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赛昆   加评转贴姜克实《有关七亘村战斗的国内记录》 2019-09-19 17:40:45  [点击:5833]
【转者的话】在推特看到一位推友的通知:

日本的姜克實教授在大陸被全網封殺,愛思想的文章全部刪除,豆瓣的號的也是被刪掉,存下個小號。小號上還有些文章。或許您可以發到duping讓人看看。
https://douban.com/note/723338252/
他的書網上也有電子版
http://libgen.is/book/index.php?md5=DB2758EB1F2479EE3DED6BD36A8E040D


俺回复:“谢谢告知。中共俄杂党最怕的就是历史真相。牠自知自己的屁股脏,而中国人又最喜欢抓汉奸。”。

在豆瓣的网址看到题为《有关七亘村战斗的国内记录》的文章。

近年俄国的解密书籍已经表明,伪“中华人民共和国”是苏俄刺刀下建立的伪政权,苏俄不但给了9亿美元战争物资,而且还派出“在人民解放军队伍中的苏联官兵”(见《Секретные войны СССР: Самая полная энциклопедия(揭密苏联战争)》)。因此中共俄杂割地党一向吹嘘自己武功高强,欺骗百姓让人们以为江山是牠自己打的。俺多次说过:奥巴马入侵中共的“领海”和飞进其“防空识别区”是中共最丢脸的事情,牠从来不敢让百姓在网上谈论此类事情,而却不怕网民谈论贸易战。姜教授的文章表明,据陈赓日记,共军在七亘村吃了败仗,在1937年10月23-24日“敌死伤不明”,但《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役战斗总览》却吹牛10月23日“毙伤敌200余”。类似的还有所谓的“平型关大捷”,按双方记录己方伤亡:共军是日军的六倍(一千五比二百多),其实是日军的大捷。

中共喜欢吹嘘武功,其实也是从其亲爹苏俄那里遗传的。众所周知的“诺门罕战役”,苏俄一直吹牛是以伤亡9千围歼日军6万。日方数据是:己方死(含失踪)和伤病各八千多,而敌方“不比俺们少”。直到苏俄解体后,俄国解密数据是苏俄死亡9千,而伤亡总数两万五千多。按伤亡算,日军占优。



下面是全文。

《有关七亘村战斗的国内记录》



现在的军史记载

现在军史中有关八路军七亘村附近战斗的代表性记录,可见以下三种。一,《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役战斗总览》,其中包括以下三个条项。

1. 东石门战斗
作战时间:1937年10月23日。作战地区: 平定县东石门。参战部队: 129师386旅 771团一部。敌军:驻测鱼镇日军。作战经过:129师771团部队在测鱼村附近东石门阻击西犯日军。战斗结果:毙伤敌200余人(一说100余),八路军伤亡100余。
2,第一次七亘村战斗
作战时间:1937年10月26日。地点:平定县七亘村。参战部队: 129师 772团第三营。敌军:日军第20师团辎重部队。作战经过: 25日,129师侦知敌20师团后方辎重部队1000余人将于次日来犯,遂将第772 团第3 营及特务连一个排埋伏于七亘村、甲南峪间有利地形,伏击日军。26拂晓,日军辎重部队进入伏击地区,…经两小时激战,日军除一部逃回测鱼镇外,其余全部被歼。作战结果:歼日军300余人,缴获骡马300余匹及大量军用物资。八路军伤亡100余人。
3,第二次七亘村战斗
作战时间:1937年10月28日。地点:平定县七亘村。参战部队: 129师 772团第三营。敌军: 第20师团后方辎重部队。作战经过: 继第一次七亘村战斗后,第129师判断日军前方急需补充弹药,遂决定722团在此在七亘村附近设伏。28日晨,日军果然以100余名骑兵和300余名步兵掩护辎重部队沿原路出动。11时许,当日军进入伏击地区时,第772 团第3 营突然发起猛烈冲击,激战至黄昏,歼其一部。作战结果:歼日军100余人,缴获骡马数十匹。八路军伤亡2 0 余人[1]。
三次战斗合计,八路军129师386旅共毙伤敌600余,缴获骡马三百数十匹和大量军用物资。自己伤亡130余人。正是今日共产党公称的战果数据。

二,《八路军表册》
1. 东石门战斗:1937年10月23日,平定县东石门。 敌为日军第20师团,步,炮,骑兵2000余人,我为八路军129师386旅771团。 战果:毙伤日军200余人,缴获长枪9支,炮一门。我亡62,伤123 人。
2. 锣鼔寨,马山村战斗[jk1] :10月24日,平定县马山村。 敌为日军第20师团1000余人,我为八路军129师386旅771团,772团各一部。战果:毙伤日军110余人,我(771团)伤亡30余人。
3. 第一次七亘村战斗:10月26日,平定县七亘村。敌为第20师团,辎重部队300余人,步兵200余人。我为386旅772团。战果:毙伤日军300余人,缴获长短枪100余支,骡马300余匹。我伤亡100 余人。
4.第二次七亘村战斗:10月28日。敌为第20师团辎重部队一部,步兵300余人,骑兵100余人,我为386旅772团。 战果:毙伤日军100余人,缴获长短枪50余支,轻机枪4挺,骡马100余匹。我伤亡15人,亡12人[2]。
其中的“锣鼔寨,马山村战斗”,据笔者寡闻,在国内的各种记录中只有此处可见。日军记录中并不存在,可谓实体不详的战斗。内容也大有疑点。按陈赓日记记载,战斗日期前一天的23日晚,129师772团已退出马山村,开始了向南方孔氏村,王得寨的大迂回。多种记录证明,771团24日午前,也不在马山村正在七亘村西方高地与日军苦战中(见后文)。到底是哪一部队在锣鼓寨(新旧地图都不能确定此地名),马山村,毙伤日军死伤记录中根本不存在的100人?。根据出于何处?若排除此不确实记录,仅仅计算其他三次战斗,战果合计为:共毙伤敌600余,缴获160余支枪,一门炮,400余匹骡马。我伤亡300余人。约等于前述《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役战斗总览》的记录。

三,《八路军第129师战史》
内容基本同《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役战斗总览》中记录的第一,第二次七亘村战斗。但没有提到东石门战斗,合计:毙伤敌400余人,缴获骡马三百数十匹,我伤亡30余人[3]。以上为今日进入战史记录的正式战果内容。与当时的战斗记录比较,最大的特征是增加了一个10月23日“东石门战斗”的胜利。而战前的记录中,日,中两方对此一战斗的描写,都是八路军771团的失利。以上战后记录的根据,原本到底来自于何处?为了搞清历史战果记录的演变过程,必须寻找,比较一下有关七亘村伏击战的原始档案。

战前的原始记录

下面再看一看,作为以上战功根据的,当时的几个原始记录。 有关七亘村战斗的原始记录,可以说基本都来自对外情报,即共产党对外公开的战果宣传。或八路军总部对上级国民党中央军委的战果报告内容。属于内部记录的,可以说仅有 386旅旅长《陈赓日记》一种。下面分析比较一下几个有代表性的原始档案。一,当时的报告,电报等1. 10月28日,第二战区阎锡山长官向南京大本营报告八路军战果的电报

称“八路军游击结果:刘师七七×(二)团第三营,于宥(26)日在七亘村侧击西进之敌一百余人,获螺马一百余匹,敌一部已解决,一部尚在包围中” [4]。
分析:此电报属于国军内部通报的八路军自报战果内容。从数字看并没有忠实于八路军电告原文,出于不信,对八路军报告的战果数字首先滤除了约2/3的水分,称歼敌为百余,缴获骡马百匹。当时八路军是怎样汇报的?见下电文。2,八路军总部对国民党第二战区长官的报告此为八路军总部,10月27 日 就第一次七亘村战斗的战绩,向阎锡山、黄绍竑(第2 战区副司令长官)的电报(周恩来专电):

我刘师之一部, 26 日午后袭击七亘村之敌,黄昏时将敌击溃,敌伤亡300 余人,缴获骡马300 余匹,枪数十支,无线电及弹药甚多,在清查中。我刘师之另一部,同日在东石门口村截击敌人行李,缴炸弹、炮弹数十箱,毙敌10 余人[5]。
分析此报捷数字。是前资料1中出现的,没滤水前的内容。亦是今日七亘村大捷战果中歼敌300名的基本根据。“东石门口村截击”,实际上指同一次战斗。东石门在七亘村东3公里处。日军的辎重队约两中队,在山地行进中,队列要拉的很长。七亘村战斗开始时,其尾部应在东石门村附近。此处的部队,由于战斗发生不久返回了测鱼镇。前方在七亘村被袭击的一部,后退时也要路过此地。陈赓日记记录,此日其部“便衣20 余人,附轻机枪, 向测鱼游击”。可见是此游击部队在东石门袭击了撤退之敌。东石门的截击,在战后部分记录中,被从七亘村战斗中分离出来,变为七亘村和东石门两次战斗的胜利。下面是有关28日的第二次伏击战,八路军总部10月30日致蒋介石电(报告战果)

(一〉据刘伯承师之陈(赓)旅长称:该旅一部于29 日在七亘村、营庄之间袭击由赛鱼西进之敌步兵3 连,骑兵1 连,炮兵1 连及粮食弹药运输队等部,激战约2 小时,敌被我截为两段,一部向东西逃散,其余均被我消灭。计毙敌百余名,缴获步枪50 余支,轻机枪4 挺,骡马及骆驼约百余匹。我伤亡50 余人[6]。
分析第二次伏击地点在七亘村与营庄之间。并不在一处。此处敌被截为两段,一部被我消灭。其余向东西两方向逃窜。毙敌百余名等基本内容,都被之后的八路军战史所继承。 从以上可见,七亘村大捷的原型记录都发生在以上两个电文中。之后除了枝节的发展外,两次战斗共毙伤敌400余,缴获骡马400匹以上的基本数据一致。问题在这并不是内部记录,而是一个对外的战果报告。像阳明堡的战果报告一样,属于宣传内容,存在者很多不实之处。为什么只称参加部队为“我刘师之一部”?“该旅一部”?,这一部到底是多少人?若公开了这一个营,或一个连的数字,很可能引起国民党方面的怀疑。有关七亘村的战果,如前所述连国民党第二战区方面,都要先滤去2/3水分。所以在今日的研究中对这类公开的战果报告并不能信,必须先认识到这是一个对外宣传。并须要利用日军的记录,对其内容进行分析,检验(史料批判)。下面再看一个属于内部记录的《陈赓日记》。

《陈赓日记》[7]

陈赓日记是一个价值很高的记录,并不一定是每天的笔记,(如23,24日的合记等,从内容看应是数日内的追记,所以也出现日期错误)。但基本内容属实,特别是对战斗过程的记录,研究价值非常高。下面逐条逐日解读,分析。

10 月16 日,今早5时,我率772 团(缺第3 营〉自平定西郊到石门口(平定县东方9公里,不是石门村)。此地离旧关仅65 里,离井陉100 里,离元氏200 里,离普阳50 里,决在此待命。明日拟派两个支队向井陉与元氏方向侦察游击。
10 月18 日,骑兵营及771 团全部抵此。…即令全旅即刻出发到马山村, 主力即集结于该地。夜8 时到达, 居民逃避一空。(注: 马山村在七亘村西13公里处,18-23日是129师部或386旅旅部所在地)
10 月19 日 ,派出两侦察队向井陉与获鹿方向侦察敌情。
10 月20 日,今日派出772 团袭击井陉之板桥村之敌。另以771 团之一个连向获鹿附近侦察游击。
10 月21日,772 团到支沙口,夜袭长生口[jk2] 、蔡家岭, 缴获步枪4 支, 骡子4 匹, 炮弹16 发。
10 月22 日,今日敌人由南北漳城向测鱼前进。估计敌人因正面无进展, 企图由测鱼经七亘、马山,直趋平定,断我正面后路。决以771 团在桃家岭,七亘之线采取运动防御, 阻止敌人, 争取时间,调772 团回马山,准备侧击西进之敌。晚771 团阵地失守[jk3]。

此段日记很重要,可得知八路军21日前的战斗活动,是派出77团到国军的娘子关(新,旧关)正面战场附近打游击。22日侦察到了日军迂回作战企图,即趁虚从南方测鱼镇沿山路迂回,直趋平定(实际是为了迂回固关侧背柏井驿,协助26日的娘子关攻关作战)。若沿此路而来,马山村的129师正当其中。所以刘伯承此时采取了两个举动。一是命772团让出正面战场(马山村),迂回敌后,二是用771团在桃家岭(排家岭)七亘村间(即东石门村附近)企图阻击此股日军(左纵队)前进。从“侧击”,“运动防御”“争取时间”的用语看,刘伯承,陈赓等对阻止日军主力部队前进的战斗并无胜算。目的是以游击形式,骚扰日军,迟滞其前进。第一次部署的“运动防御”既是23日的东石门战斗。结果陈赓日记记载的很清楚,即晚(23日夜间),“771 团阵地失守”。虽轻描淡写,但记载了一个历史事实。这次失败也可以在日军的战斗详报中得到佐证 [jk4] 。23日东石门战斗中,日军战报没有记录自己有战死伤,《官报》战地其他死亡者的通报中,也查不到此日参战的步兵第79联队有一名死亡者。从战斗地图上的标记看,结果是“敌遗弃尸体150具”。


日军记载的23日东石门战斗,和24日七亘村夜袭和七亘村西高地的三次战斗

实际上是失利。奇妙的是,失败的东石门战斗,到了战后的战史记录中,却被描写成“毙伤日军200余人,缴获长枪9支,炮一门”的胜利。东石门战斗,因为不成功,和之后的七亘村遭到夜袭的失败一样,八路军当时并没有对国民党第二战区进行呈报。对外也从不宣传。但此次战斗的存在,都可以在史料中确认。但到战后,出现由失败到胜利的演变,并作为胜战记入八路军战史。此操作,使七亘村大捷全体的歼敌数,也从战前记录的400名,增加到今天的600名。为什么战史研究要使用原始资料对照,其意义即在此处。 继续看陈赓日记

10 月23 日、24 日 刘和再道率771 团固守七亘前面隘路,我率772 团18 时才由马山出发,进到王得寨、川口一带,早5时即向南藁亭村及七亘村以南高地开进,准备侧击敌人。山路崎岖,行动困难,直至下午3 时才到达。到时,敌之大部己通过, 仅有辎重在后跟进。因悬崖绝壁, 无法下去突击,当即以突然火力向之袭击。敌死伤不明。
“刘(伯承)和(陈)再道率771 团固守七亘前面隘路”,即是包括前述东石门战斗在内的,刘伯承的用兵部署。即24日,和772团一起,在“七亘前面隘路”,侧击日军左纵队主力。但这次部署并没有成功。原因考虑一是23日东石门战斗“771团阵地失守”,二是下述24日凌晨1时,“771 团因警戒疏忽,受敌夜袭, 有相当损失” 。三是24日午前,七亘村西方高地771团的设伏阵地,也在日军攻击下失守。四是陈赓日记中写道的,原计划协力作战的772团,由于路况不佳迟到,错过了战机。 陈赓部队23日出发的马山村,离七亘村道路距离仅13公里。而日记中记录的行军路线,却是一个向南方的山地大迂回,至少40公里以上。推测目的是先掩护让出正面战场的师部等转移到松溪河一线川口(泉口),孔氏村,王得寨(129师后来的指挥部所在地,七亘村大捷的战利品,就被运到此处)。之后,772团再向北穿过山岳赶到(返回)七亘村现场。加入771团战斗。日记描写,24日“早5时即向南藁亭村及七亘村以南高地开进,准备侧击敌人。山路崎岖,行动困难,直至下午3 时才到达”。


按陈赓日记还原的772团的大迂回,目的是转移,让出正面战场。
关于陈赓率772团的大迂回,若查看地图其行动实在令人难解。但据国民党第二战区楚溪春电话记录,有一个原因应是新到的川军第122师(王铭章)与129师在马山村的换防计划。即把正面战斗交给川军。但换防后,为何不走道路赴七亘村,而进行费时,费力的大迂回?除以上触及的战略转移外,据后述刘志坚文章解释,还有一个原因是初战失利后,“我们所有预备作战的部队,便马上再兜一个圈子,以迷惑敌人”。这里的兜圈子也许指的即是位置于马山村的772团,129师师部,向孔氏村,川口,王得寨方面的撤退,转移。可以说,让出正面战场(马山村),大迂回到日军侧后方的七亘村伏击,也是八路军游击战术的代表方法。大迂回的772团错过战机,在东石门,七亘村作战的771团又未守住阵地,结果使刘伯承放弃了24日预定的侧击敌主力计划。24日,从东石门退到七亘村的771团战果如何? 按日军的战报记录,步兵第79联队(兵力两大队)第10中队,于24日凌晨0100,奇袭了在七亘村宿营中的771团,使其遭到重大损失 [jk7] 。24日午前0930,到达七亘村的联队主力,继续对七亘村西山脊的771团阵地展开步炮齐攻,又使其“遗弃多数尸体向西方,南方溃退”(此两次战斗记录敌遗弃尸体250具)。之后日军主力于正午前后通过了该地段。前陈赓日记记录的午后3时,772团到达后在山崖顶放冷枪的一节,描写的即是日军主力通过以后的状况。此时受损严重的771团早已退向东冶头,日军主力也通过了七亘村。陈赓部队(772团)无奈,与此日(24日)晚又返回到孔氏村一带。和东冶头村的771团,在松溪河一线进入待机,休整态势。可以说,七亘村的第一战,是刘伯承用兵计划的全败。继续看《陈赓日记》后文10 月25 日

由马山派赴获鹿的一连…在王得寨归队。772 团全部仍回川口、孔氏村、王得寨之线。接刘电,771 团因警戒疏忽,受敌夜袭, 有相当损失[jk6]。闻川军已到东西回村阻止正面之敌, 我决心以积极动作配合正面作战。令近山率第3 营秘密进到营庄以南高地伏击敌人。有力的便衣20 余人,附轻机枪,向测鱼游击。骑兵营出九龙关。771 团撤至东冶头镇。
此处,也触及到771团在七亘村宿营中遭到日军夜袭受到相当损失一件。还可以知道,第二次(26日)在七亘村设伏的理由,是“配合川军正面作战”。此时装备落后的川军122师已到达平定附近,正在向马山村进军,为129师补空。25与日,对敌情,友军情报几乎一无所知的川军,在行进中于步兵第79联队精锐,在东,西回村一带正面冲突,进入了惨烈的肉搏战(木槽村附近战斗),激战直至26日晨。结果川军大败,损兵折将,死亡人数过千。26日被迫向柏木井方向撤退。川军在死战中,772团虽派出了策应部队,但绝不会赴正面战场以卵击石,而是巧妙地埋伏于日军的后方。形同于平型关大捷的伏击战。由于目的是配合友军作战,所以129师并不是像24日自己的计划那样全力出动(两个团),表面上积极协力,实际仅派出一个营和一个20人的侦察队,远离前方,不疼不痒。至少事后何以说八路军尽到了让出正面战场后支援友军的义务。但不料此举却轻易成功。见26日内容10月26日

近山率部(25日出动的772团三营)仍在原地待机伏击敌人,便衣队在东石门村一带活动。17 时接近山报告, 伏击成功,计缴获骤马300 余匹,满载军用品。炮弹、弹药、无线电器材、干粮,堆积如山。…但未得到俘虏兵,敌人死不缴枪,全部击毙,约300 人 。…晚又接便衣队报告,在东石门村伏击敌人,将敌步兵2连击溃 ,缴获甚多,催我派人运胜利品。终以敌2连兵力反攻,我仅20 人,弃胜利品登山。结果毙敌34 人,我无损伤。
给叶、王指示, 大要:(1)迅速集中兵力,准备再战。(2)处置胜利品办法。(3)运回伤员〈这次伤亡仅10 余人〉。(4)收集情报。
10 月27 日

今日终日搬运胜利品。…敌人今日向国驿镇、柏井驿方面移动,终以后方受到威胁,并昨日所给它的痛苦,有一连队回头向我771 团阵地迫进。771 团准备迎击。我令772 团集结部队, 并以一部向771 团靠拢。
经对日记的分析,可以这样推测,26日的七亘村伏击,并不是一个精心谋划的歼敌部署,而是为了配合川军作战进行的有一定偶然性的待机战斗。否则,为何129师仅投入全体兵力不足5/1的一个营? 文中也很明确,26日的伏击战两部,一部为王近山(772团副团长)率第3 营在七亘村一带的设伏,一部为少数便衣的游击。王近山报告的战果数字,即是今日七亘村大捷的记录的原始出处。如仔细分析,可见这个战果报告中有十分令人怀疑之处。一个营兵力,是否能歼敌300名,缴获马300匹?疑问更大的是便衣队报告。仅20人“将敌步兵两连击溃,缴获甚多,…结果毙敌34 人,我无损伤” 。事实当真如此?继续读日日记10 月28 日、29 日

参加772 团关于战斗检查的会议。会未竟,接近山报告,谓敌有步兵3 连, 骑兵1 连,押解给养,经七亘向西。当令近山坚决出击,并令772 团在一带活动。第3 营之两个连及2 营全部赶上参战。因天雨泥滑,夜里行动迟缓,29日天明才赶到。在七亘伏击部队,也仅我第3营之9 连一个连。该连很机动,因时间关系,不待主力到达,即开始出击,将敌人截成两段。敌一部向西逃窜, 大部向东回溃。我即令第2 营沿沟跟迫,并以第1 营之1 连自南藁亭北出侧击,黄昏时已闻到东石门村有激烈枪声。这次计缴获压榨干粮百余箱, 骆驼20 余匹, 骡马10 余匹,步马枪20 支。
10 月30 日敌人突破娘子关、石门口,向阳泉、平定进攻, 川军不支而退, 平定危急。敌左翼支队约千数百人, 向我平定以西迂回。彭、林率陈旅及陈团配合本旅,准备打击其右支队。本旅今12 时出发到昔阳及其以北张庄附近集结。
此处记录了28日的第二次七亘村伏击。特征也是主力部队因行动迟缓没赶上战机,进入战斗的实际上仅有三营九连的的一个连。对阵之敌却有步,骑兵四个连,加辎重队。如何将四倍以上之敌,截为两段,打得向东西逃窜,并缴获30匹骡马,骆驼即百余箱干粮?陈赓日记并未触及。 重要的内容并不是下级所报的战果,而是第二次七亘村伏击的部队,“仅有三营九连的的一个连”。若真是刘伯承智谋用兵的事先部署,难道会出现这种差错?从日记内容看也很清楚,事先并无准备,是一种事后对应的仓促运兵。说两次七亘村伏击都存在一定偶然性的道理即在此处。 陈赓日记的特征,一是提到了23日首战中771团队阵地的失守,24日该团又遭到夜袭受到相当损失的两个败战的事实。之后771团撤退到东冶头休整,直到11月2日黄岩底战斗前,并未有在七亘村战场出现。二是,触及到26日七亘村伏击战的部队,仅仅是王近山率领的772团第三营,28日的伏击也是其第三营的第九连。此数字若属实,两次七亘村的伏击,并不能称为是预谋的歼敌部署,而是一个带有一定偶然性的待机战斗的成功。在此,下级(王近山)汇报的战果,与出动兵力数相比,都大有再考之余地。

刘志坚《七亘村战斗的胜利》

此文是一个战斗后11月6日写的较早的报导,也记录了771团遭到袭击的事实。


“宿营七亘村的某部份,因为轻敌戒严不注意,黄昏时遭到了敌人的袭击。…不过他们能够很迅速的退出七亘村在一点半钟以内便集结起来归还建制,靠近主力,并没有受什么损失” …因为这一情况的变化,我们所有预备作战的部队,便马上再兜一个圈子,以迷惑敌人。…我们来了一个大迂回后,又迂回到七亘村附近一条河沟的侧面山上,埋伏起来。…七亘村的战斗开始于下午两点,“敌人前卫尖兵是一排,本队有一个辎重兵营,约有三百多人,每人都牵着一匹骡或马,驮着东西…不到一个钟头已经已经全部解决,缴获骡马两百多匹,打死百多匹,打死日本领事一个官兵百余人,枪支子弹军用品算不清。后面的敌人跑脱了48个,但跑得不远,又被我们侦察排消灭了[8]。
”第二天听说该死的敌人又送辎重来了,我们又一个连出发到营庄附近(马山村七亘村之间)埋伏着等敌人来,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果真敌人又走原路来了。…把敌人一百多匹骡马及东西全部缴来了”。
此文写于战斗后十天前后,记录了771团24日遭到敌袭击的失败,为此为避开敌追击,迷惑敌人,部队进行了大迂回。此大迂回,即是笔者从陈赓日记中读出的,772团由马山村赴七亘村,不走向东的道路(道路仅13公里),却沿山路向南方松溪河一带的川口(泉口),王得寨(王寨村)前进,经一整夜行军后,再经南,北蒿亭北上从山路接近七亘村之件。此资料提到了这一个事实,虽不太明了却能解开一个疑团。今日的战史专家们,多津津乐道地吹捧刘伯承的巧妙战术,谈论大捷的丰硕战果,却不见有人注意到24日,陈赓的772团为何大迂回,26日,为何“刘伯承巧设伏击網”却不下重兵歼敌的疑问。

卞之琳《第七七二团在太行山一带一年半战斗小史》[9]

此文完成于1939年秋,出版日1940年。

“十月二十四日,宿营七亘村的第七七一团,因太轻敌,疏于警戒,竟遭了敌人的袭击。不过他们也竟能迅速的退出七亘村,不到两小时就集结起来,归还建制,靠近主力,没有受什么损失。”28页。
“十月二十六日午间,第七七二团又接近了七亘村。…”“到下午两点钟,敌人来了。由副团长王近山率领的第三营在山上看得清清楚楚:敌人前卫尖兵是一排,本队是一个辎重营,约有三百多人,每人都牵着一匹骡或马,驮着军粮和弹药,后边是两个连掩护着他们前进。
三营就分配第十二连准备从正面突击,第十一连向定盘山包围,其余两个连作预备队。…两个多钟头就解决了战斗。第三营一共牺牲了一个连长〈第十一连连长李春山〉,一个通讯员,伤了三个战士。敌人逃走了一小部分,被打死的就有一百五十名左右。尾部又被本团的侦察班二十余人截击于东石门附近,以毫无伤亡的记录消灭了四五十名。
第七七二团缴获了骤马二百多匹,步枪数十枝,还有大批的弹药、食品、用具。整队辎重差不多全送给了他们。”29页。…胜利品 由四百多战士和群众整整的搬了一夜又一天。…放满了孔氏村的 一个大院子,好几个屋子“”。
28日晨开干部会议中“”一个通讯员由场外进来说,带了一封信。“敌人又有两个连到了七亘村,有向我前进模样……”31 “算准敌人一定以为中国军队不会以原样的章法再到原处去打击他们的,第七七二团偏又派了第三营迅速秘密的迂回到七亘村附近,稍移西了几里,靠近营庄。敌人这一次来的是两连步兵,一连骑兵,一批运输兵和骡马。第三营以第九连突击,第十连包围。战斗到夜间,第三营以牺牲八人,负伤二十二人的代价争取敌人一百以上的伤亡。又得了一大批胜利品。”
此文章,是事后三年内的描写,属于宣传文章,但至少比战后的记录要接近实际。文章中记录了771团24日遭到敌夜袭的失败,指出第二次伏击地点在七亘村西方营庄附近。第一次伏击战的主力是第三营,第二次战斗的兵力,比起陈赓日记多出一个第十连。也记录了同日在东石门附近,日军一部被便衣队(侦察队)截击的战斗,内容与陈赓日记基本一致。战利品的集结地,为南方十余公里的“孔氏村”。

综合以上三个原始记录,七亘村附近战斗的全局逐渐趋于明了。像笔者的分析一样,129师被赋予(期待)的战略任务,是与此时到达平定以东地区的川军配合,共同阻止日军左纵队向娘子关背后的迂回前进,以策援娘子关正面的坚守。 23至24日,刘伯承布下的第一战,即是在七亘村险要道路处,集中771,772两个团主力,侧击日军左纵队主力,阻止其向柏木井方向前进。但由于23-24日771团连续三次的作战失利,和陈赓率领的772团的迂回,迟到,24日的侧击计划化为泡影,日军主力轻而易举地通过了七亘村天险,并在东,西回村大破川军的阻击(25日木槽村战斗),26日到达柏井驿东方山地,成功地堵截了从固关方向撤退的国军主力,给以其极大杀伤(松沟村附近战斗),此断后之役的成功,成为娘子关前线国军总溃退的导火索。所以从娘子关战役的战略眼光看,刘伯承23-24日的七亘村埋伏作战应称是一次失败。

在日军主力通关七亘村后,25日为了协助川军与步兵第79联队主力的正面作战,陈赓派出了772团的一个营到敌后方的七亘村附近待机,游击。是这支小部队,于26日截住了一股为前线部队运送粮秣的辎重队,打了一个漂亮的伏击战。此粮秣运输队中除了少数自卫队外,并没有步兵护卫。战斗结果,到达七亘村附近的先头部队遭到重大损失,但后尾部撤回测鱼镇(辎重部队全体约2中队,人员数量约5-600名,马匹,骆驼约500头,队列就要拉开数公里,仅一个营,是不可能将其包围,歼灭的)。撤退中一部分在三公里东方的东石门村,也遭到772团侦察队的20人的第二次截击。此为10月26日129师的七亘村大捷。歼敌300名,缴获300匹骡马的战果,最初来自前线指挥,772团副团长王近山的口头报告。这个数字,也没有经过确认,修正便报捷到国民党军委会,成为战后七亘村大捷第二次加工,发酵前的基础数据。战利品之后在群众协助下,通过山路,被运往孔氏村。松溪河沿岸的王得寨,孔氏村,东冶头村是此时129师的根据地,11月2日,在昔阳县东南方黄岩底与日军步兵第六十九联队作战的129师主力的两个团,即是从东冶头附近出发前进的。

28日,在七柏线道路监视敌情的772团第三营第九连,又一次侦查到日军辎重部队从测鱼镇出发的情报,陈赓旅长立即命令772团部队再次出击。由于是事后行动,主力部队迟到,再一次错过战机,实际进入战斗只有第九连。伏击地点在七亘村西三公里处营庄附近。而此日,日军已接受教训,派出了第十二中队两小队步兵护卫,从人数,战力面远远强于伏击部队(第九连)。所以第二次七亘村伏击,像陈赓日记中的低调记录一样,不会有什么大收获。日军记录,此日部队全部通过了伏击地段,将粮秣运送到平定附近战场。

在第一次伏击战中遭到较大损失的幸村骆驼队,和第20辎重兵联队第四中队(藤本队)的大部分,也都行进在28日的队列中。太原攻略战中,藤本队受到的最大打击并不是在七亘村,而是之后11月4日,八路军115师的广阳伏击战。此战中其队出现了27名战死者,远超出在七亘村损失的11名(死亡)。

七亘村战斗中,772团第三营10月26日成功地截击了日军的辎重运输队之举是一个日中两方公认的事实。但有关此战斗的计划性,若从以上原始记录分析,可见有一定的偶然性。真正的24日的大规模伏击计划,因作战失利不发,而26日和28日的两次成功的伏击,又都没有主力部队(第一次一个营,第二次仅一个连)的登场。并不是像广阳战斗那样,按事先的严密计划进行。若能事先有计划,能集中兵力伏击,战果肯定还会更大。

有关现在公式的战果记录,从原始资料判断,都来自下层不确实的战果报告,和共产党的对外宣传。特别是歼敌数字面,还有待利用日方作战档案进行对比,检证的必要。以下,再分析比较一下日军方面有关七亘村方面的战斗记录。

注释

[1] 陈浩良王同乐刘立勤编《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史·第八卷》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役战斗总览(下)军事科学出版社,2000年,181-183页。

[2]《八路军表册》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丛书,解放军出版社,1994年,361页。

[3] 《八路军第一二九师战史》解放军出版社,2007年,17页。

[4] 《八路军参考资料1》中国抗日战争军事史料丛书,解放军出版社,2015年 62页

[5]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朱德军事活动纪事》解放军出版社,1996年,401页。

[6]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朱德军事活动纪事》解放军出版社,1996年,401页

[7] 《陈赓日记》解放军出版社,2003年。

[8] 《群众周刊》第一卷,1937年12月11日,13页。

[9] 卞之琳《第七七二团在太行山一带一年半战斗小史》1940年,转引《中国报告文学丛书第二辑第六分册》长江文艺出版社,1983年。

[jk1]马山村在七亘村西13公里处 、锣鼓寨地点不明。

[jk2]离集结地马山村30余公里山路。在娘子关外,所以不能算七亘村战斗范围内。

[jk3]第二十师团《战斗要报》记录“先遣中队在排水岭南北高地一线,与西方荒坡岩南方方高地之敌交战中。此敌兵力约7-800,据山险顽强抵抗,一旦攻击受阻。奋战结果,突破敌阵占领东石门北方及南方高地一带”。

[jk4]关于24日的战斗,第二十师团《战斗要报》记录:“前卫24日,0700从东石门出发,0900于七亘村附近发现兵力不详之敌在七亘村西侧方高地棱线,前卫司令命山炮兵在村东占领阵地,0930发起攻击,敌顽强抵抗,在我部,炮,和山炮火力猛击之下,敌遗弃多数尸体向西方,南方溃退。”

[jk6]25日接到通报,事件实际应发生在24日。

[jk7]79i第十中队,24日夜 0100对在七亘村宿营中的敌约一大队兵力发起突然夜袭,敌遭到歼灭性打击,残敌留下多数尸体,武器弹药等,向东北方溃走。

[jk8]三、十月二十六日午後三時兵站輜重幸村部隊ノ伝令測魚鎮ニ帰来シ左ノ通報ニ接ス目下幸村部隊ハ七亘村附近ニ於テ敵ノ重囲ニ陥リ在リ至急救援ヲ依頼ス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9-19 18:15:35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