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东海一枭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2019-10-09 08:29:16  [点击:1348]
过渡期:从马时代到儒时代
马时代可分为三期:m左时期,d右时期,x杂时期。x杂时期之后应该有一个自由时期。这两个是从m时代到儒时代之间的过渡期。

廣毅曰:“m儒西结合,大体是当前的主导思想。当然三者不是并列的,方老头的m魂中体西用的具体体现。以m为主,儒西为辅。”然哉,这就是x杂时期的特色,古今中西杂交,正邪善恶同炉。然以m为主,中必非体,西亦无用,中体西用就成自欺欺人的空话虚谈。邪说而在主位,比“不仁而在高位”更可怕。

这个时期,思想界各路杂家杂物、乡愿乡讪、半吊子老油子层出不穷且容易吃香。相对于全民信邪、学说纯邪、邪说定于一尊的时期,不啻为一种社会进步。在极权政治向王道政治、邪恶社会向正善社会过渡的过程中,这些两面人、多面人无意中充当了桥梁的构件,不少负面作用,不无正面意义,正负混杂,一笔糊涂账。

不少人可以利用孔子当官或升官,并非坏事。在m杂时期,纯m不吃香,真儒行不通,唯儒m兼并的杂家最吃香。这种杂家在文化道德层面固然浮萍,不配为儒,但比起反儒派和纯m派,却不无正面意义。

“亦儒亦m”的杂家成为“儒家代言人”,难免对儒家思想和形象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但这是有限而暂时的。只要有煌煌儒经在,现实中任何代言人思想之高低优劣对错,自有公论正评。杂家终究代言不了儒家,代表不了未来。随着儒家影响的不断扩大提升,他们的不良影响就会不断减缩。

对于这些杂家,对于以儒家的名义附和m家和当局者,理当批评。但我认为,这不是当前儒家工作的重心。儒家当务之急应该把“批评的武器”对准m---这才是儒家和中国之心腹大患。

x杂时期之后,接着而来的将是自由时期,m学丧失意识形态地位,传统派、民主派、三民派、民粹派、m家残余势力及某些宗教势力自由竞争。开始m家残余当颇占优势,继而民主派会独领风骚,儒党则将后来居上,为中华文明起航。

或问:难道m党就没救了吗,注定将退出历史舞台了吗?

答:要救m党,说难很难,说不难也不难。若有大儒拥有生杀予夺之大权,自上而下对上层建筑进行全方位革命性的改建,一年可有小成,三年必有大成。三年时间,足以把m党改造成儒党。那样一来,中国固然得以重建,m党也能获得新生,从而顺利实现代价最小、各方多赢的政治大转型。

难的不是救民救国救m党,而是大儒何以拥有大权。儒之最大者,孔孟两大圣,周游列国,奔波一生,终归不遇。何况现中国,文化气候、政治环境、社会土壤更恶劣,大儒不可能上位,m党终究无可救药!2019-10-9余东海于南宁

人道五要素
没有道德就没有自由,没有自由就没有文明,没有文明就没有和谐,没有和谐就没有幸福。

没有道德就没有自由。这里的自由包括内外两种,即道德自由和政治自由。前者有赖于相当的道德修养,后者有赖于一定的的道德基础。自由主义有德而不足,ml主义、民粹主义完全缺德。故马列主义的自由是监狱化的伪自由,民粹主义的自由是丛林化的恶自由。

没有自由就没有文明。没有自由的社会必然野蛮化,或丛林化,或监狱化。同时,没有自由就没有人格尊严,国民文化道德素质低下,创新创造能力低下,普遍丧失建设文明的内驱力。道德文明、政治文明、物质文明、科技文明都会越来越落后。

没有文明就没有和谐。这里的和谐,包括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和个体身心的和谐。野蛮的人,难以与人、与社会、与自然和谐相处,自身生命也
难以和谐,容易发生各种疾病尤其是精神疾病。

没有和谐就没有幸福。身心不和谐,多愁多病多内斗;家庭、社会、国家不和谐,充满矛盾、冲突、争斗、斗争和战争,都会导致幸福的稀缺。人与自然不和谐,自然生态环境、人居环境恶化,也会严重破坏人类的幸福感。

道德、自由、文明、和谐、幸福为人道五元素和仁政五要素,相辅相成,道德最根本。对道德的理解把握,又以儒家最准。故儒家开出来王道政治和中华文明,在同样的历史阶段和社会环境中,自由、文明、和谐、幸福之度数最高。2019-10-9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