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2019-09-22 13:25:52  [点击:7068]
满清罪恶被缩小,“暴秦”罪恶被夸大





提起王朝帝制的暴政,太多的中国人总不假思索地张口闭口“暴秦”,似乎秦朝铁定就是中国历史上最残暴的一个王朝;而提起文字狱,太多的中国人不假思索地张口闭口秦始皇地“焚书坑儒”,似乎“焚书坑儒”是中国历史上最残暴的文字狱。

其实,对秦朝的这些个不假思索的定性,根本经不起史实检验。

1975年11月,在湖北省孝感地区云梦县的一个秦朝官员墓中出土了一批秦竹简,出土的秦简包括:《秦律十八种》、《效律》、《秦律杂抄》等;其中《秦律十八种》明书:

“御中發徵,乏弗行,貲二甲。失期三日到五日,誶;六日到旬,貲一盾;過旬,貲一甲。水雨,除興。”
意思是:(朝廷)征召不去的,要罚价值2套铠甲的钱;逾期3-5天的要遭斥责;逾期6天的要罚价值一个盾的钱;失期超过十天的,要罚价值1套铠甲的钱。但是如果是因为下雨等天气原因造成失期的,免除处罚。
也就是说,依《秦律》,徭役和兵役的征召失期,根本不算重罪,且因不可抗拒客观原因而失期的无罪。这也就证明:陈胜、吴广起义的理由——所谓“失期当斩”,完全是一个谎言,它只不过是陈胜、吴广发动征夫造反的宣传手段。
(由于《秦律》出土的时期,正是中共高树农民起义的年代,其对“失期当斩”的证伪,因为有损陈胜、吴广起义的正当性,遭长期压制,直到近年才得以公之于众)

这个重要的细节,也反映出秦朝并没有中国主流史家所描述的那样苛暴。


《秦律》中还有:“有賊殺傷人沖術,偕旁人不援,百步中比野,當貲二甲。”
意即:有犯罪嫌疑人在大街上殺人傷人,周圍的人袖手旁觀不救援,距離百步之內的,要罰重款。

(曾节明评:见死不救,在秦朝是犯罪,是要处罚的,可中共却对此没有任何处罚措施,可见引导社会冷漠,就是中共的本意,因为一个冷漠的社会,是不会有民主游行的。)

《秦律》又有:“賊入甲室,賊傷甲,甲號寇,其四鄰、典、老皆出不存,不聞號寇,問當論不當?審不存,不當論;典、老雖不存,當論。”
意即:犯罪嫌疑人入室伤人,室內的人呼救,但是街坊四邻不在,这些人有罪吗?秦律回答,如果街坊四邻确实不在,四邻无罪罪;如果在,则四邻有罪。

又有:“非歲紅(功)及毋(無)命書,敢為它器,工師及丞貲各二甲。縣工新獻,殿,貲嗇夫一甲,縣嗇夫、丞、吏、曹長各一盾。城旦為工殿者,治(笞)人百。大車殿,貲司空嗇夫一盾,徒治(笞)五十。”
大意是:搞豆腐渣工程,负责的公务员及包工的老板统统有罪,罚巨款,抽50鞭或100鞭。

又有:“吏有故當止食,弗止,盡稟出之,論何也?當坐所贏出為盜。”
意即:公务员以公款大吃大喝的,与盗窃同罪(曾节明评:并没有象朱元璋那样,有一点贪污就治死罪)

又有:“嗇夫不以官為事,以奸為事,論何也?當遷。”
意即:公务员玩忽职守,以权谋私的,应当发配边疆。

匿敖童,及占(癃)不審,典、老贖耐,百姓不當老,至老時不用請,敢為酢(詐)偽者,貲二甲;典、老弗告,貲各一甲;伍人,戶一盾,皆(遷)之
意即:贩卖儿童者、知情不告者,家产充公,而后发配边疆。

而对于教唆未成年人杀人,则惩处相当严酷,《秦律》有:
“甲謀遣乙盜殺人,受分十錢,問乙高未盈六尺,甲何論?當磔。”
意即:教唆未成年人杀人的成人,处以五马分尸。
但并没有株连家族的惩罚,夷灭三族这一残暴的刑罚,在秦律中很少适用,一般只有“大逆”罪(造反及谋反)才使用,与大多数后世王朝并无区别。



反观满清入关后实行的“逃人法”,其残暴旷古空前(当然并不绝后),远远超过“秦律”,讽刺的是却被后世中国人很少提及,以致知之者甚少。
满清入关后,满洲统治者把其八旗制度(实质是奴隶制)移植到关内,满洲贵族大批圈占汉人土地,大量杀戮驱逐汉族地主,强迫圈占土地上的汉族佃农做旗下的农奴,结果引发了汉族农民的大量逃亡,导致华北大片田地荒芜,令满洲贵族的“塔克索”(奴隶制农庄)在中国站不脚,为了阻止汉民逃亡,清廷丧心病狂地出台了“逃人法”,规定:
逃人逃亡前两次均处以“鞭一百”,第三次逃亡被拿获即“正法”;汉人敢窝藏逃人者死、家产籍没,家人流徙关外给八旗兵为奴,并于兵部之下置满人主掌地督捕衙门,专司其职,汉族地方官不能过问。“逃人法”的实施,令北京沦为血腥的屠宰场,伪顺治期间,每天被押赴菜市口砍头的人蔽道。
满清“逃人法”之残暴,就连为其文过饰非地儒家史官都承认:“刑罚之重,古所罕见。”
残暴空前的“逃人法”,直到康熙中期,才逐步废止;而另一项残暴空前的“剃发易服”(汉人必须剃发结辫,禁穿汉服,违者处死)法律,则贯穿了整个满清。



秦朝的苛暴被夸大,还体现在“六国”旧贵族的众多存留及活跃:
秦灭六国,仅诛灭了魏国王室,对其他五国王室和贵族,则以迁徙为主,如:
赵国王室和贵族被迁徙到四川;楚国王室和大姓被迁徙到陇西...正因为对“六国”旧贵族屠杀很少,所以他们大量地存活于世,并进行秘密活动,收买力士,锤击秦始皇于博浪沙的张良,就是韩国贵族之后;项梁、项羽是楚国贵族之后;形式上地反秦盟主熊心,是楚怀王之孙...秦始皇死前,项梁就以“庙会”为名,多次召集六国后人秘密聚会。
六国旧贵族地大量存在和活跃,反映出秦朝对他们的监控并不严密,而且秦朝对六国旧人也缺乏防范,秦始皇宠信的赵高,就有赵国身世的嫌疑;高渐离本是燕国乐师,秦灭燕后秦始皇用其为宫廷乐师,收在身边,高渐离乘机以灌了铅的筑(乐器)行刺秦王(未遂被杀)。


秦朝对民间的管制也并不严密:大泽乡起义前,监送陈胜、吴广等八百征夫的秦朝公务员,竟只有两人,这也是陈胜、吴广能够轻松造反的原因之一。
起义后,六国旧贵族的迅速群起复出响应,也从反面证明了秦朝的专制统治统治,并不苛刻和严密,其和满清入关后对汉人的防范和压制比起来,简直是小儿科。

由此可见,秦朝短命并非因为残暴,而专制不够严密,反是秦朝迅速灭亡的原因之一。可叹今天有许多中国人把秦朝的短命,当作其残暴的证据,其实残暴的政权并不一定短命,古代欧洲厉行法西斯暴政的样板国家斯巴达,就存在了上千年;比纳粹德国残暴得多的苏联,寿命也大大超过纳粹。


秦国及秦朝的发达的技术,也反映出秦朝并不是一个彻底愚民的王朝,秦能灭六国的优势之一,是秦国的技术优势:
大批量制作仿真陶俑(兵马俑,接近欧洲的雕塑)、加入铬盐氧化物的铸剑技术和工艺、包括连发弩在内的十多种弩机、数十种工程器械、水银的制作工艺、秦始皇乘坐的六驾四轮马车车辕、转向制作技术等等,秦以后统统失传;
这与中国在满清的愚民统治下,至鸦片战争之前,兵器倒退到类印第安部落的水准,是截然不同的。



另外,令“暴秦”骂名垂史的“焚书坑儒”,实际上并不是一个系统的文化毁灭工程,而是一个打击私学,独尊法家的政策:
秦统一之初,秦始皇对秦始皇对儒家的博士大知识分子优礼备加的,“尊赐之甚厚”(《史记‧秦始皇本纪》),但是知识分子在廷议种群起反对秦朝的郡县制度,提出恢复周朝的分封制,对此,“丞相李斯谬其说,绌其词”,上书皇帝曰:
“古者天下散乱,莫之能一,是以诸侯并作,语皆道古以害今,饰虚言以乱实,人善其所私学,以非上之所建立。今皇帝并有天下,别黑白而定一尊。私学而相与非法教,人闻令下,则各以其学议之,入则心非,出则巷议,夸主以为名,异取以为高,率群下以造谤。如此弗禁,则主势降乎上,党与成乎下。禁之便。臣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非博士官所职,天下敢有藏诗、书、百家语者,悉诣守、尉杂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以古非今者族。吏见知不举者与同罪。令下三十日不烧,黥为城旦。所不去者,医药卜筮种树之书。若欲有学法令,以吏为师。”(《史记‧秦始皇本纪》)秦始皇接受了这一建议。而秦始皇其后的坑儒,并非因为这次廷议,而是在后来两个方士逃亡,并在反秦知识分子在咸阳进行串联活动之后,才动的手,且其坑杀的并不仅是儒生,还有打着朝廷名义招摇撞骗敛财的方士和术士。

从李斯上书可知,当时秦国所有书籍,包括明令烧毁者,在朝廷中都留有完整备份。这与满清乾隆帝下令对古书抽、删、毁、改,直接破坏、甚至销毁古书原本,有很大的区别,后者是最彻底的愚民工程,而且手法极端下作,影响极其恶劣,造成的损失无法弥补——满清究竟销毁了多少中华古书原本?迄今是一笔糊涂账,因为作为原始证据的古书原本一旦销毁,便毁无对证。乾隆在对对古书抽、删、毁、改的基础上,编撰《四库全书》,等于是在文化源头下毒,以假达到乱真的效果,其对中华文化造成的破坏,不可恢复。
满清在大规模文字狱密网的基础上,毁灭大量古书原本,以歪曲、阉割古书方式编撰《四库全书》,实属中国历史上空前的愚民和文化毁灭工程。


满清其实在诸多方面,创造中国乃至世界历史上愚昧残暴的空前:
一,剃发易服——“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的暴政贯穿两百多年;
二,为行奴隶制倒退的“逃人法”暴政;
三,“片舨不能下海”及强迫沿海人民内迁三十里,违者屠杀的暴政;
四,空前的闭关锁国禁海暴政;
五,长达一百五十年的空前文字狱,及以禁毁古书、编撰《四库》为代表的文化毁灭工程...



因此,实事求是地说:中国历史上最残暴、最愚昧的王朝,是满清而不是“暴秦”。
讽刺的是:“暴秦”被中国主流史家骂了两千多年,满清子虚乌有的“康乾盛世”(乾隆时期到访的马嘎尼英国使团,见证的是“遍地都是惊人的贫困”,甚至许多清军都是衣衫褴褛...这与欧洲传教士对晚明富足精致的描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倒被广泛地追捧至今,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其实原因很简单:中国的主流旧史家是儒史,而秦国和秦朝却独尊法家;满清则专门迎合儒家的劣根性,让大批儒生做官。

所以说看待历史切忌选大路货,而要独立鉴别,用尼采的话就是“重估一切价值”,否则就会进入“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了真理”(并非戈培尔名言,而是共产党名言)的套路,自己也会变成一台以讹传讹的机器。






曾节明 2019.9.22下午
最后编辑时间: 2019-09-22 22:13:1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