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玉秋   面对中国教育奇耻大辱赵士林教授怒发冲冠拍案而起/轉載 2019-10-10 10:15:16  [点击:1736]
张杰:面对中国教育的奇耻大辱 赵士林教授怒发冲冠拍案而起
https://boxun.com/news/gb/pubvp/2019/10/201910100046.shtml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gqQjilO80Q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0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首发

面对中国教育的奇耻大辱 赵士林教授怒发冲冠拍案而起

张杰

10月7日,中央民族大学退休教授赵士林在微博上发表声明,称数年前他在职时出资数十万元设立“士林奖学金”,资助品学兼优的贫困学生。最近学院发生了学生训斥老师、攻击老师的恶性事件。联想到很长时间以来,有学生对老师进行政治诽谤和政治告密,攻击改革开放,宣杨极左主义。这是教育的奇耻大辱,是教育的最大失败。有鉴于此,他作为奖学金的出资者,特公开发表郑重声明,有下列表现的学生绝不能享受“士林奖学金”。第一,不尊重老师、甚至对老师进行政治诽谤和政治告密的学生。第二,攻击改革开放、宣扬极左主义的学生。

赵士林教授声明发布后,一石激起千层浪!文章跟帖达7000多条,并迅速刷屏微信。为什么赵教授如此愤怒呢?这事我们还得从孙悟湖教授近日所遭遇的伤心事说起。

前不久,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院副院长孙悟湖在微信群中转发一些文章,竟然被群里自己教过的一名叫雷振宇的学生举报,最后被封号、踢出学院的群组。根据网传的画面,当时雷振宇在微信群里质疑,孙悟湖是一名藏传佛教的研究者,“怎么对政治如此感兴趣了”,希望他“不要在不合时宜的地方说不合时宜的话...不要给群主和群带来麻烦”。而当时孙悟湖教授对于学生的反应感到“目瞪口呆”。孙悟湖教授的遭遇激起了赵教授的愤怒。

我们先介绍一下赵士林教授。赵教授,吉林人。先后就读于吉林大学中文系、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师从名师李泽厚教授。现为中央民族大学哲学与宗教学学院教授。主要著作有《当代中国美学研究概述》、《心学与美学》、《心灵学问》、《荀子》等。2016年1月15日~2月4日央视计划播出系列节目《赵士林评说战国策》。第一期节目播出后就停播了。据了解,赵教授之前的政治言论惹恼了很多五毛、粉红,他们称赵教授反党、汉奸,强烈要求央视停播节目。有意思吧?下面,我们一起分析一下赵士林教授声明事件:

第一,学生告密构陷老师事件频发

2017年8月,山东工商学院对李默海教授予以解聘,其理由是李默海在网络上散布错误言论,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李默海教授在微博上说:极权社会是一个制造奴才的社会。这种极权统治下驯化出来的奴才,已经没有通常意义上的善恶美丑观。不管如何改朝换代,它们永远爬在地上觅食,而从不敢抬头看到蔚蓝的天空。2018年5月,翟桔红在为本科学生讲授《政治学原理》课程时批评习近平废除任期限制,遭学生举报并被学校党委开除党籍并撤职,被调至学校图书馆,并取消教师资格。“重庆师范大学的唐云副教授因为学生告密,“轰”地一声,人仰马翻,一跟斗从他站了33年的讲台上栽下来。”说这话的是唐云教授的好友,重庆师大商贸学院副教授谭松。一年半前,他也因学生告密,一跟斗从站了22年的讲台上栽下来后,唐云曾专门为他设宴“压惊”,没想一年多后,唐云重蹈了谭松的覆辙。事实上,不仅仅是唐云和谭松,贵州大学教授杨绍政、厦门大学教授尤盛东、北京建筑工业大学教授许传青和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吕嘉都栽到了告密学生的手上。

第二,中国政治生态严重恶化

告密源于人性的恶。人性有善也有恶,怜悯、扶危济困是善,而告密、嫉妒、贪婪是恶。在一个正常社会,如宪政民主社会里,人性的善得到鼓励和张扬,但在一个不正常的社会,如极权专制社会里,人性的恶便像“恶之花”一样盛开起来。告密文化源远流长,古今中外概莫能外。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帝制统治中,“告密”行为大行其道最主要集中在汉武帝时期、武则天时期、明朝和清朝四个朝代。中国历史上,首先以国家立法将告密列为法律义务的是战国时代的秦国,而始作俑者正是习近平推崇的商鞅。告密最盛行的当属武则天当政时期。武则天鼓励告密,命制“铜匦”,类似于“检举箱”,置之朝堂,以纳告密信。在明末魏忠贤专权时,有四人深夜饮酒于密室,一人喝得兴起,谩骂魏忠贤,另外三人吓得不敢出声,骂声未落,已有锦衣卫冲入密室,立刻将四人绳捆索绑。清朝雍正皇帝发明了“密折奏事之权”,即直接密奏皇帝之权,鼓励官员每天都上密折,说话不必瞻前顾后,事无巨细都可以说。状元郎王云锦元旦在家打牌莫名丢失一张牌。次日雍正随口问他新年做了什么,王云锦如实回奏,雍正龙心大悦,喜其不欺君,并随手把那张丢失的牌掏了出来。

告密文化不仅盛行于中国,在斯大林的统治之下,告密“蔚然成风”,整个社会从上到下,各个阶层被一张告密的大网罩于其中,没有人敢对他人敞开心扉,甚至夫妻、父母和子女也不行,一不留神就会成为告密的受害者,成为国家的敌人。全苏联几乎都陷入了集体的非理性中,踊跃告密,前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在这场“全国人民齐参与”的告密狂潮中,全苏联至少有5%的人口遭到了清洗。

纵观古今中外,告密恶行大都盛行于专制独裁和极权统治之下,发生的烈度和频率与社会的黑暗和残暴程度成正比,且往往是发自权力中枢,在最高统治者的组织和鼓动下由上而下逐层推向全社会的。之所以说告密危害巨大,是因为告密并非发生在敌我之间,它只发生在朋友、同事、师生、血亲、同乡、邻里之间,告密者靠出卖友情、亲情、乡情获取利益,其恶果是整个社会伦理尽丧,人性受到严重的腐蚀,严重冲击社会道德体系,损毁纲常,所带来的后果必然是人与人之间互不信任,相互猜忌,人人自危。当前,中国政治严重倒退,正在返回毛泽东的极权主义社会。极权主义国家的统治基础就是谎言和暴力,而知识分子的批判精神是谎言的天敌,所以打断知识分子的脊梁就成了当权者的必然选择。而要营造一个让知识分子人人自危,风声鹤唳的氛围,告密这个邪恶的旧夜壶就成了荒唐新时代的新法宝。

第三,至暗时刻呼唤有风骨的知识分子站出来

鲁迅先生曾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当今中国,万马齐喑,死气沉沉,红色恐怖大行其道。阅兵式弥漫着极权主义的穷兵黩武,但中国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没有屈服。前有痛斥当权者反现代,逆潮流,匪夷所思,恬不知耻,丢人现眼的许章润教授;劝告中共体面退出历史舞台的郑也夫教授,现有拍案而起的赵士林教授。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站出来,为了民族的未来,把自己当成活祭献上祭坛。有朋友说,赵士林教授仅仅因学生告密而怒发冲冠,他并没有反对中共的倒行逆施。这是不了解赵教授。2011年7月,他就中共建党90周年的宣传问题向中共中央发出公开信;2012年赵士林又发出公开信,给十八大提出十八点建议,要求彻底清算文革罪行、向文革受难者道歉、保障公民言论自由、中央委员公布个人财产和政治体制改革等;2013年发表致习近平万言书,就中国道路、宪政、普世价值、意识形态和网络批评等问题进行了论述并提出了八项建议。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中国大学告密文化沉滓泛起、甚嚣尘上源于政治生态的严重恶化。但告密不仅不可能确保中共永久执政,相反会加速其覆灭。因为告密文化不可能只在高校肆虐,它会像病毒一样蔓延到中共体制内。官员们相互告发、相互防范,前苏联和文革就已经证明了它的高度传染和扩张性。8900万中共党员在人人自危、互害中,成为中共最大的堰塞湖和高危群体。一个依靠黑社会手段与特务文化治国的政府,不可能将中国引导到光明大道上去。赵士林教授的拍案而起告诉我们,中国知识分子是有风骨的。犬儒并不代表知识分子的主体。今天的中国已经是多元社会,与世界融为一体,让人民愚昧的基本前提就是封闭,但当权者已经关不上对外开放的大门,也没有办法断绝知识分子的生计,让他们死心、闭嘴。依靠谎言和暴力维持的中共政权如同建立在沙子上的房屋,崩塌只是时间问题。看看香港反送中运动,我们就会明白,当越来越多中国人站出来勇敢抗争时,强大的中共就会瞬间变成一个纸老虎。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