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所跟帖: 草蝦 支那唯一的希臘時代:燦若群星的租界   2019-10-06 01:44:07  


作者: 草蝦   支那租界詳情 2019-10-07 00:59:29  [点击:1082]
历史上中国租界内的商务活动为拉动通商口岸城市经济发展,刺激中国民族资本主义产生,传播近代民主、科学文化,提供宗教信仰和政治宣传起到了很大作用,部分租界内共公设施完善,治安相对平稳,为部分政治流亡者提供庇护,如鲁迅就曾在租界生活过,并影响了他的政治观念。其《且介亭杂文》的“且介”二字就来自于“租界”两字。租界繁荣的经济发展,吸引了相当数量的中国上游阶层,在那里定居,消费。上海正因其繁荣的租界,被时人称为“十里洋场”,并很快成为中国各地租界的代名词。

1845年11月15日,上海道台宫慕久与英国领事巴富尔,签定《上海租地章程》,成为中国第一个合法租界。这份章程是上海道台主动向英国领事提议,将黄埔江河滩上无人居住的土地,租借给英国,让英国侨民居住。

租界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一直是发展迟滞的中国城市中最引人注目的地方。租界由于其不受清廷法律管制,烟馆、妓院等大量不符合中国朝廷传统管制思维的事物于租界中随处可见。尤其是鸦片馆,有说在当时很多中国人看来,租界许可这种摧毁中国人意识的毒瘤可以公开在租界中出现,是外国人对中国的蔑视和敌对的最好写照。因而在租界烟馆门外,时有暴发冲突。

在1860年《北京条约》签订允许中国人前往国外做工后,出现大量外国人通过非法手段透过租界将中国人带往国外做苦工的事件。在西方,奴隶贸易早已被法律所禁止,而实际上中国劳工是被这些外国人所买卖,用于开发海外殖民地。

对于劳工出国协定,一般的华工根本不知其含义。在寻找出国华工的时候,广东、福建甚至发生了外国人利用武力强制中国人签约出国,导致一段时间内人们对华工出国一事噤若寒蝉。曾任美国驻华公使的伯驾就曾指出:“(中国的)苦力贸易原来同奴隶贸易是一模一样的。”随着华工出国现象产生了对这些工人的蔑称“猪仔”。

各国在华租界数目
中国自1845年英国从《上海租界章程规定》中取得第一块租界,至1902年奥匈帝国设立天津租界,曾出现过25个专管租界和2个公共租界。后经合并,至清末,中国共有22个专管租界和2个公共租界[4]:1。

各国在华租界分布[4]:1-2、283-289:

Flag of the United Kingdom.svg 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 7处,后减为6处:
上海英租界(后与上海美租界合并为上海公共租界)
厦门英租界
天津英租界
镇江英租界
汉口英租界
九江英租界
广州英租界
另有未建成5处:
营口英租界
江宁英租界
宜昌英租界
芜湖英租界
温州英租界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 大日本帝国 5处:
苏州日租界
杭州日租界
天津日租界
汉口日租界
重庆日租界
另有未建成4处:
沙市日租界
福州日租界
厦门日租界
营口日租界
Flag of France.svg 法兰西共和国 4处:
上海法租界
天津法租界
广州法租界
汉口法租界
另有未建成2处:
烟台法租界
江宁法租界
Flag of the United States (1896–1908).svg 美利坚合众国 2处,后减为0处
上海美租界(后与上海英租界合并为上海公共租界)
天津美租界(先归还清政府,后并入英租界)
另有未建成1处:
温州美租界
Flag of the German Empire.svg 德意志帝国 2处:
汉口德租界
天津德租界
Flag of Russia.svg 俄罗斯帝国 2处:
汉口俄租界
天津俄租界
Flag of Italy (1861–1946).svg 意大利王国 1处:
天津意租界
Flag of Austria-Hungary (1869-1918).svg 奥匈帝国 1处:
天津奥租界
Flag of Belgium.svg 比利时王国 1处:
天津比租界
公共租界 2处:
Flag of the Shanghai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vg 上海公共租界(由英美租界合并而成)
鼓浪屿公共地界(英、美、德、法、西、日、丹麦、荷兰、瑞典-挪威)
上海租界

上海法租界纹章
主条目:上海租界
上海英租界(后与上海美租界合并成上海公共租界)
上海美租界(后与上海英租界合并成上海公共租界)
上海公共租界(Shanghai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
上海法租界(La concession française de Changhaï)
天津租界
主条目:天津租界

1931年中国收回天津比租界

现今的天津租界已经成为旅游景点,图中为天津意式风情区

天津租界地图:
海河东岸:
天津奥租界
天津意租界
天津俄租界(分为两部分)
天津比租界

海河西岸:
天津日租界
天津法租界
天津英租界
天津德租界
天津租界,是1860年至1945年期间,英国、法国、美国、德国、意大利、俄国、日本、奥匈帝国和比利时等国通过签订条约和协议在中国天津老城东南部区域相继设立的拥有行政自治权和治外法权的租借地。1860年,英国首先在天津设立租界,最高峰时有9个国家在天津设立租界。同时,天津也是中国最早收回租界的城市之一。1945年,中华民国政府在对日战争胜利后,正式收回天津的最后两个租界,标志着天津租界历史的结束[9]。

天津租界开辟之后,西方文化对天津各个方面的影响不断渗透。租界的建设对天津的城市建设起到了促进和示范的作用。天津租界除了影响天津城市风貌的改变之外,租界文化还通过与教会有关的教育、报刊杂志等影响着天津人的文化生活。由租界教会创办的学校、医院、报刊和杂志,代表着不同国籍、不同政治利益,某种程度上也意味着文化殖民。但是它们同时又代表着不同的文化,呈现出多元性、多样性的特点,客观上促进了天津文化的多元融合与发展,在近代天津迈向现代大都会的初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10]。

天津租界是西洋文化和中国传统及地域文化承载体,是天津多元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曾作为中国近代历史上北方最为繁华的“徽辅首邑”,见证了天津近代的繁荣和辉煌。[11]天津租界中具有各国风格样式的建筑在中国接收后得到了不同程度的保留,使得天津老城部分区域至今依旧保留着百年前的风格。

天津英租界(1860年-1943年)
1860年10月24日,中英双方在北京签订《续增条约》[12]:144,英国驻华公使卜鲁斯(Bruce)依据该条约第四款“续增条约画押之日,大清大皇帝允以天津郡城海口作为通商之埠,凡有英民人等至此居住贸易,均照经准各条所开各口章程,比例划一无别。”照会清政府:“欲永租津地一区,为造领事官署及英商住屋、栈房之用。”[9]:39[12]:145同年十一月六日,清政府正式批准在天津设立英租界,其界址为:东至海河,西至海大道(今大沽路),北至宝士徒道(今营口道),南至博目哩道(今彰德道),占地460亩,后被称为“原订租界地”[9]:39。1897年[13]:11,英国以“洋行日多,侨民日众,租界不敷应用”为由,将英租界自海大道(今大沽路)向西扩展到墙子河内侧的围墙(今南京路北侧),计地1,630亩[9]:40,同年3月5日[13]:40,津海关道唐绍仪正式发出布告予以承认,此称之为“新增界”[9]:40。1902年,将英租界之南、沿海河右岸,开滦胡同(今开封道)迤北的美租界131亩的地域并入英租界,同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津海关道发出布告予以承认,此称之为“南扩充界”[9]:40-41。

天津美租界(1860年-1902年)
1860年随同英国在天津强划租界,美国也在英租界南面相邻设立一个租界,在1902年合并入英租界。

天津法租界(1861年-1946年)
1861年6月2日,清政府与法国政府签定《天津紫竹林法国租界地条款》,划定法国租界。

天津德租界(1895年-1917年)
1895年,德国驻华公使绅柯向清廷总理衙门提出照会,借口德国在中日甲午战争中“迫日还辽(东半岛)”有“功”,向清政府索取租界,要求享受与英、法等国同等特殊待遇。清政府饬令天津海关道同驻津德国领事商谈划定租界事宜。同年九月十三日(10月30日),天津海关道盛宣怀、天津道李岷(一作琨)琛与德国领事司艮德签订《天津条约港租界协定》,允许德国在天津永久设立租界。[14]

天津日租界(1898年-1943年)
1896年7月21日,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中日通商行船条约》。1898年8月29日,根据《中日通商行船条约》,清朝政府和日本政府签订《天津日本租界协议书及附属议定书》,划定日本租界,南临法租界,西北与老天津城相望。

天津俄租界(1900年-1924年)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后,俄国先强占,然后再和清政府于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十一月九日签订了《天津租界条款》,正式划定俄租界。

天津意租界(1902年-1947年)
1902年6月7日,天津海关道唐绍仪与新任意大利驻华公使嗄里纳签订了《天津意国租界章程合同》。划定意国租界的范围。位置介于天津奥租界与天津俄租界之间,南临海河,北到津山铁路,距离天津站不远。

天津奥租界(1902年-1917年)
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天津时,德国军队占领了天津城东海河东浮桥对岸的一片市区,当这支部队调防北京时,改由奥国军队驻守。当俄国、意大利、比利时陆续在天津开辟租界后,奥匈帝国也要求援例设立专管租界。1902年12月27日(清光绪廿八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奥匈帝国驻天津署理领事贝瑙尔与天津海关道唐绍仪订立了《天津奥国租界章程合同》,天津奥租界正式开辟。

天津比租界(1902年-1931年)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天津、北京时,比利时并没有派兵参战,但是在11月17日,比利时驻天津领事梅禄德向天津领事团宣布,他奉比利时驻华公使之命,占领海河东岸俄国占领区以下长1公里的地段。1902年2月6日,清政府天津道台张莲芬与比利时驻天津代理领事嘎德斯签定《天津比国租界合同》。位置在俄租界以南,海河与大直沽村之间,直到小孙庄,面积740亩[15]。同时,还规定,如果日后比租界商务兴旺,可以开辟由比租界到京山铁路的通道,作为比租界的预备租界,这片土地不得卖与别国。

汉口租界

中国国民政府在北伐时期收回汉口英租界
主条目:汉口租界
汉口租界的数目仅次于天津。其中在甲午战争以前只有一个汉口英租界;在甲午战争之后的数年间增加了4个(法、日、俄、德),形成5国租界沿江岸排列的局面(1898年-1917年);1917年汉口德租界被北洋民国政府收回,1924年汉口俄租界被北洋民国政府收回,1926年汉口英租界被北伐军国民革命政府收回。1927年以后,减少到2个:汉口法租界和汉口日租界。


苏州租界
主条目:苏州日租界
苏州日租界是苏州唯一的租界。于1897年开辟,约484亩。位于城南盘门外京杭大运河边的青旸地。相比日本其他在华租界,苏州日租界显得开发无力。各国洋行,甚至日本商业,几乎无一设在本租界内,而是设在阊门一带。1907年沪宁铁路从苏州城北经过,使得苏州日租界的前景更加暗淡。1926年,苏州日租界建成瑞丰丝厂。1943年,日方将租界交还给汪精卫政府。

杭州租界
主条目:杭州日租界
杭州日租界是杭州唯一的租界,是日本在华的第二大租界。1895年11月,日方欲在涌金门旁的西湖边开辟租界,遭到中国政府的拒绝,只愿将杭州城北15里处拱宸桥以北、京杭大运河东岸划为类似宁波江北岸性质的外国人公共居留地,中国保留行政管理权。1897年5月13日,杭嘉湖道道台王祖光与日本驻杭州领事小田切万寿之助在杭州重新签订了开辟杭州日租界的章程《杭州日本租界续议章程》,规定日本人居留区改为日本专管租界。杭州日租界因为远离杭州城,始终未能繁荣,绝大部分地段一直是农田和坟墓。1943年,日方将租界交还给汪精卫政府。

厦门租界
根据1842年《中英南京条约》,厦门成为最先开放的五个通商口岸之一。厦门鼓浪屿岛被英军占领到1845年。撤军之后,英国于1852年在厦门岛沿内港海岸获得了一块滩地兴建英国租界,面积约24亩。1895年中日甲午战争后,厦门受到日益上升的日本势力的威胁,为了寻求所谓的“国际保护”,清廷于1902年主动将鼓浪屿出让为公共租界。国民政府先后于1930年和1945年收回了厦门英租界和鼓浪屿公共地界。

广州租界
参见:沙面
广州英租界
广州法租界
九江租界
主条目:九江英租界
九江英租界是九江唯一的租界。1861年初,英国参赞巴夏礼乘坐军舰前往根据条约新开辟的长江口岸勘察形势,选定将要开辟的租界界址。3月22日,巴夏礼从汉口返回九江。他一度计划改到控扼鄱阳湖口的湖口开辟商埠,但是经过江西省官员的一再劝说,最终确定在九江开辟商埠。租界的位置位于九江府城以西,长江与甘棠湖之间的狭窄地段,面积150亩。在九江英租界存在期间,曾经发生过数起中外冲突事件。1927年1月6日,九江英租界被大批中国民众冲击。3月15日,武汉国民政府收回九江英租界。

镇江租界
镇江英租界
重庆租界
重庆日租界
收回租界
租界是中国近代史中影响中国政局的因素之一。比如辛亥革命时期湖北军政府和清政府的谈判就是选择在上海的英国租界展开。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也是在上海法租界秘密召开(后转移到嘉兴)。包括五卅运动在内的大量示威游行路线也多经过租界,以示对外国势力的不满。租界在中国被政府视作主权丧失的象征,中国历届政府都在为收回租界而与租借国展开收回租界的谈判。1927年开始,各地的租界被中国政府陆续收回。

以下是部分租界收回的时间表:

1917年,中国参加欧战协约国,对德国和奥匈帝国宣战,收回了汉口德租界、天津德租界和天津奥租界。
1924年,苏联宣布放弃原俄国在华租界(天津和汉口)。
1927年1月3日,国民政府收回汉口英租界。
1927年1月10日,国民政府收回九江英租界。
1929年11月11日,国民政府收回镇江英租界。
1930年9月17日,国民政府收回厦门英租界。
1931年1月15日,国民政府收回天津比利时租界。
1943年3月30日,日本将杭州、苏州、汉口、天津四处日本租界交给汪精卫政权。应汪精卫政府要求,日方向法国维希政府施压,迫使法国放弃在华租界。
1945年中国抗日战争胜利后,国民政府宣布收回所有的在华租界,自此租界的历史基本上在中国宣告结束,除却新界等租借地要等到1990年代才得以收回。



清租界
1882年10月1日,李鸿章、周馥、马建忠与赵宁夏、金弘集、鱼允中在天津签订《商民水路贸易章程》[25]:29[12]:404-407,中国在朝鲜拥有了领事裁判权和协定关税权[25]:29,同时规定“中国商民准入杨花津、汉城开设行栈[25]:29[12]:406。1884年4月2日,闵泳穆与陈树棠在汉城签订《仁川口华商地界章程》[26]:23-26[23]:357,同年中朝又签订《会拟釜山华商地界章程》[26]:31-34,1888年3月12日签订《元山口华商新界暂拟章程》[27]:133[28]:54-62。依据这些章程,清朝在朝鲜的仁川、釜山、元山相继设立了租界,给予华商居住及贸易。其中仁川清租界因华商不断增多,“商民云集租界,即无隙地营造市房”而选择在三里寨新辟租界[29],1887年7月18日,中朝签定《三里寨扩充华界章程》[29][27]:133,仁川清租界得以拓展[29]。

华界土地实行“国租”,地契由清驻扎当地的商务委员颁发,土地存备金由清方控制。华界由清驻扎当地的商务委员总理市政,华商商董负责界内商务等事宜,华界巡捕由英方领导,华商诉讼由清驻扎当地的商务委员负责[29]。

1913年11月22日,中国驻韩国总领事富士英与日本朝鲜总督府外事局长小松禄签订《中国在朝鲜居留地废止协定章程》,废除了仁川、元山、釜山的中国租界[25]:153。今仁川中华街和釜山中国城即是分别在仁川清租界和釜山清租界的基础上发展而来[30][31]。

仁川清租界:1884年设定,1887年扩张,1914年返还[24]。
釜山清租界:1884年设定,1914年返还[24]。
元山清租界:1888年设定,1914年返还[24]。

1887年12月1日,清政府签署中葡《和好通商条约》[40]:349,允许葡萄牙人“永居管理”澳门[41]:527[40]:351。但中国并未完全丧失对澳门的主权[1]:346[41]:527,中国保留了葡萄牙如将澳门让与他国,须经中国同意的权力[1]:346[41]:527[40]:352。

1976年,葡萄牙修改宪法,承认澳门为葡萄牙管治下的中国领土[41]:530。1986年6月30日至1987年3月23日,中葡双方为解决澳门问题在北京先后进行了四轮谈判[42]:163。1987年4月13日,中葡两国正式签署《中葡联合声明》[41]:530,公告中国将于1999年12月20日对澳门恢复行使主权[40]:序。1999年12月20日零时,中葡两国政府完成了澳门政权的交接[43]。同日成立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44],澳门成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45]。

定期租借地
胶州湾
旅大
新界
威海卫
广州湾
芋崎:1861年3月13日,俄舰驶入对马尾崎浦,3月23日向对马藩提出要求租借芋崎。后在英国的干预下,俄舰最终于当年的9月19日撤走,租借之事不了了之[18]:20[19]。
七重村:1869年3月31日,虾夷共和国和普鲁士签订《虾夷地七重村开垦条约书》,将北海道七重村一带土地租给德国人开发经营,租期99年。1871年1月30日,由日本政府赎回[18]:103[19]。
龙山:1890年7月6日,日本要求在龙山划定日本商人租借地[23]:363。
月尾岛:1890年12月12日,朝日签订《月尾岛基地租借条约》,面积4900坪,年税80元[23]:363。
绝影岛:1898年2月25日,韩国政府允许俄国租借釜山绝影岛[23]:374;同年3月30日,韩国政府外部划定绝影岛北端90万平方米土地作为日、美、法、英、德等国的租借地[23]:375。
三门湾:三门湾东起南田岛长皮长岬角,西迄海游镇,毗连大陆,南至浦坝港牛头门,北达泗洲头,有岛屿68个[46]:35。1899年2月28日,意大利向清政府提出租借三门湾及其附近沿海领土的要求,租期25年到50年,由于清政府的强硬态度以及英、日等国的牵制,同年10月,意大利最终放弃租借三门湾的企图[47]:76-101[46]:38-39[48][49]:26。
三和港:1902年,韩国向各国公使馆通告公卖三和港(镇南浦)租借地段事宜[23]:383。
龙岩浦:1903年4月21日,俄军占领龙岩浦,5月25日,俄国在龙岩浦设立炮台,并增派200名军人。7月30日,韩国森林监理赵成协与俄国森林会社签订龙岩浦租借条约。8月10日,英、日驻韩公使要求撤销龙岩浦租借地[23]:385。1904年2月8日,日俄战争爆发[23]:386,韩国政府趁机于当年5月18日宣布废止森林采伐契约[23]:387。
类似租界区域
鸦片战争后,除租界和租借地外,在中国还出现了避暑地、贸易圈、铁路附属地、外国人居留区、公共通商场等类似租界区域[4]:222。

避暑地
避暑地,是来华外国人为盛夏消暑而在深山、海滨开辟的居留区域。他们仿效租界制度,在这些区域中组建自治机构,使避暑地发展成类似租界的地区,因此也被称之为“租界”[4]:248。

庐山:分为英国人开辟的牯岭(Kuling)避暑地和俄国人开辟的芦林避暑地[4]:248。
北戴河
莫干山
鸡公山
鼓岭(Kuliang):清光绪十二年(1886年),美国人S.F.伍丁任尼在鼓岭乡宜夏村建起第一座别墅以后,英、法、美、日、俄等20多个国家的在福州人士联合成立“鼓岭联盟”和“公共发展委员会”,租用鼓岭的田地、山园,先后营建了316幢避暑别墅,这些建筑物多为石木结构,作为乘凉的场所[50]。
贸易圈
贸易圈,又名买卖圈子、货圈,也称贸易亭、买卖亭、货物圈子,是咸丰元年后,俄国在新疆开辟的类似租界的居留、存货、贸易区域[1]:339[4]:274[51]:237。贸易圈的土地制度与租界完全不同,其土地由清政府无偿指拨,故俄人无需租借土地,无需支付租价或地价,并可免交地税。与租界近似的是贸易圈行政由俄国当地领事进行管理,市政由俄人自理,经费由俄人自集,但当地中国居民并不受其管理,也不用向其缴纳市政经费[1]:340。1917年十月革命后取消[51]:237。

伊犁俄人贸易圈
塔尔巴哈台俄人贸易圈
乌鲁木齐俄人贸易圈
铁路附属地
铁路附属地即东省铁路干线和支线附近被俄国、日本占据的建造、经营、防护铁路必需之地及扩展区域[4]:257。拥有行政、驻军、警察等多种权力,中国在此区域内的主权受到限制。铁路附属地的性质类似租界,但范围远比租界为大。

中东铁路附属地
南满铁路附属地
通商场
主条目:商埠
通商场是清政府于甲午战争后在30多个通商口岸开辟的外国商民居留、贸易区域。与租界不同的是,通商场仍由中国官府管辖[4]:279。

龙山:1884年8月18日,朝鲜应日本要求,以龙山为各国开市场[23]:357。
东交民巷北京使馆界
主条目:东交民巷
北京使馆界是帝国主义列强通过《辛丑条约》在天安门东南方东交民巷一带划定的使馆保卫界[1]:344[41]:506,俗称“东交民巷”[1]:345。使馆界开辟之初[41]:511,分为两个共管区和一个专管区域[1]:345。御河以东的东使馆区由奥、意、德、比、法、日、西共同管理,御河以西的西使馆区由俄、美、荷共同管理,中区则为独自管理的英国使馆区[41]:511[1]:345。

1914年1月,列强订立《北京公使馆区域规则》[1]:345,成立由3名官选委员和2名民选委员组成的行政委员会共同管理日常行政[1]:345、434,委员会须接受公使团的监督[1]:345[41]:512。1928年,列强纷纷承认南京国民政府,使节也陆续南下,使得北京使馆界成为没有使节入驻的区域,如同一个特殊的公共租界[1]:345。

1946年7月,成立北平使馆界官有资产及官有债务义务清理委员会负责处理使馆界的接收清理工作。1947年12月26日下午5时,《北平使馆界官有资产及官有义务债务清理委员会与外籍顾问协议书》在北平市政府西花厅的正式签字,标志着北京使馆界的正式收回[41]:516-517。

捕鲸基地
1904年1月11日,韩国与日本签订租借长箭浦、珍浦岛、蔚山浦三个港口作为日本捕鲸基地的契约[23]:386。

黑瞎子岛、江东六十四屯、黑顶子

会办北洋军务吴大澂像
主条目:黑瞎子岛、江东六十四屯和黑顶子
抚远三角洲,通称“黑瞎子岛”,位于黑龙江和乌苏里江汇合处,是一个由两江冲积层构成的不规则三角形洲渚。东西长90里,南北宽5-40里[51]:7,面积324.48平方公里[52],岛中部和东部南端分别有木克赫德屯和乌苏里昂阿屯,向为渔猎的中国人居住[51]:7。1858年5月28日,中俄签订《瑷珲条约》[51]:153,1860年11月14日,中俄签订《北京条约》[51]:154,中俄以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为界,抚远三角洲位于黑龙江以南,乌苏里江以西,应属中国领土[51]:7。1861年,富尼扬阿和吉成克在两江汇合处的莫勒密共立耶字界牌[51]:7、14。1886年,沙俄将木牌改为石牌,并将界牌由乌苏里江口向南移动几十里[51]:7,立在乌苏里江东岸的卡扎克维切夫[51]:14。1907年,沙俄二十多名官兵将界牌强行移至乌苏里江西岸的乌苏里镇[51]:7、14,随后逐渐侵占了抚远三角洲[51]:7。2004年10月14日,李肇星和拉夫罗夫在北京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中俄国界东段的补充协定》[53],抚远三角洲西半部171平方公里土地归属中国,由抚远县代管[52]。2008年10月14日,中俄双方在黑瞎子岛举行中华人民共和国与俄罗斯联邦国界东段界桩揭幕仪式[54],同日,中国人民解放军边防部队登岛驻防[54][55]。
江东六十四屯,为今黑龙江省黑河市爱辉区对面黑龙江东岸的64个村屯总称,原为中国领土[51]:7,1858年5月28日,中俄签订《瑷珲条约》,中国割让黑龙江以北、外兴安岭以南的领土[51]:153,唯保留原居住在瑷珲对岸北起精奇里江(今结雅河),南至豁尔莫勒津屯(今黑龙江省逊克县霍尔莫津村)对岸的江东六十四屯地区的满汉民户的永久居住权[51]:8、71、153,中国政府有永久管辖权[51]:71。长90公里,宽40公里,东面于1880年、1883年设封堆为界[51]:8[51]:8、71。1900年,沙俄制造江东六十四屯惨案[51]:71,强行侵占了六十四屯地区[51]:8、71。俄国阿穆尔地区军事长官随即于8月12日宣布江东六十四屯地区由俄国接管[56]:75。
中俄共管乌苏里江以东地区:1858年5月28日,中俄签订《瑷珲条约》,规定乌苏里江以东至日本海的4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由中俄共管[51]:153,1860年11月14日,中俄签订《北京条约》,又确定将此40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划归俄国[51]:154。
黑顶子,又名“乌尔浑山”,位于图们江下游北岸,1880年前,被沙俄占据,并改名“萨维洛夫卡”,经过吴大澂反复交涉[51]:8,1886年10月12日,中俄双方在岩杵河畔签订《珲春东界约》,其中规定中国收复图们江下游北岸的黑顶子地区[51]:161,旧有俄国卡伦、民房迁回俄境[51]:8。
基伍地区
主条目:中不边界争议
基伍地区,北起浦松山,南到亚拉,东抵中不传统习惯线,西止帕尔登和萨则登,面积90平方公里。1889年,噶厦将基伍租给不丹哈阿宗与藏牧民共同使用。目前处于中不双方混牧状态[57]:123。

尼米地区
尼米地区,位于中尼边界西部,面积1200平方公里,分布着三个藏族村庄,历史上该地居民一直每年向阿里地区普兰宗缴纳265卢比的税。1856年藏尼战争后,尼泊尔开始干涉尼米事务,后逐步形成藏、尼共管的局面[58]:201。1961年10月5日,刘少奇和马亨德拉在北京签订《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尼泊尔王国边界条约》[58]:211-215,尼米地区划归尼泊尔[58]:206。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