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曾节明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2019-10-07 13:31:22  [点击:1537]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众所周知,中共与苏共在诸多方面很相似,但又有两点重大不同:
一是苏共没有卖国传统,而有着对外扩张的特点;而中共的卖国和压制主体民族(汉族)的做法,即使在共产党中也是独一无二的(参见拙作《中共全面地继承了满清的卖国反汉传统,并走得更远》);
二是苏共没有老人干政的传统,而中共自邓小平“垂帘听政”开始,“政治老人”一直强势存在,直到今天;换句话说,就是中共有“垂帘听政”的传统,中共先后出了“邓慈禧”和“江慈禧”两个“太后”,而苏共没有邓小平式的人物。


为什么苏共没有邓小平?不是因为苏共的政治老人不想象邓小平那样“垂帘听政”(包括对权力的贪欲,人类的贪欲都是相通的),而是因为苏共的政治老人做不成邓小平,因为俄罗斯从来没有中国式的尊老传统:
年老在中国是受人尊重的资本,但在俄国,年老因其带来体力、智力和精力的下降,反受到社会轻视,“老人”在俄国传统中,是“边缘人”的代名词。
或许是因为深受古代游牧民族的影响,俄罗斯民族的传统与匈奴酷似,都十分尊崇年轻的勇者,而轻视老人。

所以苏共的退休高层领导人,从来没有中南海“元老帮”那种影响力,更无法干政。
典型的是马林科夫。马林科夫是“十月革命”后内战中火线入党的老布尔什维克,曾任红军政委,长期担任斯大林心腹,斯大林死后位列排名第一的“接班”人选,实属位高权重的“革命元老”;马林科夫于1957年因发动倒赫政治袭击失败,被赫鲁晓夫打成“反党集团”,流放到哈萨克斯坦建水电厂,之后,虽有勃列日涅夫一伙倒掉了赫鲁晓夫,作为革命元老的马林科夫仍未能重返舞台中央,1988年作为边缘人离世;
更典型的是莫洛托夫。莫洛托夫在“十月革命”中是地方暴动的负责人,列宁时期就是中央候补委员,列宁死后又是斯大林的左臂右膀,作为外交部长,“二战”前后大搞骗子外交,为苏联伙同英美自肥、宰割和赤化他国立下赫赫功勋;但这样一个功勋赫赫的“十月革命”元老,1957年被赫鲁晓夫赶下台后,一直未能恢复荣耀,1984年虽被契尔年科恢复党籍和待遇,但并未获得地位,1986年作为边缘人病死;

苏斯洛夫是“十月革命”元老,谢列平是斯大林和赫鲁晓夫两朝元老,且苏、谢两人还是迎立勃列日涅夫的功臣,却仍然远不能获得中共元老的影响力,勃列日涅夫大权独揽期间,苏斯洛夫谨小慎微,只能作为勃“主教”的顾问而存在,向来强势的谢列平则被边缘化。

深受儒家影响的中国,则有根深蒂固的尊老传统,以邓小平、江泽民为代表的中共政治老人团伙,则有意识地利用了这一点:邓小平复出后,乃至整个江泽民、胡锦涛时期,中共都在有意识地大力推播中国的尊老传统,并阉割和剪裁儒家以为己用;而善良的政治儿童胡耀邦,则如呵护冻僵毒蛇的农夫一般,成全了邓小平、陈云一伙的老人政治,正是胡耀邦“解放了大批的老同志”,而这些“老同志”不仅活埋了胡耀邦本人,也一手扼杀了1989年中国的民主变天。
可以说,中共特有的老人政治,关键时刻挽救了中共政权。


由于中共元老帮精心地利用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地中华养生之道,中共元老们成了世界上最长寿的群体:
老匪宋平102岁再上天安门,而93岁的僵贼民精神抖擞,在天安门城楼上一站就是两个小时... 多位中共元老年活过百岁,如:
前军方将领、老匪吕正操、前全国人大前副委员长、老匪雷洁琼,双双活到106岁;军方老匪陈锐霆、吴西都活到105岁。中央书记处前书记、左棍邓力群百岁死,中央前副主席、老匪汪东兴百岁死、前国务委员、老匪张劲夫101岁死、中央军委前副主席、老匪张震101岁死...
而中共元老中,年逾九旬而生龙活虎的人多不胜数,象今年7月22日下地的中国前总理、杀人犯李鹏,享年91岁,仅是中寿而已。

在老人干政传统的影响下,政治老人的长寿,虽则有利于中共政权的稳定(典型如1989年“平暴”,但所谓“物极必反”,一旦得过了头,反而引发中南海的混乱:
由于中共元老特别长寿,“老不死”们越来越多,导致元老帮急剧膨胀,而生前受过毛泽东迫害的元老们,大多并不象习近平那样五体崇拜毛泽东,有的对毛相当反感,元老中也有许多人与习近平存在重大分歧,如党内以江泽民、曾庆红为代表的买办,就反对习近平在香港问题上的政策;
朱镕基、温家宝则强烈反对习近平回归毛泽东、复辟计划经济的倒行逆施——朱镕基甚至敢于在“十九大”上当众杯葛习近平的政治报告;托中华养生之道所赐,93岁的朱镕基,身体矫健、口齿清晰,频频发表“妄议中央”的讲话,最近朱老十七年前的讲话在网上爆炸性疯传,其中有:谁把香港搞坏了,谁就是中华民族的罪人,矛头直指习近平。
孔子曰:“老而不死是为贼”,在习近平眼里,那些与自己政见相左且“妄议中央”的人,是十足的“贼人”,但碍于中共老人政治传统,习二世对朱镕基等老人莫可奈何。


这就是事物的两重性,尊老传统曾经挽救了中共,现在反而成了当代秦二世为所欲为的障碍,并反过来引发中共的混乱。






曾节明 2019.10.7 己亥甲辰丙子,秋阴下午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