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特疯子高唱“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是无的放矢 2019-05-27 22:12:04  [点击:4064]
特疯子高唱“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是无的放矢





特疯子一方面目无人权,对异议记者卡舒吉遭沙特王室惨杀一案,置若罔闻,甚至公然包庇沙特罪行;对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遭朝鲜金家极权摧残致死一案,特疯子漠不关心,反而多次吹捧全世界最残暴的独裁者金正恩;
另一方面,特疯子又模仿里根,多次唱响“反社会主义”的高调,川痞每一次唱“反社会主义”高调,都会被广大川太阳粉急不可耐、如获释似宝拉地拉大旗做虎皮,招摇做特疯子是里根第二、是反共灭共大救星、红太阳地证据。


其实,特疯子的“反社会主义”,对中共根本是无的放矢,因为中共国早已丧失了社会主义的根本特征,而异变成一个怪魔社会:由(极权中最恶毒)的共产党专政+(资本主义中最残酷)的官僚原始资本主义社会(参见拙作《列宁式极权+官僚原始资本主义模式在习近平手上已然成型》)。
社会主义的根本特征是福利和均贫富,马克思主张的、由共产党专政的社会主义(如苏联、朝鲜、古巴、“改开”之前的共产党中、越),也算社会主义,但它是一种均贫的社会主义,是反人权、反人道、反民族的社会主义。

今天中共国,百分之八十的财富掌握于不到百分之十的人(中共五百个权贵家庭手里),贫富差距之悬殊高踞全球首列,权贵背景的红色资本家,垄断着最赚钱的行业,成为中南海寡头权贵的“白手套”,厉行全世界最为残酷的“加班文化”,对员工实行“周扒皮”式的剥削压榨,中共国亿万工薪族,背负着高房价、高物价、高税费三座大山苦苦挣扎,被逼成了全世界最勤奋的蚁民,却仍被生存的压力压得透不过气来...总之,中共国早已没有了丝毫的社会主义的“温情”,沦为一个比两百年前英美原始资本主义还要残酷的“负福利”社会!
所以,以特疯子的“反社会主义”高调来挑战中共,是无的放矢,是唐吉柯德大战风车;

那种把今天的中共国模式,还当作社会主义的川太阳粉,是不折不扣的中共党文化脑残,因为中共腆着脸硬着头皮,硬说自己这一套是社会主义,中共自己都不信,川太阳粉却信以为真。
当年毛共在意识形态上好歹还点底线,对于什么是社会主义,有硬的的标准,就是:社会主义必须是公有制,搞私有制就是搞资本主义...所以邓小平就是“党内最大的、死不悔改的走资派”;
赵紫阳在“十三大”报告中,也承认“改开”是搞资本主义,但辩称:中国尚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必须补资本主义的课...
瞪小瓶踏着“六四”的人血“南巡”之后,中共赤裸裸地耍流氓,睁着眼睛说瞎话,硬说共产党的专政,才是社会主义的根本特征,硬说“负福利”的中共国才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而社会主义成分远超过中共国的北欧、法国是资本主义国家...

谎言重复万遍就成了真理,中共培养出来的脑残川太阳粉,竟对这种指鹿为马信以为真。
真相是:现在的中共国,政治上是列宁式的极权专制,经济上是官僚原始资本主义,比西方几百年前的原始资本主义还要残酷。


特疯子的“反社会主义”高调既然对中共是无的放矢,那么是针对谁?以特疯子对强权政府的一贯羡艳,而对文明政府的“软弱”啐口水的态度来看,川痞“反社会主义”的高调,针对的是欧盟,意在打击心向欧盟福利社会的民主党...川太阳粉又要浪费表情了。


其实“反社会主义”本身就是问题,健全地说: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各有利弊,应该相互补充,而决不能相互否定。资本主义推进效益,全盘否定资本主义只能导致贫穷(已为马克思社会主义所证明);而社会主义的温情和人性化,有如社会润滑剂,有助于社会安宁和谐,全盘否定社会主义的社会,是一个冰冷、残酷、物欲横流的社会,人的心灵不得安宁,灵魂难得升华,而仇恨和动乱有如地下奔腾的岩浆...
社会主义并不是马克思的专利,反而是马克思利用了社会主义,玷污了社会主义。而只有象特朗普这种利欲疯子,才会一根筋地“反社会主义”,拉大旗做虎皮,因为特疯子是一个向穷人吐口水的势利狂。
人是有惰性的,因此太高的福利会助长懒惰,高福利带来的高税收,也会阻碍能人创业的积极性,这是北欧社会的显著弊端;但人有着生老病死、祸福、残障等种种不幸,因此没有福利惨无人道,社会也不得安宁;

一个健全的社会,应该在发展和福利之间求取平衡。笔者倾向于“莱茵模式”,取中间福利,以不阻滞创业为前提,以私企为主,保留一定数量的国企,以政府的精明组织管理,将有劳动能力的失业人口组织起来,以工代养,从而充分而全面地实现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曾节明 2019.5.28 己亥己巳乙丑凌晨初夏良夜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