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范似棟 張英果然不是一般人,只是好奇一點   2019-05-13 18:22:17  


作者: 张英   謝武振榮網友,答長篇《老虎》作者范似棟兄 2019-05-14 15:15:38  [点击:1751]
謝武振榮網友,答長篇《老虎》作者范似棟兄


🤗 今天拜二,下午照常,去市醫院🏥,康復中心,下游泳池🤽。游泳健身,已逾六載。游泳池水,一年四季,春夏秋冬,保持暖和,每時調節,似泡溫泉。游泳池裡,人生百態,日後如便,寫篇泳記。


謝武振榮網友,跟帖吉言嘉勉 : 遭遇見怪我不怪,「是一個很有思想的人」。匹夫平生,的確「是一個被殘酷的歷史刀子雕刻過的人」。中風半癱,病殘怪老,相對芸芸衆生,用膝蓋思想的健康人而言,似乎真的「不病、不殘、也不怪」了。捫心自問,此話不假。承蒙關愛,加油打氣!


簡答長篇名著《老虎》作者、上海老鄉范似棟兄 : 余比仁兄,癡長十歲,貴我觀感,不儘相同,略微落差,在所難免。


進上海市少年宮各種小組,接受重點培訓,要有門路,那是指1962,毛澤東發出「以階級鬥爭為綱」之後,有成份論。延續至今,凸顯官商,化買路錢,濫用權力。五十年代,並不強調,家庭背景,寬容淡化。那個年代,進少年宮,要靠自己,真才實學,有點本事,加上好運!👌

舉例說明,先講自己。家父沛公,書香門第,是文化📖人,搞過劇務,當過校長,做過記者。五十年代,流亡上海,在黃浦區,是「賣菜郎」。冇門路的!

1956初秋,我是上海市第62中學,少先隊大隊長,某日蔡得譽同學,來大隊部,要我開份「證明」,報名參加剛成立的中國福利會少年宮文學創作小組。先決條件,要有作品。他提議我,「毛遂自舉」,也自開份「證明」,一併送去。這樣,我就把剛剛北京《教師報》發表的《師生間的風波》,另外找了一篇散文、兩篇小說、幾首詩詞,託付他代報名。( 20年後,蔡得譽兄,北京第二外國語大學,法語教授。)

汪榕培兄,其父是資本家,在共產黨眼中,也屬於控管的。他是徐匯中學高材生,家住南京西路 ( 銅仁路與常德路中間),從靜安寺,往返較遠的徐家匯。

1964,汪榕培17歲,英文編劇,上海外國語大學畢業公演的歌舞劇《江姐》。他是上外唯一考取復旦大學的研究生,師從復旦外文系主任葛傳槼教授,住宿在復旦10號樓舍。1965,《英漢大辭典》編委。汪榕培,18歲就成為中英文翻譯大師,足見當年是少年宮的「神童作家」,並非浪得虛名。

滑稽荒謬的是,汪榕培有位女同學(後來太太),上外畢業後到長春地質學院任教,汪榕培反而因為多讀了四年書,復旦研究生畢業,因為「知識越多越反動」,1968文盲的工宣隊,竟然把他打發到沈陽郊區,小學教書。

1977,汪榕培30歲,幸被遼寧評為,全省最年輕的教授。上海要把汪榕培挖回來,當復旦大學副校長,遼寧堅持不放,廖承志1978,創辦「大連外國語學院」,便委任汪榕培教授當了院長。

1978秋天,我曾專程去過大連,在汪榕培家,杯酒🍻鈙舊。他有一對,雙胞胎寶貝女兒。榕培兄說,已翻譯了美國1977高校教科書《物理學》,二十多萬字。中國高校,也要強化理工科教育,這是「振興中華」,很必要的。

說個段子: 薄熙來任大連市長時,曾延攬汪榕培院長,義務家教,薄爪爪學英語。

當代文學大師陸天明,當年也是普通家庭,雖說藉貫是我蘇中海門同鄉,但他出生昆明,抗日戰爭勝利後,父母把他攜帶上海。天明之父,五十年代前期,因結核病,英年早逝。天明之母,上海紡織機械廠醫生。他們當年,住在靜安寺西,蝸居南京西路,1129號弄堂內。祗因住家,在市少年宮附近,僅此而已,冇啥門路的。

陸天明,進上海少年宮文學創作小組,也是靠自己的本事,碰上好運。陸天明,當然亦有「見面禮」: 1955十一歲,已在《萌芽》雜誌發表詩作了!

1959夏天,文學創作小組結束,1960,降格改設讀書小組。英年早逝的陸天明小妹,青年作家陸星兒,她生前告訴我,正是第一批進入少年宮讀書小組的。

六十年代,海燕電影制片廠導演敫敦煌,家長是中學教師,當初進少年宮文學組,也扯不上靠啥「門路」。1959起,敦煌15歲,已是解放日報週末文藝版,影評專欄作家。所有神童作家,當然主要靠自己的本事!15歲成了報刊專欄作家,也說明少年宮文學創作小組,大多是「神童作家」,決非浪得虛名。不論是誰,沒有本事,走任何邪門歪道,無濟於事。

著名劇作家杜宣,當年也來過本文學小組授課。他曾說起,其女兒在少年宮「小伙伴藝術團」,唱歌跳舞💃。但未知歌手舞者,要靠啥「門道」乎?!

關於敫敦煌兄,一年之前,獨立評論,張英有篇《孫大雨監獄遭暴打到鬼門關 / 聯想探監汪精衛夫人陳璧君》,其中提及敦煌,附後一併參知。


張 英 頓首

2019,十月十四日,病殘怪老,✍匆忙復於荷蘭。👋


~~~~~~~~~~~~~~~~~~~~~~~~~~~~~~~~~~~~~~~~~~~~~~~~~~~~~~~~~~~~~~~~~~~~~~~~~~~~~~~~~~~~~~~~~~~~~~~~~~~~~~~~~~~

【附錄】

獨立評論
作者:張英 孫大雨監獄遭暴打到鬼門關 / 聯想探監汪精衛夫人陳璧君 (2018-03-22)


孫大雨在提藍橋監獄遭暴打渾身骨折到鬼門關
......


算是同監獄友聯想五八探監汪精衛夫人陳璧君

我還曾與孫大雨聊起,本人一九六八,也是秋冬,在上海市監獄,住3號樓,329室。孫先生說,他也住3號監樓,但在四樓。屈指算來,即使不同時段,但都蹲過3號監獄,可謂「同監獄友」了。

記得當時,每到夜晚,獄警輪番,提個人犯,在走廊裡,獸性大發,光是拳打腳踢,那倒也罷了,而是棍棒相加,皮鞭子抽。受殘害人,哭泣嚎叫,痛不欲生,直到昏迷,或者地上打滾,才被拖回班房。

說實在的,老張倖免。閘北區看守所夏所長,當著我的面,移交提藍橋監獄警方關照:「張英是不能打的!」就連帶同室獄友也幸免,他們調侃「托老張的福」。本人六進六出監獄,從來沒有挨打,甚至從未戴過手拷,似乎文革期間,對我們這號「政治犯」,相對「文明」。如今廿一世紀,中共後文革,比中共前文革,有過之而無不及。習包子稱帝時代,無論對維權人士,民主黨人,基督信徒,719律師,不客氣了,大多刑求。


依稀記得,一九五八,也是初秋,我們中國福利會少年宮(上海市少年宮),文學創作小組,在作家莊指導員帶領下,參訪提藍橋監獄採訪,主要是探監汪精衛夫人陳璧君。

我們這些小傢伙,自命不凡,以「神童作家」自居,很狂妄的。其中敫敦煌小哥,後來上影廠導演,徐匯中學(本組汪榕培兄,也是徐匯同學,1965《英華大辭典》編委,1978大連外國語學院院長),那時15歲,已是上海《解放日報》,週末版影評專欄作家,但最頑皮,童心未泯。

回憶當年,汪精衛夫人陳璧君,被關在提藍橋監獄,1號監獄2樓。我們擠在走廊上,熙熙攘攘。祗見監窗門內,陳璧君坐在矮床上,低頭縫補衣裳,聽到我伲喧嘩,並不抬頭理睬,拿起一本書看起來,悠然自得。敦煌帶頭起哄:「汪精衛———大漢奸!」於是他領喊一聲「汪精衛」, 我們就呼應一聲「大漢奸」, 弄得陳璧君老太,沉不住氣,終於抬頭,開始對話:「你們這些娃娃,懂得甚麼?」「汪先生(精衛)是民族大英雄!」我們七嘴八舌:「汪精衛是民族大英雄,那妳是民族大雌雄了」 ,「為啥長年關在這裡,出不了監獄大門?」

也許,老太長期少人講話,這樣一逼,能言善辯,聞名中外的陳璧君,打開了話匣子:「宋慶齡大姐、何香凝大姐早就傳話,毛先生(毛澤東)托周先生(周恩來)轉告,歡迎我出獄!我謝謝共產黨的好意,但我是被蔣先生(蔣介石)送進來的,那就要等到蔣先生來接!」 我伲異口同聲:「這是白日做夢,蔣介石永遠回不了大陸!」 陳璧君攤開手,聳聳肩說:「好吧,那我就死在這裡(監獄)了!」想不到殲語成真,汪精衛夫人,一代雌雄,陳璧君,我們見她大半年後,1959年7月27日,果真在提藍橋監獄,與世長辭。孫大雨默默地聽我講了上述一席話,頻頻點頭,末了一句:「汪精衛先生是假右派,道道地地的大左派!」

更想不到,探監汪精衛夫人陳璧君女士,整整十年之後,張英也蒙難提藍橋監獄。物化弄人!

===============================================================================================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