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王一平   转载;刘路旧文飞虎队和宋书元 2019-05-13 01:23:02  [点击:1558]
痛哉,六四之祸,孺子殒命,喋血天安门,已二十五年矣!

我认识宋书元先生时间不长,应该是零八年刚出国不久。有一天,我和王天成先生去参加纽约民运圈的聚会,宋先生将我介绍时说,刘路为人不错,讲义气。这句很质朴的话让我很感动,也很温暖。因为我们素昧平生,关于我的为人他也是听别人说的,但他却相信并已经把我当朋友。这份情谊,对于一个刚刚离开父母之邦进入异国他乡陌生环境的人来说,当然是弥足珍贵的。

此后,宋先生常来找我聊天唠家常,我当时还在帮朋友做点事,后来才得知,宋先生那时正在谋划组建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那是近二十年来一件影响整个海内外民运界的大事。宋先生诚邀我参加,当时我却谢绝了。此举让我心感惭愧,如今回顾起来却并不后悔。在我看来,组建“全委会”的时机并不十分成熟,各路英豪心怀异志,慕名趋利之徒如过江之鲫,恐怕将来会徒耗宋先生的一番苦心。

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情果然如我所料,“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朋,眼见他楼垮了。”如今的“全委会”被讥为“三王党”,一王(天成)心灰意冷,去了费城读博士;一王(有才)道不同不相与谋,另起炉灶,组建中华革命党;只剩下名不副实的“共同”主席王军涛博士。

闲话休说,只缘宋先生“退休”回家,老路前去拜访,于其居所发现一张十五年前的报纸《新闻自由导报》,上面赫然刊载着宋先生当年撰写的回顾八九六四时期北京市民组成摩托车兵团声援学生运动的文章,读后为之动容。

文章说,组成北京的摩托车兵团声援学生运动,是宋先生回忆起在摩托车驾驶学校培训时,成百上千辆车一起进发形成排山倒海的壮观景象,受此启发而产生组建摩托车兵团的念头。一开始,他曾经写过一个文告,但是考虑将来有秋后算账的可能,才决定口口相传来组织发动。宋先生在北大窑由一辆摩托车开始,沿途发动,终于聚集了上百辆摩托车,绕天安门广场行进,形成了北京市民支持八九民运的最壮观阵营。第二天,他再次在广场和长安街头发动组建摩托车队,更是形成了上千辆的规模,形成了鼓舞民心、震撼李鹏政府的强大势力。从此,北京的摩托车队伍就成了北京市民支持民运,传递信息,运送伤员,对抗戒严的具有高度机动性和组织性的强大力量,也成了中共反动派日后镇压的首要目标。

记得当年“六四”开枪后不久,我在电视上看到的最早的新闻是首都戒严部队取缔由所谓“社会闲杂人员和双劳人员”组成的摩托车“飞虎队”,抓捕首要分子多少人云云。我们很清楚,共产党虽然自称是工人阶级先锋队,首要依靠的社会力量是工人和农民,但实际上它对工人农民有组织的反抗行为,其打击力度比对知识分子要严厉得多。“六四”开枪之后,知识分子中的所谓“六四”黑手王军涛、陈子明不过判了十三年,学生领袖王丹才判了四年。同样的罪名,工人出身的唐元隽却被判了二十年。那些在北京街头扔块砖头,设点路障被拍摄下来的所谓“暴徒”,因为他们是工人或者市民身份,很多人被判了死刑,便宜点的也是死缓或者无期,甚至一个青年工人用毛巾抽打了一下坦克,居然被判十五年。济南一个青年工人,仅仅给烧车的人提供了一个打火机,就被判处死刑!

我们可以想象,“六四”学生运动遭镇压之后,飞虎队的组建者和骨干们,他们将面临着什么样的命运!那些在镜头上露面的飞虎队骑士们,估计很少能够活着走出监狱。好在吉人自有天佑,宋先生躲过了“六四”后的大清查,于九十年代初流亡海外,于是,让我们有幸了解到了当年这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举!

记得“六四”二十周年的时候,王军涛先生曾经在一次集会上说,我们以前总把学生和知识分子当成“六四”的主角,认为他们是八九民运的主干力量。实际上,广大的工人、农民和北京市民对“六四”的贡献更大,牺牲更惨烈,他们却有意无意中被历史遗忘了,这是不公平的。现在我们推出当年的飞虎队总指挥宋书元先生,让他代表北京市民站到历史的舞台上,就是要让历史记住,“六四”是全民参加的运动,未来的中国民主运动也必将是全民的运动!

王军涛先生当年的呼吁是何等慷慨激昂,何等光明磊落,何等公正明达!只可惜,时间仅过去了五年,宋书元先生却告诉我,有一种声音从他亲手创建的“全委会”传出来,宋书元不是当年飞虎队的创始人和总指挥,飞虎队跟他没一丝一毫的关系!这让我回想起,文革期间,当年朱德在井冈山的扁担,一夜间被说成了林彪的扁担。难道海外民运,还要重复当年文革时期的笑话吗?

宋先生跟我说,他不想去证明自己是不是摩托车队的总指挥,他只是想让大家记住二十五前的真实历史,记住那些为了祖国的民主事业而喋血长安街头、无名无姓的北京市民们!

孟子说“志士不忘在沟壑,勇士不忘丧其元。”宋书元先生当年组建摩托车飞虎队,枪林弹雨中跟武装到牙齿的中共的党卫军死磕,不怕喋血街头,不惧头颅落地,那是何等的英豪!如今在海外依然高擎民主自由的旗帜,不计名利,不惧诟毁,又是何其的磊落!

老路为之感动,赋诗一首送书元先生:

送宋书元君

长街当年旌旗飞,
铁骑千乘载歌归。
声遏层云意高炽,
气吞广宇志难违。
乘桴青衿喧座次,
喋血勇士名无碑。
二十五载今又是,
钟釜不辨词犹费。

刘路2014年5月27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