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孙丰是也   讲一讲“还原” 2019-05-05 23:17:31  [点击:5481]
讲一讲“还原”

认识须借助说话,话的最小单位是词,词即思维所用的概念。概念的形成首先须对象进入意识,也就是被直观。直观就是感性被对象所剌激,对象便在意识里留下印象。印象能够存于人脑是因人天然就有感觉的能力,感觉造成了直观。印象促使知性活动起来,从知性里产生岀概念来储存并反映知识。这证明一切知识都必须先被直观,就是被感性所觉察。 - 而后知性来思维直观所得的印象,产生出概念储存并反映思想,因而概念就是知识可见知识是从感觉即从印象的输入开始,能感觉印象就是经验,所以人类的知识都起源于经验。

初生人是一张白纸,什么知识都没有。白纸至少还是纸,还有白色,初生人连白纸都算不上,就是个空洞,任凭周围事物在空洞里又画,又涂,又写,这才由经验习得了意识,成为能知识的人。

在已经的知识中,有一些怎么搜也寻不出根源,怎么证也证明不了做为知识它的有效性。挂在党头们嘴上的“党性”,就是谁也说不出“党性”之做为知识它反映的是什么。马,列,毛......所说的是把自的的意志强加在这个词上,他们赋予给这个词的意义其实就是他们的私欲。在他们的观念里根本就没有“党性”是个字面,是字面就储存知识,这个字面所储存的是个什么知识,他们想也未”曾想过,不是他们笨,而是因人总是先有欲望,而欲望又总是未经自觉就转化成目的。毛成事之前,他的才能已经不自觉地被欲望所包裹,变成了欲望的奴婢了,是毛的私欲在驱使毛,不是毛在做自己的主人。私欲就转化为统治社会的意志。因欲望只是一种强烈的倾向或情绪波,虽有却不能被清楚地知识。

共产主义及其范畴内的所有分项,实际上都是党棍们的欲望,不经还原他们自己也不能识别。我当过六年的大兵,日复一日地被这些词汇所剌激,围绕这些词汇来写心得,谈体会,表决心,造假日记......故我从二十岁左右就冒出许多奇思奇乱想,包括“什么是党性”,因正天列队唱“社会主义好”,也隐隐约约地自问“什么是社会主义” ......

这毛泽东的确是位天才,可他的才智没用在知识上。在他少年时就已应用到欲望上去了,所以毛思想之是什么,连他自己也未能思考,因他只忙着如何去取得成功,却弄不清“毛思想”就是如何取得成功的思考。他终生的做为也只是为实现这个欲望。因欲望就是他的,他就分不清哪是欲望口那是他自身了。因他从没思考何为知识,他也不能把知识应用到自身。

上节讲的“党性是人性中最恶毒,最腐朽的那部分人性”,照常理看会得出我是为“反共”这个结论,但我的本意却是对“党性”这个知识的还原。 “党性”也是一个知识,这个知识反映的是什么?是党头及敌对势力都来不及去想的。党头忙着“维稳”,哪有去心思去想“党性是什么”,敌对势力忙着“敌对”,亦无此心去思想。

我指出物质世界没有党,党是人意结岀的一种关系,物质世界没有的东西又哪来的物性?但因谎话喊万遍就沉淀成真理这个惯性,共产党已把“党性”喊成Ñ亿次方的“真理”了,虽人人厌恶,却不能公开讨论,明明没有“党性”这回事,可百年的灌输已使人麻木,好像真有这么一个知识似的。所以我要还它的原。我若不说上一命题是对某些知识的还原,即使明白我的话的意义,却未必明白什么是逻辑上的还原,及还原的意义。

为什么要还原呢?因人的认识是习得能力后的事,可事物在人形成出意识前早就是事物,可见“事物之是什么”与人的意识无关。但人的知识却是由意识用概念反映所完成。概念也是被规定而成的成果。有些概念就可能什么相应的对象都没有,是空无,而我们联结概念时并无对真假做识别的自觉,往往赋予虚假概念与真值地位,这也是造成虚假知识的主要原因之一。所以先贤教导我们为保证知识的为真,不只要检索判断的真假,也要澄清概念的虚实。对于来源不明的知识,要通过层层还原判明它到底有无相应对象,是否可靠。因我们所看到所说到的知识都是经了意识包装之后的,而我们的思考是理性的功能,理性管不了知识的真假,管知识真假的是知性。所以还原是保证知识真假的重要手段。

还原就是对概念作出剥离以见它最初始的要素。

“党性”就是一个“名”,即概念。“概念”是反映实际的形式。“党性”既是一个反映对象的概念,那就有一个“它所映的是什么”的问题。这却是人们从未去考问的。因“党”不是自然界的,而是人意所造的主观事实,它就不能像考察自然事实的“山或水”那样做为科学的对象,科学上根本就没有从内容上可被考察的“党性”。

中共篡了政,“党性”这个概念就亿万次地重复在我们存身的环境中,被社会力量所刻意神话,它做为环境中的既成就以最高频率不间断地剌激我们做为。视听信号,时时处处都作用我们的感官,大脑一旦受激就不能不留下对于它的映象,映象的持久存留便沉淀成概念。“党性”之能成为概念完全是由剌激所沉淀,并不因为它有相应的对象。

“党性”之做为概念,它反映的是什么?谁都回答不出!因人只要不死就不间断地处在实践中,人在实践中是被概念牵着子又被概念从背后推着,没有机会去反思“党性”,也不会有人会突发异想地自问:“党性”这个词的涵义是什么因人不能不处在实践中,处在实践中就不能被概念所作用,被概念所作用也就使人成了概念的奴婢,被概念鞭策着无机会反观概念,只能被概念所奴役却还不自知。

其实,世界或自然中还真没有与“党性”概念相应的对象。政党一经创建也就成了感性可加经验的,因政党创立,立马成为社会事实,只要事实就有形态,就是人的感性所能直面,从政党的真实性里也就延伸出“党性”。的貌似的真实性所以实践中的人从来没发生过对“党性”概念的真值上的怀疑。

运用概念也就被概念所运用,就是概念包裹着人的智慧,人无法成为主体却又不自知,这就是我们这些立志灭共的人为什么也跟着共党喊“党性”的原因。我们的活动只是在对抗共匪,只有立场没有对共党这知识的批判,没有对共产主义这个知识的批判,共党也一定要树倒猢狲散,因为单靠破坏也能使个它垮台,但不会是有秩序的垮台。比如张健的去世,就引发许多相外话题,许多并不靠谱。一位名诩浩的先生说他的洞察最近于真相,就算是吧。可有时把话说对了也未必知对在哪里,其实倒是蒋罔正说的最为中肯,为什么?因他是按照事件的秩序一个环节一个环节地去还原,当然他的活动领域广而阔,他能做到求取靠谱的资料,所以叫人听来可信。参入讨论的人士我都不熟,我在巴黎快二十年了,但不出门,一个人在屋里闷,所以不含任何情绪评 :小蒋说的最客观,因为他照着还原的规则来展开活动后边这些话并无所指,我只是倡导我们不能只有反共立场,更要把共党当成一个知识,来检索这个知识到底错在哪里。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