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关于梁漱溟 2019-05-10 18:26:15  [点击:1427]
关于梁漱溟
梁漱溟既值得尊重,又不宜过度抬举,因为他终究是马学的认同者、马帮的支持者和毛氏的拥戴者。“最后一个士大夫”、“最后的儒家”之类,就过度抬举了。世俗民众和无知的马知这么说说也罢了,我们不可人云亦云。梁漱溟之后,真儒、大儒不断出现,比起梁漱溟来,吴光、蒋庆、陈明诸位就真得多正得多,即使东海,也比梁漱溟强大得多。

邪教中也有好人,梁漱溟就是典型。但邪教中的好人,好的程度、正义度非常低。正常人和正人是不会入邪教的,即使不小心受到迷惑、入了邪教,一旦发现真相,必会及时退出---除非有特别任务或特殊打算。

敢言敢怒、敢于劝谏毛氏是梁漱溟生平亮点。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恰恰说明梁漱溟是毛家的人。若是真儒,对于毛氏这种东西,能避则避,能逃则逃,能逃多远逃多远,不共戴天。实在无法逃避,保持沉默是最佳选择。劝谏都不行,遑论支持。

效忠和劝谏一个不值得效忠和劝谏的君主或主子,是正人君子之大忌。

因劝谏梁冀和刘守光而死的崔琦和孙鹤,都受到王夫之的痛斥。王夫之认为,崔琦“以责备贤者之微词施之狂狡”,很愚蠢;孙鹤则不仅愚蠢,且品质恶劣,为刘守光这种禽兽作爪牙,可谓死有余辜。(详见东海《春秋精神》一书中《失言的后果》)论邪恶狠毒,梁冀和刘守光焉能望毛氏之尘。故梁漱溟的劝谏,也不值得过度肯定。

或曰:你既然知道“不仁者不可与言”的道理,知道真言的无益和失言的危险,知道“当局不是说真话的对象”,为什么还要不断冒险不断试探当局的忍耐度呢?东海答:崔琦、孙鹤与东海都是直言,但性质完全不同。他们是对主人因“怀小惠”自下而上的谏诤,是为“主子”效忠,我是“以义言”,是居高临下、以道制势的公开批判和训导。同时,我的话并非只对当局和官方说,更是对天下后世说。2019-5-11余东海

附【三件事】有朋友戏问:若有机会受到重用或大权在握,最想做什么事?东海也戏答:先做三件大事,再做三件小事。三件小事是:一开无遮大会,广邀各门各派绝顶高手与儒家对决;二建儒家大学,设九经博士;三设专门机构,以究卫巫之罪。这三件事,若东海没有机会亲自动手,后继有人代做也是一样的。2019-4-30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5-10 18:55:1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