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老王社长   评香港“反修例”由头下暴民政治的“五项诉求” ---致香港老友 2019-09-03 17:09:17  [点击:1065]
评香港“反修例”由头下暴民政治的“五项诉求” ---致香港老友万宝先生


万宝兄:
月饼收到。中秋快乐!

对香港事态,我尚不知兄如何看。听人说,“香港人都是支持香港抗争的”。我看好像不是,六哥(陈达铮)等人,就是有保留的。今天的香港人不是都失去了理性,虽然看来疯狂的多了些。我说过,自华叔(司徒华)去世后,香港民运就逐步变质了。

“抗争”?究竟抗争什么呢?抗争港府修例(逃犯条例)?林郑不是早已宣布停止了吗?还要无休无止地“抗争”什么呢?原来“抗争”的是港府必须全盘接受他们“抗争”者的所谓“五项诉求”,宣称“一条也不能少”,否则,就要“越激烈”地不停止地使用暴力“抗争”下去。
这还能是民主吗?这是暴民,这是在向中国特区港府下达无条件投降书,是在以街头暴力的手段实行的港独夺权革命。其口号明白提出了:“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有辩解者说,“我们是争民权,不是港独”。但,你们向挥舞英旗,呼叫“光复”英治的暴徒首领割席谴责了吗?没有。既无割席谴责,又跟着他们的旗走,你不是港独,又是什么?何以自辩自清?

民主,是在国家法制的前提下,一部分居民运用宪法赋予的言论集会游行示威等的权利,自由地,和平地表达自己这部分居民的利益诉求,供政府平衡全民诉求全民利益施政。任何部分居民应有这个权利(被神话为“普世人权”),但任何部分居民没有权利强迫政府必须片面接受他们这部分居民的利益诉求,否则便煽动无限街头暴力,逼政府投降。这就不是什么“民主抗争”,这就是夺权革命。任何号称民主的国家,都不会允许。某些强权国家“已所不许,要施他人”,绝对是别有用心。

共产党(特别是邓后共产党),文革后,无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人民权利法案,钳制和禁止人民的言论结社集会游行表达诉求权利,是错误的,是大陆人民应该批评和合法抗争,也正在抗争的。但共产党的《香港基本法》赋予了香港人民的这些权利(英国殖民者从未给过),且从无干涉香港人民运用这些权利,香港部分人却滥用这些权利,将它推向另一个极端,推向暴民政治,推向街头暴力夺权革命,这是我们可以同情、支持、怂恿的吗?香港的暴民政治,给大陆人民的争取民主权利运动,树立了怎样的坏榜样?将带来怎样的恶影响?共产党说:“怪不得我们不开放宪法第35条。若开放了 ,就是“文革动乱”,就是全国各地区各省市遍地发生的今日香港暴民政治,暴民夺权,国家必将碎片化内战化和崩溃”,你有什么话说!

要么不给你民主,给了你民主就演为暴民政治(在台湾为台独)。为什么中国总走不出这两向的极端?我们本希望香港能给出一个中国良性民主的榜样。海外“民运”见猎心喜,极力怂恿香港暴力“抗争”的极端化,是因为他们早已根本不志在中国的有序民主化,只要能推到共产党,手段可以无所不用其极,对祖国和人民造成的一切后果,他们都是在所不计的。彭明说:“来海外不反共,谁给你钱?”

再略谈一下所谓“一条不能少”的“五项诉求”。
但查,这“五项诉求”,几月来内容变来变去,要价越来越高,不知所准。显示,即便你无论如何让步,“诉求”要价将不断地加码激烈,也是“一条不能少”,不推到港府夺权到手事实港独,不能休的。这也是符合历史一切暴民政治推进的规律的。
但“诉求”大体不变的是:我的暴乱不是暴乱,必须“撤回暴乱定性”;我暴乱中一切对社会破坏犯罪行为“不得追究”;反倒必须“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向谁“独立”?),去调查追究维护社会秩序受伤受辱的警察,和为保卫自己社区安全反击暴徒的正义市民。诬其为“黑社会”。今日谁是黑社会?四处打砸抢烧 见不得人的蒙面暴徒,才是货真价实黑社会;最后,图穷匕见:要求解散现在建制派占优的立法会,“全面落实双真普选”,完成夺权。什么叫“真”?只有我夺权成功才算“真”,不然就是假,我还将暴力“抗争”夺权下去!

这“五项”夺权诉求若“一条不能少”迫使港府妥协了,香港今后还能是一个法制社会吗?还能是一个在街头暴民政治面有公义可讲的社会吗?还能是一个“一国两制”下的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吗?这“五项诉求”,不是向中国特区港府发出的敦迫无条件投降书又是什么?“自由民主抗争”?多少罪恶都在这漂亮口号下贩卖施行!所以,为香港前途长远计,为全中国发展利益计,中国政府和大陆人民今日这点上显然上下一心举国一致了,坚决支持港府和林郑长官在暴民政治面前寸步不退不让,是完全正确的。再说,革命,夺权也要有个力量对比估计。“香港人”今天摆出一副生死决战的姿态,挑战港府实际挑战北京中央政府,本钱何在呢?无非声称“与汝谐亡”,以香港的毁灭为人质。香港今日对北京有那么生死的重要吗?没有力量和本钱决战硬要决战,恰曾是中共上世纪30年代革命的大忌。不自量力,或把力量寄托于英美西方的对华“金融制裁”来“与汝谐亡”,香港除了自残,衰败,“没顶之灾”的结果,不会对中国发展的全局,发生多大的影响。尚具理性的香港朋友,应该对此有清醒的认识了。

还是有香港老朋友不断地质疑和责问希哲说,“你也是,甚至至今还是受共产党迫害的政治流亡者,不能回国。你也曾流亡香港,最近还被林郑政府拒绝你入境香港。若"逃犯条例"修例通过,可能第一个遭难被"送中"的就是你王希哲了。为什么 你还你那么维护林郑的香港政府呢?”。

希哲也多次回答了:“我从不以个人的遭遇去观察和考虑国家的问题”。共产党至今视我“反革命”拒于国门之外,是他们的错误。我不能因共产党的错误给我的“遭遇”,来规定我观察社会问题的立场和眼光。这站得太低了。对港府,我同样如此。

且“逃犯条例”修例,港府起始就明定了,政治犯不在其中。若香港人不信,真的认定了“逃犯条例”修例通过,香港人“人人都可能被送中”,要暴力“抗争”,请问你那上街“几百万香港人”有几人没进过大陆?你们若当初就认为自己是中共的“逃犯”,你们怎么又敢进去大陆?那时进了,就不怕“自我送中”被大陆政府“留中”?证明了你们从来没感到自己无论在港在“中”都是不安全的,都是“逃犯”。怎“逃犯条例”一修,就忽然想象人人都是“逃犯”,人人不安全了?显然,所谓“逃犯条例”修例通过,香港人“人人都可能被送中”,不过是制造恐慌闹事的由头罢了。只要想闹事,无论你港府小心翼翼提出怎样的议案,哪件不可以成为反共闹事争港独的由头?事实上,北京国安真想在香港抓什么人,还需要你修例么?有了“逃犯条例”的修例,恐怕还多少能束缚一些他们的手脚,需讲究“依法办事”,注意社会舆论。这“逃犯条例”不修了,北京国安就没法在香港抓人“送中”了?笑话!

好的。一说就长。再谢万宝兄的月饼,真的是“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啊。

希哲拜
2019年9月3日
www.zxd.org.tw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9-03 19:44:0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