充分发展,这本来就是马克思主义的真谛,是社会主义发展的一个方向、一个本质、一个追求,又能与党性统一起来,对党,岂不是党之大幸;对人,岂不是人之大幸!“

从如上对“重庆模式“和薄煕来本人的狂热吹捧内容看,有充分的理由认为这位杨帆对薄煕来的倒台一直都是怀恨在心。

薄煕来被“审查”后不让,薄煕成即发出短信给包括杨帆在内的政商学者朋友说:“薄熙来案已经被中央做实,大家各自保重,不必再努力。”

五年前本专栏曾播发和刊登过《习近平自幼就敬畏薄熙来的故事》,说的是薄熙来受审之前笔者即已经收到过一个关于薄熙来、谷开来和王立军之间“友情互动”的“段子”,说的是王立军被中纪委和国安部收押之后交待了大量薄熙来的“政治罪行”,其中之一就是他当面阿臾习近平却又在背后诋毁和贬低习近平,具体内容是薄谷开来曾亲口告诉他王立军,说薄熙来问谷开来:“习阿斗要君临重庆了,你是不是也要见一见?”

薄熙来打小就看不上习近平的说法,笔者早在习近平还在福建当地委书记时即已经听说。当时是因为笔者的一本《中共太子党》招致读者反馈无数,其中之一就是一位“太子圈”内的人士亲口向笔者讲述的自己没有哥哥的习近平小时候是随着薄熙成和薄熙宁称薄熙来为“二哥”的,自幼喜欢踢足球的习近平被全家逐出中南海之前的惯常玩伴是薄熙成和薄熙宁,而对当时身材也比他习近平高出一截的薄熙来只有仰视的份儿。幼时的敬畏决定了日后的习近平一旦被薄熙来“辅佐”,肯定就真得成为“阿斗”了。

《习近平自幼就敬畏薄熙来的故事》刊发于2013年8月,次年即2014年4月,杨帆在接受海外《大事件》杂誌专访时说: “以前,确实是这样,他们都奉薄熙来為二哥。原来的薄熙来、习近平、王岐山,俞正声、刘源这些人确实是存在相当密切的关係。从我对他们的瞭解看,他们确实有想挽救党国的意思。实际上,薄习之间也没有什么大矛盾。”

如此说来,如今杨帆公开声称不敢公开博士论文“就说明有鬼“,明摆着就是在叫板习近平,谁叫他习近平对自己当年的二哥薄煕来不仁不义来着!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4-08 09:21:04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