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cwing   大紀元:《权游》隱喻滅中共極權,權游作者:川普當選凜冬將至拜登 2019-09-02 19:18:15  [点击:1447]
大紀元:《权游》隱喻滅中共極權,權游作者:川普當選凜冬將至写作写作,拜登可我心
大紀元:《权游》隱喻滅中共極權,
權游作者:“川普當選凜冬將至無心寫作,川普特朗普这个“当代乔佛里”和《冰与火之歌》中年仅13岁时的乔佛里一样,具有“狂躁、不理智”的性格。"
我不是说
先不论马丁说的是对是错
就说这番微言大义的解读劲儿,
也太有点生搬硬套了吧
是闲得没事干了么
看样子土共不抓人不活摘了,不干其他坏事了?
行了,我们都知道了,轮媒编辑部里有一帮子文化人儿
赶紧干点正经事吧
-------------------------------------------

梓圣:《权力的游戏》结局令中共畏惧 终集遭封杀(上)

美国奇幻电视连续剧《权力游戏》(Game of Thrones)。(维基百科)

人气: 1238 【字号】 大 中 小
更新: 2019-09-02 12:44 PM 标签: 权力的游戏, 三眼乌鸦, 极权, 谎言, 恐惧
【大纪元2019年09月02日讯】(注:本文含大量剧透,未观剧者敬请谅解。)


该剧初次开播时,中共媒体的某电台曾播放了两集后停播。直至万众所盼的最终季临近,个人猜想,应是出于大赚一笔的目的,腾讯代理直播。然而奇怪的是前五集都正常开播,最后却发生了同样的事,大结局停播。同时贸易战也一直都在进行。所以,个人推测,事情绝非仅局限于反美,而是该剧的真正主题,在通过结局揭示时,其内容影射了中共内在邪恶的生命属性。

谈到该剧集,不论是观众或粉丝,想必都有的一种体会是,剧中的残酷现实往往令人在惊讶中“作呕”。打从开头一个无辜的小男孩被推下楼,一幕幕惨剧就层出不穷,观看者也跟着“饱受折磨”。

然而随着最终季内容揭晓,我们看到最初的那个受害者,一个年纪尚小却无奈于终身残疾的男孩,在历经了一段,家破人亡,亲友丧生,挚友牺牲,步履维艰的艰险历程,并最终重返家园后,面对当初的那位肇事者却撩出了一句,“我不生任何人的气”。为什么?

我们知道布兰登是经过了一场苦行才找到了洞穴老人,学习一段时间后成了三眼乌鸦,而“三眼乌鸦并非我们所想的那样只是个头衔。也就是说,布兰登已经不是人了”(编剧,s6e06解读)。他能看到所有地方所有人正在发生的,和曾经发生的事,并且“能记得所有的事情”(布兰登‧史达克,s7e07)。也就是说,他是剧中除作者外,唯一一个知道所有事情来龙去脉的人。

而在他看来,“你是在保护你的家人”(布兰登‧史达克,s8e02,对话肇事者)。而当初那两位肇事者的实情,根据事故后的故事亦可得知:瑟曦(Cersei),一个比任何人都爱孩子胜过爱自己的母亲;詹姆(Jaime),一个权势最大家族的继承人,却宁可单挑也不愿纵任战火屠戮生灵,一个出手果敢的骑士,宁可背誓骂名也不愿放任致死无辜的暴行,一个无福为父却依然深爱孩子的父亲……

“很显然在那一时刻,Jaime和Cersei是卑鄙无耻的。但是后来,我们看到了Jaime更人性的一面,当他从被强奸中解救了一个曾经是敌人的女人,突然间我们不知道该怎么看待Jaime了”(记者,《滚石》采访)。 “Bran是第一个主视觉人物,在读者脑子里他们会觉得Bran就是故事的英雄,是年轻的亚瑟王,我们会追随这个男孩儿——但是突然:你没想到这种事会发生在他身上,所以这就奏效了(笑)”(作者,《滚石》采访)。

既然双方都并非丧心病狂,究竟是什么导致了悲剧?一定有原因。

“要知道,Jaime想杀Bran并不是因为他是一个烦人的小孩儿,而是因为Bran目睹了他们的罪行——对Jaime、对Cersei、对他们的3个孩子——这都是死刑。所以我会问有孩子的人:“处在Jaime的处境,你会怎么做?”他们说:“我不是坏人,我不会杀人。”你确定么?绝不杀人?如果Bran告诉国王Robert,他会杀了你、你的姐姐(恋人)和你的3个孩子,然后他们就会犹豫。可能更多的人会说:“是的,为了救自己的孩子我会杀了别人的孩子,即使那个孩子是无辜的。”这才是人们做出的艰难抉择,这才值得拷问。”(作者,《滚石》采访)。

那么该拷问的是什么?我们可以关注一下,Jaime和Bran最终的重逢:“我为对你做的事情道歉”,“你当时并不觉得抱歉,你是在保护你的家人”。“我已经不是原来的我了”,“你本来可以是,如果你没有把我推下窗户。我也还可以是布兰登‧史达克”。

为什么本来可以是,却不是?为何本不至于如此的事情,却如此地发生了?为何“保护家人”非得伤及无辜?为何“我们为爱做的事”会是这样?为何一个无辜小孩竟会被推下楼?为何他们在短短分把钟内就认为那孩子非死不可而别无它法?为什么觉得他一定会告密?是个死有余辜的告密者?为什么“倘若国王知道了,你我二人的头颅现在已经挂在城墙上了”(詹姆‧兰尼斯特,s1e01)?为什么“你变胖了”(奈德‧史达克,s1e01),成了“酒鬼国王”(珊莎,s1e06)?为什么“王室负债六百万金龙”?为什么“When you play the game of thrones, you win or you die”(瑟曦‧兰尼斯特,s1e07)?为什么结局丹妮黑化了?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剧,人都没法好好活着?

“挤在都城的人比整个北境的都多。为什么有人会愿意过那种日子”?为什么“混乱”才“是阶梯”,而人人都需往上爬?“粉碎命运的车轮”又是指的什么?为何每集都死人的剧,铁王座熔毁后就没事了呢?

而为什么Bran,那个最初无辜受害的小男孩,最终大家都认为他最适合,一致同意他当选国王?“你以为我大老远来一趟是因为什么?”显然他心中早已有数,而“如果你没有把我推下窗户,我也还可以是布兰登‧史达克”,也就不会找到答案。至于这个答案是什么,鉴于作品量级之大,可以讨论的当然很多,但说到为何会戳中中共以致遭到封杀,本文会分三个小章,通过例举剧中若干关键信息进行阐明。

一、极权和权游
首先得弄清楚一个概念,什么是极权?简言之,人都有想做的事,而它告诉每个人:有了它,你想做什么都成。没了它,你什么都办不成。

人都有想做的事,而它告诉你:有了它,你想做什么都成。

这产生了一个问题。那些你原本没想或不能做的,因为它,你会不会动摇?原本有所节制的事,因为它,你会不会失控?原本出于好意的善举,因为它,你会不会选择暴力?原本应就此打住的恶行,因为它,你会不会放任不羁?等等。于是你想打住,可它又告诉你:没了它,你什么都办不成。

于是又产生一个问题,你是否离不开它了?可是它找上了你,而你又是怎么活到它出现的呢?所以是你离不开它,还是它离不开你?

那它又凭什么这么说,你又因什么而相信呢?“Power resides where men believe it resides,It’s a trick,a shadow on the wall”,“力量存于人心,信则有,不信则无。惑人的把戏,如浮影游墙。而即便是矮小之人,也能投射出巨大的影子”,这种力量是什么?恐惧,由什么触发?谎言,通过暴力酿造,方能产生恐惧。它向你展现无所不能,你对其力量产生畏惧。但它并不具备此力,所以才需人的恐惧。通过以暴力酿造的谎言,让恐惧者对其为首是从。所以它真正的力量,是散布谎言的能力,通过遍地的恐惧实现统治。

举个例子,共产邪党杀了八千万中国人,它为什么没杀光呢?人都没了它上哪去啊?它是需要这八千万流血的事实来告诉剩下的十几亿,再多它也下的去手,不听话的就下一个。

这个概念其实应对剧中的铁王座。“伊耿远眺东方,看到的是故乡的一片末日残骸,然而望向西方,他看到的是肥沃的土地,山峦,以及遍地的黄金”而非焦土对吗?“杀戮和政治并不总是一回事”(提利昂,s5e08),因此他征讨并不是想重蹈瓦雷利亚(龙背上的民族。曾四出征讨,奴役它国,最终覆灭于末日浩劫)覆辙,而是创造一个能替代它的事物。

“一千把剑,从伊耿的败敌手里缴获,由黑死神贝勒里恩的烈焰熔铸”(瓦里斯,s3e06,对话贝里席)

“ 没有一千把,两百把都不到,我数过”

“啊哈,我一点儿都不意外。丑陋的老东西,不过有种特别的吸引力”

两百把说成一千把,这不骗人么?可一见上边都是死人用过的,你会去数么?这么多把,背后死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你还愿想下去,还不先跪下来么?瓦里斯管情报的照理说什么丑陋不知道?然而他从疯王时期就在当政,这么久了竟没数过。而伊耿征服时杀掉的人也远不止一千这么点,光‘怒火燎原’一役就烧了数万。但他知道,事后人见了这把铁椅,便不敢再挑战它的主人。它代表一个不可撼动的权威,可事实上却是个用血与火所酝酿的谎言。

那么问题来了,这种基于谎言的暴力极权统治,理论上会对人类文明产生何种影响?从《权游》我们也可以找到答案,这是一段出自莎士比亚的字谜。

“一个国王 一个牧师 一个富翁”(瓦里斯,s2e03,对话提利昂)

“三人之间 站着一名普通佣兵”

“每位大人物都命佣兵杀死另外二人”

“孰生 孰死?”

首先,能和国王竞争的牧师和富翁,便是主教和首富。

其次,王权,信仰和财富,是传统体制下,主导人类社会的三方面,而每个人都想取代另外两者,手握极权。

再者,三位大人物想干掉另外两个,都得利用自身优势。富翁雇凶,能付别人绝对给不起高额报酬。国王知道这点,但他能把死掉的富翁的钱作为报酬,不论富翁开价多少,他都能给的更多,此外他还能给佣兵封爵,封地之类,给些财富买不来的。然而主教能封王,单从三者考虑,胜出的还是他。

然而提利昂的回答是:

“取决于那个佣兵”

“是吗?他既没有王冠,也无金银珠宝,更没有诸神的眷顾”

“他有利剑,这一决定生死的力量”

想想看,三位大人要干掉另外两位,都找上了他,也只找他,说明他也是个万里挑一的“人才”——一个唯利是图,格外敬业,什么人都能杀的狠角。而一个受利益驱使参与权贵斗争的穷凶极恶之徒,在亲手消灭了君王和富翁,并占据其权柄后,会止步于此,归顺一个主教?故答案应是,三者无一幸免。

倘若算上事情的后果和影响,在教廷已不再,社会丧失正信的前提下,谁又能保证没有下一个佣兵?又或者人人都想成为那个佣兵?他的统治会长久么?所以倘若存在一个最终答案,便是四者无一生还。

据此可生出以下结论:

1. 极权是对传统的摒弃。字谜中的主教就像剧中发动无产阶级革命的大麻雀,这同共产主义邪教建立其极权统治的过程相似。

2. 暴力是掌控极权的关键。这应对了邪党的“枪杆子里出政权”。

3. 极权要求其主子心狠手毒。佣兵通过利剑掌控极权,并杀光了所有候选人。而权游中每当铁王座迎来新主,旧主皆难逃灭门厄运,这与中共更换领导班子情形极其类似。

4. 极权是个政教合一体。得到它的人,不再需要“神的眷顾”。

5. 极权会致使传统信仰、王权和财富走向覆灭,进而毁灭人类社会。这又与共产主义建立世界政府,掠夺它国财富,颠覆它国信仰,进而毁灭全人类的终极目标一致。

众所周知,共产极权背后是条红色恶龙,而铁王座的形成也源于作品中一条名为黑死神贝勒里恩的巨龙。

坦格利安本是个鼓励近亲结婚,兄妹通婚的乱伦家族。凭借血与火的恫吓,他们用恐惧征服了七国。又通过败敌之剑和龙焰所熔铸的一个王座,这一至高权柄,将暴力至上,为所欲为的种子撒满了维斯特洛的每一个角落。

“坦格利安家的都是疯子对吧?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坦格利安生儿女,天上诸神掷硬币,全世界屏息以待”(瑟曦‧兰尼斯特,s2e07)。某任君王曾临终时下令扶正他的所有私生子,由此引发了一场正室与杂种间的内斗,战火持续数年。残酷梅格统治期间,将反对乱伦的宗教人士消灭殆尽。在血与火的恫吓下,宗教做出了妥协,大教堂被捣毁,转而成了龙穴。而所谓“从未有过的繁荣昌盛”(丹妮莉丝‧坦格利安,s7e03),背后的事实却是,才没安宁几年的维斯特洛,就因统治阶层不同派系之间因争夺统治权所发动,最终两败俱伤,人毁龙亡,元气大伤的一场毫无意义的战争而生灵涂炭。

这一名为《魔龙的狂舞》的《权游》背景故事,与中共建政后其内淫乱不堪,其外伴随着消灭宗教和传统,所进行的一系列持续数年的瞎折腾行为,最终导致大陆经济倒退至抗战前,事后通过篡改历史,宣扬其领导下的繁荣昌盛又有何分别呢?其富有诗意的命名,是否也从更高的层面透显出,人间乱象的背后,其实是一只恶兽的狂舞?
《game of throne》确切翻译应是《王座游戏》,而权游就是铁王座的衍生物。从上述对话的下半段,我们亦可剖出其本质。

“取决于那个佣兵”

“是吗?他既没有王冠,也无金银珠宝,更没有诸神的眷顾”

“他有利剑,这一决定生死的力量”

“既然生死取决于佣兵”

“我们又为何假装承认国王的权力至高无上呢?”

“当奈德·史塔克人头落地,应该负责的究竟是谁?”

“乔弗里,刽子手,还是别的什么?”

“我再也不猜字谜了”

“力量存于人心,信则有,不信则无。是个惑人的把戏,如浮影游墙”

“即便是矮小之人,也能投射出巨大的影子”

当然瓦里斯是想暗示“不想追随奈德于地下”的提利昂,小指头就是那个“very small man”,他就是那个到处投影弄人,搞的大家都找他办事的佣兵,奈德也因他而死。但上述字谜其实就是一个权游模子,根据两位玩家所感,我们亦可得知其理念,即两个立足点:
一、“孰生?孰死?”,生死决定输赢,人死就代表结束,活下去才有意义。至于究竟什么意义?游戏没有说明。

二、“他有利剑,这一决定生死的力量”,暴力决定生死,人可以掌握决定生死之力。

据此它产生了三个规则:

一、生死决定输赢,所以死者出局。


二、人可以掌握决定生死之力,所以允许杀人。

三、存活才是意义,即通过斗争,踩着别人尸体过活才是意义,“心中战火不灭,所有人都可能是敌人”(小指头,s7e03),所以是无限回合制。

因此它也具备了一些特性。

首先,既然没说怎么算赢,那么想赢只有一个办法 —— 别输。所以是为了生存。

其次,因为允许杀人,而死了就得出局,玩家必须“手握利剑”捍卫生存。所以是暴力至上。

其三,因为允许杀人,而死了就得出局,要确保自己不会输,只能让对手出局,“When you play the game of thrones, you win or you die”(瑟曦·兰尼斯特,s1e07)。所以是你死我活。

其四,因为是以存活为意义的无限回合制,如果没死,你就可以继续玩,你就没输,就有机会把剑抢过来,任何持剑者也都是暂时的,没人会真正地赢,也没人会结束游戏。

其五,根据贝里、雪诺、夜王这些出乎玩家们意料的事实,人死还能复生,损坏的躯体也有办法从新活动,而暴力是能致死,却无法救活,那么决定生死之力便不在人手。它的立足点是错的,根据规则就没人会真正地输,那么也就不存在出局。所以“事实上在权力的游戏中,每个人都是赢家”(编剧,最终季某访谈),“你不比任何人强”(班扬‧史达克,s1e03)。

其六,根据其一和其五,游戏无疑是个坑,人却不断往下跳,故游戏本身并非游戏,而是个“惑人的把戏”。

二、阴影和黑暗
(一)阴影
《冰与火之歌》创意来源于《指环王》,两者都讨论了人类文明面临的挑战及走向。魔戒和铁王座,也都是反人类反文明的产物,象征着罪恶万端的暴力极权。而“人们盛传瓦雷利亚人会把魔法融进钢水”(乔拉·默尔蒙,背景故事s4p16),相信伊耿在打造统治法宝时也不忘用上祖上工艺。征讨期间,“龙焰从天而降,赫伦和他所有的儿子都活活烤死在城堡里”(泰温·兰尼斯特,s2e07),此后赫伦堡便成了“不祥之地”(皮特·贝里席,s2e03),传言时常闹鬼,无尽的黑暗吞噬居于其中者。那么同样由龙焰熔铸的铁王座,其实也同魔戒一样,具备非比寻常的魔力。

“丑陋的老东西,不过有种特别的吸引力”(瓦里斯,s3e06)

“力量存于人心,信则有,不信则无。惑人的把戏,如浮影游墙”(《指环王》中山姆吓唬半兽人的经典桥段)

那么剧中最大的影子又是谁投射的呢?龙。

“黑暗中没有阴影,它们是光的仆人,烈焰的子孙。火光越是耀眼,影子越是深邃”(梅丽珊卓,s2e04)

那么龙焰所能造成的,便是无比的黑暗。

“它从天而降,黑色的,长翅膀的影子”(女儿被活烧的平民,s4e10)

婴孩象征着新生,因此这是股能使人类灭亡的阴影。并且哪天即便龙没了,只要阴影还在,黑暗就维持着。

“世人皆活在它的阴影中,却几乎无人知晓”(泰温‧兰尼斯特,s4e05)

打从一群势弱受欺的野蛮人在十四火峰发现了龙,这种阴影就一直存在了【所以才讲是“驱散数千年的黑暗”(火祭司预言,背景故事s7p06)】【瓦雷利亚曾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帝国,通过研究龙,他们开创了自己的文明,进而四处征讨奴役它国,向着称霸世界的目标前进。然而整个文明,最终却因使唤奴隶深凿地矿,触发了末日熔岩喷发,一夜之间化为灰烬。而他们的后裔,铁金库和坦格利安,都是想设法延续瓦雷利亚之光所投射出的阴影,只不过吸取了先辈施暴不羁的教训,前者打的经济牌(世界银行),后者打的政治牌】。直至伊耿登陆,将它带到了维斯特洛,即权力的游戏!——由黑死神贝勒里恩的烈焰投射,征服史勾画其轮廓,混乱体现其黑暗,铁王座维持其存在(但人们往往只看到游戏是围绕着它进行)。

伊耿向人们展示了力量(power)的存在以及什么是强大,即便他整个家族最初其实也只是末日浩劫没炸干净的一点点残余,即便他最终也只是六国之王,并非七国,可人们还是为之着迷。直至后来龙虽没了,大家却还在玩着他的游戏 —— 即活在其阴影中,并竭尽所能地要充当那个龙的主人,同时寻找着能替代它的事物,知识,财富,信仰,军事等等,将它们变成能实现征服的利器。最终铁王座能赐予一个人这样的身份,使他手握伊耿通过血与火确立的那种权力。并且只要这一记录他掌权过程所作所为的战利品仍在,那种极权的概念就存在,就会有人去追求它,然后玩权游踩死别人。

而又因为它掌控着一切,人们也无法放弃对它的追求。因为它掌控着一切,使得一切看似都不真正可靠。因为它掌控着一切,任何人想做什么都得通过它,想过安生日子得经过它同意,想做好事帮助人得借助它,想达到任何目的都得通过它。因为它掌控着一切,所以每个人都成了它的代理人,土地是它的,粮食是它的,金子是它的,任何资源都是它的,它来决定配给,人都是在帮它管,它来养着所有人。到现实共产极权这地步甚至思想和记忆都是它的,它来决定你是什么,当然剧集最后已经非常接近了,也是到这一步戛然而止。

( 未完请接下文)

责任编辑:高义

--------------------------
川普當選!《冰與火之歌》作者:凜冬將至,我已經告訴過你了 ...

https://www.dramaqueen.com.tw › news
转为简体网页
2016年11月10日 - 2016美國總統大選結果由頗具爭議的候選人川普獲勝,《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作者喬治R.R.馬丁引用著作中的一句名言表達失望之情,「凜冬將至, ...
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Game of Thrones-DramaQueen電視迷

https://www.dramaqueen.com.tw › video_news_more
转为简体网页
川普當選!《冰與火之歌》作者:凜冬將至,我已經告訴過你了. 2016美國總統大選結果由 ... 《傲骨賢妻》蓋瑞科爾將回歸衍生劇《傲骨之戰》. CBS《傲骨賢妻》的衍生劇《 ...
特朗普玩《权游》梗HBO电视网:别碰瓷|权游|特朗普|乔佛里_新浪 ...

https://news.sina.com.cn › doc-ihmutuea6649452
2018年11月3日 - 原标题:特朗普玩《权游》梗HBO不乐意了[文/阮佳琪]当地时间11月2日,美国政府 ... 该剧的原著作者乔治·R·R·马丁(George R.R。 Martin)也在社交网站上发声。 他的著作《冰与火之歌》(A Song of Ice and Fire)系列是这部史诗剧的原型。 ... 巧的是,当时马丁就将特朗普的当选比喻成“凛冬将至”。 .... 特朗普:为啥告诉你.
《权力的游戏》作者: 川普当选,无心写作了。 by hjmdlhmsrlgs on 2016-11 ...

https://www.reddit.com › kfq › comments › 权力的游戏作者_川普当选无心...
2019年3月24日 - 25 个帖子 - ‎1 位作者
凛冬将至,我早告诉过你们。 ... 套路吧,要是希拉里当选,马丁的话就是,为庆祝希拉里当选休息两月。。这死 .... 这借口找的好,人家不直接用那个所谓的陨石遁结局就已经是对的起读者了 ... 准确的说他其实是《冰与火之歌》的作者.
《权力的游戏》好看在哪? - 知乎



==========================
美国大选也是"权力游戏"? 权游作者贬特朗普(图)
京港台:2019-5-10 12:24| 来源:新京报 | 评论( 4 )条 | 我来说几句

A- A A+
美国大选也是"权力游戏"? 权游作者贬特朗普(图)
来源:倍可亲(backchina.com)专题:美国总统川普 最新动态!
  最近,已热播到第八季的史诗式奇幻美剧《权力的游戏》原著作者马丁公开表示,自己支持前美国副总统、民主党资深政治家拜登参选美国总统,期待并相信拜登能在大选中打败被他称作“暴君乔佛里”的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专题)。

    一、“他是美国国王”

  马丁将特朗普比作“乔佛里”可不是第一次:早在2017年,他就直接用“乔佛里”这个《冰与火之歌》里他亲手塑造的狂躁暴君来指代特朗普,称“如今乔佛里已成为美国国王了”;并认为特朗普这个“当代乔佛里”和《冰与火之歌》中年仅13岁时的乔佛里一样,具有“狂躁、不理智”的性格。

  

  ▲乔佛里。 《权力的游戏》剧照  

  现年已70岁高龄的马丁是个性格多元化的作家——


  他笔耕不辍,不太喜欢抛头露面,以至于被一些评论家称作“不问世事”,并对其突然开口谈论政治和选举感到意外。

  但他又热衷于撰写博客及与读者互动,虽然因为脾气偶尔火爆,曾和读者发生冲突和龃龉,却被公认拥有庞大且狂热、忠实的粉丝群体,对粉丝有着异乎寻常的影响力。

  这也意味着,马丁称特朗普为“乔佛里”的“差评”,恐怕任何一个关注2020年美国大选的人都不敢掉以轻心。

  二、乔佛里和特朗普的“冰与火之歌”

  马丁口中的乔佛里全名乔佛里·拜拉席恩,名义上是《冰与火之歌》系列里维斯特洛大陆诸王国之一——拜拉席恩国王劳勃和王后瑟曦·兰尼斯特的嫡长子,王位继承人(电视剧),但他实际上是瑟曦和她的哥哥詹姆乱伦所生的私生子。

  如果说,在《权力的游戏》中,乔佛里被塑造成一位狂躁但不失雄图大略的君王,那么在马丁本人笔下,他却是个从12岁出场就糟糕透顶的人物——

  暴躁、情绪容易失控(电视剧),有强烈的施虐倾向,对血亲毫无亲情,对王国和臣民也缺乏仁慈和同情心。

  由于这种危险的精神状态,他毫无必要地挑起和多个其他王朝的激烈冲突,最终在自己的婚宴下当着群臣和来宾之面喝下毒酒死去,早早结束了狂躁的一生。

  

  ▲《权力的游戏》剧照

  马丁的“冰火”系列和其他小说共同的特点,是架构宏大且错综复杂,人物性格同样复杂多元,既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恶棍。

  但乔佛里似乎是个例外——按照书中重要人物奥克赫特爵士的评价,“冰火”原著中的乔佛里“除了长了副好皮囊外别无他长”。

  很显然,马丁用来指代特朗普的“乔佛里”,正是自己笔下这个既邪恶又废柴、情绪狂躁却又只会把事搞砸的恶棍,而不是系列美剧中的“改良版乔佛里”——按照马丁的性格,他恐怕会将那“另一个乔佛里”说成“糟糕同人版本的赝品”。

  既然在他心目中,特朗普是这样的一个“乔佛里”,他对后者的评价就一目了然了:狂躁、不讲信用、连自己都控制不了自己,却拥有极为危险的巨大权力。

  早在2016年特朗普胜选之际,马丁就曾公开发声,称自己“从未见过有任何人比特朗普更不适合领导美国”。

    三、拜登真的适合吗?

  那么谁适合?马丁给出了两个标准:有能力战胜特朗普;有潜力成为伟大和优秀的美国总统。

  他如今认为,拜登发表了极为精彩的竞选演说,是同时符合这两个标准的理想人选。

  和某些评论家“不问政治”的概述不同,马丁是个从不掩饰自己政治倾向的人。

  和许多同龄人一样,他反对越南战争,并竭力逃避服兵役;尽管在“冰火”系列里描述了多场史诗般的大战,但他从来都公开将战争视作“残酷的、绝不会给任何人带来荣耀”的行为。

  他一直是民主党的支持者,曾多次为民主党候选人站台助选。

  2016年美国大选期间,早已搬到佛罗里达州的他最初支持民主党左翼代表人物桑德斯,桑德斯退选后转而支持希拉里·克林顿,并多次公开抨击特朗普。

  很显然,此次他的发声并非一场“权力的游戏”,而是内心真实想法的表露。

  问题是,他的意愿有多少能成为现实?

  有“冰火”读者指出,真实世界里的“权力游戏”较马丁笔下的残酷场景有过之无不及,美国也并不是“冰火”系列中的维斯特洛大陆,马丁的头脑和笔所能产生的影响微乎其微。他可以让“冰火”里的乔佛里在春风得意之际稀里糊涂喝下一杯莫名其妙的毒酒,却无力亲手酿造这样一杯毒酒给他口中的“当代乔佛里”。

  不仅如此,人们并不太佩服马丁的政治分析、判断力,他看好的拜登真的可以战胜特朗普吗?

  作为典型的“民主共和党人”,带有中间派色彩的老派政治家,拜登如果有机会和特朗普“单挑”,或许真有胜算。

  但他不温不火的竞选“扮相”,是否能突破“闹哄哄”的民主党内初选,也实在是个谜。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9-02 19:23:41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