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新大陆人   zt汪志雄:小英品格与诚信危机会让「论文门」继续延烧 2019-10-10 14:58:33  [点击:1831]
绿营金孙赖神虽然忍辱负重为菜包去米国助选,但独派还是猛追菜包学历,且有可能
真把菜包因学历拉下来。

民国学历门,孙大炮因医生职业被误认为博士,笑纳。蒋光头则故意认倭国士官生学历,被笑,
现在是菜包,因三张不同的毕业证书,论文罗生门而成风波,个人升等资料列机密,保密30年,
这可谓创世界纪录了。


汪志雄:小英品格与诚信危机会让「论文门」继续延烧

【作者为美国伊利诺芝加哥大学教授】

一个知识分子必须要有无可救药的傻劲,忍受孤独的勇气,求真求实的执着,以及不被摸头的傲骨。

近日,关于蔡英文的博士论文及证书之真伪闹得沸沸扬扬,但是台湾的主流媒体都刻意淡化避谈。相较于对待另一位总统候选人的追根究底,巨细靡遗,锱铢必较,台湾的媒体在面对权力时所表现的矮小畏缩,没有风骨,缺乏气节,着实令人看不起。倘若不是一些独派学者,特别是贺德芬,林环墙,彭文正等的锲而不舍,紧咬不放,以台湾的浅碟文化,这个议题只怕早已消踪匿迹了。作为一个知识分子本身,我要在这里向这几位教授表达敬意。

很多人以为,这是一个假议题,有论文没论文跟总统选举有何关系。然而学术的诚信与良知,是学者的贞节牌坊。蔡英文是学者出身,虽然现在贵为总统,但是面对有关学术真伪的质疑,依然要诚实面对检验。人民在乎的不是论文的真伪,而是一个国家领导人的品格与诚信。

小英的「论文门」会延烧至今,很大一部分是因为这跟一般人的常理判断与经验认知大相违背,再加上小英面对这个问题时的遮遮掩掩与不干不脆,以致给了质疑者许多的想象空间。

以下是关于蔡英文的博士论文及证书,目前已经揭露的几点事实陈述:

1. 蔡英文拿出了许多不同年份LSE颁发或补发的博士证书,但是这些证书的真伪,受到独派学者强烈的怀疑,因为网络上可轻易买到任何一所学校学院的伪证书。

2. 蔡英文始终没有拿出最后论文完成的定稿,其六月底提交LSE的版本,已被揭露只是一个非常粗略的草稿,不仅缺页,有许多英文别字,而且用非常优质的立可白与铅笔改稿。日前上传国家图书馆的论文版本虽然已补齐缺页,且立可白处也已用打字机或计算机补上,但仍然只是一份草稿。

3. 蔡英文宣称的指导教授Michael Elliott,已经身故。他仅有牛津大学的学士学位,虽然后来成为一个非常杰出的媒体工作者,但是在1981-1983蔡攻读博士学位的期间,他只是一个约30岁出头的LSE年轻讲师,而且蔡至今无法拿出论文通过后的指导教授的签名文件。

4. 蔡的博士学位以约两年多的时间完成,具有高于常人的天资与禀赋。而且蔡自称她的指导教授对她的论文高度赞赏,认为值得颁给她两个博士学位。但蔡从未解释为何这么优秀的论文,之前需要列为高度机密,不能见诸于世,直到近日才将论文草稿上传国家图书馆,供人阅览。

5. LSE有公开替蔡背书,在2016蔡当选后LSE的台湾研究室有主动发新闻稿恭喜蔡英文校友(1984法学博士)成为中华民国总统。不过因为新闻稿是用 LSE-educated scholar,而非 LSE graduate,又因为LSE先前有发生过贩卖格达费儿子学位的丑闻,所以独派人士对蔡博士学位的真实性始终高度怀疑。

以上是目前有关蔡英文的博士论文与学位,已经知道的事实与争议的部分,读者可以自行判断。

总统蔡英文27日公开的论文中,加入了26日所写的中文前言。(截图自蔡英文论文"Unfair Trade Practices and Safeguard Actions")

以下是我个人的一些看法:

1. 小英总统应该提供她博士论文的最后完稿复印件,因为草稿不等同于正式论文。我不了解为何小英总统至今还能够保存并找到三十多年前的论文草稿,却没有留下最后论文的完本。最诡异的是,这本论文的原本竟然能够从LSE多处的图书馆,台湾的教育部,政治大学,以及东吴大学同时遗失不见,而其他同期的博士论文却都能够保存良好。这从概率上来讲,确实匪夷所思。除非这篇论文的最终文稿,从来没有完成过。

2. 根据经验法则,一般博士证书都会裱框,挂在办公室,一来以示慎重,二来以昭公信。而且在任何部门任职,相关单位一定会留有影印存本。所以纵使原始证书遗失了,其任教的学校或教育部应可轻易提供复印件,于以左证。除非这样的证书,从来没有存在过。

3. LSE既然愿意公开为蔡背书,小英总统应该要求LSE提供当初指导教授论文通过的签名文件,这应该轻而易举。除非这样的签名文件,从来没有提交过。

以上几点,都是非常合理,而且不存在任何困难,也不需要透过繁琐的司法程序,来证明清白。所谓学术贞操,面对独派学者的质疑,作为一个学者本身,小英总统应该有责任出来捍卫自己的学术清白。如果持续遮遮掩掩,顾左右而言他,只会坐实了外界的合理怀疑。要记住,小英总统现在需要捍卫的不只是自己的名誉,更是学术最高殿堂的价值跟道德。

其实我最不能理解的几件事是:如果此论文如此优秀,为何之前需要列为高度机密?其次,如果连一份草稿都可以完整保留30多年,为什么原始的博士证书及最终的论文完稿却会无端消失?再者,为何上缴国内外学校的论文正本,会在多处不同的地方同时遗失不见?这几点,确实是有违一般人的经验法则。

虽然小英总统的论文草稿已经公开在国家图书馆上线,但是只要论文正本一日不出现,独派学者便还会继续穷追下去。再加上蔡英文已知的一些品格瑕疵,如在LSE就学期间对外投稿即自称自己为博士、公然骂18趴领18趴、在纽约办事处大楼采购的事上明显说谎、甚至在几天前「台湾队长」的公开造势场合上毫无违和地谎称她的Cornell指导教授Prof. John Barceló已经过世,等所引起的诚信危机,这「论文门」只怕还会继续延烧,且有可能烧到英国成为国际丑闻,有待后续观察。

至于台湾媒体在这事上所展现的温柔婉约,以及台湾学者集体的沉默噤声,正印证了士大夫之无耻,乃为国耻。难怪台湾今日是小人当道,庸奴显赫了!

——原载台湾《风传媒》2019-10-01

曾到伦敦政经学院(LSE)查过蔡论文的徐永泰再发文,指出蔡英文35年后才递交的论文,LSE把它作为Book放在收藏女性文件的妇女馆,而不是作为论文收录。经徐比较,LSE 版本与蔡给台湾图书馆那本多处不

徐永泰:蔡英文总统论文到底哪里出问题

2019-10-03 《世界日报》投书 徐永泰博士

地方不对 时间错过 内容形式难以过关

我9月17日文章「蔡英文总统论文读后感」在世界日报的论坛版发表,引起各方热烈讨论。总统府9月23日举行记者会,24日将论文纸稿交予台北国家图书馆存放和转电子版上传,大部分人认为论文既然已经公开,板上钉钉,好像已经释疑,从此不必浪费时间再继续讨论下去。

事实不是如此。

我回想自己9月13日和16日两次到伦敦大学政经学院(LSE)妇女图书馆的辛苦手抄和受监督的过程,不禁苦笑。如果早知如此结果,我那里需要从牛津跑到伦敦?

现在台北国图馆公开了,可是我还是不懂,为什么不解禁LSE妇女图书馆的版本?还要设限到什么时候?

这本存放在LSE妇女图书馆的论文,林环墙教授和我先后指出种种瑕疵,作者立即转移争论阵地,将散装文稿转移至台北国图馆,请其背书后加盖水印上传。手中所剩筹码全部豁出,所谓的扑克牌中的Play it with all-in,全部梭哈。

一般民众,倒信以为真。

作者先将这个有瑕疵的论文,送进LSE托管的妇女图书馆私人文件室存放,还设了种种阅读限制,本以为天衣无缝,无人能触碰,但终究还是被好追查真相的学者找出严重问题,如缺页、手改、传真纸、电脑排版等而难以遁形。

接着,透过总统府的美丽助理在媒体面前,带着白手套捧出散装论文稿,这一次「翻箱倒柜」找出的散装论文稿,从自家的仓库送进了台北国图馆的门内。

幽灵论文失踪35年 藏身妇女图书馆

作为一个经济史学者,研究一个事件,有责任对此事件发生的地点,时间和内容检验,做详尽的分析和交叉比对。

举个简单易懂的例子,你若要关心921大地震的灾情状况,你得去南投县集集镇,而不会去四川的汶川吧?

论文呈交的地点:蔡总统求学的过程、写论文、口试和呈交论文的地方,基本上都在伦敦大学政经学院。大家不会有疑问。

你如果在东京或台北看到这个论文的书目,或说你在美国纽约找到一本手抄本,甚至美国的总统看过而且叫好,这些毕竟都是旁证,因为它不是伦敦大学的版本。要寻找直接证据的地点,那就必须在伦敦LSE找。

2019年6月28日蔡总统论文版第一次出现的地点是在LSE的Women’s Library妇女图书馆,这也是我9月13日和16日去的地方。蔡总统的论文藏书书目索引是LSE Main Library(大学本科和研究生的主要图书馆)告知的。

我以为来到LSE图书馆,就可以找到答案。后来慢慢进入研究状况,才知道这个妇女图书馆,在收藏文件的性质上与其他图书馆收集LSE本校学术论文没有一点关系。

经过多次认证,参照伦敦大学政经学院 (PhD Academy)规定,知道LSE博士论文正式收录应当在三个存放博士论文图书馆,也就是Senate House Library,IALS(Institute of Advanced Law Studies Library),和LSE Main Library。

那么,蔡总统这本全新烫金外壳,而内容是传真纸的版本为什么存放在妇女图书馆?它是不是蔡总统通过论文口试认证后,经学校存放收录的地方?答案:不是。

揭开妇女图书馆面纱 一点都不神秘

伦敦妇女图书馆从1920年间开始收集英国和世界妇女运动有关的文档总汇,1926成立基金会,重要的文档包括如著名的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积极为英国争取妇女投票权的Emily Davison狱中日记,印度女首相Indira Gandhi等的著作都在此,是编辑、整理、登录这些文档而成立的一个纪念文档中心。

妇女图书馆是非营利机构,有理事会,本来附属伦敦大都会大学(London Metropolitan University), 经费来自募款妇女图书馆之友(Friends for Women’s Library),为了经济效益对外招标以便管理,2013年伦敦大学得标后,附属在LSE下监护和托管(in the custody of LSE),是专门管理、编辑、收录、登录与妇女运动相关的特殊文件、手稿文物和3D对象(纪念品)的文物档案室。它的读书室面积约2000 英呎。(详细内容可看妇女图书馆官网)。

蔡总统的论文版本,以个人拷贝登录在此,版权不属LSE,登录的格式(Format)是书。

我在阅读时找出的那一大堆问题:如没有主考官签字、缺页、手改、穿越时空的电脑排版、美式拼音、页数不连号、没有总结论、没有Bibliography、传真纸装钉、后补页数 365-364等,已在我第一篇读后感中列出。

大家的怀疑是:既然有这么多不符合LSE博士论文的要求,为什么妇女图书馆还要收录蔡总统的个人论文版本呢?

我认为答案就因为她是台湾总统,而且是台湾的第一个女总统;其次才可能是她是LSE念过书的校友。但第二个条件不是必要条件,因为同样LSE毕业的博士论文,不会被妇女图书馆收录:先决条件,你必须是有名的女性,或对妇女运动有杰出贡献的女性。

私人论文版本加双锁 越少人看越好

有了这个妇女图书馆是被LSE托管的机会,蔡总统的论文私人拷贝就可以「私人文件」和「个人论文拷贝」被妇女图书馆收藏和登录,由于登记的Format是「书」,版权属于她个人,不属于LSE,因此做私人文件存放。由于LSE托管,自然与其他书籍和文物,都可以在LSE的目录中查询得到。

为什么存放后又设限阅读呢?合理怀疑就是怕这么多论文瑕疵问题有一天曝光。

蔡英文总统一再述说:「论文不是在那边吗?」让我起疑。

的确,她的私人存放版本和登录,恰恰是LSE托管的妇女图书馆,因为那是存放私人文件的地方,所以她本人可以设限阅读,添加了隐性的锁。虽然她声称种种限制不是她的主张,但如何解释这本黑皮烫金本上的封套说明呢?

很多人看不透这一个存放和收录的逻辑关系,觉得论文已经被收录了,其他只是内容程度满不满意而已。一本黑色精装的私人版本就这样潜进了LSE监管的妇女图书馆。【论文不是在那边吗?】原来如此。

国图馆背书-幽灵论文突变成国宝级档案

总统府开了记者会,将一页页泛黄散页论文交付国图馆,转为电子文件上公开后,大家似乎不再探讨这份迟来的论文公开秀,和为什么突然转到台北国图馆供阅的原因。一般舆论认为,果真还要计较,就钻到目前最夯政治环境里去找答案,甚至说这可能是蔡总统诱敌深入的策略,到了选前关键时刻,将其漂亮论文公布,至此算是一举成功。

听来不禁莞尔,整个论文事件就是那么简单,突然想起明朝刘基引用卖桔子小贩反讽达官贵人,其实就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

既然是一页页的论文稿交给国图馆,我不禁好奇的问,那么才在2019年6月28日英国妇女图书馆收录的版本,又是根据什么版本影印传真过去的呢?下一次又可能出现到哪里?是纽约,东京还是罗马?

参照伦敦大学政经学院 (PhD Academy)规定,LSE存放博士论文的主要三个地方是Senate House Library(法学总图书馆)、IALS(进阶法律学图书馆)和LSE Main Library(LSE 本科生研究生图书馆),而不是被LSE Main Library托管的Women’s Library妇女图书馆档案室。三个收录博士论文的图书馆全部找不到她的论文登录和论文实体版本。

简言之,这篇私藏论文版绝对不是蔡总统声称1984年经过正常程序呈交,和收藏在伦敦大学指定的上述三个博士论文收录图书馆的正规博士论文。这符合了上述三个校方收录博士论文的图书馆都回应馆内没有她论文登录和论文实体的说法。

蔡总统说这已经是35年前的事,「当时的做法是有当时的做法」,资料显示妇女图书馆是2013年才被纳入LSE监管,她2019年6月底才送进去的私人论文拷贝不能算是「当时」的做法吧?

朋友告知,我的读后感文章见报后至少起了几个影响:

1. 让消失了35年的论文重现;2. 让这本论文不合博士论文的瑕疵和伦敦大学博士论文规定的基本要件曝光;3. 让这个论文存放的确实地点曝光;4. 让这本论文的草稿有机会转成电子档案供阅;5. 还可以让我做后续的对比。

我是仅有的几个实际阅读过LSE妇女图书馆蔡总统私藏论文的人之一,我的对比能够佐证两个版本的差异,而且确实找出令人惊讶的差异。

台湾国图馆散页电子文件 vs 英国LSE妇女图书馆私人收藏论文本对比差异如下:

国图馆版本总页数多了10页,前面4页及Chapter 1的6页,两本不尽相同。至于为什么有添加中文页,和没有签字的校方通知书、没有签字的口试通过通知书,可能只有作者才能解释。学校给她的通知还写道:“two copies to Taiwan”,太不可思议了。LSE怎么会要求把两份拷贝送到台湾?凭什么呢?送到台湾那里呢?LSE已经知道她要去那个学校了吗?

LSE已经被通知她去那里了吗?或是她自己要用的?没有签字的伦敦大学官方文件怎有公信力?不太能够说服人。

台北国图馆散页电子文件和英国LSE妇女图书馆私人文件(论文)做同步的内容检验,就变得有必要了。

检验烫金版的内容仍不合LSE PhD Academy规定

避免外界质疑每个学校对博士论文标准要求不一的理论,我们就把伦敦大学政经学院的博士班管理处(LSE PhD Academy)所做的规定,和我9月13日和16日的笔记拿出来检验对比,做一个总结:

时间点不对:35年后呈交论文,绝对不合乎LSE Ph.D规定:口试时间是订在呈交论文后三个月之内,口试结果学校会在两周之内主考官会通知,参照伦敦大学Guidelines for M.Phil and Ph.D. Timetable for examination第4条。

1984年2月通过论文口试,如果蔡总统已提交论文和通过口试,论文就会被接受及登录,就已完成程序,也就无需在35年后补交。

换言之,如果有交论文,校方就会安排三个月之内口试;如果有口试,学校就会安排主考官;如果有安排主考官,就会有主考官的考评结果,在两周之内,就知道是否通过。可能是通过了,但需要修改更正,还是根本没通过,事实只有一项。如果没有,35年以后也不可以补交;更不必在35年后的现在拿了一些没有签字的校方文件,含混证明论文已经被通过。

此外,蔡总统说LSE丢掉了她的论文,这是很严重的指控,如果与LSE双方对质时,我怀疑她能够提出证明校方疏忽遗失,而没有遗失其他同年105位同学的论文实体。

两个版本格式上同样不符合规定部分:我们参照伦敦大学博士班管理处所颁布的规定,检验这本放在妇女图书馆档案室收藏的论文文件,和国图馆的电子档案,我发现不符合伦敦大学博士论文要求和规定部分,主要有四个,列举如下:

(1) 呈交(Presentation):一旦呈交论文,就不得再更改。如果口试后被告知需要更改,学生必须更改后重新呈交,一旦被接受,就修成正果;即使里面有错字,都已经定案。如果之后被质疑到的缺页部分、手改部分,都已经定案,也不能再更改或补件,否则违反规定第2条。

但是,缺页是百分之百过不了第一关的,所有考官至少在这一方面是绝对把关的。

(2)页码(Pagination):页数必须「连号」。不论是蔡总统的电子档案也好,LSE妇女图书馆的私人版本也好,中间有多处页数没有标号,包括参考资料7页。已违反伦敦大学论文写作规定第4条Pagination连号的规定。这也是校方和考官对论文严格的把关。

(3)原创声明(Declaration):必须有「原创声明」,声明整篇文章是作者原创(宣告没有抄袭他人),如果论文内容某一部分是与其他人合作的成果,必须在声明中说明;如果部分内容已经在其他论文中引用过,也必须声明。但我纵观国图馆电子版,和LSE妇女图书馆蔡总统论文私藏版全文,没有这一项「原创声明」,与规定第7条抵触。蔡总统放在妇女图书馆和国图馆的都没有这个宣告,显然违反伦敦大学所有博士论文必须遵照的规定,即使贵为总统也有没有例外。

(4)页数形式(Paper):这一点非常关键,伦敦大学博士论文要求论文呈现方式必须是单页(only one side of thepaper may be used),简单说,每一页只准印前面一面,后面必须空白,单页排印(所谓的张叶Leaves,一张叶等于两页pages)。放在LSE妇女图书馆的精装本内容是双面打印,登记页数是365页,如果是呈交论文,每一页只印前页后面空白,呈交总数则应当达到730页。

国图馆的散张论文版是365页,加上没有页数的参考书和文章还有7页没有号码(真是乱),怎么算都到达不了以「张叶」(leaves)呈交的730页。论文的页数不是越多越好,以量取胜,但学校这样要求的目的是:第一,让考官看得清楚容易读 (是文明的表现),第二,一旦张叶(leaves)在图书馆登录,以后就不能再补加,提防内容被搅混。这两个版本都达不到这个基本要求,所以蔡总统的私人论文版本是以页数(pages)登录为「书」的,而其他正规的LSE博士论文是以「张叶」(leaves)登录为论文(thesis/dissertation)。当然论文不可以散页呈交,必须装订成本,才符合规定。

总结:

第一,蔡总统的伦敦版论文呈交地点错误:妇女图书馆不是正确收录博士论文的地方。现今收藏散页版论文的台湾国图馆的版本更不是合乎LSE要求呈交论文的地方。余此类推,也不会是在东京或纽约,或任何不是LSE Senate House Library,LSE Main Library和IALS Library以外的地方。

第二,伦敦妇女图书馆版论文呈交已经错过时间:蔡总统如果没有在1984年口试后(如果有口试而且通过的话)呈交的话,她就已经错过呈交的时间。

第三,内容检查不合格:2019年6月28日登录在妇女图书馆的论文拷贝无论是真是假,都不是经过认证的博士论文。有四点不符合LSE PhD Academy的要求,已如上说明。

国图馆上传的电子文件公开后,内容在阳光下检验,很多学者下载后已开始研究分析。特别一提的是童律师和杨老师指出:这本论文的主体比较偏重国际贸易和政府经济政策的讨论,与我原先在妇女图书馆阅读那私人版本论文,心中所做的推测非常吻合。但她怎么会去专攻法律博士呢?而又声称她拿的是法学博士呢?她也有自称是国际经济法博士,不知这个学科出自那里?

LSE装聋作哑 作者混淆视听 轻蔑诚信

出了这么多的问题,为什么LSE此刻选择不作评?是否擅长操弄外交的英国人利用外国政府与人民之间的矛盾,伺机才动(play by ears),可进可退?还是担忧另一个类似2008年发生在LSE里,利比亚总统格达费儿子取得LSE博士学位丑闻的翻版,影响到学校百年来建立起来的校誉?即使媒体追问,不到最后关头,不会主动出面澄清。现在可以理解,为什么蔡总统总笃定地说「有学位就有论文」的说法。

蔡总统的诚信终究因为登录时间、地点不合逻辑而受质疑,还有论文版本的内容、形式和不符合校方规定的呈交格式,问题重重。经不起考验的不只是这个论文本身的各种瑕疵,也是蔡总统一直未以诚信为本,愿意解释这个论文门的过程中留下的空窗。

凡走过必留痕迹,没有走过的,也无法制造时空都符合的景像。撰写论文期间过程过于简单,时间超快难以置信。

未认证的博士论文 进不了LSE博士论文图书馆

「我坚信:有道理的事说一遍即可,没道理的事,说千遍亦无用。」
-- William Hazlitt英国名作家,1822。

未知当事人是否会提心吊胆,难以成眠, 毕竟洁净的白手套不可能当安眠药。

(作者徐永泰,牛津大学近代史硕士,经济史博士,牛津圣约翰学院开发局董事,
现任美西华人学会理事长,洛杉矶公开赛创会会长和财务长。)

——原载《世界日报》2019年10月3日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