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自由世界前所未有的威胁 2019-06-09 19:30:36  [点击:1033]
“红色极权+原始资本主义”的中共模式,是自由世界前所未有的威胁





中国反对派人士许多人对中共的新特点缺乏认识,把昨天的中共当作今天的中共,不断发出中共“衰”了,“败”了,习近平快垮了,中共快亡了...之类的意淫欢呼声,这些人十几年来如一日地预言“泡沫经济”的中共国很快就会经济崩溃,继之而中共垮台。
与之相仿的是,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政客和经济学家也是二十多年如一日地低估中共的威胁,直到习近平上台后露出经济、政治强势扩张(如“一路一带”)的獠牙,西方政客们方才如梦初醒,这才有美国朝野两党围堵中共国的剧变;
而二十年来,套用西方经济学标准观察和唱衰中共国的西方专家、学者,眼镜碎了一地,对中共国有违西方经济学规律的反常崛起,他们迄今都莫衷一是。


对于中共的崛起及强韧的邪恶生命力,中国反对派人士之所以迄今整体“无见明”,美国和西方阵营之所以始料不及,是因为他们都没有看到中共模式不同于苏共、纳粹以及人类历史上所有前专制模式的新特点点————今天的中共国,是一个列宁式红色极权+官僚原始资本主义的怪胎,这个怪胎,发端于“邓南巡”之后的江泽民时期,成长于“大维稳”的胡锦涛时期,长成于“大国崛起”的习近平时期,这个怪胎有着空前强韧的邪恶生命力:

其一,它利用资本主义的效率,来维系共产党的生命,发展共产党的实力,它的活力和创造的效益,远远超过以苏共为代表的原教旨共产党,所以苏共走向停滞和枯萎,而中共的实力急剧膨胀;

其二,原始资本主义的本质就是(以自由用工为形式的变相)奴隶制,与原始资本主义结合的中共列宁式极权,操控着文化、舆论、意识形态,这是西方原始资本主义社会没有的“优势”,中共通过散播社会达尔文主义(如所谓“狼性文化”)进行洗脑,已成功地浇灌出大批势利冷酷(如反福利、反难民、反“白左”、反普世价值)、并自觉自我榨取(如励志文化的“对自己狠一点”)的“拼搏”奴民,超越西方原始资本主义的愚民洗脑优势,使得中共在收获效率最大化的同时,省却了西方原始资本主义政府的统治成本(如镇压工薪大众罢工、集会、游行等反抗)的成本;同样是奴工,中共浇灌出来的脑残奴工,要比西方原始资本主义的劳工更有“拼搏精神”。
现在的中共,在社会的许多领域已经不由中宣部直接出来忽悠,而改由红色资本家任正非、马云、刘强奸之流出来放毒。
刘强奸咋呼:“996”还不够,有本事的人应该一周工作七年,“充分享受拼搏的快感”,这实质是就是诱骗广大愚民,为中共及其走狗——红色资本家的崛起和发财,透支自己的健康甚至生命。
马云鼓吹:中国没有穷人,只有懒人!这实质上是为共产党的体制罪恶开脱,并诱骗广大愚民为共产党的崛起、为自己利润最大化狠狠地自我压榨。

客观上应当承认,中共通过任正非、马云、刘强奸等红色资本家厉行洗脑,收获了远远超过中宣部洗脑的成果,如今整个中国社会都很“励志”,很“拼搏”,广大愚民自觉抵制“福利”、抵制“白左”,大众就象疯了一样劳碌创业,令中共收获了超过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社会活力,收获了远远低于西方的社会发展成本;


其三,列宁式极权带来的超低人权“优势”,一旦与原始资本主义结合,便在获得资本主义的活力和效率的同时,得到了远远低于现今资本主义发展成本的低成本“优势”,使得中共国的出口产品,获得了几乎所向无敌价格优势,使得宪政民主制度下的资本主义,很难与之竞争,这就是二十多年来美国等西方国家经济,在于中共国的市场竞争中节节败退的重要原因;


其四,高度集权的中共官僚资本主义,令中共政府拥有一般资本主义政府无法比拟的经济控制力,令它不容易发生经济危机,也不容易因为经济危机而崩溃,这就是中共国经济违背西方经济学“常理”的地方,因为中共国的经济不是西方式的资本主义经济。一般来说,象泰国、印尼那种比较自由放任的资本主义社会,才容易发生经济危机,政府才容易因经济危机而垮台。
中共国的“低人权”优势,也导致它不能以一般的社会学规律来判断。如,恶性的老龄化,足以令一般的国家陷入严重危机,但“邓计生”造成的空前老龄化,却未必能使中共国陷入严重危机。因为中共罔顾人权之流氓下三滥,在全世界只有朝鲜能比肩,届时,中共一定实行“计划养老”——有计划地赖掉养老金,以把亿万老人搞惨为代价,规避“老龄化”的风险。
凭借镇压和洗脑,中共所行的“负福利”,客观上为它带来效率和活力,就是例子。

高度集权的中共官僚资本主义,导致中共国的“民企”在对西方民企的竞争中,手握不对等的优势。中共国的许多“民企”,都是政府背景的伪民企,它们得到政府特殊政策的扶持,背后有国家技术研发/盗窃力量的大力支撑,典型如“华为”,不仅有中共政策扶持,还有中共国以国家间谍力量,通过高科技窃取美、欧技术的方式支撑,导致西方私企很难与之抗衡,在竞争中节节败退,特疯子情急不得不以行政手段遏制华为,来个“以毒攻毒”,可惜为时已晚,华为羽翼已丰,“备胎”充足,已在二、三世界获取了市场;特疯子对西方盟友乱打贸易战,又导致欧盟、北约诸国离心离德...
本来,技术成了西方对中共国的唯一优势,但二十多年来,在中共国家间谍手段技术盗窃的扶持下,中共国与西方的技术差距,正在大幅缩小,这种不对等的竞争,西方败象已显...
而中共国通过雄厚的经济实力,正腐蚀着全世界的政客和精英,动摇着当代西方文明的基石----——普世价值。


自由世界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

与当年苏共和平内变解体不同的是,由于今天中共统治集团和中国愚民的整体不堪,要击败中共,必须要有强大的外力。
意识形态是中共的短板,除非美国和西方国家重新高举自由民主人权的旗帜,把经贸和人权挂钩,联手围堵中共,努力推倒中共的防火墙,大力支援台湾捍卫自由民主,抵御中共武统...才能够消除中共的威胁;而象特疯子这样目无人权、单打独斗、放生中共防火墙、只做经济交易的对华贸易战,只会正中中共下怀,从反面帮助中共煽点伪民族主义,让中共越战越勇,“奉陪到底”,川痞对付中共的方略,完全是不得要领的骗选票方略。





曾节明 2019.6.9晚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