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集] [专题] [检索] [独立评论] [海阔天空] [矛盾江湖] [全版论坛]

独立评论

作者: 高玉秋   黎明不会从天而降/香港15歲少女陳彥霖失蹤浮屍海面/轉載 2019-10-11 03:56:01  [点击:1952]
香港家书:黎明不会从天而降/轉載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0月10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xgkJdpl3Vs



香港15歲少女陳彥霖失蹤浮屍海面,曾參與反送中,是跳水運動員;美國AI權威機構稱獲情報 揭“跳樓跳海”內幕;新屋嶺太子站受害男女 曝新證控性侵;港台連線慶“雙十” |新聞拍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O1awelNJ7A



港中大女生曝遭港警性暴力 脱口罩要求校长谴责(组图)

https://www.wenxuecity.com/news/2019/10/10/8758124.html

文章来源: 自由时报 于 2019-10-10 12:38:19 - 新闻取自各大新闻媒体,新闻内容并不代表本网立场!(被阅读 33460 次) 

   1名戴口罩的中大学生发言时表示,自己被捕后在新屋岭遭受性暴力,之后更在众人面前脱下口罩。(图撷取自脸书_Varsity CUHK)

   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今天傍晚与学生和校友举行对话会。1名戴口罩的中大学生发言时声泪俱下的表示,自己被捕后在新屋岭遭受性暴力,之后更在众人面前脱下口罩,要求校长发声明谴责警方。段崇智仅表示,会谴责"一切暴力",引发现场学生极度不满。最后,校方表示,希望学生能给校方一个星期的时间收集资料,待下星期(18日)发声明。

  现场有人落泪。(图撷取自脸书_中大校园电台)

  有学生下跪。(图撷取自脸书_中大学生报)

   综合香港媒体报导,该名中大学生吴傲雪代表6名学生发言时,证实自己就是早前于立法会议员毛孟静记者会的"龙小姐"、民间记者会的"S伤者",同时也是9月27日新屋岭被捕人士集会的"S同学"。

  吴傲雪表示,自己于8月31日在太子站遭逮捕。吴傲雪问段崇智明不明白被捕的中大学生需要什么,"你知不知道被捕一刻,我们会被警方收起电话、关掉我们电话、用粗言秽语闹我们?你知不知道警方要我们去边就去边、入黑房就入黑房、就脱衣服?你知不知道我们有人被速龙打到到现在还要覆诊?"

  吴傲雪向段崇智表示,新屋岭内有人遭受性暴力,"你知不知道新屋岭搜身室全黑?知不知道不只我一人遭受性暴力?其他被捕人士曾经遭受不只一名警员、不分性别,性侵及虐待。"

  报导指出,吴傲雪是太子站7名伤者之一,曾化名"S伤者"指控在葵涌警署内遭男警反锁双手再"拍胸",并在新屋岭拘留中心没有门的房间内遭搜身。

  吴傲雪发言时表示,自己生于家暴家庭,中大才是她唯一的家,"我希望这个家(中大)可以关怀我们这批被捕人士,可以真真切切担心我们、顾虑我们安全。当我们被打、遭性暴力时,你可以先关心我们,而不是谴责我们爆玻璃"。

  吴傲雪脱下自己的黑色口罩,问道:"校长,我愿意鼓起勇气脱下这个口罩。请问你愿不愿意同我一齐鼓起勇气,同学生同行,谴责警方对被捕人士,包括中大学生施暴?"

  对此,段崇智称,暴力并不对,包括警方的暴力。如果警方作出不合理暴力行为,他就会谴责。当被追问是否会发声明谴责警方,他仅重申会谴责一切暴力。现场有不少学生对段崇智的回应感到不满,并且破口大骂。

  根据《中大学生报》报导,段崇智表示,自己要再做资料搜集在下星期五(18日)发一篇详尽的声明作回应,内容则为刚才对话会的内容。在场学生情绪激动,有学生下跪。副校长吴基培指,校方已聆听同学的声音,希望学生给学校时间处理,而现场学生则不断重覆自己被捕时受警暴的情况。

----------------

香港家书:黎明不会从天而降/轉載

    香港家书:黎明不会从天而降
    
    致亲爱的香港人:我是一个寂寂无名的大学生,一心打算读好大学,至于将来的事就将来才算吧!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惊天的政治风暴会这样横空而降,在二零一九年震荡人心。

      其实哀歌的前奏一早已经奏起······三十年前的八九民运,是一代香港人的政治启蒙,只是我们想得不够长远,没有想到我们有一天也要如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一样被同一个杀人政权碾压,我们醒得太迟······二零零三年,五十万人上街反对廿三条立法,没有言论自由的世界差半点就临到香港······
    
      五年前,我们经验不足,九十六天的占领运动并未能为我们带来民主,而是黯然落幕······二零一六年,本土勇武崭露头角,却在谩骂声中独自承受牢狱之灾,到今天我们才姗姗来迟,发现梁天琦实在比我们走得太前了······

      过去两三年,一个又一个议员被取消资格,大众却依然视若无睹,把炭火堆在受害人的头上,耻笑梁游的行为,没有想过,今天我们要面对如斯处境······其实前人跟我们毫无差别,我们都是面对同一个极权政府,三十年前的坦克车和今日的警车本质上没有分别,其实终有一天我们都要背水一战,只是没有想过来得这样早。

      面对难以承受的冲击,人会选择否定、逃避、转移视线,我们不断告诉自己香港并不是那么差,很想香港尽快一切恢复正常,很想逃离这个恐怖的生活,然而我还是要很残酷地告诉你,香港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与极权相搏的这场战斗,我们一输一退缩,我们就会一无所有。

      六月之时,我们只想速速让政府撤回条例,没有想过会换来暴力镇压。连场的警察滥暴、殴打,让我们都受伤了,画面上那些一脸稚气的年轻人血流披面,为香港押上了他们的所有。甚至我们笑言朱经纬实在生不逢事,因为如果他活在二零一九年的警队,不论他犯什么法,如何滥用私刑,他对不需要面对任何后果。

      我们必须要承认、接受极权已经临到这个事实,法制已经全面崩溃,只要穿上绿色防暴衣就是全香港最高的特权阶级,反之年轻、黑衣就是原罪。尤其当真枪实弹射进那位中五学生的胸口,恐惧真的席卷而来,很多人很担心很担心六四会重临香港。

      当这个极权政府动用紧急法随意订立禁蒙面恶法时,我们知道香港真的真的无路可退。香港已经进入宵禁状态,超市、商店、商场随时关门,交通中断,警察随意到处搜捕市民,连街坊也随时被控非法集结。香港已经没有回头路,直至极权政府倒台,民主自由临到香港。

      可幸的是在最黑暗之时才可以见到最微弱的光,我们以为人情味早已在纸醉金迷的香港里消失得无影无踪,却在这场运动之中,在极权面前,不同的阶层、不同的背景、不同的世代却在高墙面前连成了一线,因为我们都有一个共同身份--我们都是香港人,我们都是高墙面前的鸡蛋。正正因为我们都微不足道,我们才需要群众的力量。我从来未见过香港可以如此齐心,如此美丽,如此动人。

      而我们最欠缺的是一颗勇武的心······勇武不是一个群体的统称,勇武是一种质素,勇武是愿意不惜一切,愿意牺牲自己的心态。勇武是在暴力面前,愿意保护后方,愿意殿后,抱着必死的决心,牺牲他的前途、他的所有。

      很多人说勇武手足买少见少,拉一个少一个,所以要保存实力,其实我们却不期然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他们身上,我们觉得站在前线太危险,所以将所有责任交付给前线勇武;我们觉得罢工风险太大,所以要勇武冒着被捕风险堵路和破坏党铁,让我们可以安心被罢工。

      我们要推倒这个独裁政体,唯一希望是每个人都成为勇武,每个人都有这个觉悟可以为他人牺牲自己,我们才可以看见出路。再次重申,不是要叫每个人都成为前线勇武,你绝对可以继续用和理非方法抗争但前提是:你是否有一个勇武的心?

      我已经决定无限期罢课直至我们取得胜利,我不知道这场抗争要延续多久,甚至可能最后我要辍学,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只要我们同心,仍然可以看见曙光。要光复香港,我们不可能静待黎明的到来,因为黎明不会从天而降,真正的黎明是我们手上的点点烛光可以凝聚,甚至照亮天际,这才是我们的黎明。

      自己香港自己救,我们不可以再假手于人。要三罢的,不是等人号召,是每一个人都成为行动的个体,主动筹备工会,主动商讨,主动筹备罢工。要罢课的,不是等人聚集,不是观望,而是主动参与,主动策划,盼望我们的力量可以瘫痪社会,撼动政权。

      没有大台之时,我们发现欠缺一个具号召力的平台聚集人群的行动,其实真正的无大台就是挑战我们每个人有没有成为大台的决心,既隐身于人群之中,却勇于随时发表意见,随时成为带领者,随时为人担起重担,随时为人牺牲自己。你有这个觉悟吗?

      如果你看到这里,感谢你的耐心,我希望你可以把文章转发,我真的希望人人勇武,人人自救。

      愿荣光,归香港。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

      香港人,反抗。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最后编辑时间: 2019-10-11 06:41:18

加跟贴

笔名:     新网友请先注册笔名 密码:
主题: 进文集
内容: