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寒   知己知彼否? ——中美贸易战观战断想(一) 2019-05-28 20:15:37  [点击:4312]

知己知彼否?

——中美贸易战观战断想(一)

 

高 寒

 

 

由毛泽东当年亲自开启、并由邓小平一手建立起来的中美友好关系,如今已到濒临瓦解的边缘,中美实际已进入了一个准冷战状态。可是,对于今天中国共产党的决策层,对于那些可以影响中国政局的红二代们,你们已想明白当前中国所面临的局势了吗?

 

(一)

 

一个中兴、一个华为,那边厢的特朗普才刚刚露了一手,这边厢多年来被金灿荣、张维为、胡鞍钢们给弄得晕糊糊的中国人,方才知道中美之间的科技差距究竟有多大,才知道对方手中其实还真有着几张卡脖子的牌。

 

毫无疑问,特朗普是以炸迫和,逼迫习近平回到谈判桌前,逼迫中共接受美国那苛酷的条件。但无论和也罢,战也罢,这都得以实力为后盾。对彼此之间实力状况的了解太过粗糙,太过浪漫,太过大而化之,太过一厢情愿,到头来硬碰硬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最近有一个时髦词儿,叫做“超越底线”。且不谈首当其冲这里得有一个不言而喻的前提问题待解:双方真有着共同认知的“底线”吗?就假设真就有着那么一个“底线”在,那么,问题便是:为何你总是押宝在对方不会超越这个底线的愿望上呢?为何你就事先料想不到对方会来这么一手,且手中还握好几张瞬间就会让你感到很痛的牌呢?

 

更有甚者,对方可以开放自如,以炸迫和。试问,自己手中是否也有着——哪怕就一张——可让对方瞬间就感到很痛的、能以炸迫和的、可迫使其接受己方谈判条件的牌呢?把忽悠高手金灿荣那三张大小“王牌”全加上一次性甩出去,管用吗?!台湾、南海、朝核、伊朗、欧盟、俄国、南美、拒购美农产品、美国两党政治、……等等、等等,其间的纵横捭阖,即使全加在一起,管用吗——其或许勉强有招架之功,但却绝无还手之力!就更谈不上以炸迫和对方,稳操谈判主动权了。

 

更何况,特朗普手中还真就不仅仅握有在高科技全球供应链源头、系统应用生态圈扼住你咽喉这一张牌了!

 

你当然可以骂特朗普霸道,你也当然可以愤愤不平。但这就是现实,残酷的现实。

 

有谚曰:人不求人一般大。如果在今天,中国的高科技发展,中国的大国崛起,中国的全球战略,可以做到万事不求人,或者可以像当年所谓社会主义阵营搞一个“经互会”那般,与今天非洲、拉美几个穷哥们来个自成体系,那么,谈判破裂就破裂,中美决裂就决裂,也没什么了不起。但如果掂量来、掂量去,这“自成体系”却有着不可承受之重,那就还是面对现实,实事求是为好。

 

《孙子.谋攻篇》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

 

(二)

 

为因应特朗普的贸易战升级,前不久,习近平去了趟江西。此行除了视察金灿荣献上的“稀土王牌”外,还刻意去了于都县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纪念碑前以明志。

 

然而,尽管当年红军那艰难困苦,玉汝于成的英雄业绩感天地,动鬼神,但可别忘了,导致当年的红军长征的原因,却是中共党内左倾冒险主义碰得头破血流的结果;是“争取一省数省首先胜利”、“会师武汉,饮马长江”、“攻打南昌”、“全国武装起义”、“御敌于国门之外”、……这一系列左倾机会主义路线,让中共全党不得不吞下的一枚苦果;是使红区损失90%,白区损失100%,带给中国共产党几乎灭顶之灾这种战略大失败的结果。而193410月从于都出发到19351月遵义会议,对这前三个月的长征,则是被毛泽东明确定义为“逃跑主义”的。

 

如今,在中美贸易战、乃至中美关系上,似乎又是“御敌于国门之外”的路线要占上风了:什么“投降派”、“卖国贼”、“丧权辱国”、“卖国条约”……,不一而足,各种提法、口号,怎么“左”就怎么来,俨然一场竞相比“左”的大竞赛。一时间,帽子满天飞,棍子四处打,整个空气都凝固起某种“左”得出奇的窒息气氛。而一切冷静地科学地评估中美关系、中美战略态势的意见,也大都不得不望而却步、噤若寒蝉了。似乎,中国仅靠这抗美的决心,仅靠表决心的分贝,就能打败老美似的。

 

毛泽东说:

 

从一九三二年一月开始,在党的“三次‘围剿’被粉碎后争取一省数省首先胜利”那个包含着严重原则错误的决议发布之后,“左”倾机会主义者就向着正确的原则作斗争,最后是撤消了一套正确原则,成立了另一整套和这相反的所谓“新原则”,或“正规原则”。从此以后,从前的东西不能叫做正规的了,那是应该否定的“游击主义”。反“游击主义”的空气,统治了整整的三个年头。其第一阶段是军事冒险主义,第二阶段转到军事保守主义,最后,第三阶段,变成了逃跑主义。直到党中央一九三五年一月在贵州的遵义召开扩大的政治局会议的时候,才宣告这个错误路线的破产,重新承认过去路线的正确性。这是费了何等大的代价才得来的啊!

 

毛泽东当年能打得天下,有一大半精力都花在与盲动、冒险、急躁、蛮干的左倾机会主义的斗争上。他多次被批为“消极右倾”、“富农路线”、“游击习气”,多次被剥夺军权,给撵出领导岗位。后来,长征才一个来月,在国民党的围追堵截下,中央红军就从19341017日出发时的8万多人,在11底的湘江大战后就锐减为3万多人了。多个部队整师、整团全军覆没,番号也被迫撤销。这才不得已在遵义会议上,请出了已坐多年冷板凳、还差一点在瑞金出发时给筛选留下,不得随军长征的毛泽东。

 

后来的延安整风,其主轴就是清算中共党内那根深蒂固的左倾机会主义的。建国后在谈到那段历史时,毛泽东就曾说过:“我哪里是什么天才的军事家和战略家,我只是比那些死背教条的人多懂得三条道理:人要吃饭,走路要用脚,子弹能打死人。

 

而叶剑英则说:要是没有毛泽东,我党今天就还在上海的租界里讨生活!

 

所以,我这反思的毛派,才一再对中国那些个成天靠“颂圣”、靠喊激烈“社会主义”口号过日子的“毛派”们说:中国今天最需要的是打天下时的毛泽东! 


所以,在当前的中美关系上,就还是邓小平的经验之谈来得老辣:中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增加信任,减少麻烦,发展合作,不搞对抗;冷静观察、稳住阵脚、沉着应付、韬光养晦、善于守拙、决不当头、有所作为。



 

(三)

 

其实,列宁当年也是在顶住党内外一片“耻辱”、“背叛”的压力,力排众议,力挽狂澜,力反潮流,才从诸如“爱国主义”、“民族大义”之类甚嚣尘上的革命空谈中,把襁褓中的新生苏维埃政权,从几乎已下“死刑判决书”的危局中,给拉了回来。

 

1917117日,利用第一次世界大战引发的国内革命危机,俄国社会民主党夺权成功,苏维埃政府成立。

 

但此刻此刻,由于俄国原属的协约国还与同盟国处于交战状态。为退出战争,刚刚成立的苏俄政府,不理会原俄国与之结盟的协约国内部的反对,立即与同盟国一方的德国举行单方面的和平谈判。

 

1917123日,德国提出的条件是:把波兰、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白俄罗斯的共约15万平方公里领土割让给德国,并赔款30亿卢布。

 

在随后的俄国社民党中央委员会中,列宁主张无条件接受德国条件,立即签约,迅即结束战争,为新生红色政权争得喘息的机会。而以布哈林为首等左派共产主义者,则反对签约;以托洛斯基为首的中派,则主张停战,复员军队,但不签任何屈辱性条约。

 

191812日,苏俄政府召开扩大的中央委员会会议。共有60名中央和地方负责人出席。在会上,赞成布哈林主张的32人,赞成托洛茨基主张的16人,赞成列宁主张的仅15人。列宁主张未获通过。

 

124日,苏俄政府召开中央会议,重新表决签约的问题。托洛斯基的主张以9票对7票获得通过,列宁的主张仍未被多数所接受。

 

130日,布列斯特谈判恢复。作为外交人民委员、谈判代表团团长的托洛斯基,本在临行去布列斯特前与列宁约好:如德国下最后通牒就毫不犹豫签约。但在真面临最后通牒时,托洛斯基却犹豫起来。他发表了一个拒绝签约的声明,就拍屁股走人率团返俄。德国旋即大举进攻苏俄。

 

218日,中央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会上,列宁的主张又以67的票数被否决。随后,中央又连夜开会,经过激烈的争论,托洛斯基勉强转而支持列宁,会议结果以7票赞成、5票反对、1票弃权的结果通过了列宁的提案。苏方连夜通知德方,同意签约。

 

但是,德国却拒不停止进攻了,并于223日狮子大开口地提出了更加苛刻无比的最后通牒,限48小时答复:土地翻了好几番地由原来的15万平方公里增至127万平方公里,赔款则从原来的30亿卢布增至60亿马克(也有史书记为卢布)。

 

苏俄党中央又召开有15名委员参加的紧急会议。会议中,大多数委员还是不赞同列宁的“丧权辱国”主张。列宁威胁道:如果这种空谈继续下去,我就辞职,退出政府和中央委员会。他说:空谈革命的政策必须抛弃。如果不签字接受这些条件,三个星期后,各位就得在苏维埃政权的死刑判决书上签字。

 

但以布哈林为首的“左派共产主义者”对此却毫不在乎,其成员洛莫夫说:我不会走列宁提议的出路——接受条件,签订和约。如果列宁以辞职相威胁,用不着害怕,应该撇开列宁,我们掌权,走上前线。

 

托洛斯基虽仍表不同意列宁的意见,但为了防止列宁辞职和党的分裂,他投了弃权票。结果列宁的主张以7票赞成、4票弃权、4票反对得以通过。

 

224日,苏俄政府重新派出了谈判代表团与德国谈判。终于正式签下比当初拒绝签署的那份条约更加苛刻万分的《布列斯特-立陶夫斯克条约》。

 

这样,俄国终于得以退出战争。新生的苏维埃政权获得一个的喘息之机。但此条约当时对俄国打击之惨重和屈辱,从维基百科给出的如下损失列表即可看出:

 

国土:共1267千平方公里,相当于全国国土的25%

 

人口:共6200万人,相当于全国人口的44%

 

农产33%

 

工业54%

 

制糖业80%

 

铁矿73%

 

煤矿75%

 

财政收入:约27%

 

由于此条约让俄方太过屈辱,损失太过惨重。不仅苏维埃中的孟什维克派代表大力反对,连布尔什维克党内部亦多有人反对。但列宁还是晓以利害,权衡得失倾全力为之辩护。最后该条约还是于38日布尔什维克党第七届代表大会以3012通过,同月18日再由苏维埃临时特别代表大会以784261通过。

 

但此刻却再也回不到当初被托洛茨基高调拒绝的那个割地15万平方公里,赔款30亿卢布的“宽松”条约上去了。

 

列宁鉴于在中央委员会中屡屡受挫,他在以辞职相威胁前,曾于221日在《真理报》上发表了题为《论革命空谈》的文章。该文以如下文字来结尾:

 

为了将来任何时候人们谈到我们时都不会提起“鼓吹革命战争的革命空谈断送了革命”这个沉痛的事实,我们应当反对革命空谈,必须反对革命空谈,定要反对革命空谈。

 

(四)

 

在此,我要将列宁上面结尾处的这段话,连同毛泽东的那段“吃饭、走路、子弹”的铭言,送给眼下正紧锣密鼓地准备着6月底将参加日本G20峰会的中国代表团。

 

2019528日于纽约

微信号:ghcqny

gaohan2005@gmail.com

+1 718 308 6425



原载:学术网 华夏文摘 多维网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6-10 14:31:2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