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2019-08-13 04:14:30  [点击:625]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等贵贱,均贫富”是典型的民粹主义口号,意味着经济上平均主义,政治上平等主义。其结果只能是等贱均贫:上上下下一样下贱,绝大多数一样贫穷。民粹主义与极权主义的结合,必然导致上流社会特别下流,极少数人暴富巨富。

“等贵贱,均贫富”这个口号出自于南宋初年的鼎州武陵县人钟相:“法分贵贱、贫富,非善法也。我行法,当等贵贱、均贫富。”(《三朝北盟会编》)然思想源头更早。墨家就是平等主义的老祖宗,唐末造反派王仙芝黄巢和北宋造反派王小波李顺,都是平均主义思想家和实践家。

孔子说:“不患贫而患不均,不患寡而患不安。”这句话常被平均主义借为依据。其实这里的均指公平分配,各得其分,与平均主义是两回事。儒家强调政治的公正和分配的公平,但反对平等主义平均主义。2019-8-12

清朝、儒家和五四
历代儒家王朝往往有这样一个基本规律:尊儒而兴,用儒而强,悖儒而衰,弃儒而亡。清朝也不例外。清朝衰败的根本原因是违背儒家政治原则。晚期大肆杀害儒臣,更是让清廷彻底丧失了代表中华的资格。

清廷晚期杀害儒臣主要有两次。第一次,以吏部左侍郎许景澄、太常寺卿袁昶、兵部尚书徐用仪为代表的儒臣,或反对利用义和团,或反对清廷向八国宣战,因而被杀。第二次,以谭嗣同、康广仁、林旭、杨深秀、杨锐、刘光第六人为代表的儒家改良派遭到大肆捕杀。“浙江三忠”和“戊戌六君子”之死,意味着清廷与儒家分道扬镳,构成清廷灭亡的重要原因。

由于清朝是儒家王朝,很多国人恨清及儒,不分青红皂白地将清朝的衰败和灭亡归咎于儒家,并将清廷的问题和慈禧的罪恶归结于儒家,遂普遍丧失了基本的文化自信,导致反孔反儒思潮的兴起和民粹主义宿疾的爆发。五四就这样运动起来了。2019-8-12

测不准原理
测不准原理,即不确定性原理,原是量子力学的一个定律,意谓不可能以实验的方法同时准确地测定微观粒子的位置和动量。因为在测量时,测量装置就会改变粒子的运动状态。这个原理运用到社会学中,可以表述如下:预测会引起预测对象状态的改变,导致预测对象命运的改变。

例如,某君大半辈子暴饮暴食,从不听人劝。有大医王据此预测,某君会在三五年内血崩而亡。预测公布后,某君居然有所警惕,开始节制饮食,稍改恶习,加强锻炼。三五年后,依然不崩。人们遂讥笑大医王所测不准也。2019-8-12余东海

自由
有自由未必是王道,是王道必定有自由,无自由必然非善制。剥夺自由的政权就是野蛮政权,没有自由的社会就是恶性社会。这里的自由指社会自由,主要指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这四大自由是基本人权,是现代文明的基础和政治道德的底线。

其中言论自由又是最根本、最基础的自由。没有言论自由就没有人格尊严和人权保障,就没有真正的文明和谐幸福可言。防民之口、防民之眼和以言入罪,都是对言论自由的无耻侵犯。无论如何巧言狡辩,无论怎样粉饰美化,仅此一点,马帮就罪无可绾,就不可能获得真儒家、真君子的认同。2019-8-13


马奴三则
【马奴】没有洋奴,只有马奴。亲美不是洋奴,而是亲近文明;亲马则是马奴,是亲近野蛮、亲近诈力。亲马,包括亲近信奉马学、马路和马帮。马奴有两种:一种是坚持马路的特权阶级,一种是支持马帮的弱势群体。两者都是物奴、权奴,前者侧重于邪恶,后者主要是愚蠢。一恶一愚,愿打愿挨,相辅相成,共同为极权暴政续命。马奴即俄奴,也可以说是另类洋奴。如果说反孔反儒是欺师灭祖、文化弑父,亲信马列就是信邪拜魔、认贼作父。

【马奴】部分大陆学者提出中国共识优于西方模式,—国两制在香港就是中国共识加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云。其实,没有中国共识,只有马帮共识。其共识核心有三:唯物论,党主制和公有制。这是万变不离其宗、千改不能动摇的极权主义三大支柱。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所谓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都是无碍于三大支柱的坚挺和极权主义的本色。这些大陆学者,无非马奴和三帮分子。信口雌黄,逢君之恶,其罪大矣。

【马奴】无论特权阶级弱势群体,无论贫富贵贱,所有马奴都是可怜人,也都有各自的问题。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句俗话对于马奴最为普适。它们共同的、最根本的问题是唯物。物质主义、利益主义和权力暴力崇拜,都是唯物的结果。最好的对治之法是唯仁主义学说。也就是说,只有仁学才有可能从根本上改良它们的观念和命运,让它们转愚为智,改恶从善,变奴为主,重新做人,做自己的主人。2019-8-12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