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儒学何以无漏 2019-10-07 20:54:09  [点击:2718]
儒学何以无漏
儒学无漏,是指圣言圣经无漏,基本原则和重大义理无漏。形上形下,内圣外王,五伦八德,五常八目,极天道之高明,道人道之中正,全体大用,用大体全,何漏之有?

有漏的是人。人在养就圣德、抵达圣境之前,都难免有漏。有漏,意谓有缺陷,有过失,有种种问题。历代儒家个体群体的思想和实践,包括道德实践和政治实践,出现种种差错,都是难免的。但不能将这些差错归结或追溯到圣人圣经上去。

注意,无漏指原则没有缺陷,并非拒绝开放和发展。恰恰相反,孔孟的“义”,《易经》的“变易”,《中庸》的“时中”等等,都为儒学的开放和发展提供了原则支持。儒家从善如流、海纳百川的开放性,与时偕宜、礼以义起的时代性,无不植根于原则之中。

儒学无漏,就像种子圆具根须树木枝叶种种信息,就像仁性圆具万德,太极圆具万物,“万物皆备于我”。如果身体德性不能不断成长,宇宙万物不能不断发展,说明太极和仁性有漏。同样,如果儒学没有开放性发展性,说明根本处有漏。

方君曰:“系统和根本的正确和某一方面的先进是两个概念,不能混为一谈!”此言极是。之所以说儒学无漏,就在于系统和根本特别正确全面。儒学具有至高无上的真理性、正义性、普适性,具有无必无固的开放性、与时偕宜的发展性、海纳百川的包容性,根本原因在此。

无缺无漏,是为圆学,是为最伟大的文化。

伟大的文明,伟大的国家,伟大的民族,伟大的人民,伟大的元首,伟大的文化,相辅相成,一荣俱荣。其中文化又最为重要、关键和根本。中华文明、中华民族、中国人民、中华圣王之所以最伟大,就是因为儒家文化特别伟大。这是真正的中华魂,天下第一文化,人类第一福星。2019-10-8

关于“佛学漏了外王”答客难
东海言“佛道两家,漏了外王之学,极高明而未能道中庸也。”老x批评曰:

“兄漏见乎?其一、汉初黄老之学大获成功,丝毫不让儒学独尊有获时期;佛门制君王之强权于信仰之超越的《君规教言论》,其善巧方便让君主自作检点善于用人”云。

谨答以三点。

第一、汉初政治非道家,而是儒道并驾。详见东海《汉初政治论---准儒家时代
》一文。

第二、黄帝非道家。黄帝败炎帝,杀蚩尤,一华夏,在位期间,播种百谷草木,大力发展生产,制衣冠、建舟车、制音律、创医学等等,是个大有为的天下共主,披山通道,未尝宁居,武功文治,卓然无匹。于此可见,黄老并称,将黄帝划为道家,显然不符。

黄帝的政治思想和行为,显然与老子和道家大不同。五帝政治及其思想必有其连贯性,同为中道无疑。黄帝作为五帝之首,必能“允执厥中”。《易经》将黄帝尧舜并称:“神农氏没,黄帝尧舜氏作,通其变,使民不倦,神而化之,使民宜之。易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是以自天祐之,吉无不利。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系辞下》)

“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盖取诸乾坤。”可见黄帝与尧舜一样,乾坤双取,阴阳并重,其无为政治是儒式无为,是建立在大有为、无不为基础上的无为。《韩诗外传》明言:“黄帝即位,施惠承天,一道修德,惟仁是行”。黄帝大道大仁,大异于老子“绝仁弃义”的主张和“大道废有仁义”的认识。

《白虎通》明确指出黄帝所得所行就是中和之道:“黄者,中和之色,自然之性,万世不易。黄帝始作制度,得其中和,万世长存,故称黄帝也。”

第三、人道政为大。儒家对政治的重视和关怀是全方位多层次的,体现于文化教育、道德教化、制度建设各个方面,制度建设包括政治制度、经济制度、教育制度等等。《春秋》《尚书》及“三礼”都是外王经典,尤其是《春秋》,关于政治的大义微言,至广大而尽精微,既无所不包又无微不至,精义入神。《诗经》《易经》和四书也都大量阐述王道政治的要义和大义。佛学对政治不无关怀,但都诉诸于文化道德层面,即使“制君王之强权”,也并无制度考虑。

当然,佛学作为出世法,“漏了外王”是理所当然的。如果佛学也像儒学那样,有建设王道的雄心和措施,有自成体系的政治理论,三纲八目俱全,五常五伦并重,那就不成其为佛教了。2019-10-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