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leebai   反送中的成败 2019-10-09 19:07:05  [点击:1868]
很多人都认为香港反送中会失败。特别是一些合理非爱好者,不停呼吁港人勇武派罢手,好像非但如此,就会导致中共武力镇压,于是港人就败了。还有一种很普遍的看法,双方实力悬殊,港人最后难免失败。

我不这么看。关键是怎么去定义成败。有的合理非爱好者认为,不被中共镇压就是成功。换言之,如果能在镇压前一刻安全撤退,则是最大的成功。据他们说,这样既保障了已取得的成果,又避免了港人的损失,是最理想的结果。我不认同这种看法,因为我们对一些根本问题的理解是不一样的。

这种人往往最看中某一次运动的成败,他们还往往假设每次的运动的成果都是可以巩固的,所以多次的成功的结果可以叠加出更大的成功。他们还经常假设中共是可能被和平改良的。胡平和李伟东就赞扬波兰的瓦文萨聪明,合理非地发展壮大了团结工会。我的看法是,在过去30年不但西方人误判了中国,连很多自称是异议人士的人都犯了根本性的错误。他们不明白改变中国最根本的因素是什么,他们还经常指责那些真正能做出改变的人。胡平等人被称为大五毛,并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的。如果让这些人去领导港人,运动是万万不能成功的。

改变中国的关键绝不在于一次运动是否“成功”。就算港人现在偃旗息鼓,中共仍然可以重新发起类似反送中的法案。按这些人的看法,最理想的情况就是,每次发动都被港人成功合理非掉,香港进入一种反复的拉锯战。不过,只要有一次没守住,港人就失败了。所以,他们的观点就是在暗示港人必败。

改变中国的关键是要有足够多不认同中共的人。不认同的强度和改变的力量成正比,因此相对而言,港人勇武派一般蕴藏了更大的力量。几年前我目睹了占中运动的结束,黄之锋等人坚持到了最后。占中运动失败了吗?如果一个运动,不管如何结束,在它结束的时候(相比发动时)能唤起更多的人的不认同,我就认为这个运动是成功的。我认为和中共是无法和平改良的。一个运动如果能消弱中共的实力,能扩充反对的力量,那就是一次渐进的成功。30年前的中国反对派并没有因为被镇压而失败。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大多数对政府不满的人当时没有坚定的信念,还有过去的全球化改善中国经济,造成反对力量的消弱。这些因素在香港都不存在。占中运动停止了还有反送中,反送中运动停止了也不会是最后。每一次运动,都导致了新鲜的港人加入,使得反对力量继续扩大,伴随着中共经济实力不断下降,外部遏制日益加强,中国内部反对力量扩大,最后才能有一天走到那个临界点。

西方在反思30年来对中国社会的误判,那个他们设想的追求政治权利的中产阶级,在中国从没出现,以后也不会出现。类似地,如果还是幻想改良的合作式的合理非,那就是0,再多的0叠加也还是0。合理非的抗争者还有勇武派的抗争者,才是可以叠加的,改变中国的真正力量所在。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