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曾节明 中国反对派应当正视现今大陆民众不堪的现实   2019-08-11 19:34:30  


作者: 徐水良   你和许多人智力水平和经验不足,满脑袋花瓶民运精神病思维,不足 2019-08-12 06:53:02  [点击:682]
以判断和谈论这个问题。

实际上,现在的形势,是土共建政以来,老百姓对土共认识最清楚,觉悟最高,最反对共产党的时候,而且是正处在全国性反共抗争爆发的临界点上。你和许多人,缺乏判断智力和判断经验,根本不能做出正确判断,相反倒是判断现在是中国老百姓最不堪,最没希望的时候。

当然,绝大多数人,甚至90%以上的人,都不会做出这种正确判断。因为他们缺乏在这种时候做出判断的智力和政治经验。

只要土共存在一天,倒退一天,老百姓的道德水平,尤其他们的社会责任感,就会倒退一天。你们看到了这一点。这当然是一个大问题。但是,你们却不知道,这个现象,对历史的发展,虽然有相当影响,但不会起决定作用。

当年,经过文化大革命,中国人的素质和道德,都大幅度倒退。尤其在全面专政的恐怖之下,几乎所有人,都在唱拥护伟大领袖及其无产阶级司令部的高调,但本人根据本人的研究,认为毛和四人帮(当时称海派)倒行逆施,不得人心。于是本人率先开始反对他们,第一个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我的大字报批判了毛的一系列理论,并且点名批判张春桥,姚文元等等。后来江苏省委派庞大的省委工作队,并调动全省大专院校和理论力量,对本人展开大批判,召开不少次与我辩论的辩论会,结果他们辩论中完全失败。当时人们都认为我反无产阶级司令部,是以卵击石。

结果,南京事件和四五运动发生,说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南京事件的参与者被捕者,说他们是受我影响才发动这个南京事件,从而首先发起四五运动的,其中一些人,还被当局说成我的同伙。

四人帮被当作无产阶级司令部,受到全国高度拥护。但我认为他们倒行逆施,不得人心。江苏和南京造反派当然也都站在“无产阶级司令部”一边。但我警告南京和江苏造反派,海派四人帮不得人心,站到他们一边,今后就会给他们殉葬。事实证明,我的意见是正确的。四人帮垮台前获得的是一片拥护赞扬之声,但四人帮一垮台,全国就一片欢腾,敲锣打鼓放鞭炮各地民众上街游行庆祝。而江苏和南京造反派大头头,多数成了四人帮帮派势力。

但事前,除了本人这样的极少数人,没有人会预料到这个结果。

任何时候,只要独裁者大权在握,公开反对的总是极少数。以绝大多数人拥护独裁者的公开态度为代表,说老百姓不会反抗,老百姓非常不堪,那判断,就完全错误,就是完全没有判断能力。

而且,你完全不懂政治,完全被花瓶特线民运的习惯做法和意见所洗脑。以花瓶特线民运的观点看问题。你不断举出你们的例子,说:

“但那是三十年前的大陆人,现在你去街头北京举牌、发动民运试试,看看有几个人不把你当神经病的!1999年时,我见到中国民主党的宣传单贴在桂林文化宫的报纸栏上,根本无人问津;当年的‘六四’十周年的时候,我和一个朋友发起去杉湖边举行烛光纪念活动,结果到后发现仅有三人,在湖畔遍布的情侣中间,我们自己都觉得象神经病,而当时中共没有,也根本用不着打压我们。而一个流亡泰国的‘南方街头运动’人物向我承认,胡锦涛时期,他们在街上为民主举牌,引不起任何反响,路人看他们就象看神经病。”

实际上,你们的做法就是神经病,我和老百姓就是一个观点,一个意见。你们花瓶特线民运只知道作秀,不知道这作秀有没有实际意义。此外,你们不懂本益比,你们这种做法,实际上风险很大,效果不大,本益比极高,所以更加是精神病式的过家家儿戏,只有危险甚少效果的小丑做法。一般没有暴露的人来参加你们这种行动,就是与你们一样神经病,当然没有什么人会参加。但因为你们这种作秀对民主事业没有妨碍,所以,我和大多数民众不会反对你们,只在心里鄙视你们神经病。

过去刘国凯,杨建利,胡平等等低风险、低门槛、白衣行动、黑衣行动等,以为必然成功,但都是他们刚提出来,我就立即批评指出他们的做法必然失败。让他们大吃一惊的,是他们认为必定成功的这些行动,最后败得惨不忍睹,完全证明我是事前的预见。其原因,就在这里。

你满脑袋特线花瓶民运的神经病思维,所以,连我早已经批驳你这些观点的文字,也都根本读不懂。我在楼下对你的批驳说:

“以为贴几条传单就会有大影响,那是精神病的幻想。而且,这么多年来,几万十几万人上街的抗争有许多次,是你自己完全无知,说92年以后没有大抗争而已。以为几个人街头举个牌就应该有人关心,以为基本没有意义的白衣行动黑衣行动,低风险低门槛,就会有许多许多人去参加,那都是花瓶特线投机民运的精神病幻想。实际上,老百姓会参加的是大规模高风险,但有可能获得实质成果甚至推翻中共的行动,很多人愿意为此流淌自己的鲜血,甚至奉献自己生命。老百姓是正常人思维,目标是取得重要实质成果而不是没有多大意义的作秀,不是特线花瓶疯子性投机幻想,不要风险,不要实质成果,只要没有多大意义的作秀。”

你因为满脑袋特线花瓶民运的作秀出风头思维,根本读不懂我的批驳。但我想,正常人,应该都能读懂。

同时,你像黄河边一样,缺少最基本的判断能力,就像黄河边,从他自己的真实身份的本质和幻想出发,把大陆一个明显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患者——一个纺织女工的意见,当作意义重大的代表,来为土共大外宣做宣传,来攻击中国民主运动,“给民运上眼药膏”这种可笑做法一样。你不断用土共及其走狗,包括福建同乡会,冰球队等等,开动宣传机器或动用暴力,攻击污蔑香港人的例子,说那代表大陆人的思想和行为。你这种判断能力,甚至落到大陆一般民众的判断能力之下。大陆许多许多网友,都判断那只代表土共及其走狗,和少数被骗脑残的意见,不代表大多数大陆人的意见。那些不畏风险,不断勇敢为香港人发声的大陆网友,才真正代表大多数大陆人的意见。

不久前,没有任何研究和根据,黄河边就信口开河,说中共专制统治会维持三十年。这也是与他性质类似的许多人的幻想,完全没有根据。因此我立即批驳他的这些说法。你的很多东西,本质上与这些人类似,不知道你是不是受他们的影响。

此外,你从来不懂策略,当然更不会判断起事、起义和革命的合适时机。你要么散播悲观情绪,要么,相反地,大力鼓吹冒险主义。甚至以大陆人不赞同你的冒险主义作理由,说大陆人是不堪的,没有希望的人民。实际上,大陆人生活在实际之中,在土共残暴暴政统治的条件下,不仅把花瓶特线民运几乎没有意义的作秀,看作神经病,而且他们会判断合适的起事时机,既不会被你散播的悲观情绪所欺骗,也不会被你的冒险主义鼓吹所鼓动所误导,盲目搞冒险。

重复一遍我在楼下对你在这个问题上的批驳:“你不去怪历史上少有的土共几百万上千万枪杆子暴力镇压,却怪大陆老百姓,有什么道理?在土共动不动用暴力镇压的时候,不花长时间准备,并等待合适时机,难道动不动就上街去送死?以为贴几条传单就会有大影响,那是精神病的幻想。而且,这么多年来,几万十几万人上街的抗争有许多次,是你自己完全无知,说92年以后没有大抗争而已。”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8-13 06:43:4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