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外二篇) 2019-07-20 20:58:32  [点击:794]
一个全球性的误会
有一个普遍性乃至全球性的误会:说人不好,就是待人不好,就是居心不好。

其实,有的人说人好,恰是因为待人不好、居心不好。乡愿就是一味说人好,对任何人都说好,那些对极权主义暴君暴政歌功颂德的官民,可有正人君子,可有真正的好人?半个也没有。相反,有的人说人不好,恰是因为待人好、居心好。

只要如理如实、实事求是,指出别人的缺点和错误,就有利于人,可以让人提高警惕、及时改正和引以为戒。这也是朋友的责任。对邪说和现实进行批判,对各种学派宗派和政治势力进行评判,则是文化人的责任。

孟子说:“责难于君谓之恭,陈善闭邪谓之敬,吾君不能谓之贼。”能责难为之事于君,使其勉力而为;能为君开陈善道,禁闭其邪心,都是恭敬的表现。相反,一味吹捧谄媚,是把君主看成不能从善和有为的昏君暴君了,贼臣也。对君主如此,对朋友如此,对国对党对任何人物和势力,都可以参考借鉴。

古人云,爱子要得法,惯子如杀子。政府对于官民也是如此,爱之有道,要严于官而宽于民。宽民有道,应该宽容过失,不能宽容罪恶。对于异族异国的关心帮助,同样要正确得法。对邪恶政权,严厉制裁和武力讨伐才是正道、王道;对劣质族群,经济援助必须与文化援助配套。

开头说这个误会是全球性的,因为它在西方也颇为流行。例如,黑人的智商问题是西方学术大忌,多位西方科学名家,因对这个问题深入研究受到学界全面排斥。学界排斥他们并非因为他们学术有误,而是因为政治不正确。伊教和难民问题也是西方政治大忌,现在美国有所好转,欧洲禁忌依然。2019-7-21

一时毁誉何足道
真爱民而不为民知,反而遭到误会攻击;真爱国而不为国重,反而受到排斥迫害;真爱社会反而被社会逆淘汰和边缘化。这在极权主义环境中很正常。民主派和一些儒友为此愤愤不平,大可不必。

正因如此,才倍显真仁真爱的重要和正人君子的尊贵。如果爱民而受到人民尊重,爱国而受到国家敬重,何贵乎正人君子?当然,这只是眼前的得失荣辱和一时一世的毁誉。长远地、历史地看,正人君子必将受到千秋万代的景仰。

曾有人劝,拿掉马列主义的条件还不成熟,不必急于一时。东海的回答是:我急什么,我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先天下之急而急。我的看法不同,彻底去马的条件已经成熟,思想条件、社会条件、国际国内条件都已成熟。退一步说,条件不成熟,批马就更有必要,是为去马创造条件。这是先知先觉者的责任。2019-7-21

憎恨毛氏、迁怒毛左的毛左分子
毛左可分为两种:一种确实拥戴毛氏,一种特别憎恨毛氏。后一种毛左开始也是热爱拥戴毛氏的,受尽毛氏的欺骗迫害之后,变爱为恨,打心底里痛恨之。

这种毛左大多没有胆量也没有能力反毛,故最喜欢迁怒于毛左群体,打击、迫害起毛左来不遗余力,表现越左,口号越响,手段越狠。毛左最容易死在毛左手里,这是一大原因。

憎恨毛氏的毛左,深知毛左不是人,下手绝不容情,迫害、杀害起毛左分子来,毫无心理障碍,反而沾沾自喜,有一种复仇的快感。偶尔中宵酒醉,内心的得意会忍不住洋溢出来。

这让我想起金庸小说《连城诀》中的万震山。万震山施展妙计杀死师弟戚长发后,将尸体砌入墙里,得意之极。后来遂患了梦游症,常常半夜起来,笑容满脸地做砌墙的动作。2019-7-21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7-21 00:19:20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