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2019-07-18 05:30:30  [点击:740]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二)
余东海

所有极权主义都没有未来而且为期不远,这是绝对的。暴秦如此,纳粹如此,洪杨帮如此,苏联如此,所有马帮如此,中国马帮也一样,没有例外。

所谓为期不远,短则几年十几年,长则几十年,不可能超过百年。人类有史以来至今,还没有寿逾七十年年的极权暴政,一个也没有。自然界和人类都是优胜劣汰的。人类的优胜劣汰,就是正胜邪汰,善胜恶汰,邪不胜正。要因有三:

其一、邪恶必然诈力和害人,持之以恒地在国内外到处树敌,天怒人怨;其二、邪恶必然愚昧,必然弱民,导致经济、科技、军事发展的落后。我在随笔《两极主义让人蜕化》中指出:“极权主义和极端主义都会严重损害国民心智。因为两极主义都热衷于信息封锁、恶制压迫、思想误导和邪说熏陶,让人民不知不觉中泯灭四心,德智双缺。时间久了,不仅智力蜕化,人种都会退化。”

其三、邪恶必然内斗不断,自我消耗,自相残杀。我在《以暴秦为例》中说过:“迫害三帮、自相残杀是古今中西所有极权主义的共性和宿命。天道惩恶罚罪,法门万千,以恶制恶就是一种源远流长的历史惯例。等到李斯赵高这些三帮中最高级分子族灭,暴秦也就随之灭亡了。”

所有邪恶势力都是脆而不坚、坚而不久的。恶到一定程度,即使没有人民造反和外部力量讨伐,它也可能自我崩溃。苏鉴不远也。

邪恶无论怎样强大兴旺一时,必不能长久,必没有未来。这是历史规律道德定律,是易理天理,是因果律和良知律,是东海熟读圣经、熟读历史、遍参古今、贯通中西而得出的结论。极权主义作为邪恶之最,马帮作为现代极权主义之最,必无未来,必然灭亡!不仅坚持、支持极权主义的人不配为正人,认识不到这一点,也不配为儒生,不配为中国人。

《系辞》曰:“善不及不足以成名,恶不积不足以灭身。”积恶极恶,必然灭亡,天理也,适用于个人也适用于政权。马帮成立以来,诈力并重,坏事做绝,从理论到实践已经全面彻底地破产,在世界上已成过街老鼠。它为中国也为自己制造了种种危机,灰犀牛黑天鹅接连不断,任何微不足道的小事,都有可能演变成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马帮的邪恶具有原则性、结构性和不可修正性。它邪在文化恶在制度,邪在初心恶在本质。无论怎么改革,只要马学在宪,就改不了唯物论、党主制和公有制。这是马家极权主义的哲学背景和制度支柱。

唯物论让人异化、物化、恶化、非人化,党主制导致权力私有,是典型的极权恶制;公有制导致财产公有,最方便特权阶级按权分配。从老大哥开始,各国马帮没有一个好东西,根本原因在此。这三点不变,其它的话说得越巧妙,对人民的笑脸越美好,态度越谦卑,越是可耻。巧言令色足恭,左丘明耻之,孔子耻之,历来正人君子耻之。唯独马帮不以为耻。

或说:“马学千错万错,唯物论和辩证法不错。”这就是被深度洗脑的特征。辩证法本来是好东西,但附属于唯物论之下,也成了诡辩法。物质和意识皆非第一性,太极才是第一性,是宇宙生命的本源,世界统一于太极。

唯物论的错误是马学最致命的错误,最根本的自欺欺人,是马帮欺诈和暴力的哲学根源。。一种文化体系的品质,取决于五观;五观又以世界观为核心。世界观错误,必然导致人性观、人生观、政治观、历史观错误,导致整个文化体系品质的低劣。马学的低劣之所以不可救药,原因在此。这里一错,全盘皆误,其人性观、人生观、政治观、历史观无不错谬。(要掌握正确的世界观和辩证法,必须学儒学易。)

所有异于儒家中道的学说都是异端,然有正邪善恶之别。马学在古今中西恶性异端中邪恶度最高,高于古今所有异族和夷狄。异族稂莠不齐,夷狄不乏人味。而马帮人不仅非中国人,而且非人;马帮政治,最为反常反动,最难改良。

假与恶丑并列,真居善美之先。所有东西都是真的好,马帮例外,假马比真马好。于个人,真信马学,真信唯物主义哲学、社会主义道路和共产主义理想,那就不可救药,那意味着是非之心彻底丧失。在政治上,左派作为马列正宗,坚持原教旨,邪恶无极限。

被左派判为伪马的修正主义,相对左派而言多少还有点人味。不过,在马帮,左派拥有天然的政治正确性。垂危将亡的时候,为了自救和续命,或会有所改良,形势略微好转,又会迅速反弹、返左和恶化,周而复始,无休无止。

这就是马帮无法真正改良的原因。除非彻底去马,其它任何改良,都改变不了极权主义的本质。无论怎么改良,各种新的政治罪恶层出不穷,只有人类想不到,没有它们做不到。无论怎么努力,都是治标不治本。

例如,阶级斗争为纲改为经济建设为中心,计划经济改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依然权力通吃;所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仍然无改于公有制的主体和本质。二十四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都是好东西,但放在社会主义之下,它们就起不了作用。因为社会主义的根本性邪恶,把古今中西一切好东西都隔绝了。

要彻底改革意识形态和政治经济制度,对于马帮来说,比登天还难。本质邪恶和道德败坏,注定了马帮为善不足,作恶有余,做其坏事顺风顺水,做点好事千难万难,遑论自上而下自我革命。

这就是一股为制造灾祸而来的邪恶势力,无恶不作,无所不恶。轻罪重判是恶,草菅人命;重罪轻判也是恶,纵容犯罪。敌视美西、灌输仇恨、煽动民族主义是恶,热衷外援和优待外人也是恶。不让学生好好读书是恶,让学生好好读书也是恶---盖马学只能培养拜物教徒,不是物质主义小人,就是极权主义恶人。

社会主义具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势,其实是集中力量办大坏事和坏大事的优势。别说没有做好事的内驱力,即使它偶尔试图做点好事,也会把好事做坏。君不见,发心不错的扶贫工作,在实践中也会异化为害贫济富;大大小小的政绩工程,更是罪恶累累,遗患无穷,三峡大坝就是典型。


马帮的成长和成功非一朝一夕之故,其所由来者渐矣。

所有邪恶势力和政权都是社会共业所招,共业略微转好,它们就会动摇和崩坍。马帮也不例外。马帮的成长、成功并维持至今,全靠全社会的愚昧邪恶支撑。五四以来,邪是思想性的,反孔反儒去中国化,崇马崇毛非人化;恶是全民性的,君不君臣不臣,师不师生不生,父不父子不子,夫不夫妇不妇。

社会邪恶化,就会出现恶势力;恶势力成功,就是恶政权,又进一步恶化社会。
马帮的成功,于天道是以恶制恶,于社会是恶有恶报。恶报的过程,也是一种赎罪消孽的过程。百年浩劫,反孔反儒导致的社会罪孽有所化解。

而今马学毛思渐成破烂,基本没了市场,儒家文化一阳来复,官德民智、社会正气有所上升。一个社会德智不需要多高,只要略微正常化,人民对邪恶的容忍度就会逐渐降低,极权主义就会丧失立足之地。物极必反,否极泰来,此之谓也。

虽然马帮对儒家有所容纳是试图利用,但客观上亦有助于官德民智的提升。儒家是愚昧邪恶的天敌,是极权主义邪说恶制的天敌。儒家的来复为中国提供了一定的拥抱自由文明的文化道德资格。灭亡将是马帮的宿命和唯一下场。至于灭亡的方式,或为外患,或为内斗,或为民众的抗争,或为各种因素的综合。

马帮大患不在境外而在萧墙之内。思想根基已经崩坏,社会基础严重不稳,民德民智有所上升,党心军心基本丧失。可以断定,对马帮的厌憎,已经深入民族潜意识。这是良知的必然,人心之所同然。体制内外不少人不敢言不敢怒,甚至表示出衷心支持、热烈拥护的样子,那是利益和恐惧的原因。私下里态度截然相反。

失民心者失天下,这是万古不易的政治定律和历史定律。一个政权从失民心到失天下或有一个过程,或会惯性地运作一阵子,但不可能延续太久。即使没有外患,马帮也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自我崩溃。何况美国虎视眈眈,港台敌意汹汹,西方恶感越来越浓厚。

国民苦秦久矣,天下厌秦久矣。国内没有真心支持,只能靠欺诈和暴力维持;国际没有真正朋友,只能与小金朝、伊朗、塔利班之类下三滥政权为伍,不亡何待!


要么改弦易辙,主动去马,积极儒化,自我更化,回归政治正道;要么灭亡,彻底地、永远地退出历史舞台。这是摆在马帮面前的两条路,前者是正路活路,后者则是邪路绝路。非常希望马帮能够选择前者,那是中国之福也是马帮之幸。但我估计,马帮会在邪路上坚持到底。罪恶太重故,智慧太弱故,诈力依赖太深故。

诈力依赖是邪恶势力深入骨髓而最难摆脱的路径依赖。古来无数邪恶势力以此成功,也以此衰败和灭亡。仿佛吸毒上瘾,习以为常之后,在最不应该暴力的情况下也实施暴力,在最无必要欺诈的情况下也进行欺诈。于是越来越天怒人怨,众叛亲离,天下共憎!

在此重大历史转型期,正人正常人必须擦亮眼睛作出选择。最佳选择是辟马弘儒,双管齐下,其次是弘儒,其次是弘扬自由民主。无论追求民主自由还是王道自由,都是道援,是对人民和国家的拯救,也是自救自立和立德立功立言的方式。

底线是冷眼旁观不助恶,与极权主义割裂。坚持马路是最大的作恶,支持马帮是最大的助恶,都是自灭良知,自绝人类,必将付出沉重代价,遭到种种恶报。这种罪孽太大,是其它任何功德难以抵消的。

这种罪孽,即使没有法律惩罚,也必遭到天理和命运的清算,轻则身败名裂,命运恶化;重则为之陪葬,家破人亡甚至遗祸子孙!

婆心恳切,特此重申:对于马帮之邪恶,不知道,是愚人;知道而不敢说,是懦夫;帮着它们说话,给予它们支持,轻则是帮闲,重则是帮凶。帮者又可一分为二:一种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对正人君子有所维护和帮助,一种专门找正人君子的茬,极尽打压、迫害之能事。后一种人是最坏最不可饶恕的!人虽欲恕,天理不容,因果不饶,神憎鬼厌,天诛地灭!

为了让民胞和天下看清看透马帮背天逆理、祸国殃民和反孔反儒的邪恶本质,彻底放弃对它的幻想,为了说明儒家与马家格格不入互为天敌,东海早已豁出去。然非常幸运,即使是那些高级帮凶帮闲,对我大多采取维护的态度,能帮则帮,让我心怀感激。

这些人虽非善类,然有一定的善意,多少有其善果。唯希望他们进一步支持儒家维护我的同仁们,为去马归儒的伟大事业作出更大的贡献,进一步改恶从善,将功赎罪,革面洗心,重新做人!

为自由中国、王道中华早日到来而奋斗,这是圣贤君子的事业,当今天下最伟大的事业,是上天赐予中国人的一大历史性机会。小人可以借此转正变大,正人可以借此成德成圣,罪恶分子可以借此赎罪消孽,甚至成为新中华的功臣。至于那些坚持、支持邪路恶制者,那些与民为敌,与儒为敌,逆民心民意和天下大势而动者,命运和下场不卜可知。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生民之多艰。马帮是骑在中国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寄生虫、贪婪无度吸血虫和心黑手辣的害人虫。它防民如贼,以民为奴,与民为敌,毁人不倦。马帮治下,政治压迫空前沉重,经济掠夺空前严酷,人道灾难空前惨重,贪污腐败空前严重,资源破坏、环境污染空前严重……

这是有史以来对中国人民最坏、最有害的政权,比任何异族、夷狄、邪教都坏,都有害。它既害人民,更害人心,让无数人异化、物化、恶化、豺狼化。马帮治下,不仅社会黑暗、人民苦难史无前例,心智低劣、道德败坏亦史无前例。

邪恶没有赢家,马帮人也是受害者。不仅一般帮众深受其害,马帮官员和高层同样受害深重。为了一时的特权利益,无数马官或深度抑郁生不如死,或家破人亡死于非命,或遗祸子孙甚至断子绝孙;或饱受迫害下场凄凉……

马帮草菅民命也草菅官命,残害人民更自相残杀。有心人士不妨统计一下,马帮成立至今,有多少马官死于它们自己人手里。除了暴秦,马帮应是最热衷于危害自己人的势力,其官群应是古今所有官群中最不幸的。

历代王朝延续十几代、几十代的富贵人家无数无量,唯有马帮官员,能平安过于三代者,多乎哉不多也,堪称马帮特色。邪恶必然导致愚昧,招来灾祸,既给社会制造苦难,也给自己制造后患。恶人最狡猾,逃不脱因果的天网;天下大不平,不影响天道的公平。

马帮的存在,不仅严重恶化了广大民众的命运,也深度恶化了官员群体的命运。马帮最坏的一点,不是草菅人命,而是草菅人心,毁灭了无数人的心性,让无数人变成禽兽不如的人形恶物,让中国变成了背天逆道、拜权拜金的大恶社会,变成了不适用人类居住的互害型社会。

手援式维权,对于种种现实黑幕的揭发和政治罪恶批判,都有意义,非常有限。盖黑幕和罪恶层出不穷,揭不胜揭,批不胜批,就像腐败分子抓不胜抓一样。必须把矛盾直接指向马学马制马帮。这是现中国一切黑暗之母、罪恶之母。马帮不灭,国难不已。

人民要自由幸福,国家要文明富强,中国要成为真正的中华,要学习、吸收西方文明精华,都必须让马帮乱华的时代快快结束!

消除极权主义和极端主义,是人类文明正常、健康发展的必须。马帮作为现代极权主义之最大,既是中国最大的人道主义灾难源,也是世界最大的思想和道德污染源和麻烦制造者。其势力笼罩到哪里,哪里就会丛林化乃至地狱化;其影响波及到哪里,哪里的文明度就会严重降低。

对于异族异国,马帮从来没有一个正确的态度。要么虚高临下,恶意诋毁;要么低三下四,讨好拉拢,勒紧中国人民的裤带无度支援。马帮诋毁的往往文明国家,美国首当其冲;其讨好和支援的大多是邪恶政权,如以前的越共、波尔布特和现在的金国、伊朗。马帮不亡天下亡,天下不亡马帮亡。驱除马帮,人人有责。

谨以一副儒联自勉并共勉:致良知为新制,明大命于妹邦。

君子致良知,必体现为外王追求,外王追求必落到仁政礼制的实处,制度落后就必须更新,追求儒宪以更新制度,是当代儒者的使命,也是东海生平之志。下联出自《尚书•酒诰》:“王若曰:明大命于妹邦。”郑玄注:“妹邦,纣之都所处也。”明大命于妹邦,原意是要在原来的殷纣之都、即卫国宣布一项重大命今,引申为要明天命于马帮,追求一个没有马帮的中国。

去马归儒,实施儒宪,重建中华,还权于民,把主权还给人民,把人权自由和人格尊严还给人民,实现制度文明化,社会和谐化,人民幸福化,让中国重新伟大,让中华文明重新照耀天下!

这是东海的呼吁、儒家的追求和广大正义之士的心声,也是历史的选择!我相信,历史一定会作出这样的选择;我相信,所有正人正常人,所有体制内外、国内外人士,只要良知未泯,四端之心略存,都会支持这个选择。

没有马帮,才能实现上述愿望,建设一个文明、正义、和谐、王道的中国。那是中国人民的福祉,全体人类的幸运。全世界正常国家联合起来,拯救中国人民;全中国有德之士团结起来,重建中华文明!2019-7-11余东海于南宁
首发于民主中国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