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胡平   VOA:禁蒙面法禁不住蒙面,北京港府如何收场? 2019-10-07 13:09:28  [点击:5153]
VOA:时事大家谈:禁蒙面法禁不住蒙面,北京港府如何收场?

华盛顿 — 2019年10月7日

链接:https://www.voachinese.com/a/voaweishi-20191007-voaio-anti-mask-law-could-not-ban-protester-masking/5113576.html?withmediaplayer=1

香港政府依据紧急法程序颁布的禁蒙面法实行三日以来,香港经历了自二战以来未曾见过的街头暴力和混乱,抗议者宣称港府与北京极权政府相勾结,失去合法性,多家中资背景的企业惨遭打砸。

抗议者在周日的“全城蒙面日”纷纷蒙面走上街头,出现了满城尽是蒙面人的景象,以挑战他们所说的比送中条例还要坏的恶法。

禁蒙面法禁不住蒙面,林郑月娥如何收场?反送中变成反中,习近平情何以堪?暴力抗争愈演愈烈,香港大多数人保持沉默到底是恐惧还是默许?

嘉宾:香港专栏作家、时评人陶杰;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主持人:许波。

胡平:最危险的不是禁蒙面法,而是港府滥用紧急法走向极权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表示,问题不在于禁蒙面法本身,很多民主国家都有禁蒙面法。问题在于,港府可能滥用禁蒙面法。更严重的问题是,禁蒙面法是由特首和行政会议根据紧急法,绕过立法会,直接订立颁布的。

紧急法是1922年港英政府制定,在97年香港主权移交之后继续由特区政府沿用。按照紧急法,特首和行政会议可以绕开立法会,订立种种紧急法律,把香港的自由民主剥夺殆尽,走向极权主义。真正的危险在这里。

胡平:问题不在于警察能否带头盔,在于警察能否受有效监督

对于华盛顿智库“传统基金会”亚洲研究中心主任瓦尔特·罗曼的观点, 胡平介绍说,罗曼表示支持禁蒙面法。罗曼说:“林郑试图让街头抗争平静下来。和平抗议没有问题……大规模的抗议示威很重要。我不是说警察没有使用暴力,这应该被调查。但是抗议者的暴力于事无补,伤害大局,败坏声誉,不利于获得海外和香港内部的支持。从某种程度上,这个法律可以让人们为行使暴力负责。”

罗曼说,美国很多州也有禁蒙面法,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中,纽约警方就根据禁蒙面法抓了至少五个人。罗曼认为,所有的法律都试图防止人们逃脱制裁,让人们对过度的破坏和暴力行为负责,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有禁蒙面法。

另外,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对禁蒙面法的说法也很有意思。她一方面批评香港禁令是针对特定群体,削弱了公民集会自由的权利。强调,最大程度的和平集会自由不应受到限制,但另一方面,她说也不能接受任何人蒙面挑起暴力。

问题是,正如黄之锋所说——黄之锋并不是勇武派——示威者当然有使用武力,大家见到,亦无须否认。重点是,如果和平示威有用,我今日就不会在这。我们知道,港人多年来都是和平抗争,那么,带有暴力的勇武抗争从何而来?有一条流行的口号:“是你教我们和平游行是没用的”。

勇武派的意思很清楚。勇武派不是说在香港和平抗争没有空间了所以他们要蒙面,勇武派是说和平抗争没有用,逼得他们采用带有暴力的勇武抗争。他们蒙面就是为了搞非和平抗争,就是为了搞勇武抗争,又力图避免被催泪弹被逮捕。简言之,勇武派就是为了搞暴力才蒙面的,因此正是巴切莱特所不能接受的。

我认为罗曼的说法和巴切莱特的说法都是正确的,但不够深入。你说民主国家也有禁蒙面法,所以香港也可以有禁蒙面法。但是很多港人恰恰认为,香港没有真普选,香港不是民主社会。你说蒙面是逃避制裁。港人会说,没错,就是逃避制裁。但是他们说,对一个非法政府,凭什么要接受它的制裁?很多和理非也这么看,所以他们要帮助、要保护勇武者逃避制裁。因此他们认为,民主国家可以有禁蒙面法,香港不可以。罗曼和巴切莱特的说法没有涉及这一点,所以说服力不够。

罗曼还针对为什么抗议者不可以戴面罩而警察却可以戴面罩这个问题,解释说,要求香港警方不带面罩是不合适的:“华盛顿特区的警察可以带枪和头盔,有许多普通人没有的职业特权。全世界的治安人员都有民众没有的装备。”我认为这种解释是有道理的。

为什么警察可以戴头盔,民众无从识别没关系?因为警察是政府的一部分。警察做了坏事,民众可以问责政府,政府当然能够查出来坏事是哪个警察干的,所以警察戴了头盔做坏事也还是逃脱不了应有的惩罚,所以警察戴头盔没关系。

胡平:社会撕裂,不少港人不承认港府合法性,这是关键问题

因此,胡平指出,真正的问题不在于一线警察可不可以戴头盔,而在于警察的工作是不是受到有效的监督。真正的问题在于现在港府和警队的公信力很低,所以罗曼一方面支持警察戴头盔,一方面主张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既然当下港府拒绝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所以很多人对警察戴头盔不满就有它的道理。不过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这件事也很难。就算港府同意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那么,鉴于当下朝野缺乏互信,不论你让哪些人组成独立调查委员会,都会有很多人不承认它的独立性,所以还是搞不成。

总而言之,罗曼的说法是对的,但是对香港的勇武派以及不少港人来说,他们现在的态度具有某种革命的性质,他们不承认港府的合法性。这是个关键问题。

胡平:“最好的因可成最坏的果”——勇武抗争有其道义上的正当性,但不是好策略

胡平表示,自己对勇武抗争的看法没有改变。他说,我完全理解,勇武派和很多港人不承认港府的合法性,这场运动具有某种革命的性质。因此我主要是从策略上,而不是从道义上评论勇武抗争。

从一开始我就认为,一些港人采取勇武抗争,在道义上固然有其正当性,但是我们不可高估其在政治上的有效性,也不可忽视其副作用,尤其是被当局利用、反过来打压港人自由空间的可能性。对于勇武抗争,我认为我们不应谴责,但必须劝止,不仅是为了他们的安危,更是为了他们这种行为的后果。如李嘉诚言:最好的因可成最坏的果。

我们知道,有些勇武派有个大计划,叫揽炒,玉石俱焚,同归于尽。说明:香港勇武派的暴力抗争,并不是要搞暴力革命,武装起义。他们只不过是破坏公共设施,制造交通堵塞,干扰政府施政。因为没有一个社会可以这样长期混乱下去,到头来就迫使当局二者择一:要么作出让抗议者收货的让步,要么残暴镇压。

他们又认定,当局一旦残暴镇压,必定引起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强力反制,给中国政府造成很大损失,甚至引爆中共统治危机,导致中共统治的崩溃。我认为这种策略成功机率极小,风险极大,到头来很可能是玉焚了石却没焚。

揽炒策略把太多太多的希望放在西方,主要是放在美国身上。黄之锋说今日香港好比当年的西柏林。我认为这种类比不恰当。冷战期间,西柏林虽然在东德境内,却不属于东德而属于西德,东德政府以及苏联集团都无权进入西柏林,更不敢在西柏林动武,否则等于向西德宣战,等于向美英法宣战。

香港却属于中国,美国英国也都承认香港属于中国。如果港府和北京在香港动武,英国美国爱莫能助,顶多取消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顶多对北京实行经济制裁。所以我说,香港并不像冷战时期的西柏林,倒更像冷战时期的东欧国家。

几天前,美联社采访退役陆军及国防领域专家丹尼尔.戴维斯中校,谈到香港问题,戴维斯说,美国支持民主进程,支持追求自由的人们,但是我们不能给出明确的信号我们支持任何“起义”,我们不能掺合进去,因为我们已经有了糟糕的经历,1956年的匈牙利及捷克斯洛伐克等等,我们曾经支持过抗议者们采取行动,但是我们没有帮上忙,最终他们遭到镇压。

我们不想给予香港人不切实际的希望。戴雅门教授早就发表过类似的观点。这一点勇武派不能不考虑。所以我赞成陶杰先生的看法,赞成陈日君、黎智英的看法,港人不要硬拼,因为不值当,而且其后果可能适得其反。

胡平:“不割席”不能意味着连正常批评和劝止都没有,现应加强和平抗争

胡平另外补充说,很多港人把“不割席”理解得太片面,以至于连正常的批评都没有了,连劝止都没有了。客观上成了对勇武行动的鼓励,成了和理非为勇武背书。

现在,百万人和平抗争的效果看不见了,只看见少数人的勇武抗争了,让少数人的行动牵领了整个运动的方向。这在策略上不好。现在应该停止勇武抗争,加强和平抗争。和平抗争越强大,越能抵制当局的秋后算账。

如果当局发现一般的打压不能平息事态,就可能根据紧急法出台更严厉的打压,哪怕失去香港的独立关税区地位也在所不惜。不过当局也不愿意走到那一步。所以现在,抗议者需要调整策略。

陶杰:林郑月娥是在制造新危机以企掩盖旧危机

香港专栏作家、时评人陶杰介绍说,他近两天在香港一些地区开车经过并进行了观察,发现上街人数明显少了,但造成的效应没有减轻。因为这些穿黑T恤的年轻人现在采取落地开花、各个击破的手法。在这一区有两百人,那一区又有两三百人,他们力求用最小的本钱造成最大的破坏或者冲击效果。

陶杰指出,林郑月娥政府对于这个禁蒙面法推行得并不成功,因为这是通过制造新的危机来企图掩盖旧的危机。她撤回“送中”修例以后,按道理走正轨的话,要么她引咎辞职,要么就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争取时间,社会动乱就有希望会慢慢停下来。但是她现在引用1922年殖民地政府的紧急法令,用这个紧急法令来通过禁蒙面法。

陶杰:禁蒙面法打开另一个“孔洞”,不仅阻吓不了年轻人,也只会恶化事态

现在这个禁蒙面法最大的问题在于她实行这个法令的方式。她现在绕过立法会,就她跟行政会议全体一起决定。这就变成了打开另一个孔洞,这个孔洞实际上会引起比“23条”立法更严重的后果。而且,实行这个法令也集合了“送中条例”里头最差的东西,也就是随时可以抓人。

据我所知,现在的行政会议里,也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跟林郑月娥做这个豪赌。至少有三个行政会议的议员离开香港,不敢投票,因为他们怕因此引起的后果承担不了。他们怕美国国会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过几个月会进行制裁。

再加上,这个禁蒙面法刑罚并不太高,最高只判监禁一年并罚款。这对于这些年轻人来说其实并没什么阻吓力。这三个月来,那些年轻人连暴动罪最高可判10年都不怕,而禁蒙面法最高刑期才一年,搞这个法律有什么用呢?

陶杰:抗争人群中出现“内鬼”愈加混乱,问题越来越棘手

现在香港这种局势愈演愈烈,造成了对中小型企业非常大的影响,很多餐厅和酒家都做不下去,地铁也受干扰。这种做法也引起了香港民众的一点不满。但也有人说,那些纵火和扔燃烧弹的人的真实身份值得怀疑,当中有些是林郑月娥的支持者,或者是警方化装的,也就是英文中所说的Agent Provocateur——“内鬼”,这种现象在一个政治动乱的社会中算是常见的。所以现在这里头非常混乱,没有人想得到到底怎样解决。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9年10月7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

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yT_0WyPwsk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