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2019-04-10 21:46:17  [点击:1221]
儒家的突围和中华的曙光
—《曙光》序

能破能立,大破大立,破立并重,这是君子的文化责任。破,就是以正知正见展开突围之旅,既突破种种不正不义不良不善的观念困扰,也突破某些不适宜、不妥当的理论局限。《曙光》就是一个当代儒者十几年来思想突围的成果。

作者突围的重点,首先是突破王财贵先生掀起的读经运动的局限。本书第一部分就是对纯读经模式以及存在的问题的反省和解决办法的思考。

王先生以孤臣孽子之心,推广读经教育二十余年,也是一次影响颇为广泛、意义颇为深远的文化突围。作者曾经追随王先生的教学足迹,视之如师,事之如师。然在教学实践过程中,逐渐发现纯读经从理论到实践都不断暴露出种种偏颇错误,遂直言不讳地指出来,并在教学中修正之。

作者具体意见请阅本书,兹不详论。东海旁观侧击,也发现老大纯读经法的一些问题,曾在东海微言(微博之言)中指出过三点:一是过于“老实”,将兼顾才艺爱好、基础知识教导乃至识写字统统视为不老实;二是过于大量,一味强调多读多背,每天读经时间八小时以上;三是不纯,让少儿读背佛道经典很不适合。

对学童道德要求过高,对气质之性过于严厉,或是一些有佛化倾向的私塾的通病。其实,士君子之喜怒哀乐,亦难免有“发而不中节”的时候;在抵达圣贤境界之前,人的言行不可能时时处处中正无误,何况儿童少年。对他们更应有“小德出入可也”的宽容,更要有气质千殊万异的欣赏和导良。

私塾之教,当宽严结合,以宽为主。朱熹说:“孔门教人甚宽,今日理会些子,明日又理会些子,久则自贯通。如耕荒田,令日耕些子,明日又耕些子,久则自周匝。”(《朱子语类》)教成人、半成人尚且甚宽,何况孩童,更应根据他们的心理特点与接受能力循序渐进。

作者不仅在崇儒塾教的教学实践中避免了上述问题,并且通过多种方式对纯读经法展开批评,向王先生进谏。作者认为,这是“尽弟子事师无犯无隐之道”,是为了让王先生所传读经之教,愈发完善合理健康地发展。

然哉然哉。东海以为,对于师友,无犯固然最好,无隐才是关键。有时候“有犯无隐”的事君之道也可以用于师友之间。孟子说:“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孟子离娄上》)李二曲认为这句话也适用于师友:“责难陈善,不特事君宜尔,即事师交友亦然。”责难于君谓之恭,责难于师友也是一种恭敬。

世人多不喜听真话,不喜他人批评异议。殊不知,真话直说、责难陈善是对听者最高的尊重,是视对方为能听真话、能纳谏从善的君子人。重道尊师,当仁不让,道德挂帅,唯理是从,这是师生和朋友之间最正常而高质的关系。

老大纯读经法问题不少流弊多多,但某些人反思过度,过犹不及。某些来自外部的批判更是上纲上线,充满敌意和恶意。读经方法不当,不会比不读经和读邪书更有害。儒经特别中正,大中至正,开读有益。读经方法不对有问题,学习内容不对更成问题,那才是关乎正邪善恶、大是大非的原则性大问题。

而作者作为读经运动的重要倡导者和纯读经法曾经的实践者,其反思和批评既有切身体会的深度,又保持着有礼有节的分寸。其突围是突破纯读经的局限,与那种恶意批判和全盘否定性质不同。

如何突破纯读经的局限?作者的办法是反本开新。反本,就是参考借鉴古代私塾教育,从诸多私塾教法中归纳千古不易的共法,以作为现代私塾读经的原则性指导。开新,就是在传统的基础上开出适合时代的私塾教学方法。作者结合古代私塾教法,发明了崇儒塾教法。本书第二部分就阐述了崇儒塾教法的主要理念和实践,第三部分则对崇儒塾教法实践过程中的一些常见问题的解答。

崇儒塾教法,有两方面借鉴了传统私塾的经验:一者观念方面,强调因材施教和目标管理;二者教法方面,主张循序渐进、读解并行和经史合参。如此,学生对传统文化之了解深入,对文言文之阅读理解能力,对古圣贤精神智慧之把握,皆在其中矣。

崇儒塾教认为,读经之量,应由少到多,由四到五(由四书到五经);解经之义,宜由事到理,由浅入深。总之适度为佳;教育当宽严结合,以宽为主,根据少年孩童的心理特点与接受能力循序渐进。在经典选择方面,只读儒经不及佛道。

纯读经在内容上恰恰不纯,所读之经包括佛道经典。佛道不无可取之处,然非少年儿童所宜。非常认同吴元士《从“读经”到“学儒”,私塾教育渐入佳境》一文的观点:私塾教育的唯一之路就是学儒;私塾教育,不学儒不应该称私塾,不学儒不足以称教育。这是崇儒塾教的共识。

东海参加过崇儒年会两次,参观过广毅的学堂两次,亲眼目睹了崇儒塾教法的成果。在与孩子们交流时,从所提及的问题可以体现出他们思路的开阔、思想的活跃和思考范围的广泛深入。

每次崇儒年会都有才艺表演,让各地随家长或堂主前来参会的读经孩童纷纷展示才艺,交流心得,精彩纷呈。记得其中一位14岁女孩的演讲为《一位读经孩子的告白》,学儒两年,其见识、志向和风范已卓然不群。东海当时恭喜她的母亲,“想培养出一位儒雅的淑女”的心愿得以实现。

这些孩子们从小“立圣贤志,读圣贤书,明圣贤道。”令人惊喜。志者士心也。能否立志,如何立志,志向何在,直接关系着人生的方向和所能抵达的高度。无志则无气,志卑则品卑。唯有立定圣贤之志,才能建立君子人格,上达圣贤境界。

崇儒塾教法,古今合璧,别具特色,其理论和实践无疑是现代私塾教育渐趋成熟的一次跨越式升级,在私塾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并可以代表现代私塾教育最正确的道路。我曾在《崇儒学刊》创刊词中指出:

“读经运动的兴起,预示着儒家历劫百年终归来。崇儒塾教奇兵突出,则对读经运动起到了重大纠偏作用。说崇儒塾教为奇兵,是形容其作为后来之秀的别开生面。在教学方法上实为堂堂之阵、正正之旗,可以代表读经教育的正宗。崇儒派与其它读经私塾有两大不同:一是只读儒经,不及佛道经典;一是读解并行,经史合参,明事理辨是非。这两点合情合理,合乎孩童的心理特点和成长规律,又与传统私塾一脉相承。”

作者的思考和思想突围并不局限于塾教,也辐射、深入到社会层面。如何以儒家精神义理应对和解决当下的社会问题,如何为儒家宪政的实现寻找可行之道,儒家在现代社会该以何方式参与到大众的日常生活中去,如何儒化曲阜和中国,如何解决高校教育存在的种种问题,如何统一两岸,诸如此类政治社会问题,作者都有自己独到而深入的思考。

一个光明俊伟的人物,自有其相应的人生快乐和生活美好。本书中,作者结合自身的生活体验,形象地反映了现代社会一个儒者的工作生活方式和喜怒哀乐种种。作者能够成功突破种种内外围困而成为儒门先驱,既有赖于其丰厚的思想积淀,也离不开其充沛的道德内力。作者好武侠,尤好金庸,曾表示自己最喜欢的武侠人物是郭靖。郭靖忠厚老实,胸怀博大,意志坚强,重义重信,不愧为为国为民的侠之大者。我相信,作者也会成为为国为民的儒之大者。

作者突围的努力鼓舞了崇儒塾教群体,也鼓舞了我,让我对儒家复兴的曙光有了更深入的领略,对中华文明的重建有了更饱满的信心。其实,儒家复兴本身就是一种综合性的突围,需要突破流行的思想观念和现行的政治体制的重重围困,还需要突破儒家个体及群体的某些局限。愿每一个儒生都成为不断突围的勇士。特作一联与广毅及儒友们共勉:

毅以进德,弘以居业;
德崇惟志,业广惟勤。

此联嵌广毅之名,集古人之句。上联出自元许有壬《弘斋记》,原话是:“按曾子之言,弘与毅不偏举也。毅如乾之健。弘如坤之广。毅以进其德,弘以居其业。”下联出自《尚书•周官》,意谓功高由于有志,业大由于勤劳。

吾儒事业弘大,需要大破大立,既破既立,突破为了建立,突破就是建立。建立仁本主义五观,树立儒家文化大旗,为己立德,为儒立功,为天下后世立言。星火已经密布,终将燎原彻天。中国终将归儒,未来属于我们。是为序。2019-1-22
首发于《崇儒学堂》公众号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