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徐水良   谈红纳粹黑纳粹左右派市场经济等问题 2019-09-02 11:13:32  [点击:1035]
谈红纳粹黑纳粹左右派市场经济等问题

徐水良

2019-8-25日



一、注意说清楚常识问题

(对论述理论问题的一点建议)

我许多次惊奇地发现,当有一定理论知识的人们,在默认的前提条件下讨论比较专业的理论问题的时候,不懂理论的普通人对他们讨论的认知,与讨论者自己对自己讨论的认知,完全是两回事。

例如,最近一次发现,我们多少年关于市场经济的讨论,认为中共经济不是市场经济,结果,不懂经济知识的一般民众,接受了我们讨论的结论,但他们的认知,竟然是土共经济没有一点市场和市场经济成分。所以,当有人把不属于左右内容的许多经济问题,说成左右问题,认为存在市场经济就是右。我反驳说,即使土共文革,也并没有完全取消市场和市场经济,你能说那是右?这时候,有人就奇怪反问,那时候连母鸡自留蛋都是资本主义尾巴,怎么会还会有市场经济?

事实上,自从进入文明社会,商品交易产生,世界上还没有人,有本事消灭一切市场,一切商品,一切货币。消灭市场,消灭商品,消灭货币,不过是马列毛的空想梦想和吹牛而已。这是常识。一般说来,懂理论的讨论者,事实上就是把这个常识当作讨论的默认前提。我们讨论和批评土共经济不是市场经济,只是说土共经济不是规范化的自由市场经济,而不是说土共已经消灭了一切市场和市场经济,变成纯粹的计划经济。我们只是说,土共的市场,不是规范化的自由市场,而是非规范不自由,而且国家可以任意违反市场规律,任意干预经济的非规范化的市场。而不是承认马列毛和土共有能力消灭市场经济,包括消灭市场,商品,货币和金融。而且,事实上,在一般情况下,他们仍然要借助人民币作货币,依靠人民币和市场,来发放工资,来交换和流通商品,如果没有货币和市场,土共经济仍然会停摆,会彻底崩溃。他们只能破坏自由市场,把市场变成国家干预的非规范化市场,而没有能力完全消灭市场、包括货币、金融和商品。

当然,产生这类常识问题,显然应该首先是我们自己的责任,在评论土共经济问题时,只把土共无法消灭市场的常识问题当作不言而喻的前提,而没有向不懂常识的一般人,明确说明这个基本常识,以至他们产生荒唐的误解。所以,今后讨论任何问题,都必须首先界定常识性概念,告诉读者常识问题,那样,才不会产生误解。

再举一个例子:前一段时间,本人评论贸易战问题,有人就不断用市场经济市场和金融杠杆,来反对和批评我的意见,甚至用市场和金融杠杆,来否定我说的会计学常识问题。我不断向他解释许多常识问题,中美贸易战是国家力量之间的经济战,不适合市场规律,市场杠杆经济杠杆金融杠杆。由于贸易战迄今没有动用国家力量没收对方财产,所以它们仍然服从于会计学常识,但不服从于市场规律、市场杠杆、金融杠杆。而且,土共经济,也不是规范化的自由市场经济,而是国家严重控制和干预的经济,本身就不是完全服从市场规律、市场杠杆金融杠杆。

例如,中国严重的贿赂经济,就有它自己的独特规律,比较服从极权专制独裁规律,以及违法黑经济或地下经济的许多规律,服从非法专制的权力杠杆,与完全的市场经济市场规律,以及经济杠杆金融杠杆,就有很大距离。

实际上,现代经济,不仅贸易战是国家行为,不是市场经济,而且,现代经济,无论是(国家)社会主义因素,还是国家资本主义因素,都是国家调控经济的行为,而不是完全的自由市场行为。现代经济,既不可能是完全的计划经济,也不可能是完全的自由市场经济。现代经济,计划和市场,是互补的,互相配合的。美国是自由市场经济,但国家仍然有相当庞大的经济计划,有联准会利用金融杠杆调控全国经济。这都是国家资本主义因素。

这些,都应该是现代经济的常识,可是,这种常识,在中国,先被洋垃圾马列主义教条所否定,后被引进的洋垃圾新自由主义的教条从相反的角度所否定。而美国,由于经济决定论新自由主义教条,人们往往也不懂这些常识。这个批评我的朋友,显然也是被新自由主义的教条所误导。结果,本来应该是普通常识的东西,在全世界都成为稀缺品。

所以,本人新人本主义等一系列理论,首先往往就是纠正常识错误,然后才是研究和探讨本人完全新创的许多理论。

本文论述的红纳粹黑纳粹左右派市场经济等问题,同样也是必须首先澄清常识问题。

下面我汇编和修改的、本人在网上两个帖子的相关讨论。其它问题,在汇编其它问题的讨论时,再顺便说明。

二、红纳粹黑纳粹和市场问题

徐水良:建议简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土共纳粹”,但不让土共玷污我们祖国的名称,避免称为中国纳粹。几十年来,我一直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国家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国家社会主义的一种。国家社会主义简称纳粹。土共理论界全部是蠢货,非要坚持土共纳粹的称呼。而且,土共纳粹比希特勒纳粹还要坏十倍。

另外,希特勒纳粹可简称黑纳粹,土共纳粹可简称红纳粹或血纳粹。希特勒纳粹标志铁黑色,简称黑纳粹,铁纳粹。土公标志血红色,可简称红纳粹,血纳粹,赤纳粹。

曾节明:不准确,中共的性质是媚外虐内如满清,与纳粹的外向性质不同。

徐水良:我说它比希特勒纳粹坏十倍,就包括这些内容了。

新大陆人:把右派与对手黑成纳粹法西斯是白左与土共一惯的手法。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0724

徐水良:社会主义是左派,国家社会主义极左,怎么会是右派?你黄左一贯肩负特别任务,吹捧希特勒黑纳粹,冒充右派,攻击污蔑你所谓的“匪区运运”真右派。你沿用斯大林把极左纳粹,与共产社会主义竞赛比赛极左,以此争取德国工人,因此与共产社会主义几乎一样极左的纳粹,说成极右,为共产国际极左开脱罪责的传统手法,胡说八道,以曲线方式,为土共红纳粹辩护。

希特勒纳粹连名称,几乎都与共产国际自称社会主义、工人党、共产党的名称一样,自称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并且确实争取了绝大部分传统属于左派属于社会主义的工人阶级的支持。连德国共产党都比不过他们。但因为他没有时间和机会搞苏联那样的集体化,因此比苏联共产党右一点点而已。世界上,有这样的右派吗?如果不是老牌的德国共产党与他对立,德国纳粹也有可能就能混进共产国际,然后与斯大林争夺领导权。而且,斯大林最后还是与希特勒结盟,共同入侵波兰,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

国共两党也都是左派,不是右派。国民党及到不久以前,还执行许多节制资本的社会主义政策。思想上迄今没有放弃节制资本的社会主义理论。但国民党只是一般左派,与共产党马列共产社会主义的极左,有本质区别。

赛昆:从来没人说纳粹是“极左”。轮媒《九评》称之极右。

徐水良:轮子懂什么?斯大林一个撒谎,所有脑残都上当而已。

归去来兮:希望徐先生不要上反法人员的当。我多次在这儿给出论据,指纳粹是左派。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413140。

徐水良:原来你就纳粹及墨索里尼是极左派问题早就批驳赛困了,过去没注意。

(注:后面归去来兮揭露赛困捏造九评定纳粹极右,以及其他一系列谬论,进行了激烈辩论。参见: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0776
等等)

赛昆:不光“轮子”。你前帖“以名为据”更荒谬。

徐水良:算了吧,你和新大陆人等早暴露了的多少次攻击污蔑本人及“匪区运运”,有用吗?我真懒得搭理你们了。

新大陆人:极左会保留私有制,市场体系,耶教与国王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0728

徐水良:土共也保留不少市场经济,即使文革也还有部分市场经济,那就是右派?土共也还有不少亲共宗教。也支持一些国王。柬埔寨波尔布特极左,还有西哈努克亲王。那就是右派?

更何况现在土共红纳粹的私有制和市场经济比例已经大大上升,被许多学者称为权贵资本主义。

曾节明:文革市场经济?老需此论夸张,彼时连母鸡自留蛋都是资本主义尾巴。

徐水良:你文革还吃奶所以不懂,当时街上还有无数商店,难道不是市场?

新大陆人:文革还有部分市场经济?农村自留地都收没了。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0731

徐水良:算了吧,你这样肩负特殊任务的人,还要装极右。可能吗?

各种各样的极左,都会因时间地点条件不同而不同,用文革极左来否定其他极左,说其他不是左更不是极左,而是极右,这种诡辩骗不了人。

新大陆人:土共开的商店等于市场,别出来丢人了,笑死人啊。

徐水良:由大量商店构成地方,竟然不称市场?称什么?称你家厨房?你自己无知到不知自己丢人?还是因为任务在身,不得不胡说八道攻击污蔑贬低“匪区运运”真民运,口不择言了?

而且,即使文革,也有自由市场、农贸市场、菜市场、猪肉市场,集市市场,乡镇市场,城市市场,五金市场,黑市市场,白市市场,丝绸市场,粮食市场,棉花市场,小市场,大市场,外贸市场等等等等许多称呼,市场也没有绝迹。竟然有你这样故意掩盖事实胡说八道的人,才不怕说胡话出丑,坚持完成攻击“匪区运运”真民运的一贯任务,说文革完全绝对没有市场,市场经济完全绝对绝迹。

告诉你,自从进入文明社会,商品交易产生,世界上还没有一个人,有本事消灭一切市场,一切商品,一切货币。消灭市场,消灭商品,消灭货币,不过是马列毛吹牛而已。

土共建政后,包括文革时,土共仍然不得不使用人民币,人民币仍然到处流动。难道人民币不是用于市场,而是用于你家厨房生火的?

新大陆人:照你说的,黄俄土共的民主也是民主。

徐水良:你真能为土共辩护!这里履行市场交易职能的市场,与土共完全没民主职能的假民主,是一回事?

你这样理论上完全无知的带有特殊任务的伪装右派,竟然要在理论上装行家,不知天高地厚,不断贬低攻击理论上不知比你高多少等级的“匪区运运”真民运,不断攻击贬低真民运是“匪区运运”,除了你自己出丑,还能得到什么?

三、关于左右问题

新大陆人:上个图,解说一下政治与经济左右二维标。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420783
有空给匪区老运运解说一下政治学ABC。
政治学来讲,尊重国王,尊重耶教,尊重民族利益为右派,越尊重当是极右。反之极左。
经济学来说,以市场体系为本,为耶经,那就是右,如崇之为经那就是极右,反之极左。

孙大炮在位置白左区,
光头在邱吉尔位置,光头倒霉在白左杜鲁门当道。

徐水良:你和赛昆大概是文科,愚蠢到左右是一维线性关系都不懂,想把多维的立体的运动着的无限丰富客观世界的关系,把本来不属于左右概念、不属于左右线性关系的大量内容,都纳入左右线性关系之中,于是捉襟见肘,一维关系及其教条,无论如何都无法解释多维立体的运动着的无限丰富客观世界的关系,只好把你解释一维线性关系的简单化左右教条扩大,把一维关系变成二维关系,或者强行说成是二维平面关系。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违反你自己的左右一维线性教条了。而且你更不知道,这二维平面关系仍然解释不了至少是四维以上的无限复杂的客观世界。

好多好多年以前,我就说清楚了上面这些数学和政治常识问题,可是马列洋奴和新自由主义洋奴,就怎么也读不懂我说的常识。

我懒得当老师来教你这样理论上什么也不懂的理论白痴,却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自以为懂理论,要来教训不知道比你高多少等级的别人。你完全是一个毫无自知之明的丑角。不值得来教你什么东西。等以后有空,大家和客观实际确实需要时,我再来顺便谈谈这个问题。这里只是把下面我给铁梅的跟帖再重复一遍(见后面)。

不过,再重复说一遍:左右是一维线性关系,是以人体左右为基准的主观移动的线性关系,转个身,左就变成右,右就变成左的线性关系。你标题上“政治与经济左右二维标”的说法,以及你画的平面二维图,绝对是科学上和常识中的天大的大笑料。

铁梅:要是覺得納粹是左還是右那麼重要,到德國議會看座位就會一目了然。

徐水良:全世界都被斯大林骗了,竟然连纳粹也认同了。然后自由主义和西方其他理论派别,更加把左右问题搞得一塌糊涂。他们把客观世界中与左右线性关系无关的、非左右概念的大量内容,强加到左右概念中来,由于左右概念被强加了它本来没有的许多许多其他内容,就搞得无比混乱,无比庞杂,无比可笑。把多维的运动着的无限复杂的人类社会,都强行纳入一维左右线性简单化关系。搞得非常荒唐。

所以,欧美的左右概念,就变成你说的德国这样的认知。不过,德国现在的左右现状,到还是比较符合现在他们认知的左右概念。但这不是二战前左右的真实状况和认知。

而中国人的左右概念,尤其是毛左和这里新大陆人等等的左右概念,更加无比可笑。

本人写了许多许多文章,都无法扭转脑残们一团混乱的左右概念。要解释清楚,看来还得等待说清楚多维的无限丰富的客观世界才行。

不过,这类线性简单关系和小学水平却又被搞得无比荒唐的理论问题,与反映多维的无限丰富的客观世界的社会科学理论相比,实在没有多大意义。所以,本人往往都是顺便论述时才说到。可惜我现在没有时间详细论述这类无限丰富的多维的客观世界问题,从而彻底埋葬企图让立体和多维的无限丰富的客观世界,强行纳入左右一条直线,变成简单直线关系直线教条的企图。

因为左右问题只是从一维角度简单化的解释客观世界中某些一维线性的简单关系,所以与多维的运动着的无限丰富的客观世界的复杂理论系统相比,并不是很重要的理论问题。还是等以后有时间有需要时再说吧。

新大陆人:你的智商理解一维关系都难,二维关系确实为难你了。
找一本政治ABC读一读,当然你不会英文,法拉盛图书馆有中文本的。

徐水良:原来你的知识都是那种书本中来的!所以要连数学也不懂不要而抛弃了,为了把不属于左右一维问题的许多东西,说成左右问题,就要把数学上左右一维关系说成二维关系,画成二维关系。

同我事先对你们的估计的差不多,你与赛困牛乐吼胡平及其他许多人一样,满脑袋崇洋迷信思维,凡是洋人说的,都是对的。即使洋人胡说完全说反了的荒唐东西,例如“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民主制度不可能有实质性妥协”这一类极端荒唐的胡话,都当作天经地义的真理。而你则把洋人把根本不属于左右一维关系的东西,胡乱归入左右概念的说法,当作天经地义的真理。

你就以为这些是天经地义的真理,就凭这类“天经地义的真理”,来攻击我,完全表现了你的崇洋迷信和理论上的极端无知和毫无识别能力。

我因为估计到你的知识和攻击,就是这类崇洋迷信,所以我就觉得特别好笑。对付你这类“天经地义的真理”,我根本不需要费力气。

因为早就预计到你们就是这类崇洋迷信,我前面的帖子早就把洋人在这个问题的许多荒唐做法批评了,你竟然一点都读不懂,还要飞蛾扑火来攻击?不过,实际上,倒可能是因为你抹黑真民运人士“匪区运运”的任务在身,不能不完成。

参见: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002/xushuiliang/30_1.shtml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323986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002/xushuiliang/26_1.shtml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002/xushuiliang/27_1.shtml

赛昆:紅暴是共黨思維。不過,俺認為左右還是以經濟為主

http://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1413149

左是集體主義經濟 collectivism
右是自由主義經濟 libertarianism

這是“政治羅盤”網的說法(politicalcompass.org),納粹是左是右一目了然。無知者死撐就讓其撐好了。

徐水良:你和这政治罗盘网,竟然无知到这种程度。左右原始含义与你们的说法有一点点关系吗?

左右本来是方位词,法国大革命因为偶然原因,因为保王派坐右边,革命派坐左边,借用为政治概念(从来都是借用为政治概念,不是你上面胡说的经济概念,即左是集体经济,右是自由经济。左右从来不是你和政治罗盘网胡说的经济概念)。其意思非常清楚,就是支持革命推翻王室专制的属于左,而革命的目的,就是人权(法国大革命一开始就发表《人权宣言》,以及《人权宣言》宣称或大力支持的自由、平等、博爱、人权、民主,反对的属于右。所以,就左右原始概念说来,主张普适价值的左,是好东西,反对的右是坏东西。与现在脑残黄川粉的左就是坏,右就是好的可笑的绝对化教条,完全相反。这原始概念,与经济没有一丝一毫关系。因为那个时候,全是私有经济,根本没有什么集体经济。

再说一遍,这是关于左右概念的历史、数学和政治常识。

但是,因为左右借用继承的是以每个人的身体及其面向和立足点(立场)为基点的,可以转向变化的概念,所以,这左右概念经过了许多变化。但如前所说,它从来都是政治概念,从来不是左是集體主義經濟collectivism,右是自由主義經濟libertarianism的经济概念,你的和政治罗盘网的说法,那不过是新自由主义极端无知的胡话。

原来非常无知地违反数学常识,把左右直线一维关系,说成并画成二维关系的发明者,是你赛昆!也许你也应该是抄袭来的吧?

不过,继续与你们这类极端无知,又不知天高地厚,自以为是,担负污蔑攻击“匪区运运”的特殊任务的笑料人物再争下去,实在是贬低我自己。就随你们无知地胡说去吧!

赛昆:估计所有人都同意:“政治罗盘网”比你有知识。

牛津字典collectivism:

the practice or principle of giving a group priority over each individual in it.

例句"the Church has criticized the great emphasis placed on individualism rather than collectivism"

the theory and practice of the ownership of land and the means of production by the people or the state.

例句:"the Russian Revolution decided to alter the course of modernity towards collectivism"

徐水良:在你们马列洋奴洋义和团和新自由主义洋奴洋义和团看来当然是这样。把马列主义或新自由主义洋垃圾,当作洋人无可质疑的权威意见、天然真理和无上至宝。但中国革命民主派真民主运动的理论,早已经集国际和中国文化的精华,批判并远远超越马列教、原教旨一神教、新自由主义等等洋垃圾,土垃圾,大幅度领先于全世界,早已抛掉这些洋垃圾,岂是你们洋奴洋义和团能够理解的?

左右问题与个体主义和集体主义完全是两个问题。你把两个问题混为一谈,这完全是偷换概念,转移话题。而且我早已经批判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个体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并说清楚一般人必须双手双脚并用,和你们一定要砍掉一条腿一只手的荒谬。

你赛昆是合马列洋奴洋义和团,及新自由主义洋奴洋义和团,还有半个一神教洋奴洋义和团为一体的特殊人物,所以,你永远都搞不清楚这些简单的历史,数学和政治常识。

随便再说几句:

虽然赛昆在许多观点上与曹长青对立,但在散播左是集体主义是坏东西,右是个体主义是好东西,诸如此类这类自由主义或新自由主义的洋教条洋迷信上,却高度一致。

马克思主义信奉集体主义==计划经济==左==好东西,个体主义==市场经济==右==坏东西的洋教条或洋公式;新自由主义的最后面等号,则相反,信奉集体主义==计划经济==左==坏东西,个体主义==市场经济==右==好东西。但实际上,马列和主义和新自由主义的洋教条洋公式,其所有的等号都是不等号,所有的洋教条洋公式都不成立。

集体主义和个体主义,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完全不属于左右这个线性维度、不属于左右线性关系,完全是另外一个维度另一种关系。他们既不是左,也不是右。两者没有任何一个,能与左或者右捆绑在一起。而左和右,集体主义与个体主义,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与好和坏,也不是一个维度。左和右,集体和个体,市场和计划,都是人类社会的需要。它们是好是坏,都得根据实际情况实际需要来判断。当社会实际情况需要左的时候,左就是好东西;但社会实际情况需要右的时候,右就是好东西。而个体主义,与集体主义,包括团队精神,市场与计划,必须同时存在,互相配合,才能维持社会的正常运作和存在。就像人类必须双手双脚并用,才能走路,才能做事一样。马列主义和自由主义,坚持要砍掉一只手,一条腿,完全是荒唐到精神错乱的地步。

人类社会,必须双手双脚并用,马列主义要砍掉右手右脚,砍掉个体主义,砍掉市场经济,新自由主义坚持要砍掉左手左脚,砍掉集体主义,砍掉计划和一切计划经济成分,都是荒谬的。

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都是经济决定论理论毒藤上结出的双胞胎理论毒瓜。在中国,前三十年,马列主义是罪魁祸首;后四十年,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共同祸害中国,但新自由主义成为特权官僚大抢劫大掠夺的吹鼓手、帮凶和走卒,起了主要的坏作用。

新大陆人:你想做运运中阿Q义和团也行。

徐水良:做极端无知的义和团,不过是洋义和团的,恰恰是你们。是马列洋奴洋迷信洋义和团,和你们这些新自由主义洋奴洋迷信洋义和团。也许,你是伪装洋义和团,来完成你污蔑丑化“匪区运运”的任务而已。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9-02 18:57:13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